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五九一章 箭毒木
    司徒明月来到齐宁帐中之时,脸色颇有些不好看,但还是勉强向齐宁拱手道:“听说侯爷要见我?不知有何吩咐?”

    齐宁抬手指着案上的托盘,司徒明月瞧过去,见到一壶茶水和两碟点心,一时没明白过来,问道:“侯爷这是什么意思?”

    “刚才有人送来这些,说是太子殿下吩咐送来。”齐宁盯着司徒明月,缓缓道:“司徒长史在太子身边,不知可晓得此事?”

    司徒明月一愣,奇道:“是殿下派人送来?这.....这怎么可能?”猛地意识到什么,从身上取了一块碎银子放在案上,端起茶壶,将茶水淋在碎银子上,白花花的银子,眨眼间便即发黑。

    司徒明月脸色大变,看向齐宁,齐宁倒是显得颇为镇定,淡淡道:“果然如此。”

    “侯爷知道有毒?”

    齐宁道:“我在这里等着,就是想让司徒长史过来亲自验证。不管司徒长史信不信,从头至尾,我并未碰过茶壶。”

    司徒明月并不多说,出了帐篷,很快就返回帐内,神情凝重,道:“侯爷,帐外的守卫证明,确实是殿下派人过来,可是......殿下回帐之后,只抱了小王爷的遗体进去,再无出来,我们守在外面,根本不见他派人送来东西。”

    齐宁叹道:“如此看来,是有人假借殿下之命,想要置我于死地了。”

    司徒明月皱眉道:“侯爷可还认得送来东西的人?”

    “一身青衣,看上去是个普通的随行。”齐宁道:“看上去三十多岁,手上皮肤粗糙,但十分有力,关节间有很厚的老皮,至少练过十年的手上功夫,绝不是普通的随侍。”想了一想,道:“他一直低着头,不过有一个很明显的记号。”

    司徒明月忙问道:“什么记号?”

    “在他左耳耳垂下面,有一个黑痣。”齐宁道:“黑痣不大,但仔细看,能够一下子辨认出来。”

    司徒明月微一沉吟,低声道:“侯爷,此人定然与下毒之人有关,看来殿下的随行人中,确实有内奸。”轻声问道:“侯爷为何会将此事告诉我?”

    齐宁笑道:“司徒长史是殿下的亲信,太子的荣辱起落,与司徒长史息息相关,若说殿下身边有值得信赖的人,恐怕也只有司徒长史了。”

    “多谢侯爷。”司徒明月露出一丝感动。

    齐宁摇头道:“不必感谢我,我倒是要感谢你,只盼司徒长史能够帮助洗刷我们的冤屈,还我们清白。”

    司徒明月道:“侯爷放心,既然有线索,就绝不会放过。”微皱眉头,想了一想,才道:“侯爷,小王爷刚刚被毒害,正是敏感时候,那下毒之人为何会在这种时候对侯爷下毒手?毒死侯爷,对他有什么好处?”

    齐宁道:“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司徒明月若有所思,道:“毒害小王爷,嫁祸在贵国使团身上,让你我两国为敌,如果侯爷没有防备,再次被毒害,那么......!”神情一凛,骇然道:“到时候贵国使团的人必然会以为是殿下毒杀了侯爷,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楚,如此一来,两国的仇怨,也就解不开了。”

    “使团毒杀小王爷,你们又毒杀本侯,这两件事情,确实会造成你我两国关系的破裂。”齐宁神情凝重:“难道......是有人故意要破坏你我两国的关系?”

    司徒明月道:“眼下也只有这样的解释,具体是如何,只能找到凶手。”低声道:“小王爷被害之后,营地四周都已经完全封锁起来,没有人能进得来,更无人出的去,如果那人对侯爷下毒,眼下定然还在营地,我立刻派人调查搜索,无论如何也要将此人揪出来。”

    齐宁拱手道:“一切有劳司徒长史了。”

    司徒明月带着毒茶离开,齐宁干脆躺在帐内,自顾寻思,暗想若是有人破坏两国的关系,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此番楚国使团出使东齐,算不得隐秘,而且这种事情,想要保密也几乎是不可能。

    齐宁相信,固然有不少人希望两国能够顺利结盟,但同样也有许多人担心两国真的签订盟约,想尽办法加以破坏。

    这其中,自然是北汉人的可能性最大。

    但东齐太子身边,又如何会出现北汉人?

    此处是太子狩猎营地,守备森严,在重重防备之下,想要潜入到营地里来,几乎是痴人说梦,齐宁断定真凶必定是太子身边的某个人。

    接下来大半天,却是无人过来打扰,甚至连送饭的都没有,齐宁心想临淄王被害,众人心中惶惶,没人顾及自己也不算什么怪事,到黄昏时分,才听到有人叫道:“锦衣候,太子殿下传你过去。”

    齐宁起身过去掀开帐篷,只见到苏伦正站在帐外,见到齐宁,苏伦倒是拱手行了一礼,颇为客气,也不多言,转身便走,齐宁跟着苏伦到了太子的牛皮大帐外,禀报过后,齐宁进到帐内,里面的气势规模一如既往,但齐宁的心境却已经是大不相同。

    只见到太子席地而坐,神色有些难堪,几名文武官员站在左右,司徒明月和方兴斋俱在其中,不过临淄王的遗体却已经不在帐内,想来是安放到其他地方。

    齐宁上前拜过,太子才道:“锦衣候,本宫找你过来,是要让你见一个人,你帮本宫认清楚。”扭头看向司徒明月,微微点头,司徒明月沉声道:“带进来。”

    很快听到一阵铁戈之声,几名身着劲衣的太子近卫推搡着一人进来,那人一身青衣,浑身鲜血淋漓,走路一瘸一拐,齐宁看到他腿上有几处血痕,明显是受了伤,那人蓬头垢面,被大刀驾着脖子进到帐内,太子端起一只酒杯,轻抿一口,才道:“锦衣候,你仔细看看,是否此人给你送过毒茶?”

    齐宁齐是一眼就认出来,这人虽然满脸血污,但身形轮廓,明显是之前给自己送去毒茶的青衣仆从,为了确定没有认错,走到边上瞧了一眼,见他耳垂下果然有一黑痣,确定无疑,点头道:“殿下,确实是此人。”

    太子冷笑道:“此人被找到之后,极力抵抗,伤了本宫一名近卫,武功倒是不差。”盯住被太子近卫压倒跪在地上的青衣仆从,冷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本宫已经派人查过,手底下没有你这号人。”

    齐宁心想营地里兵士加上随从的侍女仆从,有上千之众,能如此迅速找到此人,效率倒也不低。

    青衣仆从倒是硬气,双臂被弯曲向后,脖子上架着刀,却还是抬头道:“我是北汉人,潜藏在此,就是为了破坏你们的结盟,要杀便杀,不必废话。”

    “北汉人?”太子冷笑道:“你说你是北汉人,本宫便相信你是北汉人?这里是本宫的驻营,任何一个人进来,都是严加检查,北汉人如何能够潜入进来?你口音是地道的徐州人,你相不相信,本宫要查你的来历,用不了一天时间,连你的祖宗八代也都能查个一清二楚。”

    青衣仆从眼角抽搐,低下头,只是道:“北汉人给了我钱帛,我那人钱财,为人办事.......!”

    “休得在此狡辩。”司徒明月上前一步,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青衣仆从犹豫了一下,终是道:“叶文!”

    “叶文,毒杀小王爷,还意图毒杀锦衣候,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司徒明月冷声道:“你若说是你一人所为,那你便是主犯,按照国发,诛灭九族。”

    叶文身体一震,低下头,默然不语。

    太子淡淡道:“本宫知道你只是受人指使,你不过是蚂蚱一般的人,有什么能耐敢对本宫下毒手?本宫答应你,只要你招认是谁指使,本宫可以不牵连你的家人,否则......!”目光一寒,道:“你若是想让你九族为你殉葬,本宫也就遂了你的心愿。”

    方兴斋也是厉声道:“还不如实交代,否则立刻拖出去砍了。”

    叶文猛然看向方兴斋,冷笑道:“方大人,你急着要杀我,是要杀人灭口吗?”

    “杀人灭口?”方兴斋一怔,猛地意识到什么,骇然道:“你......你说什么?本官......本官什么时候要杀人灭口?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血口喷人。”

    叶文显出恼怒之色,道:“我血口喷人?”看向太子,道:“殿下,小的一切都如实招来,只求......只求殿下能够饶恕小的家人,此事与他们毫无干系.......!”

    齐宁此时已经明白几分,皱起眉头,看向方兴斋,心想照这样看来,难道背后主使竟然是方兴斋?其实他之前就有过这样的怀疑,但是杀人需要动机,如果是方兴斋在背后指使,那么他的动机何在?

    此人是徐州刺史,为何要在酒中下毒,意欲置太子于死地?临淄王做了替死鬼之后,自己被冤屈,他又为何要派人给自己送去毒茶,想要将自己也毒害?

    齐宁无法洞悉其动机,便不敢确定。

    太子已经道:“你如实招供,本宫说话算话。”

    叶文目露冷色,瞧向方兴斋,道:“太子殿下,小王爷中的毒,是箭毒木,小的怀中还有剩下的残毒。”

    边上立时有人伸手道他怀中搜找,很快就搜出一只小瓷瓶子,叶文道:“这里面还剩下一小半,那两坛酒,都被小的下过毒,方才送去锦衣候的茶水,也是小的在茶水之中下了箭毒木,箭毒木是从一种毒树之中提炼的毒药,歹毒异常,见血封喉,并不多见,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得到。”

    “那你又是如何得到?”太子冷声问道。

    叶文道:“是他.......!”瞧向方兴斋:“是这位方大人交给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