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美女赢家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起玩
    杨程义所谓的公司地址在县城北郊,得开好一会车。 过了一片矮小的私房区就能看见一长排简单粉刷的水泥围墙,围墙中间开了个四五米宽的大门。大门左边挂着三个金光灿灿的长牌子,分别是九纯众一建筑装饰有限公司,众一物流运输有限公司,还有众一建材有限公司。



    大门右边是一片小牌子,白的金的十来个,都是些奖状。各种先进企业,光荣企业,甚至有卫生环保类的,不光有九纯的,还有曲杭市的。



    看门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在那个小岗亭里抽着烟看杂志,他看清楚来人后就连忙出来,小跑着边打手势边大声喊:“那边,停那边,那边是工程车。”



    围墙里是很大一片水泥空地,空地南面是一片仓库,堆放各种建材的,外面停了四辆运输车。空地北面停了十来辆工程车,有混凝土车,压路车,起重吊车……



    正对大门的东面靠里是一栋占地百来个平方的五层小楼,那就是杨程义公司的办公楼。这栋小办公楼修得很朴素,外面那个夏天还看得入眼的花坛现在已是一片枯败。



    杨景行当然知道在那里停车,但下来后还是对门卫笑说:“六哥发福了。”



    门卫哈哈乐:“小伙子越来越帅,回来几天了?”



    萧舒夏说:“下午才到,年货备齐没?”



    门卫说:“差不多差不多,我们也在等奖金呀,哈哈哈。”



    小楼前有几级水泥台阶,一楼有个不错的接待室,但是现在里面的两个年轻女人正没事的闲聊。萧舒夏带着杨景行进去看一眼,同样是作为老板娘关心关心员工的过年问题,然后介绍:“我儿子,你们还没见过。”



    一个女人赔笑脸:“以前见过,长好高了。”



    萧舒夏又说:“你们两个就别开这么大空调,浪费电。”



    二楼是运输公司的,三楼是建材公司,四楼是建筑公司。杨程义的办公室在五楼,儿子和老婆不敲门就进去,杨程义正在和手下看图纸。这间办公室是整座楼里最大最豪华的房间,有四五十个平方,两盏一模一样的大吊灯把各种盆栽装饰照得通明。



    杨程义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先看了看杨景行,抽出一张纸给他:“算一下,总共多少。”



    是一个工程报价单,杨景行也不拿计算器,看了一长串数据后就说:“一百七十八万六千四。”



    萧舒夏责怪地看儿子:“给我!计算器。”



    杨程义指指自己的大书柜对儿子说:“放假没事,选两本好好看看。”



    杨景行看书柜,萧舒夏在计算器上噼里啪啦地按了好一阵后欣喜地对丈夫说:“是一百七十八万,六千四。”



    杨程义把手下打发走,然后拿着工程报价单给杨景行仔细说这笔生意的纯利润还不到三十万,再问杨景行今年的账面亏损了多少。



    幸好,父母给的那八十多万杨景行还一分没动,不过他也欠了宏星公司九十四万八千块……资不抵债。



    杨景行被父母联合着上了一堂会计课,还好杨程义的重点是告诉杨景行,在资不抵债的情况下,他的个人能力和信用就会显得尤其重要。



    杨程义着重强调信用,说诚信才是一个生意人最大最雄厚的资本。众一公司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过一些危机,都是杨程义的诚信声誉帮他度过了困难,那时候诚信的作用往往比注资啥的更用效果。



    萧舒夏听着听着都觉得丈夫了不起,对儿子说:“你爸爸贷款,银行从来不讲个不字。”



    杨程义说:“那是次要的,我不需要你去贷款做什么,关键是对人,答应过的事情一定要做到,做不到的事就不要轻易许诺!”



    杨景行连连点头,说:“答应我六点吃饭呢!”



    于是一家三口回家,萧舒夏做饭,杨程义仔细地问儿子这几个月以来做事的点点滴滴,看看有没有纰漏错误。



    看样子杨景行也认识了一些人了,杨程义有点担心:“我们以前读书的时候也接触过这类人,笼统地说就是文艺工作者,他们的想法往往和一般人不一样,认识事物的角度……说简单点就是人生观价值观不太一样,尤其是有些人思想比较开放,喜欢特立独行,比如对待男女关系,我不知道是说开放还是随便,但是我不认同。”



    杨景行说:“我觉得还好,没遇上这种人。”



    杨程义吓唬儿子:“男女关系,古今中外都是提倡要健康,纯洁,乱搞的在八十年代是要判刑的!虽然我不赞同用法律来约束这个问题,但是个人道德上,必须引起你的重视。”



    杨景行点头:“我知道。”



    杨程义挺严肃:“以前年纪小的事我们就不提了,你现在是成人了,我们父子之间说话方便。因为这不仅仅是你个人的问题,也关系到对方,你要尊重女孩子,假如当初你妈妈给你生了个妹妹,你会怎么爱护她,对待别的女孩子,也应该这样。”



    杨景行嘿嘿:“哪那么多妹妹。”



    杨程义也觉得说错了,但是嘴硬:“我的意思是假如你要交女朋友,首先一点是要互相尊重,互相欣赏!漂不漂亮,家庭环境好不好都是其次。发乎情止乎礼,这句话的意思你懂吗?”



    杨景行点点头。



    杨程义说:“虽然我们古代男尊女卑很严重,但是那时候他们都知道这一点,你就更应该要注意。”



    杨景行还是点头:“我知道。”



    杨程义又重复:“做事之前先做人,坦坦荡荡做人,光明正大做人,永远不会后悔!”



    时不时来偷听的萧舒夏直白一点:“男人要经得住诱惑!”



    杨景行都不耐烦了:“我知道我知道。”



    杨程义笑:“你妈的语言虽然粗俗一点,道理是对的。你要认清你的个人价值,不是你妈妈把你生得不丑,也不是我有几个小钱,如果一个女孩子真的喜欢你,她应该欣赏你的人格,所以你妈妈一直强调你交女朋友要找有修养有学识的,我很赞同。”



    杨景行怕了:“我知道了!总之是有人喜欢我多半都是你们的功劳,我还是要夹起尾巴做人。”



    杨程义说:“我是给你提个醒,希望你不要忘乎所以,也别怪你妈平时电话多。”



    ……



    六点半才吃晚饭,一家人商量了一下年前的安排。这星期完了萧舒夏就放假了,不过杨程义没假期,他还有不少的事得加紧处理。年前照例是要去一趟曲杭买东西,浦海的老师们也应该去看看,不过杨景行实在是反对就算了。



    吃完了饭后杨景行帮母亲收拾一下,然后一家三口上楼,听杨景行弹弹钢琴。眼看到八点了父母才放过他。



    杨景行上网,发现鲁林他们还在,而且都上游戏了,就杜玲还没现身。陶萌不在,杨景行就边打电话边上游戏。



    先打给刘苗的,这姑娘还不了解杨景行的行踪:“你还没回来?”



    杨景行说:“下午到的,怕影响你们上课就没打电话。”



    刘苗叫:“放学半天了!你在家?”



    杨景行说:“刚吃完饭,考试怎么样?”刘苗她们这星期也放假了。



    刘苗抱怨:“别一来就问这个!出不出来?”



    杨景行说:“刚回来!放假了接你们去吃鱼。”



    刘苗不肯:“还等放假?明天!好多事要问你。”



    杨景行说:“好好上课,不然放假也不去,就这样,我给夏雪打。”



    刘苗不管:“你写新歌了吗?”



    杨景行说:“没有!”



    刘苗还是问:“要是写呢?还找你同学写词?”



    杨景行说:“暂时不会。你还有几门?”



    刘苗说:“两门,我觉得考得还可以。”



    杨景行说:“继续加油,早睡早起。”



    刘苗才不听:“我们的东西呢?”



    杨景行说:“少不了你的,周末给你们。”



    刘苗坚持:“我现在去拿!”



    杨景行说:“这么冷,别出来。”



    刘苗退一步:“明天早上,你接我们吃早餐。”



    杨景行妥协:“好,你早点睡。”



    刘苗烦躁:“好好好,你给雪雪打吧。”



    杨景行进入了游戏,在帮会频道大吼一句:“我来了,世界因我而精彩,哇哈哈。”



    然后是风中奔跑说话:“叫你别上游戏,他本人要来。”



    接着是拉灯塔里半:“明显是杨鸡毛,说你蠢!”



    风中奔跑:“西瓜,他qq没说话。”



    杨景行就说:“我下了,等他自己上。我走了,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云之彼端:“哈哈哈。”



    诺言:“难怪说游戏是发泄的地方。”



    杨景行还真下线了,这时候电话也接通了。夏雪一来就嘻嘻:“到家了?”



    杨景行说:“你们消息这么快?”



    夏雪说:“不然你不会这时候打电话。”



    杨景行表扬:“聪明。考试怎么样?”



    夏雪说:“发挥得还行,你吃饭没?”



    杨景行说:“我下午到的,你们还没放学。好好考试,过个好年。”



    夏雪说:“嗯,我在复习历史。”



    杨景行就说:“我给苗苗说了,放假了去吃鱼。”



    “哦,好。”夏雪没意见。



    挂了夏雪的电话后,杨景行又准备上游戏,不过先在群里说话:“齐清诺还在没?”



    风中奔跑:“她不在你就不来了是不是?”



    拉灯塔里半:“你真的会装呢!



    风中奔跑信心十足:“你刚刚上游戏了?”



    矮楼皮破说:“没有,刚来。”



    风中奔跑:“哈哈哈,来语音。”



    然后杨景行就被鲁林拉进了语音聊天,听见章杨在鄙视:“物以类聚,你同学讲得出那么有诗意的话么?”声音嘈杂杂的。



    鲁林也有麦:“垃圾话筒就少说话!”



    章杨回敬:“普通话不标准就少说话!”



    然后就听见齐清诺的声音:“这个任务做完就二十了。”她的麦克风肯定好,声音很清晰,声线原汁原味的,和章杨的噪音比起来实在是悦耳。



    与之彼端打字:“行哥哥,你也不能说话?”



    章杨继续制造噪音:“我找隔壁借了个麦,风哥嫉妒,打的到民族路去买的。”



    鲁林说:“求你关了好不好,影响心情!行哥哥,讲话啊!”他心情明显好到亢奋。



    杨景行就说话:“二十了,这么快,你们吃饭没?”



    鲁林说:“四点就下了,七点才来,三个人带,七十都简单!”



    杨景行就说:“算我一个。”



    齐清诺说话了:“你会吗?别拖累我们。”



    杨景行说:“我可以当观众。”



    鲁林说:“他的号,脸滚键盘都行。”



    杨景行再次进入游戏,没喊话了,接受了风中奔跑的组队要求后发现五人小队里全是男人,尤其诺言的头像最丑。杨景行还要鲁林教,怎么从他现在的地方跑去带齐清诺练级的初级地图,路途遥远。



    章杨在着急:“诺言走后面,别冲前面死了,没治疗。”



    鲁林说:“我给五妹打电话了,她面子大,请不动。”



    齐清诺说:“我先和它单挑,不行你们再帮我报仇。”她这时候说话没面对面那么豪爽,挺温柔的语气。



    鲁林说:“可以,不行了我给你无敌,秒它!”



    章杨一腔英雄气:“我来拉怪。”



    齐清诺咯咯:“大材小用了。”



    杨景行抗议:“等我到了群殴啊。”



    可怜许维只能打字:“开不开宴席,嗑药,满状态上?”



    章杨提醒:“诺言,你状态快没了,吃药。”



    鲁林在游戏里密聊杨景行:“章三大方,给了五千金,上午给的。”章三是章杨的外号,鲁林给他起的,不常用。因为章杨报复心理强,分别给了朋友们杨一,许二,鲁四,杜五的称号。



    杨景行问:“你给没?”



    鲁林说:“之前准备给她几百金买东西才知道,没办法,老子争口气,也给五千,许二也是五千,你再给五千,她比我们都有钱了!”



    杨景行问:“她好意思要?”



    鲁林最郁闷的是:“她根本不知道金币有多值钱!”



    杨景行在电脑前笑,打字:“我不给了。”



    鲁林又大方了:“不好,你号上还有一万六啊。”



    杨景行在语音聊天里说话:“诺言,听说你有一万五千金币,借我点。”



    齐清诺说:“他们给我的,你来拿。”



    章杨立刻开骂:“风哥,老子早想到了!”



    许维飞快打字澄清:“我是被逼的。”还复制了三遍。



    齐清诺呵呵:“他真的吃我的醋了。”



    章杨都无语了:“多大点事啊,你说了一遍又一遍!”



    鲁林气愤:“上次叫你帮我买颗宝石都舍不得!”



    章杨也记仇:“叫你帮我买马具的呢!讲了半个月!”



    齐清诺呵呵:“多少钱,我买不买得起?”



    鲁林说:“马具有个毛用,一千金就好看!”



    章杨也说:“宝石两百金,你好意思!”



    齐清诺密聊杨景行:“我选这么丑的人还是红颜祸水了!”



    杨景行回复:“你别上当。”



    齐清诺回复:“你别上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