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帝皇分身系统 > 第50章 目标,山西盐商
    50目标,山西盐商

    【老云新书,求收藏推荐!】

    朱勇既然已经决定,接下来要对一些盐商下手,他就得提前了解此时的大明境内分布的主要盐商有哪些。

    然后,朱勇才好挑选最合适的下手目标。

    这点,孙承宗这老头早就替朱勇想好了。

    孙承宗回府之后,就派人入宫,给朱勇送来一份资料,正是此时大明国内几大盐商的讯息。

    “看样子,孙承宗这老头对于大明境内的盐商,也早就盯着很久了,不然怎么会提前调查的如此清楚。”

    朱勇看完孙承宗派人送来的盐商资料,微微一笑,自语说道。

    根据孙承宗送来的盐商资料,朱勇对于此时大明境内的盐商,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

    其中,此时大明境内最大的盐商集团,主要有两个,一个是两淮盐商,也是明朝最大的盐商集体。

    大明每年下发的盐引中,有近三分之一都到了两淮盐商的手中。

    而除了两淮盐商之外,第二大的盐商集体,便是晋商了。

    朱勇对于晋商的印象,其实是不好的。

    因为,在后世朱勇看到过一些文献,这个时代暗地里和关外蒙古人、鞑子交易最多的大明商人,就是晋商了。

    这主要是和晋商所在山西的地理位置,有着十分重要的原因。

    在这个国家意识还非常薄弱的时代,指望这些晋商为了大明而放弃自己家族的利益,是绝对不可能的。

    另外一方面,晋商当中的盐商崛起,也和大明的政策有关。

    毕竟,山西靠近边关,而晋南又是产粮区,朝廷为了支持这些晋商为边关运送粮食,便用盐引作为支付给他们的‘运输费’。

    除了政策之外,山西本来也是产盐地。

    山西解州盐池是大明北方重要的产盐区,每年产出的盐,不仅满足当地百姓消费,还能供应其他地区。

    甚至于,关外鞑子和蒙古人,都要暗地里向晋商采购盐。

    晋商卖给关外鞑子的盐,价格极高,简直就是暴利,这也是为什么晋商不惜冒着朝廷禁令,暗中和关外鞑子保持交易的主要缘故。

    “既然这样,那我这次就拿几个山西盐商下手吧,也该给他们提提醒了。”

    朱勇目光冷冽,低声说道。

    朱勇对山西盐商下手,一方面是为了捞钱,这是最主要的。

    同时,朱勇也是为了给晋商们一个警告,让他们收敛和鞑子的交易。

    甚至,等日后骆养性的锦衣卫全面重建完成,朱勇会往山西派去更多的锦衣卫,暗中调查涉嫌和鞑子交易的商人。

    到时候,发现一个杀一个,彻底断绝大明商人与鞑子的暗中交易。

    既然鞑子能封锁大明获取战马来源地,那么大明同样可以斩断关外鞑子,获取铁料和食盐等物资的来源。

    朱勇相信,大明没有战马,顶多组建不了骑兵。

    他倒要看看,关外鞑子没有铁料,怎么打造武器,没有食盐,他们百姓吃什么。

    同时,促使朱勇没对两淮盐商下手,而是准备对山西盐商下手,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缘故。

    那就是两淮盐商在朝廷中势力,比山西盐商大很多。

    而且,由于两淮盐商地理的缘故,使得朝中很多东林党官员,都和两淮盐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个时候,尽管这半年来,朱勇借助两次清查令,在朝廷中抓捕了不少东林党官员。

    但此时,朝廷中东林党官员数量,依旧很多,依然是最大的朋党,而且短时间内,朱勇也没办法完全消灭东林党的势力。

    所以,朱勇要想动两淮盐商,面对的压力比动山西盐商要大得多。

    柿子还是得捡软的捏,哪怕朱勇此时等于是大明皇帝,这个道理依然试用。

    选择好了下手目标,剩下的,朱勇就需要从诸多山西盐商当中,挑选出一两个倒霉的家伙了。

    “大伴,传命骆养性,让他入宫见朕。”

    这件事,朱勇自然还得交给,他最好的狗腿子骆养性去办了。

    很快,骆养性就入宫,朱勇向他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是,圣上,微臣一定尽快办好这件事。”

    骆养性接下朱勇的命令。

    就在朱勇借助崇祯分身,在皇宫对骆养性下达命令后,朱勇意识返回主身,也将新年后的剿匪路线做出了更改。

    原本,朱勇是打算在崇祯十年后,带着两个新军营,前往河南剿匪练兵的。

    但现在,朱勇决定不去河南,去山西,配合自己这次对山西盐商的行动。

    甚至,朱勇还以崇祯的名义,写了一份诏书,给此时身在宣府的卢象升,必要时刻卢象升也会出兵。

    朱勇是担心,他这次对几个山西盐商下手,会因此山西境内的一些动荡,到时候需要武力镇压。

    千万别小瞧这些商人、地主们,他们为了维护他们自己的利益,没有什么事情不敢干的。

    造反,也不是不可能的。

    “全军集合。”

    保定新军军营内,一大清早天还没亮,随着一阵号角声,一处处军帐里,迅速钻出一名名士卒。

    一个新年过去,随着年前剿匪受伤的伤兵归队,新军一营又补充了少量兵源。

    使得此时朱勇麾下的两个新军营,全都是满编,每营三千八百人,三千战兵,八百辎重兵。

    辎重司,是朱勇后面新加入进去的。

    因为在实战中,朱勇发现新军营对于运输工具,非常需求。

    毕竟,新军营中的火枪司,需要携带火炮和弹药,还有粮食,药品,这些都需要马车。

    所以,朱勇才会在新军营中,再设立一个辎重司,负责全营的物资运输,配备三十多辆大车,五十多匹驴骡作为运力。

    “今天早上不晨练了,;两营人马各自返回收拾兵甲、辎重,半个时辰后重新集结,出发。”

    朱勇站在一列列新军将士跟前,大声吼道。

    五天后,朱勇率领的新军两营,也在走真定府,入井径,过固关,进入山西境内,暂时驻扎在寿阳一带。

    而朱勇也知道,骆养性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将山西盐商的情况,调查清楚的。

    所以,朱勇决定先前往晋南一带剿匪,这个时候的晋南匪寇很多,大部分都是从陕西过来的流寇。

    特别是毗邻陕西的平阳府,更是流寇遍地,偏偏这里又是产粮区,还有解州的盐池,朝廷自然不能轻易放弃。

    所以,平阳府一直有很多朝廷兵马驻扎,保护重要地区,比如解州的盐池。

    但其他地方,如普通农村,官府并顾不过来,使得这里的百姓一直惨遭流寇的蹂躏。

    驻扎在这里的官兵,指望他们能守住县城和产盐地,就不错了,指望他们出来剿灭流寇,那是不可能的。

    朱勇他们在寿阳略作休整后,补给了粮草,便继续南下,直奔平阳府。

    一周后,朱勇率领的两支新军营襄陵,再往南就是九原山和稷山,地势复杂,藏匿着不少流寇。

    朱勇便决定,先将这里作为他在晋南剿匪第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