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七零章 阶下之囚
     陆商鹤倒是有心想要趁齐宁不备从后偷袭,但轩辕破却始终护在齐宁身边,陆商鹤倒是没有下手的机会。
        他被齐宁连刺数剑,虽然没有受到致命伤,却也是流血不少,再加上被阴无极甩出,此刻也是十分狼狈,心中却是对这两人恨之入骨。
        陡然听得一声厉喝,却见到本来极力支撑的阴无极却陡然如同一头猎豹一般,向地藏直扑过去,只是没有冲出两步,就听得“砰砰”两声,众人甚至不知道那声音从何传出,就瞧见阴无极身体直向后飞出去数丈之远,种种撞上一块巨石,又听得“咔嚓”声响,那就是竟然也被这一撞之力震裂,阴无极身体随即滑落下去,躺在地上挣扎两下,却是无论如何也起不来身。
        众人都是心下惊骇,但这瞬间变故,却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何事。
        阴无极苦撑之时,心中知晓若是一直抗下去,很快自己就支撑不住,与其坐以待毙,眼看着自己将要被四周的空气压成肉泥,倒不如放手一搏。
        他在一瞬间,将全身的内力冲向前方,硬是将前面压迫过来的空气撕裂开一道口子,口子打开一瞬间,整个人便直朝地藏扑过去,只盼这放手一搏能够得手,但他终究还是小觑了地藏的强大,还未靠近地藏,面前又一波劲力袭来,他方才在身前撕开口子的时候已经使出了十分的力道,这时候已经是强弩之末,那强势的劲气袭来,再也抵挡不住,被那劲气打在身上,整个人便如同一片叶子般飞了出去。
         齐宁自然也看到阴无极被打飞出去,心下一沉,也就在这一瞬间,便感觉本就承受压迫感的经脉在这一瞬间更是绷紧,心知地藏既然击败阴无极,那么接下来自然是全力对付自己。
        齐宁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与一位大宗师交手,晓得这时候定要心无旁骛。
        这时候不但齐宁感受到极强的压迫感,便是周围众人也感觉身体似乎紧绷起来,甚至连呼吸也不是那般顺畅,所有人都纷纷向后退去。
        便是轩辕破此时也难以抵挡,连连后退,拉开了与齐宁的距离,但他依旧是紧盯花想容和陆商鹤几人,唯恐他们趁机出手,只是此时环绕在地藏和齐宁身体四周的空气早已经扭曲压缩,就算放开道路让他们对齐宁下手,他们亦是没有胆子接近过去。
        周围的人感受到强大的压迫力,不住后退,而冰潭那些尚未裂开的冰面,此刻却已经发出“嘎嘎”之声,冰面上开始裂开一条条细缝。
        齐宁身在其中,承受的压迫自然是最深,从对面迫过来的气息让他每一次呼吸都是异常艰难,这时候却又已经是骑虎难下,根本不能有丝毫的退让。
        他此刻已经是拼尽全力,从自己感受的压迫来推测,地藏未必不是在全力以赴,这时候两人所操控的天地之气互相对峙,就宛若是两把利刃都在向对方一点点逼近,只要一方势弱,那么对方的利剑便会毫不犹豫地刺进来。
        轩辕破这时候却已经看到齐宁全身正在剧烈颤动,劲风飞扬,齐宁的衣襟飘起,而地藏那件大氅也已经是飘动的猎猎作响。
        他虽然江湖经验十足,见多识广,却也从未见过如此对决的场景,他知道此刻在地藏和齐宁中间那片区域,可说是最为恐怖的地方,任何东西进入过去,立刻就能被撕成粉碎。
        他虽然有心想要帮忙,但也知道自己在这种对决中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连阴无极那等绝顶高手也被地藏轻易收拾,可见大宗师之恐怖,自己这时候挺身助阵,无非是自己送死而已,可是他亦知道齐宁此刻的处境极是危急,自己自然不能在一旁视若无睹,心下焦急不已,却偏偏又无计可施。
        劲风声中,轩辕破却忽然看到半空中一团劲气正在凝聚,陡然意识到什么,失声高叫:“国公小心!”话声刚落,只见到那团劲气如同一块巨石从天而降,泰山压顶般往齐宁头顶压了下来。
        轩辕破脸色大变,这时候根本顾不得其他,冲上前去,不远处的黎西公竟也是拼力往前冲过去。
        轩辕破只冲出一小段距离,迎面一股劲气扑面而来,他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那股近期迎面击中,整个人已经朝后直飞出去。
        轩辕破叫喊之时,齐宁已经感觉事情不妙,也感觉到从头顶有劲气下压而来,这时候已经顾不得地藏,双臂猛地抬起,向半空中打过去,但一瞬间却已经感觉到头晕眼花,眼前忽然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齐宁也不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到底昏迷多久,睁开眼睛之时,只感觉到眼前一片漆黑,似乎是在深夜时分。
        他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竟是躺在地上,而且全身的肌肉就似乎是拉伤一般,酸疼无比。
        他也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最后的记忆便是那一团劲气从天而降打下来,这时候目不视物,又全身疼痛,而且竟然提不起丝毫力气,心下发寒:“难不成我已经死了?”
        地藏拥有大宗师的实力,齐宁虽然全力一搏,终究是技不如人,暗想在大宗师的攻击下,自己断然没有活命的道理,想到自己竟然是死在地藏手中,心下竟然有些懊恼酸楚,脑袋发晕,顿时便又晕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齐宁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四周依然是漆黑一团,感觉身体有些发凉,一只手摸了摸,才发现自己身下竟然是光滑的石板,又冷又硬,感觉肩头酸疼,抬手想摸摸是什么状况,却听到呛啷声响,随即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子似乎被什么东西缚住,他心下一凛,用另一手摸过去,发现另一只手手腕处也发出呛啷声响,好在双臂活动的范围倒是不小,摸过去发现手腕上竟然是被冰冷的铁箍箍住,顺着铁箍摸下去,竟是手臂粗细的铁链子,这时候却已经明白,自己双臂竟然已经被铁镣锁住。
        这一惊非同小可,意识到什么,活动双腿,脚腕处也是呛啷作响,顿时明白,不但是双臂被锁住,竟是两腿也是被铁镣锁住。
        自己竟然成了阶下之囚。
        他深吸一口气,却是让自己冷静下来,既然自己四肢被锁,至少表明自己并没有被杀,眼下却还是留下了性命。
        他凝神静气,左右看了看,若是换作从前,哪怕深处极暗之地,多少也能依稀看清楚周边的环境,但此刻却根本是伸手不见五指,四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根本瞧不清楚。
        当下便想从丹田之内提气出来,目力不见,若是运气到可以助增视力,孰知丹田之内竟然是空空如也,非但自己修炼的内里全然无踪,便是一直护卫自己身体的那股寒冰真气竟然特消失的无影无踪。
        齐宁一颗心急速下沉,坠入谷底。
        自己被困绝地,自然是地藏的手笔,自己内里全无i,难不成竟是被地藏废了内力?
        他也只听说过可以废人武功,但到底如何废去,却是不知。
        “来人!”齐宁叫喊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虚弱无力,这时候浑身上下更是感觉绵软没有力气,知道自己眼下的处境着实不妙,既不知身处何方,更不知道自己的内力为何无故消失?
        他想试一试是否还能操控天地之气,可是操控天地之气必须自身拥有一定的内力修为,此刻连站起来都吃力,哪有能耐再操控天地之气。
        他不明白地藏既然已经击败了自己,足可以轻易取走自己性命,为何并没有击杀自己,反倒是将自己囚禁在此处。
        忽然想到轩辕破等人,他记得当时阴无极已经被地藏击飞,是死是活尚未可知,而轩辕破和黎西公还有阿瑙几人当时都在场,自己落败之后,轩辕破等人更不可能是地藏的对手,自己被囚禁在这牢笼之中,那么其他人眼下又是身在何处?是被地藏全部杀死,还是也都被囚禁起来?
        自己内力全消,虽然谈不上是废人,却与普通人并无区别,莫说被手臂粗细的铁链子锁住,就算是用牛筋绳子将自己绑住,自己也是挣脱不开,而且目不能视物,对周遭的情况一无所知,难不成自己竟然要被困死在这里?
        齐宁经历过诸多绝境时刻,但唯有此时心中升起绝望。
        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做不出任何反抗,眼下最要紧的只能是尽可能修养,待精力和体力恢复再说。
        这时候依旧感觉脑袋有些发昏,躺在冰冷的石板上闭上眼睛,但身处此境,却哪里是说睡着就睡着,而且全身疼痛,还不能翻身,僵着身子许久,迷迷糊糊之中终是睡了过去。
        这一觉他也不知道又睡了多久,四周自始至终一片漆黑,分不清白天黑夜,甚至过了多少时辰心中也是没有定数。
        这一觉睡下来,身体依然酸疼,好在气力恢复了少许,至少可以坐起身来,他再次试探是否可以调动内力,丹田之内依旧是空空如也,心下苦笑,忽听得咔咔声响,齐宁精神一紧,很快竟是发现一丝光亮投入到里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