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六四六章 宫女
    齐宁端杯饮茶,气定神闲,太子却是微一沉吟,才问道:“锦衣候,并非本宫反对你的推测,只是你的推测,是否有些危言耸听了?北汉既然与我齐国结盟,怎可能会字迹未干,就会对我齐国出兵?”

    齐宁笑道:“殿下,也恕我直言,北汉的实力远在齐国之上,殿下比我还清楚,他们对齐国的图谋,并非一朝一夕,当年他们就挥师攻打过齐国。这些年他们不再对齐国用兵,并非他们对齐国的觊觎之心消失,只不过是我楚国一直在消耗他们而已。”

    “你这话倒是不假。”太子见齐宁说话坦诚,微点头道:“本宫也承认,如果没有楚国,北汉也不会如此老实。”

    齐宁淡淡笑道:“汉国迎走天香公主,便已经将齐国和我大楚的盟好破坏,他反过头来再夺回马陵山,殿下觉得他们会顾忌什么?顾忌他们北汉的名誉,让天下人觉得他们北汉出尔反尔?殿下,要找借口夺回马陵山,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到时候让马陵山诸县发生一些齐兵屠戮百姓的事件,你觉得会很困难?”

    “我大齐将士纪律严明,绝不会......!”太子斩钉截铁,可是只说了一截子,似乎明白过来,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太子是聪明人,齐宁说的话,他一瞬间便即明白过来,在齐国尚未将马陵山诸县彻底融入齐国体系之前,这些地方必定存在着汉国人留下的党羽,这些人要在马陵山诸县制造一些骇然听闻的事件,从而栽赃到齐国身上,倒也不算是难事,一旦发生这些事情,汉国人便找到借口卷土重来。

    齐宁知道太子已经明白,继续道:“殿下当然不会觉得北汉人会顾忌我楚国。”齐宁放下茶杯,缓缓道:“一旦齐国与汉国结了姻亲之国,你们就是自己人,你们两国之间如果发生什么误会,我楚国当然不好插手,至少如果汉国只是夺回马陵山,并不侵犯齐国本土,我楚国当然不会轻举妄动。”

    齐宁这话却已经说得极其明白。

    此番齐国贪图眼前之利,因为汉国割让马陵山而将天香公主远嫁汉国,那么就等若是得罪了楚国,让楚国大受耻辱,如果汉国回头翻脸,重夺马陵山诸县,楚国刚刚受辱,自然不会出兵协助齐国。

    太子若有所思,片刻之后,终是叹道:“锦衣齐家的人,果然是非同凡响。”摇了摇头,道:“只可惜我大齐没有侯爷这样的人物,汉国如此诡诈心术,竟是被侯爷一眼看穿。”

    齐宁笑道:“殿下,我这也只是信口猜测,做不得真。不过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殿下还是要小心提防汉国人会来这一手。”叹了口气,又道:“殿下,齐某也是个识时务的人,不瞒你说,汉国提出的条件,我们楚国无法提出,所以这次我大楚与齐国结亲的希望颇为渺茫。临行之前,皇上有旨,无论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要以最快的速度送回建邺京城,所以我已经准备今天就写一道折子,派人马不停蹄送回去。”

    太子立刻道:“侯爷准备如何说?”

    “自然是要将目前的局面上奏给皇上。”齐宁叹道:“皇上圣明,此番我求亲失败,事出有因,圣上应该能够宽恕。”

    太子笑道:“侯爷倒不必如此着急。今夜父皇设宴,为侯爷压惊,等过了今夜,侯爷再向贵国皇帝送去折子也不迟。”

    齐宁“哦”了一声,太子已经道:“侯爷,本宫有一事颇为狐疑,还要向你请教。”

    “殿下有何指教但说无妨。”齐宁笑道:“指教是万万不敢当的。”

    太子想了一下,才含笑道:“如果贵我两国结为同盟,若是我齐国想要拿下马陵山,不知贵国能否出兵策应?”

    齐宁想了一下,摇头道:“殿下,恕我无法回答。这毕竟不是小事,还要朝中商议,由皇上定夺,我若是在这里一口答应,只怕殿下也不相信。”

    “秦淮军团十万大军,岂非都是锦衣齐家的部下?”太子笑道:“你们锦衣齐家几代人都与北汉殊死争杀,若有机会,岂能放过?”

    齐宁道:“殿下应该也知道,秦淮军团现在的主将是岳环山,齐家已成往事。”微微一笑,问道:“殿下,齐国莫非真的准备对汉国用兵?”

    太子哈哈笑道:“本宫只是随口而言,毕竟如果结成姻亲之国,总要共同进退了。”起身来,道:“侯爷,今晚会有人过来接你,本宫手头上还有些事情,先告辞了。”

    齐宁送别太子,齐峰已经凑过来,问道:“侯爷,太子亲自过来,所为何意?”

    “宫中设宴,东齐国君要为我压惊。”齐宁淡淡笑道:“齐峰,你说这东齐国君是不是太客气了?”

    齐峰冷笑道:“那老家伙见利忘义,瞧着北汉人拿的东西好,就想和北汉人走在一起。侯爷,他让你进宫,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齐宁笑道:“咱们现在身处东齐,他若真想对我不利,用不着如此麻烦。而且他也没有必要对我做什么手脚。”微一沉吟,才道:“晚上让吴领队留在驿馆,你带侯府里跟随来的几个人和我一同进宫,东齐国君既然都派太子亲自来请,这个面子也不能不给。”

    黄昏时分,宫中果然是派了马车前来迎接,礼部尚书陶乾亲自请了齐宁,显得十分恭敬。

    齐峰领着侯府出来的几人随同护卫,到得宫门之外,马车停下,门前有执事太监在等候,见到齐宁,带着笑脸上前来,道:“侯爷,陛下有旨,请侯爷前往居仙殿等候。”瞧了齐宁身后等人,道:“侯爷,随侍人员都不得入内。”

    齐宁微皱眉头,陶乾在旁已经道:“侯爷,陛下特别交代,今晚只有侯爷赴宴,并无其他人,下官也是不能踏入一步的。侯爷放心,这几位兄弟就在宫门外等候,下官在此陪同。”

    齐宁见东齐国君有旨,既然到了这里,回头也是不成,犹豫一下,道:“带路!”

    进宫之后,东拐西拐,各宫殿造型竟是颇为相同,齐宁忽然想到赤丹媚说过,这齐宫布局,乃是白云岛主亲自设计,宛若迷宫,看来白云岛主对于八卦迷宫之类颇为精通,各宫殿毫无例外都燃着火焰山,香气缭绕,沁人心脾。

    齐宁心想齐国虽然是小国,但奢靡却远超过楚国,跟随那执事太监到了一处宫殿外,进了一间屋,屋内有宫人宫女侍奉,倒也算舒适,那执事太监道:“陛下很快就会召见侯爷,侯爷稍后片刻,就在此处等候。”

    齐宁微微颔首,有宫人送了茶水点心上来,十分讲究,齐宁心想这是在宫中,还是矜持一些,耐心等候,片刻之后,忽听得一个轻轻的脚步声在门口停下,齐宁抬眼望过去,只见到门外有个宫女正往屋内瞧。

    齐宁左右看了看,附近倒有三四个宫人,不过都如同石雕一样,毫无生气,那宫女瞅见齐宁,眼睛微亮,向齐宁招招手,齐宁一愣,抬手指了指自己胸口,那宫女点点头,齐宁有些疑惑,犹豫一下,起身过去,出到门外,见那宫女二十出头年纪,容颜姣好,体态丰满,问道:“姑娘是找我?”

    “您是锦衣候?”宫女问道。

    齐宁微微点头,宫女打量齐宁两眼,娇媚一笑,轻声道:“侯爷,有个人想见你,请随奴婢来。”

    齐宁狐疑道:“有人要见我?何人?我是在等候君上召见,莫非是君上要见我?”

    宫女“噗嗤”一笑,竟是妩媚多姿,低声道:“除了陛下,宫里的贵人可不少。”压低声音道:“公主想见一见楚国的使臣,陛下还有片刻才能召见,侯爷请随我来。”

    齐宁摇头道:“没有君上旨意,我一个外国使臣,如何能见公主?姑娘去和公主说一声,就说公主要召见,只能请陛下下旨。”

    宫女蹙眉道:“锦衣候,公主好意,你不知好歹。奴婢问你,你和汉国使臣是否在国相府参加过宴会?”

    “确有此事。”

    “那相国大人是否给你们出过考题?”宫中一双眼睛水汪汪的,颇有几分风流韵味:“公主听说那几道题都是你解开,所以很是欢喜,还夸赞楚国使臣聪慧异常。”压低声音道:“公主不想去汉国,她说楚国使臣如此聪慧,楚国的皇帝至少有识人之明,所以就算要远嫁他国,也只能去楚国。”

    齐宁笑道:“公主如此垂青,我楚国上下自然是欢喜不已。”

    宫女娇媚一笑,道:“公主听说你们遇到了麻烦,她说有一个法子能让陛下一定会同意她去往楚国,但是要你锦衣候一起配合,所以这才让奴婢过来找侯爷过去。”眼眸流转,低声道:“陛下很快就会召见,时间不多,侯爷如果愿意,现在就走,否则奴婢只能先告退了。”

    齐宁心想煜王爷和北堂风下落不明,再加上自己今日对太子一番话,眼下的局面对楚国大是有利,但若说齐国一定会将公主嫁往楚国,那却还是存在变数,如今天香公主竟然派人来找自己过去面授机宜,有些狐疑,微一沉吟,问道:“姑娘叫什么名字?你辛苦过来传召,还不知道你名字。”

    宫女轻声道:“奴婢叫含香,她们说奴婢身上一出汗,就有香气飘出来,所以公主给奴婢取了这个名字。”

    她颇有几分姿色,更有几分风流之态,此刻额头沁着一丝汗水,齐宁却并无闻到特别的香味,微微一笑,道:“原来如此,含香姑娘,公主现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