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1283、南斗教
    金碧辉煌的殿堂。
        极尽奢华。
        “你穿这一身……啧啧,像极了暴发户。”
        李牧看着东方夜刃一身黄金色的皇袍、云靴和冠冕,不由得腹诽,为什么古今中外俗界仙界,站在顶峰的人物们,都喜欢这种屎黄色呢。
        “放肆,竟敢和朕如此说话。”
        东方夜刃站在高高的皇座前,俯瞰李牧,眼眸之中,雷云流转,尽显威严。
        李牧双手抱胸,鄙夷地道:“行了行了,我都勘察过了,大殿内外无人。”
        “你……”东方夜刃放下架子,哭笑不得,无奈地无助额头:“就算是没有其他人,但也不能太大意啊。”
        李牧勉强行了个礼,道:“难道你这中央神殿之中,还不安全?”
        东方夜刃笑嘻嘻地从皇座台阶上走下来,道:“放心,这里绝对安全,刚才不过是想要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身为大仙主,日常居所必定是重新勘察祭炼过,如果在这些地方,连隐私安全都不能保证的话,那真的是在开玩笑了。
        “你小子,真的是胆大包天,小仙主的屁股还没有坐稳,王座还没有坐热,就找上了镇妖阁的麻烦,你说说看,你咋想的?”
        东方夜刃说着,随手丢给李牧一颗水果。
        “千年份的紫玉人参果?”李牧咬了一口,唇齿留香,心脾皆沁,一股淡淡的药力,在口舌之间融化开来,不由得咋舌,道:“真的是穷奢极欲啊,这样的仙药当水果吃。”
        又狠狠地咬了几口,李牧才道:“这也不能怪我,是那个绝天主动跳出来,要找我麻烦,一言不合就要弄死我,我只好先下手为强了,话说,你都是大仙主了,谁都知道,我如今是你的头号马仔,为什么镇妖阁还敢对月川府仙庭动手?大狗还得看主人呢。”
        东方夜刃很没有形象地往大殿台阶上一坐,道:“我的前任,出身于镇妖阁。”
        “独孤安然?”李牧意外地道。
        东方夜刃点点头,道:“镇妖阁在东圣洲,势力很大,盘根错节,底蕴深厚,独孤安然意外身死,镇妖阁被我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大仙主之位就落于我手,自然是不甘心,沉着我前往万仙盟总部履新述职,暗中对你动手,自然是想要从你的身上,搞出一些事情来,将我拉下马。”
        李牧道:“那你也不厚道啊,这老大当得不合格,也不提前说一声,我差点儿就被绝天那老家伙给阴了。”
        东方夜刃道:“不是给你派了何应鑫去吗?有他和那一百精锐在,保你一命无虞,再说了,再狡猾的猎手能够斗得过你这只好狐狸?从来只有你小子阴人,哪里有别人阴你。”
        李牧连吃了三个紫玉人参果,道:“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对了,我要对镇妖阁动手,救一个人出来,有什么好建议吗?”
        东方夜刃揉了揉眉心,颇为意外地道:“要对镇妖阁动手我猜到了,但救人?什么人?是……自己人吗?”
        李牧道:“自己人,与叶青羽很熟。”
        东方夜刃的神色,骤然变得严肃了起来,道:“当真?”
        御天神帝叶青羽,反抗军三大巨头之一,与他相熟的人,那绝非是普通角色,很有可能是反抗军中的柱梁,方天翼一般的存在。
        这样的人物,竟然陷落在镇妖阁?
        可为何他却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得到?
        李牧道:“当真,是一位妖修,被囚禁在雷狱之中。”
        妖修?
        东方夜刃脑海之中,浮现出无数个反抗军中妖修的名字,再加上与叶青羽相熟这个限制条件,一番筛选,竟是依旧没有什么头绪。
        他想了想,道:“镇妖阁是万仙盟中坚力量,在东圣洲尤其活跃,迫害反抗军的力量,更是从不手软,我也有心,将这个宗门连根拔除,杀鸡给猴看,威慑其他势力,你送来的那份证据,倒是可以利用。”
        李牧抚掌道:“那还等什么,不如你现在就点齐大军,我们一起杀过去,干翻他们吧。”
        东方夜刃无语道:“怎么可能如此草率。”
        李牧道:“慢慢谋划可以,但是,救人的事情不能拖,如果你短时之间内,没有什么完美的加护,那就先救人,再灭镇妖阁。”
        东方夜刃道:“这个人,对你很重要?”
        李牧道:“是我的……算是师父吧。”
        “你的师父?”
        东方夜刃倒是真的有点儿吃惊了。
        这个答案令他意外。
        李牧的身世来历,一直都非常神秘,就连他也不知道,属于反抗军中的秘密,本来东方夜刃以为,李牧是三大巨头之一秘密培养的弟子,但现在看来……
        他猜错了。
        既然被镇压之人,是李牧的师父,那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李牧如此急迫地要救人。
        “我会想办法。”东方夜刃道:“不过,今日见你,却是有另外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做。”
        “什么事情?”李牧道。
        东方夜刃道:“东圣洲三十六府的鹰扬府境内,有一个名为南斗教的宗门,被刑府的斥候,发现可能与反抗军有关系,你亲自去走一趟。”
        李牧道:“南斗教?与反抗军有关的话……是要我去将这个宗门暗保下来吗?”
        东方夜刃道:“南斗教也算是东圣洲的大宗,虽不如镇妖阁,但是却也底蕴深厚,是老牌的万仙盟成员,很难渗透,据我所知,反抗军并未在南斗教有什么布置,所以事情就显得很奇怪了。”
        “不会是陷阱吧?”李牧道。
        东方夜刃摇头,道:“我仔细调查了刑府的案卷,证据确凿,虽然我已经用秘密渠道,询问了中央乱域,但消息还未传回来,继续等下去的话,时间上来不及了,若是中央乱域真的有一些布置在南斗教的话,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所以需要你亲自去一趟,见机行事。”
        李牧想了想,道:“好。”
        东方夜刃叮嘱道:“记住,如今情况不明,以保护自己为第一,若是事不可为,就放弃返回,如今的你,对于反抗军的重要程度,仅次于我。”
        “呵呵,老家伙你是在关心我吗?有点儿感动了呢。”李牧笑呵呵地道:“不过,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啊,大仙主大人,抓紧时间救出我师父,才是对我最好的照顾,否则,等到南斗教之事结束,我只好亲自去镇妖阁救人了,毕竟谁都无法容忍自己的师父时刻遭受苦难对吧?”
        东方夜刃道:“……”
        这话听起来好像是威胁。
        头疼啊。
        这样的下属。
        “话说,以后的生活,就是要不断地解决这种杂事吗?”李牧吃仙果吃的直打饱嗝,问道:“不断地各处救火?像是南斗教事件这样。”
        东方夜刃摇摇头,道:“短期来看……是的。不过,这些只是顺带,从长远来讲,我们做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一件足以改变仙界格局的事情。那,才是我们真正的目标和使命。”
        李牧感觉到,东方夜刃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态前所未有地肃穆,眸子深处,有一种近乎于神圣的光芒,一闪而逝。
        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呢。
        李牧道:“什么事情?如果现在可以说的话。”
        东方夜刃没有犹豫,道:“需要找到一件把钥匙,打开一扇门,才能彻底结束万仙盟的残酷黑暗统治,还仙界一片清明,将仙界恢复到仙崩之前。”
        “钥匙?”李牧不由好奇道:“什么时候动手?”
        东方夜刃道:“还很遥远,以我们如今的身份地位,还无法接触到那把钥匙锁在的层次。”
        李牧这才真正的吃惊了。
        东方夜刃如今已经是东圣洲的大仙主,地位之高,便是在整个仙界,都是巅峰层级的圈子,竟然还无法接触到那把钥匙的层次?
        “现在说这些,为时过早。”东方夜刃道:“先做好眼前事吧,你我都需要再进一步。”
        李牧点点头,他不是一个好奇心特别强的人,道:“好,我现在就出发前往鹰扬府南斗教。”
        “这么快?据我所知,流星岛上有很多人,都想要摆下接风宴,欢迎你这位新任的新府掌座呢。”东方夜刃道。
        李牧转身朝着大殿外走去,摆摆手,道:“我来这里又不是来交朋友的……等我办完事再说吧。”
        东方夜刃的脸上,浮现出笑容。
        李牧走了几步,停了下来,转身道:“对了,我感觉……你的实力较之四明山脉一战,有了巨大的提升,我好想已经有点儿看不懂了。”
        东方夜刃道:“仙王之上,仙君巅峰。”
        李牧心中一动。
        绝天教主就是仙君级的人物,但远不是李牧的对手,同样是仙君级,但眼前的东方夜刃,却给了李牧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四明山脉之战时,东方夜刃大概属于仙王巅峰。
        这么短的时间里突破,大概是利用了仙髓?
        “我会带着何应鑫一起去。”
        李牧说完,已经离开了太阳神殿。
        东方夜刃脸上浮现出笑容。
        金碧辉煌的殿堂,象征着东圣洲至高的权利,流星岛也是东圣洲最大的权力中枢,他身处此地,本该一览众山小,但因为身份本质上的特殊,却始终有一种孤独感。
        而李牧的到来,显然让他找到了朋友一般,感受到了温暖。
        ……
        ……
        鹰扬府。
        作为境内第一大宗门的南斗教,位于三水南斗山之中,万年的历史底蕴,门人弟子众多,高手如云,在鹰扬府内,堪称是一等一的巨无霸。
        “花师妹,考虑的如何了?”
        青竹峰上,一位身着华丽紫衫的美丽女子,面带冷笑,看着竹林边小湖边,一袭白色长裙,凭栏而立的曼妙美丽女子,开口催促道。
        那白衣女子一袭白衣,简单质朴,墨云般的秀发,以粗布挽住,扎了一个简单的发髻,但却有一种惊世骇俗的美丽,尤其是缓缓回首转身,那张脸瞬间就惊艳了时光,璀璨了岁月,无法形容的美丽,仿佛一轮清月,在发着光,让整个竹林,都变得圣洁起来。
        那身着华丽紫衫的女子,容貌原本非常清丽,气质优雅,但被这白衣女子的绝代风华一比,顿时普通的像是路边摘野菜的农妇一样。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们。”
        白衣女子缓缓开口,声音温柔的像是春日吹过池塘的微风。
        华丽紫衫女子面色猛地一变,道:“花想容,师父待你如何,你心中清楚,如今师父有难,你竟如此无动于衷,不肯付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