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四五章 账目
        辛赐拍手道:“侯爷这一招当真是妙极。末将也一直在担心,这要重新开通海上贸易,该如何下手,侯爷想出设立海泊司,当真是高明的紧。”随即皱眉道:“不过末将倒是担心,这海泊司可以设立,但是要继续贸易却并非眼前就能办到。”
        “辛将军的意思是?”
        “侯爷,朝廷北伐在即,其他一切都要以此事为先。”辛赐低声道:“此番缴获的兵器银两,那也都是要送往京城,纳入国库,即使如此,一旦战事不如预想般顺利,眼下的国库根本无法支撑下去,所以朝廷绝无可能再拨出银子到其他地方。海泊司开始设立,自然要花费不少银子,海上贸易通航,采购货物、出海所需的物资、水手的工钱,这一切都需要不少银子,朝廷只怕拨不出银子来。”
        “这一点其实我也考虑过。”齐宁道:“如果真的要尽快通航,那么就必须筹到银子,我这边倒也想了一个主意。”
        辛赐饶有兴趣道:“不知侯爷想出什么主意?”
        “据我所知,当年江家通航的时候,自家也并无那么大的财力开通航线。”齐宁道:“江家是联合了东海大大小小十多家商贾,筹集了一大笔银子,这才组成了贸易船队,至今这些商贾每年也都要从海上贸易之中分走不少的红利。”
        辛赐明白过来,低声道:“侯爷难道也准备.....?”
        齐宁笑道:“朝廷拿不出银子来,大可以从商贾那边筹募,辛将军,我敢保证,只要这风声一放出去,想参与进来的商贾定然是多如牛毛。”
        辛赐叹道:“海上贸易一开始或许要搭些银子进去,可是一旦贸易顺畅,那么定然是有挣无亏,江家这么多年固然靠海上贸易成为东海第一巨富,参与其中的那些商贾,也都挣得盘满钵满。”微一沉吟,略有担心道:“侯爷,您上书让朝廷设立海泊司,其目的本就是为了让海上贸易的权利从地方豪绅转到朝廷的手中,如果这一次继续从商贾那边筹募银两,那是否还是走了老路?”
        齐宁摇头道:“那倒不会。先期筹措银两,也不会从东海商贾这边找人,我准备在海泊司设立之后,从其他地方筹募银两,但凡能够拿银子出来的商贾,虽然不会每年给他们分红利,但是三年之内,会连本带息将银两偿还他们,而且他们会成为海泊司永久挂名商贾,无论出货进货,都以他们优先,给与他们一定的份额。”
        辛赐道:“侯爷既然有此想法,大可以在折子里将此事上禀朝廷。”压低声音道:“末将也会给老侯爷再去一封信,恳请老侯爷极力促成此事。”
        齐宁笑道:“这是为国为民的好事,若是老侯爷能够伸手相助,此事定然事半功倍了。”顿了一顿,才道:“辛将军,先前你说让黑虎鲨那帮人进入水师,我觉得这样不算妥当,你觉得如果让他们负责海上贸易的运输,会不会有问题?”
        辛赐一怔,万没有想到齐宁会有如此想法,沉默一阵,才皱眉轻声道:“侯爷是准备让这帮人隶属于海泊司之下?”
        “一旦继续进行海上贸易,自然需要一支海上的商船队。”齐宁道:“江家的商船队规模已经不小,但以后海泊司的船队比江家船队还要庞大,所需要的水手也将更多。”
        “侯爷,黑虎鲨手底下有七八百号人,这些人都是极其擅长水性,而且许多都有航行的技能。”辛赐若有所思道:“以往前去南洋的船队,人员主要是由两支组成,一支是负责行船的水手,一支则是负责安全的护卫,江家船队每一只货船上的护卫,甚至不少于水手,据末将所知,江家每年花在这些护卫身上的银钱就不在少数。”
        “确实如此。”
        “黑虎鲨这些人虽然是些乌合之众,但都是亡命之徒,胆大包天,但却也敢于搏命。”辛赐道:“如果花上一两个月时间,对这些人进行训练,其战斗力必然不弱,如此一来,他们既可以做水手,又可以担任护卫,一举两得,贸易的成本也将会大大降低。”
        齐宁拍手笑道:“辛将军一言中的,我正是这样想的。如果将这几百人编制进入海泊司,拿着朝廷的薪水为朝廷办差,不但可以免去他们返乡之后带来的不确定麻烦,而且还能够为国效命,算得上是一举两得。”
        “侯爷,如果这帮人当真愿意为朝廷效命,那自然是求之不得。”辛赐低声道:“但末将斗胆说一句,就怕这帮人狗改不了吃屎,如果他们再起祸乱,那可.....?”
        齐宁微微颔首,道:“辛将军的担忧不无道理。这两日我也仔细想了想,如果他们死不悔改,确实会带来极大的麻烦。”
        “海泊司是侯爷请朝廷设立,而且侯爷又举荐这帮人进入海泊司,一旦发生变故,侯爷便要被卷入其中。”辛赐善意提醒道:“此事侯爷还需要多多斟酌,万不可给自己留下后患。”
        齐宁微微一笑,道:“多谢辛将军提醒,我会仔细斟酌。”
        黄昏之前,三道折子都已经写好,辛赐拟好折子之后,送给齐宁过目,齐宁随便扫了几眼,也没多说什么,那边陈庭也将折子送过来,齐宁看到陈庭折子上的内容大致与之前所商议的并无太大差别,而且陈庭文人出身,这词藻自然也是华丽的很,三道折子当下派了人,飞马送呈京里。
        折子送走之后,辛赐先辞别齐宁返回水师大营,齐宁则是吩咐陈庭在东海筹集车马,随时准备将战船上的兵器和货物运送去往京城。
        物资数量实在太过庞大,要运往京城,所需要的车马自然也是一个庞大的数目,陈庭得到齐宁吩咐,自然不敢怠慢,当下便调集古蔺城内外的车马,集中送往水师大营,此外齐宁又让陈庭将从江家搜到的账目尽数送到驿馆之中,陈庭之前逮捕江家家眷之时,自然少不得顺势将江家抄了个底朝天,机密信函以及事涉谋反的证据自然没能找出来,但涉及到江家贸易往来的账目,那却是搜出了两大箱子。
        齐宁既然有吩咐,陈挺自然不敢耽搁,立时派人从抄没的物件之中,将所有账目俱都送往驿馆。
        齐宁没有立刻返回驿馆,而是抽空专门去探视了秦月歌,秦月歌当日几乎是孤身前往江家码头,一直紧绷着弦的江漫天见到秦月歌,便知道事情不妙,派人想要斩杀秦月歌,为江家船队的逃亡争取一些时间,秦月歌却是拼死逃出一条生路,及时带回了消息,但自己却也是受伤不轻,此后的行动,秦月歌确实无法参与其中。
        好在秦月歌一身好武艺,身体强壮结实,被送到城中治疗,这几日已经是恢复不少,齐宁亲自探望,秦月歌却也是心中感激。
        齐宁安慰几句,见到秦月歌尚在恢复之中,也不多留,天黑之前,回到驿馆,一进屋内,田夫人便迎上来道:“侯爷,刚才有人送来两只大箱子,说是侯爷让送过来的账目。”指着角落道:“箱子上了锁,他们留下了钥匙在这边。”取了钥匙递给齐宁,齐宁接过钥匙笑道:“自己没有偷偷看看?”
        田雪蓉嗔道:“这是侯爷派人送来的账目,我哪里有胆子偷看,不信你自己看看有没有被动弹过。”
        齐宁笑道:“其实这些账目就是送来交给你看看。”一边走向那两只大箱子:“这里面都是从江家搜罗出来的账单,江家进行海上贸易这么多年,所有的精髓,也就在这批账目之中了。”
        田雪蓉商贾出身,一听齐宁这话,顿时大感兴趣,扭着腰肢走过来,齐宁这时候已经打开箱子,屋内点着灯,齐宁向刚走过来的田雪蓉示意她去将油灯端过来,田雪蓉乖顺过去拿来油灯,端在手中走到箱子边,只见到箱子里面满是账本,两只大箱子加起来少说也有数百本之多,亦可见围绕海上贸易所形成的利益关系实在是极其庞大。
        田雪蓉忍不住问道:“侯爷,您....您是要从账目之中找出江家的同党吗?”
        齐宁一怔,随即看向田雪蓉,似笑非笑道:“你以为呢?”
        “这.....!”田雪蓉有些担心道:“侯爷,这账目之中,只怕.....只怕也有田家药行在里面......!”
        齐宁“哦”了一声,田雪蓉才低声道:“江家从南洋带回来的货物众多,其中有些便是药材,那些药材只有南洋才有,如果加入药方之中,不少疑难疾病都能治疗,所以....所以京城许多药行都会从江家进一批货,我们.....我们田家药行也不例外的。”
        齐宁皱起眉头道:“这可就不妙了,原来田家药行和江家也有牵扯。”
        “侯爷,我们和江家只是药材生意的往来,而且.....而且田家药行每年从江家得到的份额不多,加起来也不过十来斤而已.....!”田雪蓉急忙解释道:“除此之外,真的....真的没有其他交往,此前我甚至都没见过江漫天。”
        齐宁叹了口气,凑近夫人耳边低声道:“真要查起来,可没人管你是不是清白的,待会儿我将你和他们家的账目往来划去,你该如何谢我?”
        田雪蓉见齐宁目光中带着笑意,如何不明白齐宁意思,一咬嘴唇,才低声道:“我.....我什么都是你的了,你....你想怎样不就怎样.....!”
        齐宁哈哈一笑,一拍田雪蓉丰满挺翘的屁股,轻笑道:“你放心,这笔账目不是为了追查余党,而是带回来给你的礼物,你既然喜欢做生意,我便让你成为大楚.....不,让你成为天下大一商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