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992、龙王会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星宿魔山是一个法外之地。
        它的地理位置,极为特殊,在人族、妖族和域外魔族三方的交汇之处,但却又不属于这三大种族任何一方管辖,被当成三大势力的缓冲地带,方圆约万里,都属于山脉地形。
        据说乃是当初一颗陨星从天空之中坠落,砸在原本一望无际的平原上,破碎的陨星连在一起,变成了连绵无尽的山脉。
        星宿二字,由此而来。
        在这片山脉形成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都是一片荒芜,寸草不生,连野兽和魔怪都极少,是一片被死亡气息笼罩的地方。
        数千年之前,一群被各大势力追杀,走投无路的魔头,在星宿山落脚,度过劫难,然后开始招纳势力,吸引了越来越多罪犯、逃犯和流亡者聚集,慢慢地在地下开辟出一座城市。
        再后来,武道强者越聚越多,鱼龙混杂,良莠不齐,各方.牛.鬼.蛇.神都有,历经千年,竟然酝酿出一个全新的势力,名为【龙王会】,实力之强,远超一般的武道圣地,令各方为之侧目。
        寒季中的星宿魔山被冰雪覆盖,成了一片极寒世界,这里只适合武道强者生存,因为没有世界树的覆盖,将境以下的‘普通人’,在星宿魔山的地表环境之中,活不过一秒,就会被冻成是冰渣。
        而地表之下的城市中,虽然有一些防寒措施,但至少也需要兵境修为,才能存活。
        此时,李牧正坐在魔山地下城的一家酒楼二楼的临窗座位上,亦感觉到一阵阵寒意入骨。
        的确很冷。
        “如今统治着星宿魔山的势力,叫做【龙王会】,大龙头叫做【狂龙一声笑】,是一个武疯子,连大帝都敢招惹,做事疯狂,不计后果,也是星宿魔山的第一强者,实力高深莫测,号称大帝之下第一人,而这个狂龙之下,还有四位龙头,都是实力恐怖的老魔,再加上依附在这里的无数魔头,这座城市可以说是整个混沌世界最为黑暗胸前的地方之一,所以,在星宿魔山行事,千万千万不能由着性子乱来。”
        青牛坐在李牧的对面,低声地将星宿魔山的来历大致说了一遍,最后再度刻意叮嘱李牧道稍安勿躁。
        一身黑衣的‘年轻人’流云无心,收敛了全部的气息,屹立如笔直标枪一样,眼观鼻,鼻观心,面无表情,安安静静地站在李牧的身后。
        他一副仆从打扮,怀中抱着刀匣,其内装着流云剑圣所赠的【凌雪神刀】,背后背着剑匣,其内装着一柄名为【流年】的名剑。
        这把剑是临出发前,李牧从道宫中借出来的神兵,据说是道宫的战利品,五百年之前道宫一位高人斩杀邪魔所得,上缴武库,如今成为了李牧的临时兵器。
        三人乔装打扮,来到魔山地下城已经有一日的时间。
        如今李牧的身份,是一名流亡剑客。
        流云无心是他的仆人。
        而青牛则是他的友人。
        这样做是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好在魔山地下城本来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而作为统治者的龙王会,从来不会排查出入之人,只需要加纳足够的仙晶财富,任何人都可以进来。
        “你确定,我朋友的魂魄,真的是寄存在神兵【天叹】之中?”李牧手指轻轻地扣着桌面,再一次确定。
        青牛笑道:“这已经是你知道消息之后第三次发问了,放心吧,消息确凿,绝对不会有错。龙王会每年寒季第三个月地十五天,都会举行一次盛大的【分赃会】,拍卖来自于大陆各处的赃物,神兵【天叹】原本是妖族名.器,后来几经辗转,流转于不同强者之间,它最近一位主人叫做风无痕,是妖族一位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一年之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被杀身陨,整个风系一脉死了个干干净净,【天叹】也因此下落不明,一直到一个月前,星宿魔山的【分赃会】公告发布,各方才知道,原来这柄神兵,竟然是流落到了这里,位于被拍卖的名单之中。”
        “拍卖会三日之后开始?”李牧又问道。
        青牛看了李牧,像是不认识他了一样,叹了一口气,哭笑不得地道:“我猜这个叫做王诗雨的姑娘,应该是你的爱人吧。”
        李牧看向青牛。
        青牛摊开手,道:“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平日里可没有这么八卦,主要是你的表现,实在是太异常了,其他任何事情对于你来说,都波澜不惊,唯有一旦涉及到这个姑娘的魂魄下落,你都会关心则乱。”
        李牧揉了揉太阳穴,点点头,大大放荡地承认道:“是的,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我是为了她,才来到混沌世界。”
        “鸳鸯蝴蝶的故事?啊,真是令人羡慕啊。”青牛看着窗外大街上人来人往,似乎是想起了一些故事。
        半晌之后,他才收回目光,道:“说真的,还有三天时间,这里的精彩,绝对超乎你的想象,所以在这地下城中逛一逛,放松一下吧,不要精神太紧绷,与事无益。”
        李牧点点头。
        他的确是有些急躁了。
        刚来魔山地下城的时候,他原本准备直接潜入龙王会储藏拍卖物的地方,直接提前找到【天叹】,将附着在其内的王诗雨魂魄直接收入到锈剑中,然后悄然离去。
        反正又不是去偷取神兵,无伤大雅。
        但听到青牛这么郑重其事地说,就知道此计不可行。
        先别说能不能成功潜入【龙王会】重重布防的拍卖物储藏地,就算是潜入,一旦被撞破,到时候麻烦大了,很有可能救不出王诗雨的魂魄,李牧自己还得搭进去。
        所以,还是等待拍卖会开始,直接用拍卖的方式,将【天叹】拍到手,这是最稳妥的方法。
        两人将一桌子大补佳肴风卷残云之后,青牛另有一些事情,独自去办,李牧则从酒楼里走出来,在地下城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瞎逛着。
        武道文明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可以创造出科技文明无法企及的建筑奇迹,起码这个浩大无比的地下城,真是令李牧大开眼界。
        这座地下城方圆数百里,处于一片巨大的地下空间中,从地面到顶部的石壁,约有千米。
        城市上空,悬浮着一百多盏‘曌灯’。
        ‘曌灯’是一种武道炼金产品,伟大的发明,按照时辰变换来来变化亮度,为整个城市提供光源,无比精妙精巧,甚至可以在太阳模式和月亮模式之间转换,提供日光和月光,就如外面那个鲜活的世界一样,哪怕是在深度两千多米的地下,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人,也不会感觉到压抑。
        街道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令李牧颇为惊讶的是,这个被称作是罪犯集中地,魔头大乐园,黑暗之源头的地下城市,表面上的秩序,非常良好。
        李牧行走在街道上,四处打量。
        可以看到行人与摊贩讨价还价,看到顾客与店主微笑商议,看到店小二迎来送往,看到老人挥舞着鞭子驱赶拉车的异兽,看到来自于不同种族的生灵,穿着不同风格的衣物,用各种不同的口音交流……
        一副繁华似锦的盛世景象,让人难以将它和罪恶联系在一起。
        但李牧心中也明白,这些只是假象而已。
        那些看起来如普通人一样的生灵,其实都不是普通人。
        比如街角卖素面的慈眉善目的老奶奶,有可能是曾经灭人满门的鬼外婆,站在青楼门口挥舞着衣袖的艺女有可能是杀人无算的女魔头,酒楼中迎来送往的店小二可能是曾经刺杀过高高在上大人物的冷血刺客,哪怕是路边逗狗的顽童也都大有来历,而他逗的那条狗,也绝非是简单的狗……
        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可能都有一段腥风血雨的故事,走投无路之下,来到了这里。
        而这样良好的秩序,也终究只是表面而已。
        来到东市的时候,李牧就看到,这里刚刚结束了一场杀戮,龙王会的人,将在决斗中死去的一方的数十具尸体,如同拖猪一样拖走,而下一场的杀戮决斗,已经要迫不及待地上演。
        龙王会的口号是,只要遵守他们的规矩,你可以在这座城市中得到一切你想要的。
        而他们规矩也很简单——
        不许破坏城市建筑,在相应的区域里做相应的事。
        东市是寻仇杀戮的地方,时时刻刻都有人惨死。
        西市是销赃的地方,魔山地下城每天都有来自于全世界各个地方的见不得光的赃物汇集而来,这些所谓的赃物,可以是神兵宝甲,可以是武功秘籍,可以是仙道资源,甚至可以某某大宗门的圣女,某个圣地之主的爱女,军方某位大佬的小妾或者是独子,以及妖族王子,兽族小国王之类的生灵……一旦到了这里,买家和买家就可以放心交易,受龙王会的保护,不用担心被原主人追杀。
        南市是寻欢作乐的地方,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南市提供不了的服务,其中又以赌坊,青楼最多,各种奢华到了极致的销金窟,可以让你享受到难以想象的快乐和服务,当然,也可以让腰缠万贯的大富豪,在一日之内变成自由都失去的穷光蛋。
        北市是雇凶杀人的地方,只要你能够支付足够的报仇,承担相应的代价,那地下城中最危险也是最可怕的杀手、老魔、阴谋家,都会为你服务,帮你达成任何心愿。
        而除了这四大市之外,其他的地方,多为正经生意。
        李牧逛完了东市,天空中的曌灯,发出的光线,已经开始变得清冷了起来。
        这意味着到了夜晚。
        街道各处都有灯亮起。
        李牧不知不觉之中,来到了西市。
        刚来就碰上了热闹。
        “哎,快来看快来看,影子神殿的新商团到了喂,最新的货色,包你满意……”有人大声地吆喝着。
        就看到数十辆迅雷兽拉着的大车,缓缓地驶入西市。
        车上拉着大量的‘货物’,其中最前面一个大车上,装载的是一个大型的炼金囚笼,里面关押着数十位身穿薄纱的美貌女子,容貌气质绝佳,都是一时之选,但神情惶恐愤怒,瑟瑟发抖,如惊惧无助的小兽一样,显然是被称之为‘黑暗狩猎团’的影子神殿以见不得人的手段,抓来的‘货物’。
        “可怜的女子们。”
        有人叹息。
        李牧随意一瞥,突然目光一凝。
        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