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126章:张晋翻脸!徐家之死!秘籍(1更)
    过敏是一种可轻可重的东西。

    轻者仅仅只是长疹子,严重者可能就会丧命。

    在地球上过敏源有很多种,甚至可以说数不胜数。

    金属过敏,花粉过敏,芒果过敏,尘螨过敏。

    甚至还有橡胶过敏的,这样的人好辛苦。

    在美/国的《医学日报》中列举出四种最危险的过敏源,其中就有酒精,贝类,花生等。

    但总体而言,过敏也是分人种的和区域性的。

    比如一般而言沿海的人对海鲜过敏不严重。

    但是远离海边的内陆国家,也不吃海产品的人种对海鲜过敏的概率会加大。

    东方人容易对花粉,尘螨之类的过敏。

    西方人对花生过敏概率,远比东方人高。

    所以在美剧里面,经常会出现花生过敏的剧情,哪怕碰了一点点花生粉末或者是花生油,全身都会长疙瘩,一张脸肿成猪头。

    国内观众看了觉得太夸张,然而实际上确实如此。

    现实中甚至出现和男友接吻,间接花生过敏致死的案例,只是因为他男友吃过花生油食物。

    还有一种致命危险的过敏源,就是贝类的汁液。

    而这次来找徐芊芊采购的西域商人,全部都是白色人种,而且是内陆国家。

    对花生,贝类等过敏概率比起东方人要高出许多。

    而沈浪这两种染料配方,尤其是彩虹色染料配方,里面的物质多达几十种之多。

    里面被沈浪加入针对西域人种的过敏源,就达到九种。

    光贝类的汁液,就超过三种。

    中国古代一直到了明朝才出现花生,而在这个世界,大约三百多年前就出现了花生。

    于是,花生油脂也被加入到配方之中。

    如果徐芊芊时间足够的话,她可以让家里的工匠对这些配方进行细细甄别检验,比如去除掉某些物质,比如配方比例做出一定的改变。

    但是……她最缺乏的就是时间。

    自从大作坊被烧掉之后,交货日期就无比紧迫,完全是悬在她头顶的利剑。

    她花大价钱,雇佣了三倍的工人,日夜不休,终于在期限之内将所有的丝绸赶制了出来。

    她是担心沈浪会阴她,但是所有的关注点都在褪色上。

    所有的防备,也都在丝绸可能会褪色上。

    染料褪色,一直都是最致命的缺陷。

    所以,她让大匠取了百份样品进行暴力实验。

    所有的目的就是为了检验是否会褪色,结果完全不褪色。

    至于过敏?她还真的没有这个概念。

    古代社会的人,又有几个懂过敏啊?

    至于这些染色工匠为何没有过敏?

    呵呵……

    干染料这一行的,会过敏的工匠,早就被淘汰掉了。

    这些人都是最卑贱的底层,身上长个疹子算个屁啊。

    说一句很可悲的话,过敏也算是一种富贵病来着。

    我们国家在十几年前,除了致命的药物过敏之外,谁在乎普通过敏啊。

    对于这些底层工匠来说,别说过敏长疹子了,就算被火烧伤,就算被烫掉一层皮也不算什么。

    所以过敏这东西,在作坊里面是不会被发现的。

    就算偶有过敏例子,也没有人当一回事。

    但是,它们出现在贵人的身上,那就不得了了。

    心狠手辣的沈浪在配方中,加入了八九种针对西域白色人种的过敏源。

    总有一款适合你。

    在场几十个商人加上他们的几十个情人,就算只有百分之五的中招率,也不得了了。

    这些养尊处优的商人,各个都细皮嫩肉,皮肤如同膏脂一般。

    这一过敏,那简直太痛苦了。

    疹子一片一片冒出来,那种痒意,根本无法阻止。

    短短片刻,直接挠出血来。

    最最致命的是一个鹰钩鼻的西域商人。

    他的全身都浮肿起来,通红一片,而且已经无法呼吸,连喉管也水肿了。

    因为刚才在房间里面,他的情人穿着彩虹色丝绸裙子实在太过于诱人了,半透明的状态,欲露还掩的,他一下子把持不住,就隔着裙子又吻又噬咬,用牙齿将彩虹丝绸咬碎在嘴里大嚼,然后又咬她的女人。

    这个人是非常狂热的,被她蹂躏的女人不知凡几,大多痛不欲生。

    也正是因为他最狂野,所以引发的后果也最致命。

    “呃……呃……”

    鹰钩鼻西域商人拼命捂住喉咙,无比的痛苦,眼珠子充血几乎爆出。

    这幅样子真的和中毒一模一样。

    “啊……啊……”

    在场几十名商人惊呼大叫。

    这群人享受荣华富贵,是最最惜命的了。

    哪怕大多数人根本没事,也吓得魂飞魄散。

    “这丝绸上有毒,有毒……”

    刚才大家都好好的,换上了徐芊芊送的新衣衫之后,才发生这样的事件。

    所以在场所有人断定,肯定是丝绸有毒。

    哪怕过敏者不足十人。

    但是后果……已经致命。

    终于!

    那个鹰钩鼻的西域商人窒息而死了。

    在场的大夫想尽一切办法救援,又是掐人中,又是灌参汤都没能救回来。

    “啊……啊……死人了。”

    “徐家的丝绸害死人了。”

    这些西域商人和情人,顾不得众目睽睽之下,将自己身上的新衣衫全部扒光。

    和自己性命比起来,廉耻又算得了什么。

    “退钱,退钱。”

    “赔偿三倍押金。”

    “赔偿人命!”

    所有的商人,将徐芊芊包围在中间,状似疯狂。

    徐光允见到这一切,整个人再一次陷入了木化。

    上一次大火烧掉了大作坊,他就已经吐血了。

    之后,他强撑着身体抗了过来。

    因为借用的是林默的作坊,靠女儿徐芊芊一个人是不行的,他也要在场监督。

    这些日子,他也耗尽了心血,吃得少,睡得少。

    为的就是让徐家渡过这场致命的危机,保住金子招牌不倒。

    而现在,一切都完了!

    彻底全完了!

    他的脑海里面再一次浮现出沈浪的身影。

    一定又是他!

    尽管这一次徐光允依旧不知道沈浪是如何做到的。

    但百分之百肯定,这又是沈浪的毒计。

    “沈浪,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徐光允眼前一黑,彻底昏厥过去。

    而这一次,就算按人中也醒不过来了。

    ……

    徐芊芊望着眼前的这一幕,脑子里面一阵阵轰鸣。

    整个身体再一次失去了知觉,仿佛和这个世界彻底隔离了一般。

    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当一个人痛苦到极致,被打击到极致的时候,身体就会触发自我保护机制。

    整个人就仿佛包括在一层壳子里面,对外界的一切刺激失去反应。

    这段日子,她付出了多少心血?

    她继续每天都住在林家的作坊里面了。

    为的就是让徐家渡过这次难关,为的就是徐绣的招牌不倒,为的就是让未婚夫和公公不对她失望。

    现在,一切都彻底毁了。

    一切都彻底覆灭了。

    徐家过往的辉煌,仿佛一场梦境。

    足足好一会儿后,徐芊芊感受到背后一股温暖。

    有人扶住了她的后背,非常有力的双手。

    她不由得回头过去,见到了张晋充满怜惜的双眸。

    “张郎!”

    徐芊芊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此时徐家已经大乱了。

    愤怒的他们,打算将成山的丝绸全部烧毁。

    围住徐光允和徐芊芊要钱,要赔偿。

    张晋望着眼前的一切,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最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幕发生了。

    眼看着未婚妻徐芊芊就要被这群西域商人淹没,他赶紧冲过去,将徐芊芊救了出来。

    “来人,调兵过来,镇压场面。”

    ……

    天涯海阁内。

    沈浪这个渣男乐不思蜀。

    他的手中此时拿着的,就是《天外流星》的秘籍。

    真像一块板砖啊,只不过是玉制的。

    沈浪看过那么多电影,看过那么多小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板砖样的秘籍。

    这个秘籍非常珍贵,南海剑王因为他而崛起,从此之后这套剑法就被誉为天涯海阁的镇阁之宝。

    但是沈浪却发现,天涯海阁这些教授对它的态度非常淡然。

    就好像它和其他秘籍没有多大区别,就这么轻而易举放在了沈浪手中。

    女学士玉娘的名字其实叫张玉音。

    天涯海阁的一种学士中,她算是最年轻漂亮的了。

    所以,也是最受欢迎的。

    大家之所以称她为玉娘,因为她每次都自称老娘。

    此时,玉娘挨着沈浪坐下,桌面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点心,比玄武伯爵府还要精致。

    一开始沈浪还自己拿着吃,后来张玉音就用纤纤玉手喂他吃了。

    “弟弟,你猜猜姐姐多大了?”玉娘问道。

    沈浪望着她丰润美丽的脸蛋,侧着头想了一会儿道:“二十三点五岁。”

    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这样胡说八道才显得真诚啊。

    “咯咯咯……”玉娘笑得花枝乱颤,娇声道:“胡说,人家才十八岁。”

    沈浪一愕。

    咦?姐姐也你也懂这个?

    旁边几个天涯海阁的教授看着这对男女,心中一阵阵叹息。

    人心不古啊。

    你张玉音十八年前就说自己十八岁。

    现在还是十八岁。

    你平时对我们什么态度?

    呼来喝去,颐指气使。

    仗着自己是天涯海阁的阁花,明明是最低级的学士,却如同老大一样。

    永远恶声恶气,不知道礼貌为何物。

    现在来了一个稍稍有点帅的年轻人,你竟然如此跪舔。

    你的人格和尊严呢?

    但这怎么能怪张玉音呢?

    在天涯海阁内,她每天接触的都是老头,整整十几年了啊。

    当然不是没有年轻人,但那些都是地位地下的学徒,作为学士当然要高高在上。

    现在来了一个这么这么帅的年轻人,她当然会情不自禁。

    换成一个男人十几年见不到年轻女子,看到母猪都会动情。

    人家张玉音已经很克制了好不好?

    她真的一副十八岁的样子,雪白的玉手撑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沈浪,仿佛他说的每一个字都特别有趣,让她听得入迷。

    旁边一个老学士实在看不过眼了,不由得咳嗽几声提醒,要注意天涯海阁的清高和体面。

    “咳咳咳咳……”

    张玉音转过漂亮脸蛋,杀气腾腾道:“你得肺痨拉?一边咳去。”

    接着她回过头来,已经妩媚甜美,娇滴滴道:“弟弟你讲的好有趣啊,接着说,接着说……”

    然后,她又拿起一块糕点送进沈浪的嘴里,玉指再一次不小心触碰道沈浪的嘴唇。

    “弟弟,你其实不应该借阅《天外流星》剑法的。”张玉音娇声道:“南海剑王崛起之后,这些年来借阅它的武道宗师非常多,但是没有一个能够解读的。有一个大宗师甚至蹲在这里一年半,也没有能够将他解读出来。”

    沈浪道:“这个大宗师是谁啊?”

    张玉音道:“钟楚客,很厉害的一个剑术大家,不久之前才离开的。”

    哎呀,好尴尬。

    从来没有听大宗师提起过啊。

    难怪他口口声声说木兰绝对破不了唐炎的《天外流星》剑法呢。

    女学士张玉音道:“一百多年前,丘巨那对狗男女用了足足十几年的时间才将《天外流星》秘籍解析出来,可惜当时没有留下副本,否则姐姐就拿给你看了。”

    沈浪细细地端详。

    就仿佛随意研究的样子。

    但是他的x光双眼和智脑,完全发挥到了极致。

    一层一层地扫描,将里面所有的文字,图案,运气路线全部记录在智脑里面。

    他再一次叹为观止,真是精密之极啊。

    这么一寸厚的玉块,竟然有二百三十层,也就是说每一层的文字和图案,仅仅不到0.15毫米。

    他实在无法想象,当年第一代南海剑王丘巨是如何将它一层层解析出来的。

    之前沈浪听说丘巨夫妇用了十几年时间,他还觉得太长了,而现在他觉得,十几年能够解析出来实在太了不起了。

    难怪这个世界上专门负责解析秘籍的人,通常不怎么会武功。

    因为,一辈子能够解析出来两三个秘籍都了不起了,哪有时间练武啊。

    见到沈浪尤其认真,张玉音也不再言语,只是恬静地看她。

    每个两分钟,就将一份精美的点心投喂到他的嘴里。

    对于这一幕,沈浪还是比较熟悉的。

    高中的时候,班花就经常这样看着他发呆。

    整整一个半时辰后。

    沈浪将《天外流星》秘籍的每一层都全部解析,并且记录在智脑之内。

    他的猜测果然是对的。

    这秘籍真的分为正反两面,一阴一阳,相生相克。

    接下来,沈浪这秘籍原本物归原主,放回原处。

    在张玉音依依不舍的目光中,沈浪告别离去。

    顿时,在场几个老学士长长呼了一口气。

    这个大帅逼终于走了。

    沈浪和木兰,再一次骑马北上,返回玄武城。

    他当然依旧和娘子同骑,被护在怀中。

    忽然,木兰道:“夫君,你身上有女人的香味。”

    ……

    派了几百名士兵保护徐家之后,张晋马不停蹄赶往晋海城。

    他将徐家发生的一切事情,告诉了父亲张翀。

    张翀久久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隐元会使者舒亭玉前来拜会。

    “我有一个妹妹,长得花容月貌,和张晋公子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成婚之后,我家陪嫁十万金币,没有任何一点点附属条件。”

    “我们隐元会是很低调的,无法去干涉越国的朝堂。但是在太守大人谋求艳州下都督一职上,让一些人闭嘴,我们还是能够做到的。”

    张翀父子依旧静静无言。

    舒亭玉淡淡道:“要抓紧了,按照常理,人的自杀时间是崩溃的二十四时辰之内。过了这段时间,就算再绝望也不会想死了。”

    这话就诛心了。

    舒亭玉道:“其实我那个妹妹是表妹,他家是做香料生意的,是越国北方的香料巨头,和我们隐元会其实没有什么关系的。池山刃,张太守应该听过。”

    当然听过,这是一个实力远比徐光允强得多的豪商大贾。

    舒亭玉道:“池家在艳州也有很多生意往来,根基还是蛮深的。太守大人未来去艳州担任下都督也正好用得上。艳州不比玄武城,可要险恶得多了。”

    张翀闭上眼睛良久。

    睁开之后淡淡道:“我会派人去池家提亲的。”

    然后,他朝张晋道:“去吧,我们张家绝不悔婚,也绝不退婚。”

    张晋面孔一阵抽搐,道:“父亲。”

    “去吧。”张翀道:“围攻玄武伯爵府在即,不要耽误了大事。”

    ……

    半夜,玄武城徐家。

    徐芊芊病倒在床上,消瘦而又苍白。

    张晋坐在床头,显得尤为温柔,目光充满了怜爱。

    “张郎……”徐芊芊泪水再一次涌出,哭泣道:“都怪我太心切了,春华妹妹其实提醒过我的,让我一定小心。但是我被利益熏心,我不该将所有丝绸都染成紫色和彩虹色的,否则也不会被沈浪所害。”

    张晋柔声道:“好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有用,不要想太多,好好休息。”

    徐芊芊目中充满了柔情道:“张郎,如果你想要退婚,我能够理解的,我会公开宣布一切错处在我。”

    张晋道:“别傻了,我怎么可能退婚呢?”

    接着,他伸手抚摸徐芊芊的头发,道:“芊芊,不要胡思乱想了,再大的事情,睡一觉就没事了。”

    徐芊芊温柔道:“谢谢张郎,关键时刻你对我不离不弃。你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妻子。”

    张晋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道:“好好睡一觉,有什么事情再说,我去看看岳父大人。”

    ……

    徐光允也醒了。

    他整个人仿佛陷入了癫狂之中。

    看着面前的张晋,不像是看到女婿,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晋儿,我们还没输,我们还没有垮。”

    “那些西域商人,把定金还给他们就是,赔偿就不要妄想了,反正这是我们的地盘。”

    “那些丝绸还能用,卖给海盗王仇天危,别人不要这批丝绸,他肯定是要的。”

    张晋端着一碗药汤道:“岳父,先不要想这么多,喝完药后好好休息吧。”

    徐光允嘶声道:“你父亲谋求艳州下都督一职,不是需要钱吗?玄武伯爵府马上就要完蛋了,到时候分给我们的三万亩桑田卖出去,换成金币给你父亲谋求官位。“

    “这次肯定还是沈浪害我们,玄武伯爵府不是很快就完蛋了吗?贤婿你到时候一定要把沈浪交给我,我一定要将他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我一定要将沈浪全家斩尽杀绝!”

    徐光允猛地做起身体,目光充满了无尽的怨毒和仇恨。

    如果沈浪在面前,他一定会化作一道野兽冲上去沈浪吃了,撕成碎片。

    张晋目中闪过一丝讽刺,然后将药汤端到徐光允嘴边道:“岳父大人,先把药喝了吧。”

    徐光允道:“贤婿,你一定要答应我啊,金氏家族灭亡之后,一定要把沈浪交给我,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他扒皮。”

    “好。”张晋道:“先把药喝了吧。”

    徐光允这才端起药碗,一饮而尽。

    然后,猛地把碗摔在地上。

    “沈浪小畜生,我和你不死不休,我将你碎尸万段!”

    徐光允嘶吼着,身体剧烈颤抖。

    紧接着,他忽然一愕。

    肚子里面一阵绞痛。

    “噗……”

    一口鲜血猛地喷出。

    接着第二口,第三口。

    黑色的血,从鼻子,耳朵,眼睛流出。

    真正的七孔流血。

    徐光允不敢置信望着张晋,用尽最后的力气道:“药,药里面有毒?”

    ……

    注:第一更送上,又写到了凌晨五点,希望接下来能好好睡几个小时。

    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兄弟们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