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零零章 潜伏
        道生是廉贞校尉,这确实是齐宁没有想到。
        他与神侯府接触颇多,神候之女更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但今日才真正知道神侯府的无孔不入,这位廉贞校尉不但渗透进入北汉,而且在西北镇西将军府潜伏了数年,甚至取得了屈满宝的信任,神侯府之了得,今日还真是让齐宁大开眼界。
        更让齐宁感慨的是,楚国早就在数年之前计划了袭取咸阳的谋略。
        他一直以为这项军事计划是金刀候近年才琢磨出来,孰知此事不但早有谋划,而且先皇帝和神候西门无痕都已经知道,甚至未雨绸缪做了安排。
        道生是廉贞校尉,那么之前所有的蹊跷也就说得通。
        道生是屈满宝的心腹,自然对屈满宝的行踪了若指掌,而且对咸阳的布防格局也是一清二楚,神侯府在西北并非只有道生一名内应,道生也直接承认,西北还有神侯府安插的诸多密探,这些人以道生为中心,在西北形成了地下情报网,也正是这帮暗黑探子数年如一日的付出,这才在这一次军事行动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齐宁不得不承认,道生劝说屈满宝前往潼关,仅此一举,功勋卓著,若非如此,楚军这次行动能否成功还真是一个未知之数。
        齐宁将手中的牌子递还给洪门道,洪门道双手接过,收了起来,齐宁抬手道:“起来说话吧。”
        道生起身来,拱手道:“爵爷,您与小师妹喜结连理,小的没有到场庆贺,还请多多包涵。”从袖中取出一份文牒递过去,“这就算是小人送给爵爷和小师妹的贺礼。”
        齐宁神情一敛,想到洪门道是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一,按照排序,应该是五师兄,起身来,拱手道:“谢过五师兄!”这时候不好失礼,双手接过那文牒,心下好奇,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贺礼。
        他打开扫了两眼,还以为是礼单,但仔细一瞧,却见上面写了不少名字,后面还列有官职。
        他有些奇怪,洪门道正色道:“爵爷,这是一份西北官员的名单,这些年我们对西北这边的官员也细细摸查过,这份名册上登录的官员,或多或少都有不可靠的理由,其中在名字后面标有红线的,便是决不可信任之人,若是将他们留在西北,很可能会发生变故,不在名册上的官员,爵爷可以放心任用,那些人不过是拿了俸禄当官办差,如今我大军来到西北,只要保障他们性命无忧,他们定会为我大楚效力。”
        齐宁双眉展开。
        他当然知道这份名册的重要性。
        楚军虽然控制住咸阳,但能否将整个西北掌控在手中,其实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西北民风剽悍,齐宁根本无法确知这里的人们是否会接受楚国的到来,如果在西北大地出现叛乱,齐宁绝不会有丝毫的奇怪。
        也正因为如此,他第一时间便召见了西北豪族,给予他们极佳的待遇,而且在没有禀报朝廷之前,就已经向西北豪族承诺会重新打开南北的商贸之路,说到底,就是要利用西北豪族来稳住西北的局面。
        他自然知道豪族世家在各地的影响力,只要能让世家豪族对楚国有好感,甚至协助楚国,那么必然不会出现大的动乱。
        除了豪族,西北的官员当然也是极其重要的一环,是以他今日召集众官员,也是为了稳住这些人的心思,这些官员知道自己的性命无忧,而且依然可以在西北为官,自然不会出现反心。
        实际上齐宁在当前也不可能对西北的官员们动刀,西北土地辽阔,若是处理这些官员,这片大地不乱也乱,如果能够让他们安心下来,恪守其职,自然也不会出现太大的乱子。
        但西北毕竟在北汉统治下几十年,这么多年下来,北汉朝廷势必也会向西北渗透大批的朝廷势力,齐宁放眼望去都是西北官员,但这些人到底有哪些背景,又有哪些人是真的心甘情愿为楚国所用,又或者说哪些人会存在着挑起动乱的风险,短时间内齐宁不可能知道。
        如今有了这份名册,也就等若是对西北官员的立场有了极为清晰的判断。
        “这份名册的最后一页,是西北目今才干出众的官员。”洪门道肃然道:“这些人有半数是可以重用,他们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可用之才,若是能够让他们为我大楚效力,实乃幸事,另外一半之中,有部分可以争取,但有小部分虽然才干出众,却不能委以重任,至若如何处置,一切全凭爵爷裁断。”
        齐宁翻看了一番,小心翼翼收起,笑道:“五师兄,你这次功劳之大,远在我们之上,我今日便要写折子呈送朝廷,你的功劳,我.....!”
        “爵爷不必如此。”没等齐宁说完,洪门道立刻道:“这些事情,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是否要向朝廷呈报,需要神候亲自同意,所以.....!”
        齐宁顿时明白过来,神侯府终究是暗黑衙门,朝中官员在折子中从来也不会提及到神侯府,自己此番若是在折子里为洪门道请功,反倒不妥,微微颔首道:“我明白了,你的功劳,由神候亲自赏你。是了,如今咸阳已经在我们手中,五师兄以后准备往哪里去?”
        “我在西北的任务已经完成,这几日安排好这边的一些事情,便要回建邺复命。”洪门道微笑道:“离开建邺已经快十年,也不知道神候他老人家和师兄弟们怎么样,是了,还有小师妹,离开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孩子,如今已经出阁.....!”说到此处,却是沉默下来。
        齐宁当然能体会到洪门道的心情。
        神侯府作为帝国的重要情报衙门,不但严密控制国内的江湖势力,而且国内的官员动向也都在神侯府的监视之下,除此之外,敌国的情报收集当然也是神侯府的重要职责之一。
        齐宁虽然已经贵为神侯府的女婿,但连他都说不上神侯府到底有多少人。
        明面上神侯府的北斗七星自然是许多人都知道,但在北斗七星之下,潜伏在天下间的神侯府吏员究竟有多少,恐怕没有谁能够说得清楚。
        留在本国倒也罢了,而许多神侯府吏员却是远离故土,潜伏在敌国境内,而且一潜伏便是数年甚至十数年之久。
        而在潜伏期间,危险时刻伴随左右,稍有不少,便是死了也是没人知道。
        洪门道被神侯府委派潜伏在北汉境内,中间遭遇过多少危难,恐怕也是没有任何人知晓。
        齐宁心知这一次袭取咸阳如此顺利,洪门道居功至伟,但是洪门道能够提供这些情报,却是花了数年的心血。
        潜伏在敌人身边,自然就是将自己变成另一个人,日夜都在演戏,这样的心理压力,恐怕也不是常人能够承受。
        “其实战樱他们也一直在牵挂着五师兄。”齐宁温言道:“成亲那天,战樱还对我说过,若是五师兄在场,一定能给我们包一个大大的礼物。”
        洪门道眉宇间露出一丝温情,笑道:“是了,回去建邺,还要专门给小师妹准备礼物,否则若是空首见她,只怕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和我说话了。”向齐宁拱手道:“爵爷,你公务繁忙,我就不多打扰,这几日处理好手头上的事情,再向爵爷辞别,若是爵爷这几日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地方,随时候命。”
        洪门道退下之后,一直没吭声的段沧海才上前来,惊叹道:“爵爷,想不到这次我们如此顺利,却是神侯府的人暗中帮忙。”
        “他帮了我们大忙,回到建邺之后,还真要向神候道谢。”
        段沧海微一沉吟,才道:“爵爷,只怕你短时间内离不开西北了。”
        “哦?”
        “虽然咱们拿下了咸阳,也控制了潼关,但要让西北完全臣服于我大楚,绝非一朝一夕便能做到。”段沧海低声道:“理政安民,那都是必不可少,而且屈元古丢失了西北,定然会一心想着江西被重新夺回去,爵爷在此坐镇,朝廷也不可能另外派人来镇守西北,而且满朝文武,也无人有资格代替爵爷,找我估摸着,一年半载爵爷都要留在这边了。”
        齐宁苦着脸道:“一年半载?”
        “这还只是目前估测,也许时间会更久。”段沧海道:“夺下西北,我大楚在军事上对北汉就拥有了绝对的优势,如果此番我大楚无法长驱直入打下洛阳,那么以后西北必然会成为帝国的侧翼,我估计皇上会下一道旨意,令我们经略西北,不但要稳住西北,而且还要积蓄实力,等到时机成熟,从侧翼配合秦淮军团对北汉发起全面攻击。”
        齐宁微微颔首,在澹台煌的军略之中,拿下西北,本就是要作为侧翼配合秦淮军团主力,如今楚国有能力从两线对北汉发起攻势,对北汉的威胁异常巨大。
        即使没有任何动作,当初北汉只需要在秦淮一线防备楚国,如今不但要防备南边的敌人,还要花费巨大的财力和人力来应付西北方向的威胁,如此一来,对于北汉的消耗也是前所未有的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