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两百零六章 毙准王,纪元墓前省吾身!(二合一)
    (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数十里地,对于四方到来的诸多五荒强者而言,都是瞬息可至,可以忽略不计的。

    中年汉子走了数十步,跨越了数十里地,他每一步迈出,不多不少,只有一里之遥,但依然未被诸多五荒高手看在眼里,太过稀松平常。

    “苏乞年。”

    看身前丈许之地的中年汉子,苏乞年点点头。

    “现在就走,太急了。”

    中年汉子声音浑厚,气质粗犷,此时浓眉微挑,而后转过身,看向三大准王。

    “什么人,藏头露尾!”

    荒家准王赤发轻舞,金色眸子慑人,有可怕的光束迸射,刺穿虚空,想要寻到隐匿在中年汉子背后的强者。

    中年汉子轻笑一声,道:“为什么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呢?准王?怕是准瞎子。”

    他语气很淡,一只手抬起,再落下,没有半点征兆,那荒家准王就骤然间出现在了其掌下。

    咔嚓!

    被一只手按落在天灵盖上,荒家准王惊怒交加,但紧接着双膝咔嚓一声折断,竟被生生压得跪倒在地。

    咚!

    纪元之墓前,大地剧震,但却连一丝裂纹都没有生出,准王气机流溢,却如同遭遇了黑洞一般,消弭于无形,难以造成破灭之象。

    一位准王,就这样生生跪在了纪元之墓前,被一个看似粗鄙的部落猎人一只手按在头盖骨上。

    一瞬间背后冒凉气,强如战皇殿祖地的中年准王,以及死亡黑雾中的葬龙谷准王,也不禁心神剧震,刚刚一刹那的变化,他们居然没能看得清,荒家准王绝对不弱,至少在两位准王看来,他们即便可以胜过一筹,也绝对有限,能够成圣的,都有着各自的经历,绝不会缺少机缘和造化,不用说半只脚迈入无上王境,谁又会比谁弱上多少。

    即便如此,荒家准王依然毫无反抗之力,被一只手掌压得跪倒在地,准王战骨都折断了,抗争无用。

    吼!

    荒家准王嘶吼,换做平日里,足以崩碎十万大山,吼碎星辰,今日却没能造成任何破坏,那落到头盖骨上的,看似平实,生有老茧的手掌,如同一座五指神山,将他死死镇压,一切精气神,都被禁锢在体内,难以挣动分毫。

    四方皆静。

    哪怕是雷家天女,此时也露出几分惊色,紫晶般绚烂的眸子映照出这样一幅画面,一位准王跪下了,不是自愿,而是被人强迫,一只手霸道镇压。

    千里之外,很多五荒强者无言,呼吸凝滞,既而,又有人接连倒吸数口凉气,再不断深吸气,这样的场景太过惊人,令他们无法平静,如梦似幻,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圣境强者也不例外,只有轮回成圣之后,才明白想要再进一步何等艰难,不用说将一位半只脚迈入了无上王境的强者强行镇压,折断双腿,跪倒在地,如同神话一般,太不真实,像是中了幻境一样。

    “你到底是谁!”

    死亡黑雾中,来自葬龙谷的准王沉声道,若隐若现的雄壮身姿绷紧,没想到真的是此人,绝对是一尊难以想象的大敌,连荒家准王措不及防下,都吃了大亏,此刻这剩下的两位准王,皆如临大敌,提起了十二分的谨慎。

    “这世间,只要问心无愧,没有人可以威胁你。”

    中年汉子再开口,语气郑重,苏乞年就明白,这是对他说的,而紧接着,他瞳孔剧烈收缩,因为看到中年汉子按在荒家准王天灵盖上的手掌坚定不移,一寸寸压落。

    轰!

    荒家准王浑身发光,满头赤发晶莹,都燃烧起来,如同一轮神日在大地之上诞生,他在竭力对抗,不计一切代价,想要挣脱,却难以成行,那看似平和的手掌压落,带着难以想象的霸道,似缓实快,这位荒家准王肌体在崩裂,战骨碎裂,自头顶开始,一寸一寸,如同风化的枯石,成为齑粉。

    “住手!”

    来自战皇殿祖地的中年准王沉喝一声,一只手捏拳印,雷火如浆,化成一方印玺,银光灿烂,焰火璀璨,有群星映照,一颗又一颗,朦胧而伟岸,在虚空中沉浮,朝着中年汉子镇落。

    昂!

    有群龙哀鸣,响彻天地间,葬龙谷准王也出手了,一只黢黑的拳头,如同自地狱而来,带着死亡气息,仿佛死神挥舞的镰刀,降临人世,要收割生命,送入轮回。

    这是死神之拳,乃葬龙谷先代大帝偶然观摩到远古神祗残象后创演而出,可怖至极,有埋葬、收割诸圣之力,在一位准王手中,拳势更是极尽升华,一道虚幻的神祗之象,在死亡黑雾上空浮现,一身黑袍,耸入星空中,一口黑红镰刀弯如半月,仿佛可以听到无数冤魂哀嚎的声响,自地狱九幽而来。

    一颗又一颗大星浮现,星光璀璨,遮蔽日月,这种气象,已经近乎无上之威,两大准王出手,威压太恐怖,几乎要将中年汉子所在之地彻底打入混沌虚空。

    哗啦啦!

    中年汉子却看也不看两大准王,虚无中,两条古朴的石链浮现,骤然间绷直,宛如两口绝世神剑,一下洞穿了混沌,噗的一声,将两大准王的拳印刺穿,有血花溅起,两大准王踉跄倒退,尤其是来自葬龙谷的准王,死亡黑雾被锋芒之气一下撕裂,显露出来真形,一个看上去身姿雄健,一身黑金战衣的中年男子,此时一只手掌血淋淋,黢黑眸子露出骇然之色。

    什么!

    无数五荒强者露出震惊之色,尤其是圣境人物,更是骇然失色,两大准王负伤了,被同时击退,可以看出来,那石链的可怖,无坚不摧,宛如神金般,更蕴藏有某种难以洞悉的可怕力量。

    “我不甘!”

    也就在这一刻,荒家准王发出最后一声凄厉的嘶吼,声震数千里,整个人彻底碎成齑粉,连战魂也不例外,形神俱灭。

    呜!

    天地间,随之响起了哀乐,方圆数万里都清晰可闻,有瓢泼大雨坠落,殷红如血。

    又有一幅又一幅画卷,在纪元之墓前展开,有人在征战,拳印刺目,伴着龙吼,还有身影在演武,龙行虎步,撞碎了一颗又一颗庞大的陨星,而这诸多画卷上的身影都是同一个人。

    属于荒家准王的精神印记,在演化其一生的经历,很快也虹化成光雨,消散在天地之间。

    一位准王,陨落了!

    纪元之墓前,死一般的寂静。

    就是葬龙谷和战皇殿祖地的两位准王,也愣住了,荒家准王,就这样在他们面前陨落,被一只手打成齑粉,魂飞魄散。这有些不真实,但却活生生发生在眼前,两人齐齐出手,也没有能够改变结局,准王不同于寻常圣境强者,对于任何一方无上传承而言,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只要不陨落,跨入无上王境,就只是时月打熬,时间长短之别。

    “荒家准王,陨落了?”

    “准王陨落,诸道哀鸣,血雨天降,精神遗像!”

    “当着两大准王的面,强势镇杀一位准王……”

    很多五荒强者小声开口,语气皆有些干涩,尤其是一些圣境强者,在他们的记忆中,怕能有数十年了,除了在一些大的天界天关,再没有听说过,有准王一级的强者陨落,今日就这样没有半点征兆地出现在眼前,不是死在异族手中,而是陨落在同族掌下。

    “真正的强者!”

    这是大荒剑宫的木剑道人,此时一字一顿道,语气前所未有的凝重。

    也就在这一刻,再次观摩中年汉子出手,苏乞年笃定了心中的猜测,更生出了一些不同的感悟,随着其出手,于他而言,不亚于一次传道。

    只要问心无愧,没有人可以威胁你!

    这时,一些五荒强者喃喃道,念及中年汉子此前开口,这一位到底是什么人,居然霸道凌厉到了如斯境地,一位准王,也在举手投足之间镇杀,没有半点犹疑,就不怕龙血荒家发难,浩瀚星空,谁能承受一位大帝的怒火。

    “封镇禁忌!你是锁天一脉的人!”

    此刻,似乎想到了什么,来自葬龙谷的准王瞳孔收缩,冷喝道。

    锁天一脉!

    战皇殿祖地而来的中年准王也随之浑身一震,是了,难怪刚刚出手,那石链看似平淡无奇,却势如破竹,洞穿了他们的拳势,那是封镇禁忌,封道锁源,生生瓦解了他们的拳力。

    八方皆震!

    当听到锁天一脉这四个字的一瞬间,很多无上传承的高手心神剧震,没想到锁天一脉当真为了一个机缘得到传承的年轻后辈出手了,且如此霸道,一言不合,就将一位准王活活震死,尤其是龙血荒家,传闻中早年百界岁月之末,荒龙血脉正是源自锁天一脉的赠予,没想到时隔数十万年,会有荒家准王,被锁天一脉的强者毙于掌下。

    此时,敖战几人皆松一口气,南海十七太子敖顺则蹙眉,锁天一脉沉寂了两个多纪元,向来少有行走五荒大地,今日居然有人走出了祖地,更在这纪元之墓前强势出手,不怕诸无上传承诟病吗?更在锁天一脉那一位将要坐化,寿元无多之时……

    “锁天一脉!你们好大的胆子!”

    来自战皇殿祖地的中年准王语气冰寒,盯住了中年汉子,喝道:“紫绶刑天印在此,你敢动手强杀荒家道友,不怕诸紫绶刑天震怒!战皇殿有令,此子必须留下!你敢抗命不尊!”

    中年汉子瞥他一眼,淡淡道:“战皇殿是人族的战皇殿,不是某些人的战皇殿,想要留人,先请来当世战皇令。”

    嘶!

    很多五荒强者深吸气,这位锁天一脉的高手好大的口气,先请来当世战皇令,言下之意,紫绶刑天印无用,而当世战皇令,除了诸族来犯,人族战师出征时,几乎不可能现世。

    “你敢藐视紫绶刑天印!”

    战皇殿祖地而来的中年准王冷声道,唯有无上王者,才能执掌紫绶刑天印,在战皇殿内,皆是长老名宿,威震星空,且紫绶刑天印也不可能轻易出世,唯有五位以上的无上存在认可,才行之有效,否则就是僭越,即便是无上强者,也会被剥夺执掌、动用紫绶刑天印的资格。

    “屁!”

    中年汉子口中吐出一个字,平淡而从容,目光中透着不加掩饰的无视。

    就是苏乞年,也有些愣神,没想到从这一位口中,会吐出这样的字眼,倒真是符合其衣着与气质,粗犷而肆意,不加掩饰,直来直往。

    苏乞年有理由相信,这一位刚刚将他从时空漩涡中拉出来,不是为了听这些人质疑,更不怕这些人发难,倒有些像是……来找麻烦的!

    很多圣境强者感到无言,这锁天一脉的强者,未免太没有气度,能够强势毙掉一位准王,哪怕出其不意,也一定是同等层次的人物,才有可能做到,但就是这样一个高手,却出口……

    “你!竟然如此粗鄙!”

    战皇殿祖地而来的中年准王气得周身雷火炽盛,汹涌澎湃,一头长发乱舞,火气冲顶门,喝道:“你敢羞辱诸位紫绶刑天!”

    中年汉子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沉声道:“有些人颠倒黑白,指鹿为马,人族的安乐日子太久了吗?人心腐化如斯,真当我族一百余纪元盛世,是唾手可得吗?看看你们面前这座大墓,纪元之墓不是禁地,而是你们该祭拜先贤,三省吾身之处!”

    随着中年汉子话音落下,千里之外,很多五荒强者浑身一震,能够修行到达这一步,几乎没有人没有到过人界天关,在那里,无数人族战兵背井离乡,固守天关,只为守护人族疆土,卫一方宁定,哪怕埋骨他乡,甚至在这一座纪元之墓中,多少座衣冠冢,连尸骨也没能留下……

    是他们,支撑起了人族的星空。

    也是他们,竖起了人族的脊梁,化成战旗,摇曳在宇宙边荒。

    这一刻,有人走下战车,有人落下虚空,也有人下天马,驾驭荒兽高昂的头颅伏下。

    在这座大墓前,任何一种高高在上,都是对于沉眠历代先贤的亵渎。

    该死!

    哪怕身为半只脚迈入了无上王境的存在,来自战皇殿祖地的中年准王也露出惊怒之色,即刻,他轻吸一口气,一只手托起紫绶刑天印,喝道:“战皇殿不容亵渎,紫绶刑天印不容亵渎,今日镇压异端,护五荒宁定,以儆效尤!”

    嗡!

    能有拳头大小,紫气氤氲,宛如紫电神金铸就的大印自掌心升腾而起,一股似可压塌诸天的气势在攀升,群星显化,在这纪元之墓上空,一颗又一颗,比山岳不知道大上多少倍,宛如真实存在一般,降临到了这片古老的人族大地上。

    轰隆隆!

    大地震动,纪元之墓前的坚固土地再次开始龟裂,一条条大裂缝衍生,如天蛛吐丝,结成天网,蔓延笼罩向远方。

    见紫绶刑天印,如无上亲临,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拥有那种威严,此刻,一身紫金甲胄铿锵,战皇殿祖地而来的中年准王朝着升空的刑天大印微微躬身一拜,而后开声吐气,神情肃穆,扬声道:“请,紫绶刑天印镇敌!”

    请,紫绶刑天印镇敌!

    随着其话音响起,半空中,那如紫金般绚烂的大印,蓦地绽放出夺目的神辉。(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一本书的纠结期,就如更年期一样焦躁,感谢武盟书友们的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