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是至尊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太子真身!
    正如云扬所说,天冠王身上干系重大,若然眼睁睁看着他死,那是决计不可能的!

    但是鹤族今日里损失已形惨重,已经损失了整整五位圣尊强者,还有之前被灭杀的一百多位圣王圣皇强者!

    这种重大损失,就算是对鹤族这等庞大的族群来说,那也是断断不能忍受的。

    但若是当真放对方全身而退,安然离去,更是岂有此理!

    “死了你这条心吧。”鹤九天目光怨毒:“你之前杀了我们这么多同族高手,现在还妄想一走了之?这天下间就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就算你真有来历,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云扬咳嗽一声:“依你之意,是要与我狐族做对到底?不惜掀起我们两大族群之间的极端战争?”

    鹤九天狞声道:“两族大战?就凭你一头老狐狸,当真有这样的价值么?!”

    云扬淡淡一笑,突然手腕一翻,一块令牌蓦然出现在手掌之中,那块令牌不过巴掌大小,却是通体金光灿烂,上书的一个“令”字闪闪发光,引人注目。

    就在那块令牌拿出来的一瞬间,一股属于皇者的庞大威压,浩荡而现,似乎是从九天之上,悍然压下!

    随着令牌现世,空中一阵莫名激荡,四个慑人心魄的大字,赫然出现。

    “君临天下!”

    云扬一反手,急疾将令牌收起来,语气仍自淡淡道:“现在还需要我再多做点什么吗……比如我关注妖元于这块令牌之中,请动我皇会打破虚空显临,救我一条小命?!”

    “就是不知道你们鹤族,是否能够当得起我皇前来的震怒?”

    “还有挑动两族大战的罪名,又能否当得起?”

    在云扬说话之中,身形陡然晃动,原本垂垂老者的面貌,就此消失,取而代之的,乃是一位英俊潇洒的贵公子。

    看其面相年纪,至多不过双十上下,而这份俊朗超逸,却是古今罕有!

    触目所及,但见其头戴紫金冠,身穿蟒黄袍;面如满月,鼻如悬胆,目如寒星,一双小巧的狐狸耳朵,身后还有八条雪白的尾巴一晃不见。

    出现在面前的形象,端的是一位放在任何地方,都是属于钟天地灵秀的浊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

    让众妖更为注目的,还是他身上那股子说不出的贵气味道,那是一种天生上位者与生俱来的威压,这一切的一切,在在说明了,眼前的这位贵公子,来历一定不同凡响!

    云扬缓缓站直了身躯,优雅一笑,嘴角虽然仍旧不断有鲜血流淌,却是毫不在意,满满颐指气使意味的说道:“鹤九天,你倒说说看,要将本殿下如何?能将本殿下如何?!”

    这一系列的变化,令到鹤九天等七八个鹤族强者头晕目眩,心惊肉跳!

    联系到对方之前的那一句失言:我父皇……

    再看到对方的这一身打扮,尤其是那不容错失的一身贵气,还有那颐指气使的倨傲口气。

    实在是太说明问题了!

    鹤九天为防万一,调动神识再探究竟,却是确认了眼前这幅相貌,的的确确就是紫罗兰的真身本相,再不会有任何虚假。

    这个样貌就是真容,绝不是幻化出来的的化相。

    之前那老者的面貌,众人都能感觉出来,那是一种不真实的虚妄,而现在,此刻,却再没有了那种感觉!

    那……说明了什么呢?

    难道对方尽真的是狐族皇子?!

    甚至还可能是皇太子,储君驾临?!

    鹤九天只感觉眼前金星乱冒,差点点就将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你你你特么的……你是狐族皇子,你早说啊!

    狐皇在妖族之中,地位比之鹤皇高出去可不是一点半点,大有差距呢!

    妖族十二皇,狐皇位列第十,而鹤皇却从来未曾跻身过十二皇之列!

    鹤九天脸色苍白,目光发直,这一刻,原本的滔天杀气早不知道到了哪里:“你……你为何不早早表露身份?”

    云扬愤怒的说道:“混账!若是能表露身份,我之前何必那么的大费周章,自贬身价?若非到了动辄生死的关头,本太子岂会表露身份?”

    “本太子此次动作,乃是父皇对我的最后一次考验,更是同时考验我们兄弟六人!便是行道天下,不得暴露身份!务求在这次独自行道的过程,有所成就,依照个人成就来打分!”

    “尔等可知道那所谓的打分意味着什么?”

    云扬低沉的咆哮:“意味着,下一步的狐皇之位归属!”

    “吾行道天下不过数月,此地才不过是本太子的第一站,就被你们逼得我暴露了身份!这让本殿下有何颜面面对其他兄弟?如何面对父皇?!本殿下乃是第一顺位太子!你们这群鹤族的混账坏吾大事,该当何罪?!”

    云扬暴跳如雷,一顿大骂。

    鹤九天头上冷汗涔涔。

    忘了,这下子真正的完蛋了!

    对方居然是狐族第一皇太子……

    而且依照对方所言,己方已然大大地得罪了对方,势必后患无穷,遗祸深远!

    在对方令牌出现的那一刻,一切事情,都是清楚明了,无可置疑,但是,也就代表着,一切,就已经无法转圜!

    “太子大人请息怒,请息怒啊……今日与我等对战者乃是狐族独行客紫罗兰,他的生死存亡输赢胜败,又跟太子殿下何干?我等何曾见过太子殿下?!今日种种,除我等之外,绝不会再多一妖知道!”鹤九天灵机一动,即时变了口吻,一副我替您设想周全,您放心,您没暴露的款。

    “你脑子里面的全是屎么?”云扬毫不留情面,骂道:“刚才我已经拿出来狐皇令牌!你眼睛瞎了么?你道刚才君临天下的狐皇气息从何而来?那是父皇一丝元神在那上面,他又岂会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我放心?我没暴露?你糊弄你自己去吧?!”

    鹤九天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狐皇已经知道了?

    浑身登时就哆嗦了起来。

    满头满身的冷汗,涔涔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