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五十五章 极限武者,二十三年云和月!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一袭粗布白袍,虽然干净,但显然很廉价,现在有钱人穿的,大多是高强度的纤维仿生衣,工艺复杂,既美观,彰显身份,又能防御一定的伤害,一般的工薪阶层,大多穿的也是合金丝线混杂蚕丝布的卫衣。

    原始的布匹,虚浮无力的脚步,松弛的筋肉,该死,这样一个明显家庭并不富裕,乃至有些寒酸,四肢无力的年轻人,到底是怎么从他们眼皮底下混进去的?

    两名驻守的中年极限武者相视一眼,都有些窝火,本来在武协中得罪了人,被发配到这没有半点油水的远古龙洞就够窝心的了,再出什么岔子,被抓住把柄,将他们彻底驱逐,剥夺武协成员的身份都有可能。

    “小子!你是怎么进去的!”

    “快说!不然揍不死你!”

    两人接连开口呵斥道,同时心中嘀咕,这与他们子女一般大的小子,虽然看上去是个弱鸡,长相不是特别出众,但气质却是沉稳平和,比他们家中的跳脱性子,倒是要胜过不少。

    难道还有其它通路可以进入这远古龙洞?

    “苏元和,还有刘进两位叔叔呢?”

    苏元和?刘进?

    两人相视一眼,驻守远古龙洞十年一轮转,那已经是他们两届之前的老人了,遑论苏元和与刘进两位,十几年前打破了两次人体极限,从普通极限武者晋升为武术家,是他们的前辈,已经年过古稀,现在是地级泰州市的武协理事。

    苏乞年看一眼洞外升起的朝阳,记得当初他精神萎靡,游览至这远古龙洞时,曾经得到过那位苏姓本家的点拨,这才有了后来的坚韧不拔,再后来,种种机缘之下,他去到了联合国,走进了那场绝密的,关于时光之心的考证与实验……

    “你和两位理事是什么关系?”

    一名中年极限武者语气稍缓,沉吟道,若是两位理事的亲戚倒还好办,说不得,还能做一个顺水人情。

    “升到理事了……”苏乞年微怔,随即轻轻摇头,道,“倒是没什么关系。”

    “妈的,没关系你装什么大尾巴,这小子不老实,先拿下再说,给他松松筋骨,就知道天高地厚了!”

    另一人吐一口唾沫,就面色不善,朝着苏乞年走去,这事可大可小,但他们不想再招惹麻烦,下一波游客只剩五分钟就要登岛了,先拿下,搞清楚虚实之后,直接扔下湖就是。

    “极限武者。”

    苏乞年轻语,眼中浮现一抹异色,当初他绝症在身,连带着体质也远不如普通人,不用说极限武者了,练武都不可能,眼下归来,倒是生出不小的兴趣,想要见识一下,这科技大时代的背景下,衍生建立的极限武道,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

    “居然不逃?”

    近前的中年极限武者露出诧异之色,而后嗤笑道:“看来也知道普通人和极限武者之间的差距,不过小子你这种无所谓的姿态,我很不喜欢!”

    咻!

    一只手伸出,以超越普通人反应的速度落到苏乞年的肩膀上,五指如铁钳,就开始发力。

    一秒,两秒,三秒……直到七八秒过去,不远处的另一人不耐烦道:“你倒是出力啊,时间不多了,不要再耽搁,赶紧问出话来!”

    呼!

    然而下一刻,他就发现不对,因为在苏乞年身前,出手的中年极限武者,浑身上下开始冒出大量的热气,如同烧开了的锅炉一般,裸露的手臂青筋凸起,整个人都好像一头猎豹般,弓起了背脊。

    什么!

    他大吃一惊,这分明是鼓荡一身气血,动用了全力的征兆。

    砰!

    不敢迟疑,他一只脚猛地踏地,溅起烟尘,如一口利箭般,带起凛冽的破空声,十来米的距离几乎在呼吸间跨越,一只手如疾风,锁住了苏乞年的另一边肩膀。

    苏乞年看身前的两人浑身白雾蒸腾,汗如雨下,气血之旺盛,以及刚刚的出手速度,倒是与玄黄大地筑基功有成的练武之人相差无几,只是这手擒拿,虽然拿捏位置十分准确,但发力就显得极其粗陋,且在苏乞年看来,两人筋肉皮膜,乃至五脏六腑间,都有为数不少的细微暗伤,现在依靠血气滋养,还感受不出来,等到年老之后,血气衰竭,恐怕晚年不会太安逸,有极大的可能会折寿。

    “还有吗。”

    两名极限武者看近在咫尺的苏乞年开口,那种平静的语气和神情,除了令他们感到一种巨大的羞辱感,还有一种惊悚,以他们打破一次人体极限,进化之后的体魄,就是寻常薄钢板,在近乎一吨千公斤的气力下,也能够捏出印记,但对方那看似松弛的肌肉关节,却仿佛比合金还要坚硬,他们手指都捏得生疼了。

    两人相视一眼,身为极限武者,哪一个不是千锤百炼,下一个瞬间,两人几乎在同时松手后撤,暴退十米,连半个呼吸都没有,两口合金长刀出鞘,锵的一声,两团刀光乍起,刀鸣声宛如一人,这种默契,显现出来两人非同一般的关系与信任。

    “风刃!”“雷殛!”

    瞬息间,两人再次近前,一人长刀转动,有风声呜咽,刀风凌厉,一人则双手持刀,刀起如云聚,刀落似雷霆万钧。

    极道武学!

    刀光坠落,空气被绞得支离破碎,裂空声尖锐,却见苏乞年不急不缓地抬起一只手,却诡异地后发先至,一根食指穿过刀光,竟似没有受到半点阻隔,两人眼睁睁地看着这根食指分别轻点在他们手腕之上,一点酥麻瞬间席卷全身,合金长刀脱手,噗地一声扎入了数米外的地面。

    洞口寂静,两人先是错愕,既而就露出骇然之色,像是魔术一般,但到底活过了四十余载,年近天命,一点眼力还是有的,他们觉得不真实,只能说明对方在武道之上的境界和对招法的体悟,远在他们之上。

    高手!

    两人醒悟过来,在两人看来,想要如此轻描淡写扛住他们的擒拿,破解他们的刀法,至少也要打破了二次极限的武术家才有可能,而放眼整个地级泰州市,二十岁左右的极限武者也不过十来个,都是地方年轻一代的骄楚,至于二十岁左右的年轻武术家,放到全国,都可以称为天才了,据两人所知,泰州武协中,绝没有这一号人物。

    过江龙!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两人意识就陷入了混沌,等到再次苏醒,身上的酥麻感消散不少,两人艰难转身,看洞外,那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负手而立,迎着朝阳,有那么一瞬间,竟好像有一种莫名的沧桑感。

     2238年了!

    距离自己离开地球,已经过去了整整二十三年。

    苏乞年叹息一声,刚刚与两人几句对话,就有所猜测,可能非是回到原点,但真正截取记忆之后,还是生出了几许沧海桑田的慨叹,能够跨越时空归来已经足够了,再回到过去,就显得贪得无厌了,遑论苏乞年心中也有忌惮,过去不可逆,冥冥之中的秩序与规则,早在玄黄大地时,他就曾体会过一二。

    无声无息,接近轮回境巅峰的意志弥漫,地球虽然不小,却也在刹那间,就被席卷过境。

    北京,故宫深处。

    一双黝黑,而弥漫金光的眼睛睁开,整座宫殿一下亮如白昼,片刻后,这双眼睛的主人微微蹙眉,一瞬间的心血来潮,却是未能寻到源头,甚至连半点蛛丝马迹也没能捕捉到,难道是那几座遗迹又开始蠢蠢欲动?还是……

    弥漫金光的眸子透过穹顶的天窗,看向橘红绚烂的晨空,最后轻叹一声,收回目光,最近几年,越来越不太平了。

    ……

    远古龙洞口。

    苏乞年意志回归,目光微凝,果然,在这地球上,有着不少地方,以他现在的意志修为,也难以渗透,一如远古龙洞一般,想来就是那些逐年被挖掘,浮出水面的,所谓的超古代文明遗迹了,在其看来,恐怕多半和诸族逃不了干系。

    而后,苏乞年眼中又浮现一抹异色,刚刚就在他意志席卷整个地球时,倒是有个别一些人生出感应,虽然只是模糊的感知,大多云里雾里,却也十分难得,要知道,以他眼下的意志修为,在浩瀚星空,就算是寻常大成圣者,也要逊色一筹。

    收束念头,苏乞年迈步,他要看一看,二十三年后,这片故土,到底生出了多大的变化,一些故人是否还在,很多人和事,当初的他无能为力,但终究积蓄在了执念之中,既然归来了,总要去看一看。

    有些遗憾,难以弥补,但岁月更迭,总能磨碎记忆与苦痛,只是相比于寻常人,他更少一些牵绊,但难以否认,自走出龙洞的那一刻起,一个念头,就不可抑止地自心头滋生,令他心灵悸动,竟生出些许恍惚,少见地生出了迟疑之意。(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等熟悉几天未来世界的节奏,尝试恢复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