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雾里长安
    【看起来貌似还有些不行啊,司马仲达那个家伙军团天赋和精神天赋貌似是全部消除,虽说比智力我也不会吃亏,但这样的话,就算是我和文长珠联璧合,也不好收拾他,看来我需要教文长阵法。】诸葛亮一边想着收拾司马懿,一边查漏补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诸葛亮的心思已经从收拾庞统那个家伙变成收拾司马懿那个脑袋和身子不配套的家伙,时不时就想抓住司马懿抽上一顿。

    话说回来,陈曦是不知道这边的情况,如果知道的话,就会觉得蜀汉初期诸葛亮带魏延打魏国打的不错其实还是很有道理的,有这种珠联璧合的效果在,打一般的家伙,要顶住还是很不容易得。

    毕竟怎么说,那个时期吴蜀联盟,而且陆逊在的时候也确实没坑诸葛亮,双方互为友军,就算蜀汉这边给力的不多,吴国还有几个给力的,双方拼凑拼凑,全套在魏延身上,战斗力还是刚刚的。

    “仲达,你怎么了?”正在和种辑等人商讨的刘协,看到突然打了一个寒颤的司马懿询问道。

    “陛下,懿突感寒颤,想来是上天警示,最近几****等来往过密,虽说曹司空已经离开长安,但是司空之子尚在,恐怕对方已有怀疑。”司马懿眼见刘协询问,当即随便编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说实话司马懿相当不爽这群人,一群水货,这么长时间了连个计划都拿不出来,还不如刘协当时发飙剑指曹操更具有战力。

    说实话,当时大庭广众之下,就刘协当时表现出来的气魄和心气,一剑刺死了曹操,保刘协的人也绝对不在少数,而当时董承,伏完等人都将私兵带了进来,拼一把,未必会死。

    可惜那个时候偃旗息鼓,曹操并没有追究,而且趁着北上伐匈奴将他们麾下势力之中的主力多数都抽走了,都做到了这种地步,这群人居然没有一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司马懿扪心自问,自己走到曹操那一步,最多忍住对于帝位的觊觎,保持对刘协恭敬,要说放弃手上的权势,除非刘备真的镇压了自己,否则的话,司马懿绝对不会放手。

    光这一点,司马懿就明白,曹操,至少是现在的曹操心中还是有汉室的,想做周公的心思恐怕远远大过想做王莽的心思,不管是因为形势,还是实力,至少现在的曹操想行的恐怕是霍伊之事。

    这么明显的情况啊,恐怕这一次之后,天下智者恐怕都会明白这么一个道理。

    至于曹操为什么这么做,是以退为进的算计,还是其他想法,其实都不重要了,做了就是做了。

    光是曹操这么做了,选择了这么一条路,曹家就挂上了免死金牌,除非以后真的出现了篡位者,否则的话,不管是哪一个刘姓宗室上位,都必须要承情。

    至于刘协,有没有选择正确的路,那是刘协自己的事情。

    甚至可以这么说,刘协这个时候只要招来钟繇,钟繇就会将前因后果剖析清楚,可惜刘协招来的这都是些什么人,全都像是吃了脑残片,失去了战斗力的废材。

    单单看到种辑,司马懿就想离远点,至于为什么这么说,实在是惹不起啊。

    种辑这个人看着没名气,其实在这个时代他是非常有名,这家伙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为大汉朝诛****。

    曾经比较厉害的战绩是,跟着郑泰,荀攸等人在董卓来到长安之后去诛杀董卓,当然董卓没事,种辑的战友死了一波,当然种辑毛事没有,依旧在长安当官。

    之后种辑又跟着王允溜去继续和董卓搞,这次董卓倒了,但是李傕等人不是吃素了,所以战友又死了一波,种辑毛事没有。

    之后李傕浪的飞起,种辑又开始跟着开始搞李傕,当然又死了一波战友,种辑依旧毛事没有。

    再之后就是这次,司马懿深切觉得,除了种辑,其他人都有些破家之祸的意思,所以司马懿深切觉得这件事如果想要成功,先将种辑丢出去比较好。

    几人听闻司马懿如此说道,也不由的一惊,这个时期用天说话这种事情,除了司马懿这种不敬天的家伙,基本没人敢乱扯蛋。

    眼见众人面面相觑,甚至连刘协都有些忌讳的神色,司马懿无比的感慨,就这么一群废物,顶个鬼用,要是刘协还有之前的气魄,他司马懿伸手帮忙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问题是就现在这副养在夫人之手,养废了神色,司马懿真的提不起心气帮刘协对付一下曹家。

    要知道曹操虽说离开了,将忠于他的势力基本都带走了,整个长安城剩下的都是可以拉拢的角色,但是怎么说呢,刘协要有那个能力拉拢啊,长安城厉害的人物有,而且真不少!

    曹操给刘协留下了相当多的资源,只要刘协拿出之前的心气,拿下钟繇,说服杨彪,之后一步步的收拢权力,然后巡视雍凉,可以很稳妥的在曹操回来之前拿到很大一部分的权力。

    但是现在的刘协天天和这群白痴在商议,然而横竖没商议出来任何一个东西,要知道曹操可是留了一群小辈等着应对刘协,要是再这么拖下去,很快刘协就没有一点机会了。

    司马懿虽说自觉自己出手的话,那个叫夏侯尚的家伙绝对不会是对手,但是架不住刘协没魄力,曹昂敢于让夏侯尚放手施为。

    这种情况,司马懿觉得除非自己全力以赴,己方也全部听从自己的指挥,才有可能能压制住夏侯尚。

    问题是,己方全是猪队友啊,而司马懿又不是刘协的心腹,虽说刘协挺欣赏他的,但事实上,刘协只是将司马懿当玩伴。

    听着耳旁七嘴八舌的讨论声,还有时不时感极而泣,以及回想当初自觉汉祚已衰的恸哭,司马懿深觉,当时觉得刘协有救的自己确实是没救了。

    强忍着扭头离开的冲动,司马懿熬完了这一早上,再次浪费了一早上时间,司马懿决定以后坚决不去参与这种傻瓜式的会议,讲道理,这群人智商都不低啊,但混杂到一起之后怎么全部变蠢了。

    不管是种辑,还是董承,亦或者王子服,伏完,说实话,这群人没一个是笨蛋,种辑这个造反专业出身的家伙,都造了那么多次,战友死了一波又一波,他毛事都没有,会是智商有问题的?

    伏完历经数次大乱,但是每一次站队都没有出现差错,次次都安稳下台,在曹操时期都能坐稳自己的位置,甚至于都能获得兵权,这会是蠢材?

    这就让司马懿不解了,明明这群人的智力水平和为人处事都在水平线之上,怎么每次折腾到刘协这里的时候,怎么都像是强制性智商下降了一般。

    说实话,若不是司马懿仔细观察这些人确实是真心的,恐怕司马懿都要怀疑一下这群人是不是和他一样在耍滑头。

    “仲达,今日如何?”不知道从哪里又搜刮了一份蔡邕书帖的钟繇,用好不容易获得水晶放大镜仔细仔细的观察着书帖,听到司马懿的声音,于是开口问道。

    “别提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去参加这种事情了。”司马懿一脸抑郁的说道,“我当时怎么瞎了眼了呢?”

    “人总有瞎了眼的时候。”钟繇头也不抬的说道,随后抬起手上的放大镜在司马懿面前晃了晃说道,“这个时候你就需要放大镜了,这东西还真是神奇啊。”

    “你不跟着曹公去北方,这样好吗?”司马懿好奇的问道,因为司马朗跟着曹操去了北方,司马懿无处可去,呆家里又无聊,所以只能和钟繇多做交流,当然司马朗也特意交代过了。

    “你难道不明白?”钟繇头也不抬的说道,“妙哉妙哉,用这个观察蔡中郎的书帖,简直是利器。”

    “明白你的原因,但是我想不通为什么这么做。”司马懿看着钟繇说道。

    “太聪明的话也不太好,就跟你一样,陈子川明明是你本家,而且以你的才智去了绝对不会吃亏,那你不也没有去他那里吗?”钟繇放下放大镜说道,“总有一些执念。”

    “你是想看到什么吗?”司马懿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是啊,我确实是想看到一些东西,所以我选择了留下来,我大概会看到,也许。”钟繇有些萧索的说道,“蔡中郎如果看到了这一天,大概会无比的失落吧。”

    “天子啊,并不愚蠢,辅佐他的大臣,在我看来也不愚昧,为什么当他们遇到一起的时候,反倒都变得愚蠢了呢?”钟繇像是询问司马懿,又像是自问一样。

    “你也发现了吗?”司马懿扯着嘴说道,他也是观察着观察着才发现了这一情况,董承那群人都不蠢啊,蠢的话也坐不到这个位置啊,但是双方遇到一起就像是发生了反应一般。

    毕竟,种辑那种人,荀攸能拉着一起共事,虽说那个时候不是荀攸的巅峰,但是智力层面也绝对碾压了大多数的人,但就这样的一个人,在谋算曹操的时候却显得那么傻。

    同样,董承,伏完,王子服这些人的表现也都非常的糟糕,讲道理在体制里混到那个程度的人,都有过人的一面,最多是愿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展现出自己的能力。

    “以前我也奇怪,甚至怀疑过,但是在前不久我看到了长安之中一个溺爱儿子的长者,那是一个白手起家的长者,他的儿子非常优秀,但是当长者遇到自己的儿子的时候……”钟繇看着司马懿苦笑着说道。

    “原本独立的儿子,瞬间变得和小时候一样,而长者也像是突然失去了精明能干的本色。”钟繇这一刻无比的无奈,“那一刻我终于懂了那些人和天子的想法。”

    司马懿也懂了,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大坑,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讲,这些人也确实是真正忠心于天子的老臣,而天子也是无比清楚这些人才是最忠心,而且最放心的人。

    “就是这样,历经洛阳之乱,董卓乱政,李傕乱政,这些人自发的保护着天子,同样天子也已经习惯了这些人的保护,他们如果没人提点的话,恐怕永远无法发现自己的问题。”钟繇苦笑着说道。

    “也就是说,他们早就注定会选择那条愚蠢的道路吗?”司马懿长叹一口气说道,突然有点觉得世事无常。

    “是啊,他们觉得这是天子的想法,那么他们就会去做,以前我也觉的他们是愚蠢,但是现在的话,溺爱儿子的父亲,不管是多么的精明强干,在发现儿子有浪子回头,自己努力的举动的时候,会阻止吗?”钟繇喟然长叹道,“汉家养士四百载啊!”

    “怎么会阻止,就算明知道会失败,但是为了以后,恐怕也会毫不阻拦的驾车向前吧,就算明知道是深渊也不会回头。”司马懿看着钟繇双眼略微有些沉重。

    “突然觉得,不管是你我都不应该参合此事,他们有他们的想法,如果天子自己觉悟了,那么一切都有希望,如果一如洛阳城楼之王司徒,那么一切也不过是虚妄。”司马懿怅然的说道。

    这一刻司马懿突然理解了钟繇留在尚书府的原因,他在看,用自己的双眼去见证这一切,见证这四百年悠悠强汉,朝着深渊里下滑的时候,各种各样的人用自己的方法去惊醒帝国理论上的拥有者。

    “天子若能觉醒,那么以当今天下的形势,还有三成机会,但如果天子不醒悟,那么我们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有意义,董承他们这些人之中有几位恐怕已经做好了血溅帝服的准备。”钟繇缓缓地说道,“成与不成,就看天子了。”

    “如果失败了,天子不能醒悟,又失去了他们这些臂助,彻底失去了力量作为笼中之鸟,以天子的心性,以及历经动乱的情况看来,不管是谁上位,天子都能渡过一生。”钟繇摇头说道。

    “是啊,如果到了这一步,还不能醒悟的话,说句难听话,天子也就彻底废了,心气全无的天子,已经没有了扼杀的必要,而如果成了,想必……”司马懿上下打量了一下钟繇。

    “不是我,不过你猜的方向没错。”钟繇默默地点头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