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四六章 皇敕令牌
    “一切为了楚国!”曲小苍重复着:“一切为了.....圣上!”
        洪门道神情恢复平静,微一沉吟,终是道:“回到京城,我每次睡着的时候,就会梦到北方的风沙,芝麻汤圆很好吃,可是......味道似乎还是及不上羊肉卷饼,更及不上撒上葱花的大宽面。”轻叹道:“所以我忽然明白,原来我骨子里已经习惯了那边的生活。有时候人真的很奇怪,每天都想逃离原有的生活,等到真的失去,才发现那才是自己最喜欢的。”
        “你.....要回北方?”曲小苍微皱眉头。
        洪门道微笑道:“只是希望过一段自己真正想过的生活,我已经收拾好,准备明天启程出发。”
        曲小苍沉默了片刻,才道:“比起北方,神侯府现在更需要你。”
        “就当我从来没有回来过。”洪门道笑道:“二师兄,神侯当年说过,一入神侯府,永为神侯人,我没有想过离开神侯府,只是希望你给我两年时间,让我自己走走看看。”
        曲小苍想了一下,才道:“你去吧,等你再想灶儿巷的汤圆,你回来就是。”
        洪门道道:“多谢二师兄。”顿了一下,才道:“还有一件事情我想求你。”
        “你说!”
        “大师兄虽然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但于私而言,我们也曾是兄弟。”洪门道缓缓道:“如果二师兄能派人好好安葬大师兄,我想弟兄们心里都会感念。”
        曲小苍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道:“他已经落葬,此事你不必担心。”
        洪门道起身来,向着曲小苍深深一礼,也不多言,转身到得门前,忽然想到什么,回头道:“小师妹已经三天粒米未进,她自幼敬重大师兄和你,我们劝说不了。”出门而去,再不回头。
        曲小苍坐了良久,终于起身。
        西门战樱被软禁在神侯府的一处单独院落里,这是西门无痕在神侯府的办公之处,说是办公之处,其实不如说是一处书屋,神侯府真正的隐秘,也从来不在此处。
        曲小苍来到门前,门外守着两名神侯府的女吏员。
        神侯府虽然以男性居多,但也训练出了一批女吏员,人数并不多,但却都是精明能干。
        屋门从外面锁着,其实不需要这把锁,普天之下,被神侯府软禁却能够轻易脱身的实在是凤毛麟角,走到门前,曲小苍便听到里面传来奇怪的动静,似乎是磨刀之声,他令人打开门锁,进到屋内,果然见到西门战樱手握一把刀,正在一块磨刀石上磨刀。
        曲小苍进来之后,西门战樱连头也没有抬。
        “这把刀已经很锋利,没必要继续磨下去。”曲小苍在椅子上坐下,淡淡道:“我派人给你送来了书籍,那都是古圣贤留下的经典,多读读圣人教诲,对你没有坏处。”
        西门战樱抬头冷笑道:“我从小就不喜欢读书,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为什么不吃东西?”曲小苍凝视着西门战樱,那张漂亮的脸蛋明显瘦了不少:“你小的时候,神侯对你说过,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让自己失去体力,也永远不要对食物说不。”
        西门战樱站起身,将刀收回腰间的鞘内,盯着曲小苍冷声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犯了什么过错,你凭什么将我软禁在这里?”
        “软禁?”曲小苍皱眉道:“你难道忘记我对你说过,这是神侯的意思,神侯让你在这里待上两个月,好好读一读书,他回来的时候,会亲自考问,若是能够让他老人家满意,你就可以离开。”
        “考问?”西门战樱道:“二师兄,这样的理由,你自己会相信吗?”握起拳头,冷声道:“你实话告诉我,齐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曲小苍面不改色,淡淡道:“为何这样问?”
        西门战樱冷笑道:“你心知肚明,你们将我软禁在这里,就是想将我和齐家隔开。”走到曲小苍面前,美丽的眼睛满是冷意:“到底发生了什么?”
        曲小苍沉吟了片刻,终于道:“你放心,齐家不会有什么事情,只不过是一些小麻烦,很快就能解决。”
        “你骗我。”西门战樱怒道:“如果只是小麻烦,你为何会将我软禁在这里?你.....你就是担心我被卷入齐家的灾祸是不是?”
        “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多问?”曲小苍皱眉道:“你在这里,没有人敢动你一根汗毛,我可以向你保证。”叹道:“小师妹,不要再孩子脾气了,我是你师兄,绝不会做害你的事情。”
        西门战樱冷哼一声,道:“那你可知道,我已经嫁入齐家,齐家的所有事情,我都脱不了干系,而且也不想撇开干系。从踏入起家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准备好与齐家祸福共担。”顿了一下,声音微微缓和:“二师兄,你告诉我,齐家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他现在到底怎样?”
        西门战樱虽然性情容易冲动,甚至有些鲁莽,却绝非迟钝之人,起价如果真的有什么变故,定然是从齐宁身上开始,她明白这一点,自然是对齐宁的安危无比的担忧。
        “他没事。”曲小苍道:“你安心留在这里就好。”凝视着西门战樱的眼睛道:“你既然真的那样在乎他,自然该明白,他如果知道你现在被神侯府所保护,自然会很安心,可是他一定不想看到你自己折磨自己。你想见到他,总要活着才好,要活下去,就只能吃东西。”
        西门战樱盯着曲小苍的眼睛,忽然转身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前,守在门外的两名吏员便即出刀架起,拦住了西门战樱的去路。
        “闪开!”西门战樱已经拔刀在手,抬刀去挑,那两刀迅即变招,并不伤害西门战樱,却让西门战樱根本无法前进一步。
        “住手!”曲小苍赫然起身,厉声喝道:“小师妹,你要做什么?”
        “我要去找他!”
        曲小苍身形一闪,已经到得西门战樱身边,探手搭在西门战樱肩头,用力一扯,已经将西门战樱扯开,神情冷峻:“我告诉过你,留在这里,你出不了神侯府,你若是意气用事,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甚至......会害死你一直担心的那个人!”
        西门战樱一呆,曲小苍也不多解释,沉声道:“看住她。”竟是再也不回头,背负双手而去。
        黄昏时分,太监贵和来到了神侯府,对此人曲小苍自然不会陌生,当他第一次被召进宫中知道齐宁竟然涉嫌叛国一事,就是这位太监亲口告知,隔着珠帘的皇帝当时并没有说什么。
        那名全身灰袍被齐宁怀疑是白云岛大弟子的高手,也是贵和亲自介绍曲小苍在宫中认识,实际上行刺齐宁的计划,也正是这位太监当着皇帝的面向曲小苍交代。
        曲小苍知道贵和确实是皇帝如今最为信任的人,皇帝身边那位范德海范公公消失之后,贵和就成了皇帝身边最亲近的太监。
        贵和的到来,立刻让曲小苍知道是皇帝有了新的旨意。
        将贵和带到一件绝对不会隔墙有耳的房间后,贵和从怀中掏出了半块玄铁牌,曲小苍立刻从身上也取出了半块玄铁牌,两人都没有说话,给自将玄铁牌凑上去,契合无缝,变成了一个完整的铁牌,铁牌正面携着“皇敕”二字,背面则是一个雕刻出来的“令”字。
        神侯府直属于皇帝所领,包括神侯在内,所有的人当然都是为皇帝之命是从。
        皇帝下令之时,除了偶尔会召神侯入宫亲自派下任务,更多的时候就是派出心腹太监,利用这块皇敕令牌作为信物传达旨意,半块在皇帝的手中,另外半块则是在神侯手中,西门无痕的遗体回到京城之后,被西门无痕贴身携带的皇敕令牌自然被找了出来,在轩辕破不在京中的情况下,作为二师兄的曲小苍,自然而然地承担起保护半块皇敕令牌的重任,一直都是贴身携带,此刻皇敕令牌合二为一,也就证明贵和是奉了皇帝之命前来传达密旨。
        曲小苍确定皇敕令牌没有问题,收起令牌,跪倒在地,等候贵和传达密旨。
        贵和却是伸手扶起曲小苍,含笑道:“神侯先请起,这里有圣上的手谕,只能由神侯亲自过目,阅后既毁。”取了密旨递给曲小苍,曲小苍双手接过,扫了一眼,脸色微变,但很快便将密旨握成一团,等再张开手时,密旨已经成为齑粉。
        “神侯果然好功夫。”贵和含笑低声道:“圣上有旨,完成任务之后,神侯带上东西亲自入宫受赏。”
        曲小苍神色淡定,问道:“密旨中没有说时限,不知公公能否告知!”
        “三天!”贵和道:“三日之内,神侯务必要将此事办的干净利落。神侯清楚,这事情若是出了疏忽,很可能会引来许多麻烦,皇上知道神侯府一定不会让他失望,所以将此重任交付于你。”
        曲小苍颔首道:“公公放心,三日之内,我必会进宫复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