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一一章 古象
        丑汉有可能练成金刚法经,这让齐宁很是诧异,只是他早就猜到丑汉的来历非比寻常,是以知道丑汉身负奇功,瞬间也就释然。
        难道丑汉竟然是佛门弟子?
        可是佛门弟子又怎会有那件名贵的黑色大氅在身?
        丑汉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谜团,一时半刻却又难以解开。
        “这人本应该是一位绝顶高手,可是神志不清,记不得自己的武功。”西门无痕缓缓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他神智出现问题,可是他武功根基了得,而且天赋异禀,别人的武功招式,他能够在瞬间窥透甚至现学现用,放眼江湖,能有这般能耐的人屈指可数。”
        齐宁小心翼翼试探问道:“神候能否知道他是谁?”
        西门无痕瞥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但随即沉默片刻,才道:“老夫一时也想不出他到底是何方神圣。”说完这句话,便不再多说一句。
        这一夜丑汉再无叫出声音来,齐宁猜测丑汉先前的嚎叫,或许是向西门无痕示威。
        次日一早,洪门道收起帐篷,三人一马继续前行。
        就这般走了三天,丑汉一直没有出现,倒是空气却变得越来越稀薄,呼吸都有些困难,而且地势也越来越高,终于听得洪门道向西门无痕道:“神候,我们已经进入了古象王国的疆界,照这样徒步而行,到大雪山至少还要走上大半个月,需要找几匹马。”
        其实这几天所行之地,可说是荒无人烟,根本瞧不见人,就更别提马匹。
        荒蛮之地,便是有金山银山,此时也难以换到一匹马。
        驼运物件的那匹马速度也已经慢下来,这匹马本就算不得上等良驹,这十多天来日夜兼程,早已经是疲惫不堪,好在是西北马,耐力颇足,坚持到了现在,但现在已经进入高原地区,连齐宁都感觉有些不适应,更别提这匹马,明显已经出现不适之感。
        洪门道心知就算人能坚持下去,但是照现在这样的行进速度,这匹马坚持不了两天就要倒下。
        除此之外,食物和水也已经开始捉襟见肘,虽然之前补充过给养,但是每天都有消耗,所剩的食物和水最多也就撑上两三天,若是在这两三天之内无法再找到补充给养的地方,那事情可就越发麻烦起来。
        “再走两天就能看到人。”西门无痕抬头向远方望过去,天高地远,远方的地平线出现了高耸的峰峦,他抬手知道:“过了那座山,就有人居住。”
        虽然没有见到人影,可是当天晚上却有狼群趁夜袭击,虽然那群狼被轻而易举地解决掉,但是狼群一开始便率先向那匹已经疲惫不堪的马匹发起袭击,狼群被灭,那匹马也已经躺在血泊之中。
        如此一来,连驼运的脚力也没有,只能将其他的物件尽数丢弃,只留下水和干粮。
        那座山看似很近,但真要走过去还真是有些路途,走了整整一天,才到山脚,歇了一夜,次日一大早翻山,这座山峦其实并不算高,但十分陡峭,到黄昏时分,好歹越过了这座山,遥望过去,便见到一望无尽的旷野,旷野之上却是牛羊不少,零星散落的帐篷倒也有十几顶之多。
        洪门道长出一口气,道:“从这里买几匹马应该没什么问题。”
        三人下了山后,径自往帐篷那边过去,经过一群羊,瞧见两名牧羊人穿着厚厚的长袍,那长袍的式样和中原完全不同,这两名牧羊人都是皮肤黝黑,肤质粗糙,发髻竖着不少辫子,看到齐宁三人经过,都是用一种几位奇怪的目光看着三人。
        “这是古象王国的边境地区。”西门无痕终于道:“这里是那曲宗,古象王国设宗,他们的宗就像是我们的县,不过每一宗都比我们的县要大上不少,据老夫所知,这古象王国总共有九十八宗,幅员也是十分辽阔的,不过人口稀少,远及不上中原热闹。”
        齐宁心想西门无痕对古象王国如此了解,看来这老家伙还真有可能曾经来过。
        三人走向较大的一处帐篷,忽听的口哨声响起,旷野之上,这口哨声十分的响亮,齐宁循声看去,见到不远处又出现一名古象人正吹着口哨,但一双眼睛却是十分警觉地看着这边。
        口哨声响起,很快就见到附近的几顶帐篷都有人出来。
        齐宁和洪门道对视一眼,又瞧见那群人都是迅速聚集在一起,很快便有几人向这边走过来,齐宁瞧见这群人年岁都很大,最年轻的看上去也有五十多岁年纪,四下里竟然没有看到一名年轻人。
        他心下奇怪,却见到迎面走过来一名古象长者,横臂在胸,向这边微微一躬,随即向这边说了几句什么,只是他说的是古象语言,齐宁却是听不明白到底在说什么,又见洪门道一脸茫然,显然洪门道也是听不明白。
        古象王国和中原地区的来往极少,双方之间虽然存在贸易往来,但主要是西北地区的商人和古象王国有贸易,大楚位于南方,反倒是和古象王国几乎没有什么接触,所以在楚国精通古象语言的人极其稀少,而古象王国这边通晓中原语言的也是不多。
        齐宁正想着双方是否要用手势做沟通,却见西门无痕上前去,竟是用古象语和那古象长者交流起来。
        西门无痕的古象语谈不上流利,但从那老者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双方用语言交流没有太大的障碍。
        齐宁心下骇然,他虽然已经猜到西门无痕从前定然来过古象王国,却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可以用古象语与人沟通,这已经不仅仅是来过古象国,而是对古象国有着极深的研究。
        他本就不相信西门无痕所说前来大雪山是为了向逐日法王请罪,此时更加确定,西门无痕这一次带着自己前来古象国,必有着极大的目的。
        西门无痕和那老者聊了小片刻,随即便见到西门无痕回过身问道:“老五,身上带了银子没有?”
        洪门道立刻拿了银袋子递过去,西门无痕却是大方得很,将那银袋子都递给老者,老者立刻摆手摇头,双方又说了几句,西门无痕终是从里面取了几块银子送到老者手上,将剩下的丢还给了洪门道。
        齐宁看得出西门无痕应该是和那老者做了交易,只是那老者十分敦厚,并没有因为西门无痕的大方而接纳所有的银子,只是拿去了应该所得。
        “他们可以给我们提供三匹马,然后给我们被一些食物和水。”西门无痕这才道:“天色已晚,我们就不用急着赶路,在这里歇息一晚,他会给我们准备一定帐篷让我们休息,明日一早我们便可以动身启程。”
        齐宁和洪门道都是向那老者按照老者行礼的方式回了一礼。
        古象老者提供的帐篷十分宽敞,莫说三个人,就算容纳七八个人也是轻而易举,非但如此,他们还特地送来晚餐,虽然谈不上有多丰盛,但食物却有着异于中原的特色。
        酒足饭饱,便见到帐外传来声音,三人都出了帐篷,见到古象老者在外面等着,见三人出来,古象老者向西门无痕说了两句,然后指了指不远处,却见到那边已经准备了三匹马,这是高原马,和西北马自是不同。
        齐宁头一次见到高原马,忍不住走过去,围着一匹马欣赏,这牵来三匹马的也是一名年近六十的长者,见到齐宁饶有兴趣地看马,竟是用颇有些生涩的中原话道:“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马,速度很快,能够....爬山!”
        齐宁惊奇道:“你会中原话?”
        “年轻的时候,去过你们那边。”那人道:“学了一些些,不是很熟。”
        齐宁听他说中原话,生出一股亲切感,这时候却见到西门无痕和那古象长者走到不远处正在说话,这才向那人问道:“你是做生意去了中原?”
        那人点头道:“年轻时候跟着商队去过,到过大城,叫做.....对,咸阳,去过咸阳,很大,很多人!”边说边张开双臂做出大的动作。
        “不错不错,咸阳。”齐宁哈哈笑道:“咸阳很大,你可以再去看一看。”
        那人摇头道:“老了,去不了,没有队伍去了......!”露出十分遗憾的表情。
        齐宁问道:“老人家怎么称呼?”
        “森巴!”那人道:“我叫森巴,小森巴变成了老森巴,哈哈哈.....!”
        齐宁这些日子心情极为压抑,这时候听得这开朗的老人说话,心情好了不少,笑道:“森巴好名字,对了,这里怎么看不到年轻人?怎么都是年纪大了?”
        森巴本来带着笑脸,一听齐宁这般问,神色顿时黯然下来,眉宇间甚至显出一丝恼怒,却不说话。
        “是不是不该这样问?”齐宁以为冒犯了对方,忙道:“若是我说错了话,你不要见怪,也不要生气,我不会再问。”
        “宫殿!”森巴压低声音,冲着西南方向指了指:“那边有宫殿,年轻人都去修宫殿,要很多很多人,还要牛马,很多牛马都已经没有了,还要.......!”凑近齐宁耳边,低声道:“女人,年轻的女人,都要去宫殿,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