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三十六章 光阴刀域,没有什么是注定的!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与苏乞年一般无二,战魂血肉分明,此时一只拳头缓缓抬起,捏成拳印,神庭之外,苏乞年真身与之呼应,同样捏拳成印,对准了前方。

    嗡!

    下一刻,苏乞年动了,这一动,古旧石屋前,一切都陷入了凝滞中,宛如一幅沧桑流溢的画卷,所有的人和物,都成了一笔墨色点缀,只剩下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在画卷中行走,渲染出新的色彩。

    这是光阴路,苏乞年甫一出手,就没有半点保留,动用了巅峰极速,甚至凝固了所在的这片虚空的时间。

    吼!

    有咆哮声响起,伴着龙吟,那是战魂在嘶吼,一方如白金琉璃铸成的小世界雏形,在苏乞年背后浮现,缓缓转动,先天气息如海,时光雨肆虐,几条粗大的石质锁链缠绕在小世界雏形壁垒之上,宏大的先天光阴小世界雏形之力被勾动,苏乞年拳头发光,炽盛如神日,又有锁链拉动的声响,这是光阴不灭拳,苏乞年一身道与法齐动,他光明心熊熊燃烧,欲追溯命运轨迹,窥见一丝未来变化。

    不远处,画卷内,本来静止不动的战王祁清与河老三相视一眼,微微颔首,他们看出来,那拳锋指掌间缠绕的三十万道符,以及一枚晶莹剔透,流溢绚烂光雨的沧桑道符,这一拳在这个年龄段的修行者来说,足以称得上是惊艳,同境难逢抗手,就算是寻常圣者,若未能小成,也难撄其锋,要被击毙在拳下。

    只可惜……

    两人心中刚刚浮现出念头,古旧石屋前,那一身青袍的沧桑身影终于动了。

    他轻轻转身,看上去没有半点异样,甚至有些随意,但却如同注定了一般,从苏乞年的拳锋前到达了其身后,这种缓慢的动作,每一丝轨迹都清晰可见,但苏乞年却心中骇然,他虽然看得清,却连转身都来不及,在祁清三人眼中,一只手掌轻轻抬起,又轻轻落下,似松软无力,斩在了苏乞年后颈之上。

    咚!

    宛如被一头太古龙兽狠狠撞在身上,苏乞年狠狠砸落在地,如流星坠空,入地三寸有余。

    刹那间眼冒金星,一身筋骨气力都几乎被震散了,战血激荡,神庭世界中战魂亦跌坐在地,通体剧震,直到数息之后,方才勉强收束意志,掌控肉身,重新站立起身。

    眼中透出几分难以置信,苏乞年看前方那道平静的身影,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轻易就中招了,甚至没能生出半点反抗之力,这真的是属于辟地境第一步该有的战力吗?苏乞年琢磨不透,那看似寻常的一击,碾压了他这些年来所有引以为傲的东西。

    随即,有银芒如流水,古拙而充斥着无穷战意,自苏乞年的眉心浮现,这是两个白银古篆字,沧桑气息流转,甫一浮现,苏乞年一身精气神暴涨。

    轰!

    白金血气如流溢宝玉,几乎透体而出,苏乞年整个人都几乎燃烧起来,似一轮永恒的神日,无穷战意升腾,祁清三人相视一眼,皆有异色浮现在脸上,倒不是因为苏乞年一身战力暴涨,而是因为那两个白银古篆字,属于人族的无上战名。

    诛神!

    虽然早已经有所了解,但这两个白银古篆字,依然令三人的心绪生出一些波动,不过想到他们那位活过了漫长岁月的师父,曾经的战名似乎更加不客气,劫数又能如何?有时候三人也会思索,眼下他们这一脉的境况,是否与此有关,或许漫长岁月以来,一直在劫数之中,又或者不是……

    苏乞年再次出手了。

    勾动白银战名,他一身战力暴涨两倍,精气神达到一个惊人的境地,拳光简直可以贯穿天地,对于诸道的感应和把握也大幅度提升,他迈步向前,时光雨甚至有了向后倒转的迹象,这就足够惊人,对手永远处于倒退的时间之中,如何能够挡得住前行不止的杀伐之力。

    出乎预料的,白发微漾,轻轻侧身,苏乞年的拳头,就擦肩而过,又是一只手掌,不带半点烟火气,落在了他的脖颈上。

    咚!

    又一次狠狠砸落在地,苏乞年浑身生疼,尤其是脖颈处,整个人都要散架了一般,一身战血被强行震散,战魂踉跄倒退,拔刀拄地,亦生出了几分沉沦混沌的迹象。

    挡不住!

    这一次再起身,就比之前足足慢了十息有余,苏乞年勉强收束一身战血,脸色有些难看,他相信,面前这一位绝不会动用超出辟地境第一步的修为,亦不会动用超出他眼下的道境之力,如此一来,两者之间的差距依然如此悬殊,这可以说是自其踏上修行路以来,遭遇过的最大的挫败。

    再次深吸一口气,苏乞年整个人,都弥漫出一股恐怖的锋芒刀势,他身影渐渐模糊,直至原地只剩下了一口能有四尺九寸长,如白金琉璃铸成的长刀,而后,这长刀一分为二,第三口,第四口,直至足足三十六口长刀浮现,将那一身青袍的沧桑身影困锁于内。

    化身为刀,光阴化身!

    这就是苏乞年而今的极境之力,他化身为刀,再以光阴路截断时间点,化出足足三十五口光阴不灭刀,连同现世真身在内,足足三十六口光阴不灭刀,等同于三十六道真身同时出手,这亦是他黄泉路上走过一遭,再经历大墓前一战,勾动过去身,近日方才把握刀境,与时间禁忌契合,掌握的极境杀伐术。

    嗯?

    这一下,就是祁清与河老三,也不禁挑眉,眼前一亮,这一刀倒是出乎他们的预料,浩瀚星空中,有时候境界并不能彰显战力,只是一种生命层次的体现,很多惊采绝艳者,都在低境界不断打破界限,提升战力,乃至实现生命层次的部分跃迁。

    毫无疑问,他们这位新晋的小师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短短不到四个月,提升之大,在两人看来,除了那些同为年轻至强者,乃至身拥无上体质的存在,恐怕寻常大成圣者之下,没有一些压箱底的手段,都有很大的可能要饮恨,挡不住这一刀的锋芒刀势。

    锵!

    下一个瞬息,时光雨飞舞,刀光交错,在古旧石屋前不过十丈方圆之地,似构筑了一方刀域。

    一身青袍如有微风轻拂,青年平静而普通的面容平视前方,白发轻扬,任凭刀光交织,化成绝域,也岿然不动,但无论是快到令时光开始倒转的刀光,还是循着命运轨迹追溯的刀光,抑或是带着几分窥见未来,欲斩断前路的刀光,都在其身边错过,差之毫厘,不能加身。

    万法不侵!

    这就是祁清三人此刻的感受,尤其是冷风,这位四弟子自刚刚苏乞年化身为刀之后,冷峻目光就愈发锐利,如同有枪芒在闪烁。

    而后,刀光绝域之中,一只修长的手掌抬起,一根食指有三节,指尖温润,朝前轻轻一点。

    叮!

    光阴似乎在这一刻定格,之前凝滞的画卷又再次活了过来,皮猴子狡黠的眼珠子滴溜溜转动,露出几分疑惑之色,看石屋前静立的祖爷爷,以及似有挪动,却久久不动的苏乞年,这位小叔叔怎么还不动手?

    噗!

    面色微白,苏乞年嘴角溢血,这是精气神消耗过大,筋骨受到了些许震荡,倒不是什么过重的伤势,他开口,轻吸一口气,语气有一些沉重,道:“我输了。”

    青年看他一眼,转身走进石屋,只有几个字在耳边响起,不是很高,却仿佛可以刻入灵魂深处。

    “没有什么,是注定的。”

    没有什么,是注定的!

    苏乞年露出沉吟之色,隐隐把握到了一些什么,却又似乎隔着一层薄纱,明白自己的底蕴根基还不够深厚,不过对于时间禁忌,乃至自己这一身修为及道悟,却是有更多的灵思迸溅而出,冥冥之中,他隐约窥见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转眼间,又是三个月过去。

    神月如盘,高悬于九天之上,这亦是当初人界的那轮神月,随着百界崩碎,最大的一块碎片,依旧滞留在了人界星空,在这里,日月分明,太阴光生,并不倚靠神日之辉。

    锁天一脉祖地,山墙后。

    不过数十丈高的后山上,悬崖前,一块生满了青苔的磐石上,苏乞年盘膝而坐,有刀横于膝前。

    等到月上中天,月华如水,倾泻在身上,苏乞年缓缓睁开双眼,不知不觉,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多,他经历了许多,以至于时间显得尤其漫长,仿佛已经过去了十年那么久。

    这过去的三个月,对于苏乞年而言,是难得的宁静,而自三个月前惨败之后,他灵思迸溅,虽然至今还未曾真正明悟那八个字,但一身道境,却是又有了长足的进境,尤其是时间禁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已经衍生了逾万道符。

    至于辟地境第五步的修为,也已经打熬圆融,这些时日,他同时也在调整己身,接下来,就到了真正开天辟地,实现生命的又一次进化。(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