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美食供应商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正主到来!
    因为并没有托运行李,所以航班牌上显示汪季客乘坐的航班到达五分钟后,就走了出来。

    汪季客没有辜负他的“恶名”,虽然已是六十多岁,但身板腰背比年轻人还直,而且一步步跟用尺子量过一样,感觉行走步伐间距都一模一样。

    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但熨烫得是一丝不苟,手中还提着一个黑色手提小箱子。

    头发比汪强还乌黑茂密,汪强非常清楚,毕竟每年自家老爹都会去染黑发。

    “老爸我来给你拿箱子。”汪强立刻跑上去,略带谄媚的道。

    “不用。”汪季客眉头一皱直接拒绝。

    汪强一阵心虚,但立马又说:“老爸我给你介绍一下,其实也都见过,这是我朋友刘……”

    话没说完,汪强突然惊奇的发现,本来站在他身旁的刘理那明显的胖胖的身躯不见了。

    “呃。”汪强左顾右盼,都找不到。

    汪季客笔直的站原地,询问:“需不需要等你朋友。”

    “不用不用,可能是有事先走了。”汪强立马道:“老爸我现在带你去袁主厨那边?”

    “现在还不是营业时间,去袁主厨那边干什么?”汪季客道:“来前我也没有提前说过,现在去拜访多不礼貌。”

    汪强只能连连点头,不敢反驳。

    “带我去你住的地方。”汪季客沉默片刻后道。

    “哦哦。”汪强立马答应:“那我在酒店马上开间房。”

    来前定了车,司机已经在停车场等着了,汪强其实很想坐副驾驶,但碍于汪季客的威慑,还是规规矩矩双腿并拢的坐在后排。

    手机现在是真的方便,以前订房还要打电话,现在直接在出行软件上就能完成。

    一路上汪强尝试找各种话题,但汪季客都处于爱搭不理的状态,只有在说到和厨艺相关的事情,才会有兴趣聊两句。

    比如汪强说:“感觉袁主厨的刀工区别于现在所有厨师。”

    汪季客就会回答:“不是区别于所有厨师,而是袁主厨的刀工自成体系,任何成名已久的大师,对于刀工都有自己的理解,只是看个人的风格有没有那么浓烈。”

    汪强又说:“不是个人风格,我的意思是感觉袁主厨有一套刀工。”

    “有一套自己的刀工?”汪季客侧头认真的看着汪强。

    个人刀工风格,和个人刀工这两者的概念截然不同,前者旁人学不会,后者是所有人都能学,但看个人天赋。

    而且也就如同汪季客所说,大师都有专属风格,否则也成为不了大师,可个人刀工……

    汪季客也没说话,看表情也分不清楚他到底是信还是不信。

    机场到希尔顿酒店距离说远也不远,但说近也是绝对不近的,反正就在父子俩尬聊的时候,车到了成华区的这个希尔顿酒店。

    说起这个希尔顿酒店还有一个趣事,本来这家位于成华区的希尔顿,只是一栋楼,自2017年开业,生意一直挺好,所以有计划扩展店面。

    但在去年后,在希尔顿果断买下了旁边那栋楼后依旧是经常客满。

    希尔顿心里是非常有逼数的,虽然他的服务宗旨是“今天你对客人微笑了吗?”,但其实另一句话更恰当“今天你对金钱低头了吗?”。

    位于成华区的这一家希尔顿,前台有专门的“蓉城旅游咨询台(包括袁州小店排队攻略)”,不光如此他还有特殊的叫醒服务。

    只要你打电话和前台说,你想吃什么时候的袁州小店,前台就会在合适出行的时间叫醒你,然后开车送你过去排队。

    其实真的是这样,你要挣钱,就要有挣钱的态度,不是说要跪舔什么的,而是你不能想赚钱,还一副别人欠你千八百万的模样。

    “老爸,你先入住把东西放下,休息一会我们再去袁主厨那边。”汪强道。

    汪季客点头应下,然后在前台处拿到房卡,撂下汪强就往自己的房间走。

    然后汪强很怂的,就回到了自己房间,给郝诚等人发了消息,几人再次聚集在黄飞的房间中。

    忘记说了,汪强等人都开的是套房,所以此时刘理、郝诚两人在黄飞房间的客厅坐着。

    “刘理,你可真够朋友……”汪强敲门进去,看见沙发上肥硕的身体,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刘理的声音。

    “强哥你怎么不知道等我呢,我就是去个厕所的功夫,还是小号,然后一回来人就不见了。”刘理一脸郁闷,拍了拍大肚子,道:“你看我这个体积,在航站楼找了一圈,汗流浃背的,你说我容易吗?”

    “强哥,你和汪叔不能等等我吗?”刘理语气中包含着委屈。

    汪强愣住了,这样一想,似乎真的是马上就走了,所以本来带着那么一点“兴师问罪”的他,一时之间有些语塞。

    “咳咳。”汪强道:“去厕所之前为什么不给我说一声,我还以为你先回来了。”

    刘理双眼睁得老大,他道:“怎么可能!说好陪强哥你的,我肯定说到办到,江湖及时雨说的就是我!”

    “而且我心想只是一两分钟的事情,我快去快回,就没说。”刘理道。

    “抱歉抱歉,是我的问题。”汪强觉得自己是有些过分了。

    “没关系强哥,汪叔现在是已经下榻这家酒店了?”刘理先是挥了挥手表示大度,然后关心的询问道。

    “嗯,已经住下了。”汪强点头。

    “那一会我们过去拜访拜访汪季客大厨。”郝诚道,出于礼节,苏菜五虎之一汪季客莅临,他们自然是必须去拜访的。

    大约在四点二十分,汪强领着三人来到他老爸住的房间。

    汪强深吸一口气后敲门,“蓬蓬”清脆的叩门声响起。

    “进来坐。”汪季客开门后,将四人迎进了房中。

    其实汪季客在房里也没休息多久,放眼看去,衣服也没有换,书桌上摊开放着蓉城的今日早报。

    进房后,汪季客坐在主位上,郝诚、黄飞、刘理、汪强坐在客位。

    “爸,这是我朋友黄飞、郝诚、刘理,您应该都见过。”汪强先开口道。

    “嗯,都认识。”汪季客道:“郝诚你师父的苏式糕点学到几分了?”

    果不其然,开口第一句话就是问厨艺,客套都不带客套的。

    郝诚回答:“呃……距离师父还是有不少差距,目前主要专研苏锡菜系。”

    苏菜和川菜一样,有好几个派系,主要分为金陵、淮扬、苏锡、徐海,其中徐海偏咸,类似鲁菜,而苏锡味淡并注重色、香,而淮扬味是甜咸,金陵就是刀工以及雅。

    “嗯,很好,专注一派,厨艺不是看你掌握了多少菜系,而是看你能够将其中一门菜系钻研到什么地步。”汪季客道。

    郝诚道:“多谢汪季客主厨提点,我师傅也是这样说的。”

    “前几天我才和黄老哥一起吃了饭,他给我说他家的小子厨艺天赋很好。”汪季客转头看向黄飞问道:“有没有勤奋兑现自己的天赋。”

    “一直在打磨基本功,我感觉自己的基本功还有进步的空间。”黄飞回答。

    汪季客点头:“嗯,基本功一定要夯实,否则再高的天赋,也都是空中楼阁,一压就破。”

    “谢谢汪主厨,我一定会记住。”黄飞道。

    “刘理,你之前跟我保证过,要减肥,无论什么手艺,身体是比基础还基础的东西,太胖之后,无论是身体机能,还是身体状况,以及灵敏程度都会下降。”汪季客目光停留在刘理身上,神色逐渐变得锋利。

    “那个……”刘理不知道怎么回答,所以只能支吾。

    “爸,我们该走了,再不去就排不上队了。”汪强及时出言。

    “嗯……回来我给你办一个私教课,每周至少去三次。”汪季客起身。

    “那个汪叔不用你破费了吧,那什么我自己能行的。”刘理连忙道。

    “不破费。”汪季客道:“如果你要是觉得我破费,可以私下把私教课的钱转给我,我问题不大。”

    说完,汪季客就没有再想商量的意味,跟着汪强上了电梯。

    刘理脸上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只能垂着头跟在后面。

    真是努力了,汪强无奈表示。

    其实说起来,从小到大,汪季客在外人面前都很给汪强面子,哪怕是上小学,考得非常差,也从不会在同学面前训斥他。

    另外关于健身房的事,汪季客一个五零后的人,但经常出入健身房。

    敢信吗?汪季客现在都还有腹肌和背肌。

    就像是刚才汪季客自己说的,身体是最基础的,他还没有超过杭田,必须保持身体健康。

    其实汪强在心里暗戳戳的想,就目前自家老爸的身体,能比其他四虎活得更久,到时候……

    汪强等人还是去的稍微晚了一会,第一批是轮不上了,所以只能排在第二批。

    随着越来越临近袁州小店的晚餐时间,队伍就越来越长。

    汪季客问:“袁主厨的店,每天都有这么多人排队吗?”

    “我们刚才领了号,袁主厨的店,不能叫爆满,而是叫在营业时间都没有位置空一分钟以上。”汪强道:“领到号就是有位置的,而没有领到的食客有很多。”

    “嗯,和报纸上说的差不多。”汪季客点头。

    “那个爸,我们真的不用和袁主厨说一说吗?”汪强再次提及这件事。

    汪季客道:“临时拜访,还是在营业时间,你是多没有礼节?所以就当个食客吃顿饭,当然我要尝尝,那个被你吹得神乎其技的三叉。”

    最后一段话,汪季客罕见的有了情绪波动,很明显他不觉得自己会输给袁州。

    同一道菜品的比试,那至少得刀工、火候、调味这些方方面面都相等,至于输赢的话必须在其中一项,另一道菜要大幅度领先,这才叫赢。

    想想也正常,扬州三叉作为汪季客的拿手招牌他怎么可能觉得自己不如别人,况且汪季客要那么容易承认认输,就不是汪季客了。

    在汪季客看来,袁州的扬州三叉最多只是跟他各有千秋。

    各有千秋,这是已经是非常高的评价了,要知道袁州只是川省人,未在苏省生活过。

    “今天是好不了了。”黄飞在心里暗自感叹。

    另一边的郝诚也觉得,无论输赢,都不可能平平淡淡的过去。

    第一批客人进去点餐,说起来如同之前9元吃垮海底,那个事件一样。

    有小伙伴在网上发布了“穷游打卡厨神小店”的帖子,不同于海底捞那个有些可以占便宜的帖子,这个“穷游打卡厨神小店”三观还是比较正的。

    点一份98的米百做,然后在厨神小店吃一顿打个卡,风风火火离开,说出去那也是在华夏最出名的饭店消费过的人。

    98软妹币,虽然也不少,但绝对是大多数人都消费得起的。

    而且米百做的做法多样,还能吃的不落俗套。

    有很多人讨论:“建议饭前吧,吃顿好的开开胃额。”、“强烈饭后,否则你吃完了袁州的手艺,再吃其他的,味同嚼蜡啊!”……

    关于饭前和饭后还争论得挺厉害,说白了就是在讨论,到底是吃了饭去吃,还是去了再吃,毕竟一碗米百做铁定吃不饱。

    而这个争论至今还没有定论。

    第二批,轮到汪强五人,五人随之进店。

    汪强、郝诚、黄飞、刘理,还是按照自己计划点菜。

    而汪季客则很干脆就点了烤方、叉烧鸭子和叉烧鳜鱼。

    其实烤方以前叫叉烧乳猪,所以扬州三叉其实就是三道菜取个“叉”字,没什么其他意思,同时三叉可以说是扬州人宴席上必有的三道菜。

    虽说汪季客是最先点餐的,但付钱的却也是他,毕竟他是长辈,直接就说了他来付钱。

    其余四人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只能一一谢过后安静的点完餐后坐着。

    “不用看着我,平时该如何还是如何。”汪季客看四人有些拘谨,淡然出声道。

    “好的,爸。”

    “是,汪季客主厨。”

    几人应下后转回目光看向袁州,心里不禁松了口气。

    而一旁的汪季客在说完话后,也把目光转向了厨房里的袁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