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有心不改,哪管沧海桑田!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2240年9月1日。

    金陵城,南京武院。

    “都排好队,拿好各自的血样号码牌!”

    “考核纪律不再重申,违规者一律永不录取!”

    几名武院讲师并肩而立,面容肃穆,而心中则有无限感叹,看面前摩肩接踵的人群,挤满了武院前的主干道,乃至与之相连的十数条巷道,绵延数里地,怕不是能有逾二十万人,无数少年人面露期待与兴奋之色,乃至战意熊熊,为的就是能够拿到南京武院为数不多的两千张录取通知书之一。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

    也有年老的门卫看眼前这一幕,忽然有些想念老院长的音容,当年那一战,仿佛就在昨天,老院长挥洒了血与骨,陨落在万神之乡前,无数人将铭记,人族的历史上,会为其留下浓重的一笔。

    时代更新,万象更迭,这是一个新时代,科技为生活,修行为进化,彼此同行,又互有交融。

    南京武院内,一处被列为禁区的枫树林,时隔几年,禁区依旧在,却已经换了主人。

    枫叶婆娑,已经有些泛红,聂念年一身藏青武袍,身姿挺拔,他气血充盈,大步如龙行,气质沉浑而热烈,眸光湛亮而有神,像是可以洞彻人心,走进枫林深处,就看到了一座简陋而不失清雅的竹屋,竹屋前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正挥舞着锄头,给竹屋前半亩地的玉米除草。

    聂念年止住脚步,想要开口,却被那田里的异象震住了。

    但见那看上去平淡无奇的锄头落下,缓慢无比,却又诡异地出现在土泥中,仿佛那几尺的距离成了虚无般,而随着锄头落下,杂草枯败,而玉米疯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穗子,很快,一根根饱满而黄澄澄的玉米就熟透了,压弯了玉米杆。

    这……

    宛如梦幻般的一幕狠狠冲击着聂念年的认知,这完全违背了自然界的规律,如果按照当下的人族修行法的阐述,应该是源于道的力量。

    只是,与这位苏叔叔相比,自己所悟的道,可能连皮毛都算不上,到现在,也不过修行到达了淬骨境极限,再往上,似乎还有至强者,而遵从指点,他必须成为淬骨境至强者,乃至渡过十重天劫,凝聚绝品战魂,才有资格成为其入室弟子。

    当初雄心勃勃,但经过这两年多时月的洗礼,虽然很多曾经的宗师级人物,都未见得是自己的对手,但聂念年明白,这位苏叔叔的要求,到底是何等艰难,哪怕他竭力修行,行走于莽荒老林,参天悟地,积蓄底蕴,到了而今,也隐隐到了瓶颈。

    半盏茶后,竹屋前的半亩地再不见半根杂草,而原本成熟了的一地玉米,又成了最初的油绿的嫩苗,苏乞年终于放下锄头,抬头看一眼聂念年,能够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修行到达淬骨境极限,放眼浩瀚星空,也算是天资不俗了,有望成为年轻圣禁,但也只是有希望,修行之路漫漫,这才刚刚开始。

    毕竟不是自己这样的机缘造化绝伦,苏乞年明白,自己或许有些严苛了,但若是不能强势崛起,他这一脉的衣钵,还是不要碰触得好,因为需要面对的,不是一个两个强者,而是星空诸族,时至而今,他已经真正领悟,锁天一脉,为星空诸族禁忌大敌。

    “叔叔……”

    聂念年欲言又止,随着修行力量的增长,师父这两个字他愈发喊不出口,因为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而近月以来,他愈发觉得这位苏叔叔的气息变得若有若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其像是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一般。

    苏乞年却轻轻摇头,笑道:“不必如此,来喝茶。”

    的确,这些时日,他能够感到,时空长河的气息渐渐渗透出虚无,将他萦绕,像是一个秩序的管理者,准备将他驱逐出去。

    没有失落,也没有不舍,他不会成为地球的过客,也不是浩瀚星空的过客,终有一天,他会再次归来。

    转眼间,就到了十二月底。

    寒风肃杀,在地球复苏之后,各种气候变化,复苏之前的地球与之相比,就显得温和了许多,不过天地间精气增长,灵脉重生,人们的体质也增强了一大截,加之血脉解禁,相对而言,也并未受到太大的影响,否则像这样动辄零下四、五十度的气温,普通人很难支撑得住,出行都困难。

    现在就不一样,除了重建中的城市群之外,城市外的土地,已经被荒莽老林和巍峨群山覆盖,各种走兽飞禽也像是开启了灵智,古老的荒兽血脉在复苏,常常可见诸国修行者成群或独行,出没其中,磨砺战法,打熬战血,淬炼精神。

    事实证明,打开了血脉圣禁的人族,古老的战血经过多年的压抑,重新绽放之后的光辉,比星辰还要耀眼,短短两年多,曾经的诸多金刚不会,以及仅存的几位称号武圣,皆已开天辟地,甚至踏上了法则之路,更多的辟地境尊者,融魂境高手诞生,复苏的地球上,各种珍贵草药,乃至灵石、灵药都不罕见,在重修战法之后,随着生命重新进化,消耗的生命精气也很快补充回来,弥补了过去极限武道透支的潜力。

    而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苏乞年也陆续在联合国,乃至华国京城故宫进行了数次传道,毕竟对于当下的地球人族而言,古老的人族修行法刚刚焕发生机,一切从零开始,需要有人引路,才能够最快并稳固地崛起。

     2241年1月。

    又到了一年腊月,苏乞年罕见地出现在了聂庚午新入住的金陵城军属大院。

    “乞年!”

    聂庚午先是一怔,既而就大喜,拉着他就走进院子,抱怨道:“你这一天天的窝在武院里都不出来,我又怕打扰你参悟,可算是出来了,今天一定好好喝几杯,先说好,都不许用修为气血化解酒气,我还不信了,当初偷喝老院长的酒,你是一杯就倒的……”

    听身边这位老友显得有些絮叨的话,苏乞年嘴角不禁泛起一抹微笑,道:“好。”

    只要有些东西不变,哪管它沧海桑田。

    这一晚,两人大醉,子夜时分,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晶莹的雪花在月光下飞舞,落到趴在石桌上的两人身上,很快落满了厚厚一层。

    晨曦时分。

    当朝阳初升,第一缕阳光洒落人间,聂庚午揉了揉有些生疼的太阳穴,抬起头,看石桌前空荡荡的,那张石凳上,早已落满了雪,地上不见足印,显然已经离去多时。

    愣愣地坐了半晌,聂庚午深吸一口气,重新站起身来,他迎着朝阳升起的方向,站得笔直,以他作为军人的方式,抬手敬礼,手放下,再转身,头也不回地走进屋子。

    万神之乡前。

    苏乞年转身,目光所及,虚空不是距离,看那迎着朝阳的身影,他轻吸一口气,这一定不会是再见。

    等到日上中天,苏乞年离开万神之乡,虽然地球复苏,但万神之乡作为不周山天柱所在,依然是灵气最为纯净浓郁之所,当然,作为曾经的远古战场,这里对于寻常修行者而言,还是过于凶险了,是以他定下了规矩,至少有辟地境的修为,才允许进入万神之乡寻找机缘,或者借助此地的纯净灵气进行突破,却也不能够深入,因为一些古代强者的遗体和残兵,还有残留的煞气,不乏无上存在,即便是苏乞年自身,也要小心谨慎,一些地域未曾深入就感到毛骨悚然。

    即便如此,这两年多苏乞年也收获颇丰,甚至寻到了几种人族无上传承,可惜并不适合他,至于一些异族传承,除了轮回法以上的被收取,大都被他毁去,以免日后资敌。

    只可惜,几具仙王尸坠入洞虚深处消失不见,显然是有无上存在出手,暗中截取,苏乞年并未抱有太大的希望,因为就算还在,如何收取也是一个大问题,因为无上人物的生命层次太高,哪怕他为战圣体,也很难接近,会被气机所伤。

    最后,苏乞年来到了华国北方,太行山一处偏僻的角落。

    地球复苏后的太行山脉巍峨而壮阔,蜿蜒如龙卧,这种地势十分惊人,地底孕育有龙脉,至少曾经是真龙栖息之地,才能形成这样的神圣地势。

    站在一处山壁上,苏乞年俯瞰下方,那是一座幽静的山谷,谷中一间不大的茅草屋,几根竹竿搭成的晾衣架,此外,就是一泓清澈的湖水,此刻湖水边,一名花白头发的老人正在垂钓,身边的老伴正眯着眼,缝补着一件洗得发白的衬衫。

    哪怕已经上了年纪,老两口依稀可以看到年轻时候的风姿,尤其是缝衣的那一位,有些清冷的目光如出一辙,也许是厌倦了,老两口最后选择了避开人世,这是当年华国最顶尖的两位生命科学家,在他们的熏陶下,那一位才自小就展现出来了非凡的天资和成就。(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