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九六章 兵不血刃
        潼关落入楚军之手,这样的消息一旦传遍天下,必然会让举世震惊。
        齐宁不知道屈元古得到老巢失火的消息会有什么举动,是继续向洛阳进军,还是掉转马头,返回来攻打潼关继而夺回西北?
        不过屈元古无论做什么样的选择,齐宁既然已经控制住潼关,自然是要将潼关牢牢抓在手中。
        次日一大早,他便即亲自在潼关的各处巡查。
        这是一座险要关隘,历代占有此关之人当然都花费心机加重此处的防守,也正因如此,这座关隘的墙壁厚度着实惊人,而且关内的格局极其完备。
        不但有专门的兵器库,而且吃喝拉撒等一应俱全,在关内有足够的粮食和水源储备,坚持三四个月根本不成任何问题。
        细细观摩潼关,齐宁才感叹这座关隘之雄奇。
        虽然是天下人都惦记的重要关隘,但真要把守这座关隘,还真是废不了多少兵力,只要将守兵安排在合适的地方,真的可以起到一夫当关的效果,而且潼关的箭矢准备的极其充分,库存极多,齐宁站在关隘之上,俯瞰东方,瞧见那一条蜿蜒的小径通向这边,忍不住想如果是自己从东边攻过来,只怕真的没有什么办法能打下潼关。
        不得不说这一次拿下潼关还真是运气占了绝大原因。
        如果没有得到那封密函,半途截住了屈满宝,想要拿下潼关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一直在寻思那封密函到底是何人送出,那封密函之中不但对屈满宝的行踪未卜先知,而且携带了一张咸阳地图,由此可见那人不但对咸阳的情况异常清楚,而且与屈满宝的关系也是十分的亲近,换做普通人,当然不可能掌握到屈满宝的行踪。
        屈满宝昨夜提及道生此人,却是让齐宁有些意外,从屈满宝口中得知了道生的一些情况,齐宁亦觉得那道生的言行颇有些蹊跷,暗想难道那封密函当真与道生有关系?
        齐宁麾下的兵马分成两队,一队是专门负责掩埋尸首,而另一队则是在潼关布防。
        潼关布防,其实有三四百人便已经足以。
        阳光洒射到潼关之上,齐宁站在城头,听得身后脚步声响,回过头,见到陆亢已经到了自己身后,陆亢向齐宁行了一礼,齐宁看他右臂包扎着,昨日陆亢带人从背后来支援,亦是身先士卒,立下不少的战功。
        “伤势如何?”齐宁微笑道。
        陆亢忙道:“多谢爵爷关护,并无大碍,两天就能恢复。”
        “潼关已经在我们手里,你觉得屈元古会不会杀回来?”齐宁问道。
        陆亢想了一下,才道:“属下觉得,屈元古将所有兵马调回攻打潼关的可能性并不大,他比谁都明白潼关的险要,知道要打下潼关在目前的情况下几无可能,一旦西北军陷在潼关这边,洛阳又拿不下,整个西北军便将遭遇到灭顶之灾。”
        齐宁颔首道:“北堂风领兵入关,自然是洛阳的头号大敌,洛阳那边也必然会时刻注意西北军的动向,潼关丢失,洛阳那边很快就会知道,如此一来,反倒会更让北堂昊坚定守住洛阳之心,他们知道西北军后勤供给不上,多拖延一日,西北军就面临一日的艰难,只要坚持一段时间,西北军不战自溃。”
        “正是。”陆亢道:“目前北堂昊毕竟控制洛阳,而且只要他熬过这一阵子,北汉人定然都会投向于他,拖延的时间越长,对北堂昊越是有利。”微微一顿,才道:“屈元古应该知道,他唯一的指望,就是能够倾力一搏,在西北军崩溃之前打下洛阳,他手里有几万精兵,若真是全力攻打洛阳,也并非没有机会。”
        齐宁道:“我得到消息,北堂昭的边军一开始也是锋芒毕现,但和北堂昊打了几场,如今消耗巨大,也已经是穷弩之末,西北军和北堂昭都陷入困境,他们未必不会私下达成协议,联手攻打洛阳。”
        陆亢道:“如果真的如此,北堂昊的实力无法与这两人相抗,洛阳倒也真是岌岌可危了。不过屈元古不会眼看着潼关失守而不顾,属下相信他会抽调一支兵马过来,未必是真的想打下潼关,而是要在潼关道设防,以免我们从西北入关,背后偷袭他。”
        齐宁笑道:“不错,你能想到这一点,难能可贵。咸阳那边不知道战况如何,这边既然拿下来,接下来定然是要将咸阳控制住,我准备明日一早起兵前往咸阳支援,潼关这边......就交给你了。”
        陆亢一怔,吃惊道:“爵爷,属下......这.....!”心下着实惊讶,暗想潼关如此重地,小国公怎会交给自己?
        “你也不必多想。”齐宁道:“其实在子午道的时候,我就和段沧海商议过,当时我让段沧海举荐一名忠勇之将,段沧海第一个就举荐了你,说你忠心自然不用多说,最难得的是性情坚韧,如果将潼关交给你,定能够保证万无一失,也正因如此,攻打潼关我才将你带上,本就是想将你安排在潼关这边留守。”
        陆亢当然知道将潼关交给自己是对自己有多大的信任,犹豫了一下,才道:“爵爷,属下才干平庸,如此重任,未必能够担的下来,可是.....如果爵爷下令让属下在这里驻守,属下听从军令,而且向爵爷保证,任何人想从潼关过去,除非踏着属下的尸首。”
        “不要说这不吉利的话。”齐宁笑道:“在朝廷有新的旨意之前,潼关就交给你,以后如何安排,等朝廷的旨意便是。”
        陆亢拱手称是。
        齐宁让陆亢从军中挑选了五百人留在了潼关,他倒不用担心潼关物资短缺,这里无论是食物还是装备,都是库存充实。
        齐宁心知短时间内陆亢和这五百人将于潼关共生死,甚至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将驻守在此,临别之际,以水代酒,敬了众人一碗,次日一大早,便即带领其余兵马向西往咸阳方向而去。
        潼关距离咸阳不过几日路途,行到第三日,便瞧见前方尘灰滚滚,一小队骑兵迎面而来,齐宁抬手吩咐队伍停下,很快那队骑兵便已经到得前面,当先一起翻身下马,飞跑而来,齐宁见那人样貌熟悉,想了一下,便记起此人叫做周云彬,当年也是黑鳞营的一员,像陆亢一样也是段沧海在重建黑鳞营的时候召回,此人以前似乎也是一个校尉。
        “爵爷,段统领禀报,咸阳已经拿下,如今我军已经进驻咸阳,大致稳住了咸阳的局面。”周云彬恭敬道:“如今在城中
    发布了禁足令,而且将咸阳的大小官员都已经控制住,如何处置,还要请爵爷决断。”
        此言一出,齐宁身后众兵士都是欢呼出声。
        齐宁也是欣喜道:“咸阳已经拿下来了吗?”
        “前天夜里,段统领带领主力靠近咸阳西门,那里的守军最为薄弱,而且事先排入城中的弟兄当夜以响箭为号,发出讯号之后,城内的弟兄便即对西门发起了攻击,抢夺了西门,我军主力立刻强攻西门,在他们援兵抵达之前,便已经攻下了咸阳西门,入城之后,我们迅速占领了仓库和镇西将军府。”周云彬声音也是颇有些激动:“城中的守军并不多,而且许多汉兵看到我们入城,便即缴械投降,几乎是兵不血刃就占了咸阳城。”
        齐宁抬头看着苍穹,激动之余,浑身一阵轻松。
        他当然知道,这一次袭击西北,看似一切顺利,但其实造成这样的结果却绝非是楚军骁勇善战,说到底,汉军自己的问题实在是太大。
        屈元古统帅西北军主力入关,留守在咸阳的力量自然是十分薄弱,这一点齐宁事先就已经有过判断。
        最为要命的是,咸阳的守备本就薄弱,偏偏守城主将屈满宝还离开了咸阳前往潼关,如此一来,咸阳守军就等若是群龙无首。
        咸阳的守军当然不可能想到秦岭狭道已经被攻破,更不可能想到楚军早就里应外合做好了准备。
        他们自以为南边有秦岭山脉作为屏障,而东边有潼关据守,整个西北便可以高枕无忧,对突然而至的敌人,当然是没有任何准备。
        当初与隆泰小皇帝作出袭取咸阳的计划之时,齐宁就想过其中的凶险,知道这一次袭击要么就是干脆利落迅速地解决,要么就会陷入极其艰难的困境之中。
        只是事情发展得如此顺利,也是齐宁着实没有想到的。
        望着浩瀚苍穹,齐宁忽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此番袭取咸阳,是否并非仅仅只是自己这一支力量,在这背后,楚国是否还做了更多的安排?否则事情的进展绝无可能如此顺利。
        齐宁率领队伍马不停蹄,一路往咸阳去,次日中午正午时分,便远远望见了大地之上一座宏伟的城池,那座巨城安静地匍匐在大地之上,齐宁知道,那便是已经落入楚军掌控的咸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