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九八三章 孤岛诡秘
        那人被齐宁一刀穿喉,前面那人并无察觉,感觉身后一顿一沉,向前走不得,张口就骂道:“搞什么鬼.....!”扭过头来,却见的面前影子一闪,还没反应过来,喉咙一寒,便感觉有利器顶在自己的咽喉处。
        这人魂飞魄散,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这时候却也看到,这突然出现之人蒙住了口鼻,看不清楚样貌,但那一双眼睛却是如同刀子般锐利。
        齐宁并不废话,取了一物,塞进那人口中,低声道:“吞下去!”
        那人虽然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性命危在旦夕,哪敢有丝毫反抗,只能吞噎下去,却觉得味道怪怪的,也不知道是何物。
        “你吞下的是剧毒药物,四个时辰之后,如果不能得到解药,立马七窍流血而死。”齐宁冷冷道:“如果接下来你听话,我保证你到了时辰你就能得到解药,否则......!”冷笑一声,那人急忙道:“我....我听话,你.....你是什么人?”
        “你又是什么人?”齐宁冷笑问道:“这岛上到底有多少人?”
        “我也....我也不知道。”那人惶恐道:“大概.....大概两三百人,又或者.....或者三四百人.....!”
        齐宁吃了一惊,他之前在岛上穿行,一片冷寂,看不到一个人影,本以为这岛上也没有什么人,孰知竟然有数百之众,心想难不成这里竟然是海匪的一处窝点,心念一动,冷声道:“你们是黑虎鲨的人?”
        “黑虎鲨?”那人一怔,犹豫一下,感觉齐宁手中锋刃又紧了紧,那人急忙道:“不.....不是,我们.....我们不是海匪。”
        “占岛为害,不是海匪又是什么?”齐宁目光如刀:“你还敢在此狡辩?”
        那人带着哭腔道:“小的就是在这里看守货物,不是....不是海匪。而且.....而且小的已经两年没有离开过这座岛。”
        齐宁皱起眉头,狐疑道:“两年没离岛?”
        “是.....!”那人道:“两年来,吃喝都在岛上,寸步都不曾离开。”
        齐宁更是奇怪,紧盯着那人眼睛问道:“你说在岛上看守货物,到底是什么货物?你们又是为谁看守货物?”
        那人道:“不.....不知道!”
        齐宁脸色一沉,冷笑道:“看来你是真的不怕死。”
        “没....没有.....!”那人这时候已经看到横尸当地的同伴,心中惊骇不已,唯恐齐宁一个不快便即动手:“小人.....小人是真的不知道。小人在这里,每个月能拿五两银子,而且有吃有喝......,一年下来可以净得六十两银子,条件便是.....便是在这岛上守上五年,不得离岛半步,更不要.....更不要多嘴多舌。”
        “你说不知道,是不知道看守的是什么货物,还是不知道为谁看守货物?”
        “都不知道。”那人苦着脸道:“小的登岛之后,虽然瞧见货物箱子,可是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小的.....小的从无见过。这岛上的几百号人,各有头领带着,而且各有分工,有的专门做饭,有的专门去接货物,有的负责在岛上巡逻,还有的负责看守各处洞口.....!”
        “洞口?”
        那人道:“岛上没有房子,所有人都是住在山洞里面,这.....这座岛从外面看荒无人烟,可是.....可是看不见的地方,到处都是地道......!”
        齐宁神色更是凝重,忽然想到什么,问道:“这岛上生长有凤凰花,凤凰花能够迷人心智,而且能够吸人鲜血,这是真是假?”
        “千真万确。”那人忙道:“每年都有几个人不小心被凤凰花逮住,吸干了血成为干尸。那些凤凰花看起来漂亮得很,可是.....可是只要被卷进去,那就是有死无生,谁也救不了。”
        齐宁冷冷道:“既然是真的,为何你却安然无事?这附近有不少凤凰花,岛上也都是飘荡着凤凰花的香气,为何你不受凤凰花的影响?”
        那人忙解释道:“我们.....我们吃的食物里面,配有药物,那种药物对我们身体并无伤害,可是能够抵御凤凰花的香味。那些死在凤凰花下的人,大都是喝醉了酒误入其中,还有些是一个不小心落在里面,并非是受了花香的影响。”
        “如此说来,你们已经破解了凤凰花的毒香?”
        “是.....!”那人道:“小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破解了毒香,不过.....不过我们现在闻到那毒香,不会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壮着胆子问道:“大爷......大爷是什么人,为何....为何敢上岛?”
        “你的意思是说没人敢上岛?”
        那人道:“这.....小的登岛两年,还.....还真没听说有别人敢轻易登岛。去年.....去年东海水师有两艘船在这座岛附近经过,差点就停在岸边,可是.....最终也没人敢下来,扬帆而去。这事儿许多人都知道,大伙儿.....大伙儿都笑话东海水师胆小如鼠.....!”说到这里,忽然止住,不敢再说下去。
        他不知齐宁来历,万一对方是东海水师的人,自己在这里取笑东海水师,那岂不是往枪口上撞。
        “你在这岛上,是专门看门的?”齐宁问道。
        他对岛上的情况一无所知,眼下抓到一个活口,自然是尽力从这家伙口中问出更多有用的线索。
        此番有人挟持田雪蓉,将自己引到此岛之上,齐宁一直猜不透对方用意何在,但这时候听此人一番言语,隐隐猜测到什么,莫非对方只是以田雪蓉为饵,将自己引到此岛就是为了让自己发现此岛的隐秘,但对方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那人轻声道:“小的....小的这一队人手,是专门看管.....看管女人。”
        “看管女人?”
        “这.....这岛上的人各司其职,而且.....而且几百号人都是男人,几年不得离岛,有时候.....有时候总是忍受不住。”那人一心想要活命,倒是有什么说什么:“所以岛上专门有窑子......这个......!”却不好继续说下去,见得齐宁眼眸生寒,只能继续道:“岛上有专门囚禁女人的地方,若是.....若是有人想要快活,只要花上一两银子,就能.....就能到那里去快活一番。”
        “有多少女人?都是从何而来?”
        “眼下还有二三十来个.....!”那人道:“每隔半年,就会送来一批,不过新来的女人,咱们这些小喽啰碰不着,都是被那些队长占去,隔上个把月才会送到窑子里,交给咱们看守。有些女人受不住,自尽而死,也有些.....也有些是被折腾死的.....!”
        “都是你们抢掠来的良家妇女?”
        那人摇头道:“不.....不是,都是.....都是南洋人,岛上.....岛上的女人,都是南洋女人!”
        “南洋女人?”齐宁身体一震,意识到什么:“南洋的女人怎会被抓到海凤岛上?”
        从东海至南洋的海上航线,唯一将其打通的就只有东海江家,除了江家的商船队,根本没有其他势力能够在这条航线上往来,齐宁听闻这岛上的女人竟都是从南洋而来,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东海江家,脑海中又想起之前在江家的大船上,亲眼看到四名南洋舞姬表演舞蹈,心中已经确定,这座海凤岛与江家有密切关系。
        此人声称这座岛上储存了货物,岛上众人主要的目的就是看管好这些货物,难道江家从南洋运来诸多稀罕物事,有意储存在这座岛上?
        如果当真如此,那些储存的货物又是些什么东西?
        江家往来海上,其目的当然是为了做生意,往来贩卖赚取差价乃是江家海上贸易的经济手段,如果当真有南洋的稀罕物事,按理该当运到大楚境内贩卖,却为何要将货物藏在这海凤岛?
        “小的也不知道。”那人苦着脸道:“小的登岛之后,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听话办事。小的只知道每隔半年左右,就会有新的姑娘送过来,除此之外,知道的....知道的实在不多。”
        从东海出发,抵达南洋,应该也有一两个月的时间,然后在南洋出手货物,转手再从南洋购置南洋商品,尔后启程返航,一趟贸易,也差不多需要近半年的时间,此人既说半年左右会有新的南洋女人送上岛,时间上与江家商船队的贸易往来时间大致吻合,齐宁更是确定岛上的南洋女人定然是江家商船队运过来。
        海凤岛上一片死寂,万籁俱静,若非从此人口中逼问出这些情况,齐宁实难想象这座岛上竟然还深藏着如此不为人知的秘密。
        海凤岛有凤凰花的存在,一般人根本不敢接近,选此地点可说是有天然的掩护屏障。
        如果这座海凤岛果真是控制在江家的手中,那么田夫人被挟持而来,又是何人所为?选择此处,本就是为了隐秘不为人知,江家绝不可能自曝其密,利用田雪蓉将齐宁引到自己的隐秘要地,可如果挟持田夫人的不是江家,那么又是谁人有意要将这隐秘之地暴露给齐宁,他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忽然之间,齐宁想到什么,立刻问道:“你说你登岛已经两年,你又是从何而来?登岛之前,你是做什么的?”
        他这时候却是忽然想到,之前听闻在东海境内,一些村庄有壮丁突然失踪,下落不明,连官府也找不到任何线索,难不成那些人竟是被送到了这座岛上?登岛之后,五年之内不得离开,身处孤岛,在这段时间内当然不可能与家人有任何的联系,外界不知其踪,那也是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