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指镌江湖 > 第五十七章 赏命为放虎归山
    在听到“千叶道人”这四个字时,门外头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一片哗然。

    江陵云中雁澹台川宇嗄声道:“这怎么...可能,他人不是死了吗?”

    庆小年冷声道:“有时候人死了不一定就是真的死了,也有可能是装死。”

    马棣也是一脸的惊恐,实在是不相信还有人死复生的事情发生:“可是你不是说他被人一剑穿心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庆小年道:“一剑穿心的确是根本不可能活下去的,只是他是个例外。”

    白恒也道:“这算什么,难道这人没有心?”

    庆小年咬牙切齿道:“这人的确是没有心,如果有心怎么会做出这些事情,即使是有也是狼心。”

    千叶道人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庆小年道:“所以你就是朝着他的心脏刺上千剑万剑他也是不会死的。”

    木居山士蔡臻道:“都到这时候了你庆小年就不要再开玩笑了,人没有心是不可能活下去的。”

    庆小年沉重道:“我并有开玩笑,千叶道人的跟我们不一样,他的左边的确是没有心脏,因为他的心脏竟然会是在右边。”

    “右边!?”南宫闻华有些吃惊,一般用刀剑的人对人体都有着相当了解,天下谁都知道只要被一剑穿心的人是必死的!

    所以几乎所有人的心都是长在右边的,他们都是知道的。

    庆小年冷笑道:“不错,不过这些东西我们终究都是外行,身体上的事情谁都不如江南丁神医丁霞光更清楚的了吧。”

    这时丁霞光淡淡一笑,从人群中走了出来,众人的目光都随着他看去,皆是敬意。

    丁霞光以一身高超的医术行走江湖,妙手仁心。在场的大多数人基本都受过他的医治,医可治人,更可杀人。你说那些曾都落难的江湖客能不多几分尊敬还行?

    他脸上挂着如沐春风般的笑容,从外表看就像是一位简简单单的普通人:“庆小年说的的确是不会没有可能,医走江湖这么些年,像这样稀奇古怪的事情也见了不少,就比如扬州的司徒大娘两只手加上两只脚竟都是六个指头,我想这个大家都应该知道吧。”

    说到这在场的有些人掩面窃笑了起来。脚是一个女人最隐私的地方,要想看一个女人的手腕和腿,甚至是胸脯其实都不算是什么难事,可是要看一个女人的脚意义可就深远了去了,因为只有上床时女人才会脱下那秀小的锦靴子。

    感受到了众人那饱含春意的目光,丁霞光混身打了个冷颤,一个男人被一群男人用这种眼神盯着,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他赶紧开口否认道:“你们可别多想,那日她只是来找上门想让我为其裁去那多余东西,我们两人可并没有什么关系。”他看了看庆小年继续说道:“再说了,这些奇怪的事情虽然少见,但并不代表没有,在场不也有那么一位多张了一只眼的人吗?”

    这是大家都笑了,千叶道人也无例外。但他们又知道,那颗朱砂痣又岂能真的能看见东西,又怎会真的是一只眼睛。

    庆小年也淡淡一笑道:“丁神医就先别拿我开涮了,还是说说眼下的事儿吧。”

    丁霞光听后也一改脸色,沉重道:“至于这心会不会长在右边,答案是会的。只不过这出现这种情况的几率很小,纵观江湖几十载这种人肯定也有,恰巧我也认识一位心脏长在右边的人,这个大家肯定也知道是谁,不妨你们猜猜这人是谁?”

    丁霞光在此又卖了一个关子,他是个幽默风趣的人,显然也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众人听后面面相觑,一个奇怪的人定是很显眼才对,但是他们又实在是想不出丁霞光口中的人是谁。

    江流儿是最讨厌话说一半的人,他的求知欲就如他的肝火一般旺盛,他着急道:“我的大神医,赶紧告诉我们是谁吧,都到了这情况了还卖关子!”

    丁霞光看一眼颇显急躁的江流儿笑道:“人耐不住性子多半是肝火旺盛,等此行回去之后你到我那去拿几个方子,我给你调理调理,泻泻火。”

    江流儿不说话了,准确的说是懒得搭理他了。要说耐性他是绝对的自信在场是没有人比得上他的。不说别的,就说为了偷一盏杯子能顶着毒辣的太阳在玲珑塔上趴个七天一动不动,这等耐性舍他其谁?

    见众人没有人可以猜出来,丁霞光一些失望,随之叹了口气,幽幽道:“是昔日刀皇雷铎。”

    又是一片愕然。

    丁霞光看出了众人的惊惑,也不再卖关子,说起了一段陈年往事:“不知大家是否还记雷铎与吴乾坤一战?”

    戚如令道:“当然,那一日吴乾坤已一击飞龙下天将雷铎重伤,那一站雷铎几年来第一次溃败,这也正是奠基了吴家在江湖的地位,一举将吴家剑法捧上了神坛!”

    丁霞光点了点头,戚如令说的不错,他是老一辈,这些东西没人会比他更清楚,他继续道:“那雷铎四处下的都是生死帖,可这这一战他却没有死你们一直以来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叶知秋也知道这些陈年旧事,他开口道:“难道不是他吴乾坤手下留情,并未想动杀心?”

    丁霞光脸色沉重的摇了摇头,道:“绝非心软,能为铸剑而夺百位英豪的血,这怎是可能一个心软的人。”

    南宫闻华面露疑色道:“说来倒也是奇怪,他是那样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吴家剑法又专挑上攻,飞龙下天更是以穿心为主,刺喉为辅的无情剑法,能留其一命实在是荒唐。”

    丁霞光道:“其实说刀皇雷铎是右心也并非猜测,说起来也是惭愧,当年那雷铎应该是遭万人唾弃才对,我却医救了他。”

    这倒是没什么好奇怪的,医者仁心,见死不救绝非他丁霞光的本性。

    戚如令道:“所以你就发现了他的这个秘密?”

    丁霞光点了点头,道:“不光是我,就连他自己也是刚知道的。那时他仰天长笑,说老天爷不让他绝命,这是老天爷赏的第二条命,所以至此之后再无乱杀人,去了册寒山开宗纳弟子了。”

    庆小年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他也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遭受这种情况,即使他死了,他的弟子及整个门派也会被人屠尽。”

    江流儿看了一眼千叶道人,道:“可是....”

    这时千叶道人也开口了,他的声音还是有些沙哑,酒辣醋酸,一直喝谁的嗓子都不会好受:“没什么好可是了,我大概也是同雷铎那一样,我现在活着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江流儿摇头道:“我现在最好奇的是你是怎么知道你的心也会在右边的,那天在清水道观你冒如此大的风险,你有把握,还是说你真的想死!”

    还未等千叶道人开口,庆小年就把话接了过来,道:“一切的结果都是实践出来的,当然这是以命的代价。”

    千叶道人嘿嘿一笑,道:“我就说这个天底下没人比你庆小年会更了解我,这的确是我以“死”换来的,可惜我没死。”

    说到这千叶道人也沉重的叹了口气,道:“要来册寒山开宗我怎会心甘情愿,换做在座的各位我想也没人会将自己的老窝给拱手相让吧,也正是因为我也就才发现了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秘密”,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雷铎便不再要我的命了,这也是赏的命。一半天公,一半雷铎。”

    庆小年冷笑一声:“这才是你屠尽册寒山的真正原因。”

    千叶道人挑了挑眉,淡淡道:“算是吧,还是一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既然没死他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一天。”

    的确是这样,有一个人自己原谅自己是无用的,曾犯下的罪孽终将还是会得到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