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自北望南
    不管陈曦和郭嘉奇怪不奇怪,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都是了却了一件大事,不出意外的话北并袁绍之后,陈宫,吕布等人就会投入刘备的怀抱,原本已经强大到极致的实力又会再次增加几分。



    “了结了一个麻烦,诚如之前所说的民族大义足以洗去身上所有的不洁色彩。”陈曦朗笑着说道,只要吕布真能在中原诸侯火并的时候,拿下北方河套地区,那以前所有的错误都会被遮掩。



    这种事情可以说是一俊遮百丑,也可以说人的一种习惯,一直看不起的一个人突然做出一件惊人的事情远比一个一直被人高抬的人做同样一件事受到的表扬多得多,这种效应该怎么说呢,浪子回头金不换?



    总之吕布这件事可以说是已经翻过去了,三姓家奴也罢,弑父也罢,都不重要了,民族大义足可以洗净一切的不洁,这是陈曦绝对的自信,也是历史验证过的事实,大义也许仅仅是一个口号,但是世人会自行分辨。



    这就如同冉闵,黑的地方非常多,非常多,但是在无数错误的一生,作对了一件事,而那一件事在民族情怀的衬托之下足够洗净他身上所有的错漏。



    不管你怎么黑规避不了冉闵那几乎从头笼罩到脚的巨大光环,而这就是大义,以前的锅不管是不是自己的统统背了,又能怎样?就这一个光环足够将黑锅洗成金锅,所以说大义这种东西可以输,可以败,但是后世自有评说,世人也不是瞎子……



    “事成之后,就算翼德,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爽归不爽,但是大义上翼德很清楚,他只是嘴臭。”郭嘉无可奈何的说道。



    “所以还是老死不相来往的好,如果他愿意征战,那就让他往北打,往西打,让天之涯,海之角去见证他的战绩。”陈曦满不在乎地说道,世界这么大,什么地方不能安置两个战争贩子?



    “对了,公台说威硕跑了,这事还是需要威硕出手吧。”郭嘉侧头询问道。



    “天下大义之下,很好办的,威硕不会错过的,找一找就是了,剩下的就是造势了,至于会不会给陈公台造成麻烦,那就不是我们的事情了。”陈曦无所谓的说道,反正他算是看出来陈宫这个人,虽说看起来呆呆萌萌的,但是就能力而言还真不弱。



    陈曦和郭嘉并不知道刘琰的大规模造势,对于大汉朝造成了多大的影响,自灵帝登位,檀石槐崛起,而后又出现黄巾之乱,实际上大汉朝已经放弃了并州北部。



    说实话,放弃固有领土从武帝之后这是第一次,从汉武帝之后汉朝的领土一直都是在变大,虽说东汉出了一群二货皇帝,被外戚操控什么的,但就算是到桓帝的时候,汉朝的领土依旧是在扩大。



    而并州北部河套平原自从失去之后,即使到曹操时期依旧没有夺回来,整个三国时期也没有获得,可以说自灵帝撇了那块地方之后,真正没被胡人占领的时候已经到了隋朝。



    虽说每次北方有了实力都想将那块地方收归国有,毕竟是块能种田的好地方,但是架不住,那块地的从匈奴,换鲜卑,从鲜卑换突厥,愣是一直占着不走。



    加之那块地方实际上是一块战略要地,当刘琰传出吕布要北归并州打下那块地方收归国有的时候,天下所有的名士全部表示了支持。



    在这些人眼中,中原打成一锅粥那是自家兄弟的事情,胡人占了北方,那是国仇,放着国仇不干,打内战,这对于所有名士而言都是不可忍受的。



    这也是为什么直到三国时期人口低于千万的时候,一说打外敌,三个国家都很难输,因为打外敌的时候才是真真正正众志成城,汉朝国灭,但是四百年悠悠岁月刻录在骨子里面尚武的精神可未曾消散,强汉的称谓谁不想继承?



    说白了,这就是一种我的兄弟我可以往死了揍,你揍了我不但不会高兴,我还会将你揍死的霸道思想。



    在这种思想之下,原本没有抱任何希望能拉拢到文臣武将北归并州的陈宫,却获得很多人的支持,甚至出现了不下于他的顶级人物愿意一同去并州夺回那些失落的地方,有时候事情真的很简单,但是却少一个牵头的人物,而风云交汇之时才能诞生出真正的英雄。



    陈曦和郭嘉现在并不清楚这些事情,他们依旧在默默地思考到时候该如何支持吕布北归,该如何建设兖州,到了现在他们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和袁绍一战已经在一次次的摩擦之中爆出了火花,这个炸药桶迟早会炸!



    扬州,寿春,周瑜被禁足数月之后第一次被放了出来,而前来接他的便是袁术以及孙策,不过看两人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的神色,周瑜便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袁耀恐怕不行了。



    “跟我来吧,耀儿要见你和伯符!”袁术神情阴郁微微有些狰狞的说道,他就这一个儿子,而现在这个儿子就这么躺在床上,一点点的滑向死亡的深渊。



    周瑜没有说话,跟在直接扭身离开的袁术身后,孙策面色的阴郁他已经看在了眼里,不由的长叹,这都到了什么时候,还做儿女之态,自责连连,这事情根本就不是孙策的错误,孙策只是显了好心,只不过袁耀命薄无福享受罢了。



    【看看情况吧,如果出现了不利的情况,那就带着伯符逃出升天吧,江东我已经埋下了无数的棋子,不过伯符的信义很难接受吧。】



    周瑜心中长叹,他被禁足这么久,甚至连上次攻击曹操的大好时机都放过了,不就是为了让孙策能明白他的心思,而现在很明显孙策越陷越深了。



    周瑜一边暗骂孙策这家伙怎么这么蠢,不是自己的错有什么好自责,另一边又感叹连连,他跟随孙策不正是因为孙策的义气吗?若非如此,以他的智慧跟谁都会有一个好结果,何必劳心劳力铸就孙策大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