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九十三章 捅破天,金陵震,力达星空!(二更)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月票,求推荐票。)

    不!

    天使权杖的一头,着鲜红镶金边长袍的宗主教惊恐大叫,哪里还有最初的镇定与冷漠,那高高在上,带着俯瞰与审视的目光,也只剩下对于死亡的畏惧。

    但,这并不能改变结局。

    自握住天使权杖的那条手臂开始,这个华国地区的教廷话事人,传教者,一寸寸炸开,碎成齑粉,到后来什么也没能留下。

    “这……这……这!”

    那跪倒在地的宗主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这个异端居然真的敢出手,有能力,并且真的杀死了一位宗主教。

    神圣裁决也没能杀死眼前这个华国人,这个宗主教已经察觉到不对,他低吼道:“年轻的华国宗师,你已经成了教廷的大敌了知道吗?杀死一位主的高层信徒,在人间光辉的传播者,你的罪孽,就算是死一万次也难以赎清,你要是现在放开我,我念在你有心忏悔,还能想办法给你一条活路,你要是一意孤行,在地球上,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

    直到这剩下的宗主教开口,演武馆中的众人才回过神来。

    “我不是做梦吧?”

    “一位教廷驻华国的宗主教被……震成了齑粉。”

    “太强了,简直堪称无敌!”

    有学生低呼,甚至有些女生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怕看到的是幻觉,因为太不真实了,教廷的高手,历来在世界上赫赫有名,神赐武学更是威力宏大,哪怕是身为极限武道的奠基国的华国武道界,对于神赐武学也有很大的忌惮,而现在,两位在教廷内位高权重的宗主教,一个被一只手压得跪倒在地不能动弹,一个则被一掌生生震成齑粉,死得不能再死。

    有人再看向演武场上那道年轻的身影,就露出难以抑制的崇拜之色,这是真正的强者,尤其是对于很多学生来说,才四十多岁,距离他们并不是很遥远,但这种成就,却恐怕是他们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

    捅破天了!

    不同于普通学生的念头,像是普陀山俗家弟子普方,禹家旁支子弟禹九这样出身的,却很清楚,眼前这一幕到底意味着什么。

    而诸多宗师级人物,尤其是如罗虔、顾成刚这样的七极宗师,则皆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两大宗主教不可谓不强,尤其是其中一位动用天使权杖,以武域和神圣裁决之力,金刚不坏之下,能活命的放眼全世界也寥寥无几,不用说只手镇杀,但偏偏这一位做到了,那么就有很大的可能……

    这个念头一生,就算是罗虔这样的身份和修为,也心头一震,这可能吗?自极限武道建立以来,一百多年过去,也没有听说过,有四十来岁便能够跻身那一层次的,最早的记录,也都过了花甲之龄,那还是当代教皇保持的记录。

    同样有这个念头的,还有那顾成刚,以及几位两大武院的六极、七极宗师,除了震撼之外,他们更忧心的是,接下来教廷的反应,这恐怕会成为一场世界瞩目的争端,杀死了一位宗主教,就算不是异端,也会被认定为异端了。

    但很显然,到了二十三世纪,人们思维更加开阔,对于教廷的认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极限武道,以及真实存在的神迹,和对遗迹战场的镇压。

    所谓信仰,如在华国境内,更多的是儒道佛三家,教廷于此传教,成效并不是很显著,就像儒道佛在西方一样,同样难以扎根深入,都只是浮于表面。

    是以,除了对于教廷的忌惮之外,罗虔等人对于这些神的信徒,并没有太多的好感。

    演武场上。

    苏乞年目光微冷,倒并非是因为这个宗主教的威胁,而是他刚刚镇压、截取此人的记忆,隐约了解到一些东西,这些年,教廷从各国征召的,所谓神选之人,事实上是一种对于魂魄的奴役,是一种强行缔造的信徒。

    至于为何会选中聂念年,所谓的救世主,就是这个宗主教也不是很清楚,据其所知,有权利知道的,只有教皇,以及诸位枢机主教,乃至裁判所中不多的几位审判长大人。

    既然如此……

    苏乞年挑眉,袖手一挥,这名驻华国的宗主教,就如流星一般,轰隆一声撞穿了演武馆的合金墙壁,飞了出去。

    那是……

    演武馆外,很多路过的武院学生大吃一惊,这是什么状况,演武馆的合金墙壁怎么被撞穿了,那刚刚飞出去的,好像是……一个人?

    发生了什么!

    有学生面面相觑,他们隐隐听说,演武馆中有一场与此次前来观开学典礼的浙江武院的武术交流,但眼下看来,貌似有些……离谱了。

    有人好奇,循着那道流星划过的方向追去,似乎是,武院大门的方向。

    演武馆中。

    院长罗虔先是一怔,神觉出体,朝着演武馆外弥漫,很快笼罩了整个武院,他愣了一下,既而就不禁苦笑出声,看向苏乞年,这位苏先生,还真的是……不嫌事大。

    他看到了什么,那位跪断了双膝的宗主教,此刻如流星一般砸落在武院大门前,重新跪落在地,动弹不得。

    这简直就像是狠狠一巴掌,掴在教廷的脸上,会被教廷认为是异端中的异端,必须净化的存在,哪怕这一位疑似已经步入了那一层次,但教廷这种古老的,堪称巨无霸的传承,底蕴有多么深厚,没有人知道,光是那些枢机主教,称号武圣不出,就足以横行天下。

    还有裁判所中,一些苦修士,都是历代退下来的骑士团高手,乃至一些宗主教、枢机主教,几位审判长堪称深不可测。

    “你……你!”

    演武场上,那蒂破面露惊恐之色,整个人像是筛糠般发抖,哪里还有最初的傲气,他父亲虽然是为大骑士,但与两位宗主教比,就是天壤之别,而眼前这个年轻的华国人,简直可以称之为恶魔,居然杀死了一位宗主教,另一位宗主教也生死未卜。

    所幸,他没有惊恐多久,因为苏乞年一挥手,他同样横飞出去,落到了数里外的武院大门外,与那位宗主教并肩而跪,双膝咔嚓一声折断,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要变天了!

    顾成刚嘴角泛起苦涩之意,朝着罗虔抱拳,深深一拜,道:“浙江武院拖累贵院,实在难赎其罪。”

    这已经不再是纯粹的武院争锋,排位角逐,稍有不慎,就是一场东西方高手大战,涉及的层次之高,会令诸国侧目,为之动容,极可能产生巨大的动荡。

    “顾院长无需如此。”

    罗虔摇摇头,浙江武院并非是刻意为之,只能说事态变化之快,令人措手不及。

    轰隆隆!

    突兀的,没有半点征兆,演武馆的大地重新开始摇动起来,不,不只是演武馆,是整个南京武院,乃至整个金陵城的大地,都剧烈摇动起来。

    地震!

    金陵城中,很多人吃了一惊,但并未有过多的慌乱,因为到了二十三世纪,各种建筑的防震,只要不是八级以上,已经很难造成多大的破坏。

    但紧接着,本来晴空万里的金陵城上空,一下乌云密布,有银电闪烁,雷音轰隆,一股极其压抑的气氛,笼罩在众人的心头,尤其是诸多极限武者,更是生出一种巨大的压力,有一种源自心灵的惊颤。

    吟!

    既而,金陵城中,很多人发现,随身的刀具,乃至一些极限武者随身的合金战刀,都开始剧烈颤鸣起来,像是在迎接某种存在的降临。

    到底是……

    一些省城的宗师级人物露出惊疑不定之色,这种异常的气象,显然不是正常的天象,似乎、好像、大概是……

    南京武院,演武馆中。

    苏乞年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终于要突破了。

    而一直关注苏乞年的罗虔,此时看到苏乞年的神情变化,顿时猜测到了什么,他浑身一震,就露出狂喜之色,老院长他……

    轰!

    念头刚动,自武院深处,那一处被列为禁地的枫树林里,一缕刀光,宛如开天辟地之时的一道惊雷,从大地之上炸起,又好像一根银紫色的天柱,一下冲霄而起,撕裂漫天乌云,拔地而起逾百公里,一下冲入星空之中。

    天空像是被一刀分成了两半,被斩开的真空苍白,虚无扭曲,在星空中,这一缕刀光一直冲出地球近五百公里,方才渐渐衰弱,锋芒激荡,虚空波纹弥漫,将几块小山般的陨石一下绞碎成虚无。

    “力达星空,金刚不坏!”

    顾成刚喃喃道,满脸震撼与激动,没想到此番金陵一行,居然能够见证如此堪称神话的一幕,不是吗?对于普通人,乃至就算是他这样的宗师级人物而言,金刚不坏也是一种堪称神话的境界,极限武道上前行越远,越觉得武道无涯,而道路漫漫。(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求月票,求推荐票。还有第三更,稍等,有些大家关注的问题,下一更会有一些解释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