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812、还剑
    所以自己当初在天狐秘境之中,天穹画卷上看到的整个过程,其实都是续假的?
        李牧习惯性地揉了揉太阳穴。
        不对。
        天穹画卷上的东西,也不一定完全都是错的。
        因为那是以六大种族的视角展示的,按照老神棍所说,六大种族不是当年战场的主力,只是外围人员,所以天穹画卷展示的也只是外围的战事,以他们的视角看到的东西,对于老神棍这种存在,或许不值一提,但是对于当时的李牧来说,还是非常震撼的。
        小马过河。
        不同的人,看相同的事物,最后得到的感观不一样。
        “现在六大种族集结兵力,要来地球了,秦岭之中的古祖之门,应该就是六大种族的老祖们的手段。”李牧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言外之意很明显,老家伙,是时候展示你的道境的修为,去把这些你心目中的渣渣全部碾压了。
        但老神棍明显不接这一茬,依旧在装逼,道:“什么六大种族老祖,在我眼中,就是渣渣弱鸡,不足为惧,现在最需要担心的是战场封印松动之后,当年那些真正导致大局崩塌的背叛者出世,这才是关键所在。”
        李牧心中一颤。
        的确。
        按照老神棍的描述来看,六大种族的背叛不值一提的话,真正的威胁,在玄黄族内部的话,那背叛者的后裔,或者还为死去的背叛者,一旦降临地球,都会产生致命的杀伤。
        这么想一想,就连李牧,也不觉得六大老祖有什么威胁了。
        任何事情,都怕对比。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当年那些背叛者,到底是什么人?”李牧问道。
        “自己人啊。”
        “自己人?”
        “当然,自己人的背叛,才叫背叛,附庸种族的反水,那叫分道扬镳,能有多大的损失。”
        李牧揉着额头,维持着耐心,道:“能不能具体点吗?自己人是指什么人?”
        老神棍一脸理所当然地道:“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玄黄族的人。”
        “我……”李牧有一种跳起来暴打老神棍的冲动。
        老神棍道:“没和你开玩笑,这件事情,我当初略有关注,最可怕的是,玄黄族被自己人背后插了一刀,但却偏偏没有查出来插刀的人是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要将所有的大部队,都封印在战场中,而不是将背叛者剪除,然后再封印域外天魔呢?”
        李牧无言以对。
        他当时以为,玄黄族诸神施展最后的手段,封印战场,是为了保护地球,保护这片星域,将域外天魔隔绝。
        但是现在仔细一想,老神棍说的有道理。
        如果诸神联手可以封印域外天魔的话,那完全可以想办法把自己人腾出去,然后再封印域外天魔,这样起码可以保住自己文明的种子,共同封印根本就是同归于尽的手段。
        事情不惨烈到一定程度,鬼才愿意同归于尽呢。
        “所以说,年轻人以后遇到事情,要多想想,多动脑筋,别被他人牵着鼻子走啊。”老神棍看到李牧的表情,故意见缝插针地教导。
        李牧道:“连玄黄族自己都搞不清楚谁是背叛者,这事儿有点儿离谱啊,那现在封印松动,如果是背叛者的后裔先出来,岂不是天下大乱?”
        老神棍点点头,道:“对呀,所以事情很麻烦啊。”
        李牧道:“这样看来,老头子你任重道远啊。”
        老神棍一脸诧异:“关我什么事?是你任重道远。”
        “啥玩意?”李牧也一脸诧异:“我一个王者境初阶外加炼体才能揍一揍王者的后辈,你让我去和神玄、大道境的神明后裔去拼命?现在这情况,不应该是你这样道境无敌的绝世前辈去解决的吗?”
        “嗯,绝世前辈这个词用得好。”老神棍首先对李牧的发言表示肯定,然后摊手,道:“是这样的,我最近修闭手禅,不能出手,所以爱莫能助了。”
        “你特么的骗谁呢?”李牧当时就不答应了:“我听说过闭口禅,哪里有什么闭手禅啊,瞎掰的吧,这都火烧眉毛了,你怎么还能偷懒呢?”
        老神棍转移话题,道:“不要在意这些没用的大事……说一件迫在眉睫的小事情吧,当年玄黄族诸神,其中一支,有后裔出世了,前几天,来到过燃灯寺,我见过一面,那个年轻人,很可怕。”
        “神之后裔?为什么来燃灯寺?”李牧道。
        老神棍道:“因为很多年之前,我曾经把他们一族的一把剑,给借了过来,他是来取剑的。”
        “为什么借人家的剑?”
        “当时觉得那把剑很不错,就借来耍耍,本来打算玩腻了送回去的,谁知道还没有等我玩腻,玄黄族就玩自闭把自己全族上下给封印了,这剑也送不回去了。”
        “脸呢?你这是抢吧?”
        “反正区别不大,你懂这意思就好了,那年轻人,现在就在宝鸡市燃灯寺,你去和他打一架,意思意思,输个一招半式,把剑还回去就好了。”
        “你自己为什么不去?”
        “当年约好的规矩呀,他们的后人来取剑,我的传人和他打一场,再说,我老人家什么身份,要是亲自出手,岂不是被人笑欺负晚辈,我还要不要脸了?”
        “说的好像你以前要过脸似的。”李牧嘟囔了一句,道:“那剑呢?”
        老神棍拿起牙签剔牙,道:“几年前就和你说了,炸酱面的肉再碎一点,不然很容易塞牙……剑来。”
        他一伸手。
        背后大雄宝殿里,传来一道剑鸣之声。
        殿中那尊已经有些损朽的古佛神像焕发出缕缕神光,梵音阵阵,犹如海潮,弥漫开来,但聚而不散,只是在燃灯寺中弥漫,出了寺外,却是寂寥无声。
        银光流转。
        古佛开口,一抹剑光,飞射过来,落在老神棍的手里。
        是一柄三尺青峰长剑,明若秋水,滑如镜面,剑光如星光,在老神棍掌中跳跃不定,一缕寒气扑面而来。
        “此剑名为【太山】,上古名剑,沾染神血,杀神不留仙,杀佛亦斩魔,非常有名,沉寂了几千年了,今日,终于又现世了。”老神棍张口吹气,气流在剑峰之前肉眼可见地如浪花分开,“以古佛的慈悲之力,镇压孕养千年,也只抹去了一部分杀意,【太山】再出,杀劫再临啊。”
        他一抬手,将古剑丢到李牧手中。
        李牧握住剑柄,只觉得一股刺骨寒意侵袭而来,瞬间半只手臂,都要被冻僵一样。
        “果然是一把杀生之剑。”
        李牧心惊。
        这剑得斩杀了多少生灵,才能凝聚这样的杀气?
        而且这还是在古佛体内以佛梵力净化了数千年之后,要是没有这数千年,李牧毫不怀疑,自己握住这柄剑的瞬间,就会被剑中的杀意撕裂粉碎。
        “你当年,是因为手持这把剑的人,造下太多杀孽,所以才夺剑的吧?”李牧怀疑道:“想要化解剑中的杀气,还是想要阻止那人再兴杀业?”
        “哟,原来在你心中,我竟然这么高尚吗?”老神棍咧着嘴笑了起来,道:“当年我只是怀疑,这把剑的主人,与背叛者有关,所以才夺剑,后来查了几次,都没有查出证据,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后世传人都出山了,你把剑还回去吧。”
        李牧运转功法,强行压住剑中的冰凉杀意,收起来,道:“你就不怕,这凶剑回到那人手中,再兴杀业吗?”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角,那人曾经几无敌手,但如今,时代的主角已经不是他了,决定事情的终究是人,而不是剑。”老神棍颇为感慨地飙了几句‘金句’。
        “想要引蛇出洞你就直接说。”李牧鄙夷地道:“当初在禅房门口挖洞骗我进去之后,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阴险了。”
        老神棍怒道:“你滚,快把我的功法换回来吧,我现在要换一个传人。”
        李牧嘿嘿地笑了笑,道:“听你刚才的意思,我要去金台观和那个什么传人打一架,打输了给剑,打赢了就要把剑带回来……你这个规矩,让我很为难啊,这剑,我怕是送不出去啊。”
        老神棍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还真的是井底之蛙啊,王境无敌很强吗?我怕你到时候,被金台观那个臭小子打的哭得喊娘啊,要不然我为什么拉着他打麻将还故意输给他一百万?那都是为了交际,让他手下留情,别把你给打死啊。”
        “你打麻将输了,根本是因为你手气技术差吧。”李牧吐槽道。
        老神棍站起来:“你别走我要打死你。”
        李牧立刻认真起来,道:“我去还剑,你去解决秦林中古祖之门的事情吧,六大组老祖虽然不是大患,但要是侵入了地球,还是会很麻烦。”
        老神棍道:“你开什么玩笑,那种小事都要让我去做,我这么多年培养你干嘛?我老人家一出手,就是毁天灭地打爆星球……我真的是在修闭手禅,所以一切都交给你了,包括封印战场中走出来的诸神后裔,你也去解决吧。”
        李牧道:“我没开玩笑,说正事呢。”
        “我也没开玩笑。真不能出手。”
        “你推三阻四的,是不是已经废了啊,毕竟在末法时代的地球上待了这么久的时间,不会坏了根基吧?”
        “滚。”
        李牧狼狈万分地从燃灯寺里出来。
        外面一群老头子,都在眼巴巴地等着,看到李牧出来,都笑了起来。
        “走,去我家吃油泼面。”老张头很热情。
        李牧刚要开口说一个好字,结果里面传来了老神棍的声音:“麻将修炼时刻开始了开始了,一缺三,谁要来速度,过期不候啊……”
        “我来。”老张头第一个闪电一样窜进去了。
        李牧有点儿懵逼。
        说好的去你家吃油泼面呢?
        其他老头子也是一拥而入。
        李牧在风中凌乱。
        这可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当年多么淳朴慈祥的大爷们啊,如今被老神棍感染成这样……还好我已经吃过了自己做的炸酱面。
        李牧站在燃灯寺门口。
        隔着低矮的山峰,下面的河谷,河谷中的楼宇,楼宇下面的渭水……目光越过渭水河谷,在西北方向,一片跌宕的山峦上,金台观灯火辉煌,流光溢彩,是宝鸡市的地标性夜景之一。
        相比之下,燃灯寺的几根白炽灯泡发出的光,实在是有些寒酸。
        西北,东南。
        遥遥相对。
        李牧心里很清楚,老神棍说不管,那就是真的不管。
        还剑,古祖之门,诸神后裔……
        纷乱的局势,目前看来,只能靠他一个人了。
        妈的,凭什么啊。
        李牧很委屈。
        他刚要下山,突然又想起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转身问道:“我一直都很好奇,你一个道士,为什么住的是佛寺,大雄宝殿里供奉的古佛,而不是三请老祖?”
        ------
       我知道你们估计想要给我寄刀片,但是……感冒真的是越来越严重,高烧不退,脑子抽着疼,写的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