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神级女反派 > 第八十八章 暴雨梨花针【求订阅!】
    见江天龙被自己所杀,赵青桐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她没有时间多想,因为黄家老祖的攻击就在后面,还未扭头她就能感受到背后升起的刺骨寒意。

    袭来的气劲犹如磅礴的江河一般,透着不可抵挡之势,赵青桐眸光如电,手中长戟爆发出神芒,横扫而出,恐怖的力道直接与袭来的气劲碰在一起。

    轰!

    赵青桐如同被一列疾驰而过的火车正面撞上一般,身形向后倒退了足有数十米之后才堪堪停下步伐,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沟壑。

    她只觉得手心发麻,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虎口已经裂开,鲜血沿着冰冷的戟杆流淌而下。

    赵青桐的眸光冰冷而又深邃,黄家老祖果然不愧是通脉境圆满的武者,仅仅一击之力就让自己受了轻伤,果然不容小觑。

    站在一旁的孟元泽和司徒义也都面露惊容,倒不是吃惊黄家老祖的实力,而是没想到赵青桐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当着黄家老祖的面也敢动手,果然是胆大包天之辈。

    不过他们并没有打算和赵青桐共同对抗黄家老祖的打算,三人组成的临时联盟已经在江天龙身死之时解散了。

    而这般突如其来的变化只在兔起鹘落之间完成,连孟元泽两人才刚刚反应过来,就更别说其它人了。

    在场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晃江天龙就被赵青桐给杀了,几乎就像做梦一样,这位在庆陵叱咤多年的黑龙帮帮主居然就这么死了,凄惨落幕。

    不过人们还在震惊江天龙被杀的时候,黄家老祖已经与赵青桐对上了。

    “小丫头,你的胆子不小,竟敢当着老夫的面杀人。”

    黄家老祖阴恻恻地道,满是皱纹的老脸上透着森然杀意。

    黄家老祖很是愤怒,自从同辈人全都死光之后,已经很久没人胆敢违背他的意志了,就连黄家家主也得听他的。

    不过这会儿赵青桐去没空理这个老东西,因为系统的声音居然在她的脑海中响起。

    “恭喜宿主达成成就:千人斩”

    “你已获得成就点2000,中级宝箱*2”

    听到系统的声音后,赵青桐略微诧异了一下,已经有上千人直接或间接死在自己手里了吗?

    她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发现在江天龙死后,三名堂主选择归降,场上的黑龙帮一众已经被忠义堂、刀马会和她的手下杀得差不多了,几乎全军覆没。

    这让赵青桐在兴奋的同时也不由抱怨,既然江天龙死了,黑龙帮也灭了,为什么没有获得灭帮者的成就。

    不过她仔细想来或许是黑龙帮级别太低的缘故,虽然黑龙帮在庆陵确实是一霸,不过出了庆陵之后还有谁会把它当回事,在江湖上连末流势力都算不上,可能系统根本没把黑龙帮计算在内。

    当然,这些是来自赵青桐的推敲,具体有待论证,而且现在也并不是想这些小事的时候,她立刻用意念打开了系统空间中刚获得的两个宝箱。

    嗡!

    第一个宝箱打开后,一本通体漆黑如墨的书籍浮现而出,融入她的脑海当中。

    “你已获得五阶功法【青莲造化玄身】,系统默认学习,获得熟练度+10”

    “五阶炼体功法。”

    赵青桐眼底透出一抹惊喜,青莲造化玄身的功法融入她的脑海后便知道了这部功法的内容,居然是一部阶位在五阶的炼体功法,让她很是意外。

    要知道,五阶功法可不是大路货,放在小势力之中乃是压箱底的绝学,就算放在一些宗门大势力当中也算是极为不错的秘籍,非核心弟子不传。

    而青莲造化玄身的功法也是极为玄妙,分为三层,第一层为紫莲玄身,修炼成之后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第二层为黑莲玄身,练成之后可徒手接低阶宝兵,甚至能以化出黑莲伤人;第三层为青莲玄身,大成之后五阶以下的宝兵在其眼中形同废铁,所化出的青莲堪比宝兵,威力奇大。

    不过青莲造化玄身并不容易练成,现在刚刚获得也起不了任何用处,赵青桐继续打开第二个宝箱。

    宝箱打开,这次的物品并非功法,而是一个可以固定在手腕上的黑色匣子,通体扁平,透着冰冷之意,隐隐可以看到可扳动的机括。

    “你已获得暗器【暴雨梨花针(赝品)】,此匣暗藏二十七根银针,势急力猛,出必见血,空回不详。注:此暗器只是赝品,可对丹火境以下的武者造成威胁。”

    “暴雨梨花针?怎么还是赝品。”

    看到第二个宝箱内的东西后,以赵青桐的定力都不由愣了一下,系统还真是可以,让她很是无语,居然连赝品都可以抽得出来。

    不过这暴雨梨花针虽然是赝品,倒也不容小觑,丹火境乃是通脉境之上的另一重境界,暗器注明可对丹火境以下的武者造成威胁,也就是说这暴雨梨花针能够对场上的所有人都造成威胁,包括那位黄家老祖在内。

    比起还未修炼的青莲造化玄身来说,暴雨梨花针对于目前的情况而言更加实用一些,于是赵青桐不着痕迹的将黑色匣子从系统空间中取出,暗扣在自己的手臂上。

    虽然打开宝箱说起来话长,但其实只是在一瞬间便完成的事,并未耽搁多长时间,外界根本无人察觉到,黄家老祖见她还不答话,不由得恼怒起来。

    不过正当黄家老祖要发作的时候,旁边的黄家家主黄庆川迟疑了一下,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黄家老祖听了不由冷笑道:“怪不得如此嚣张跋扈,原来你这小丫头还有一重身份,居然是衙门的捕头。

    如今这县衙可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居然连一个小丫头都可以当上捕头。

    这般说来,庆良那小子也是被你拉下马的吧。”

    这时赵青桐才看向黄家老祖,她思酌片刻后,出人意料的没有还嘴,反而恭恭敬敬地拱手道:“黄前辈,晚辈正是庆陵的捕头,不过万万不敢在您面前嚣张,多有冒犯之处,还请您谅解。”

    她的态度顿时让不少人目瞪口呆,哗声一片,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毕竟一直以来赵青桐留给众人的印象都是嚣张跋扈,阴狠毒辣,从未听闻与人低声下气过,这次居然一反常态,不由让人大跌眼镜。

    但人们还是很能理解赵青桐的,毕竟黄家老祖可是通脉境圆满的武者,顶撞他简直是自寻死路,没看到连孟元泽和司徒义都认怂了吗。

    在黄家老祖面前捕头的身份也不再好用,或许黄家老祖会因为赵青桐的捕头身份而不敢杀她,但仅仅只是不能杀而已,但废掉武功还是可以的。

    若是武功被废,赵青桐自然就是没了爪牙的老虎,只要黄家上下打点一下,就算是官府也不能把黄家老祖怎么样。

    而没了武功,赵青桐在衙门里也就待不下去了,到时候自然只能任由黄家处置了,下场可想而知。

    所以倒是没有人觉得赵青桐欺软怕硬,只觉得这是正常人的选择。

    不过黄家老祖活了这么久,自然不是傻子,并不买账,冷哼一声,冷冷质问道:“小丫头,别在老夫面前耍什么花样,老夫吃过的盐可比你走的路还要多。

    你若是真的敬老夫,为何会当着老夫的面杀人,又为何敢动我黄家的人?”

    听到黄家老祖的质问,赵青桐并不慌张,依然恭敬的解释道:“晚辈出身卑微,无依无靠,所做的事情只是为了自保而已,绝对无意与黄家作对。

    江天龙与我有深仇大恨,所以晚辈只能杀死他,不过晚辈甘愿将所得的地盘财富全都送给前辈。

    而且对于之前的冒犯,青桐也甘愿给黄家赔礼请罪。”

    “这还差不多。”

    黄家老祖对赵青桐的表态还算满意,毕竟他才不管江天龙的死活,黑龙帮许诺的财物才是黄家此行的主要目的。

    看着赵青桐毕恭毕敬的模样,黄家老祖忽然说道:“小丫头,你走近一点,让老夫好好瞧一瞧。”

    “是,前辈。”

    赵青桐依言,慢慢走了过去。

    只是没人看到,她的手指已经悄然缩进了衣袖当中。

    “小丫头生得还是很俊俏的嘛。”

    赵青桐走近后,黄家老祖上下打量一番后,沙哑笑道。

    黄家老祖继续说道:“小丫头,你很不错,老夫很喜欢,如果…你能进我黄家的门就更好了。

    老夫的大重孙子黄浩然乃是我黄家的继承人,下一任家主,前途不可限量,老夫觉得和你很般配。

    既然你也不曾婚配,不如由老夫来做主,给你们俩订下一门婚事如何?”

    赵青桐还未说话,旁边的黄庆川也点头笑道:“老祖说的极是,我这才发现赵捕头和然儿当真乃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一对。

    过几天正好是老祖您的期颐寿诞,不如到时候让然儿和赵捕头在您的寿宴上正式订下婚事,这是双喜临门的好事嘛!”

    听着两人的对话,全场不由哗然,就差大骂不要脸了。

    连孟元泽都皱起了眉头,觉得黄家老祖实在是太过分了,居然要逼婚。

    一众捕快也是群情激奋,一脸屈辱之色,褚兴庆双拳紧握,差点把自己的拳头捏爆了,他们只恨自己没有实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上司受辱。

    而黄庆川和黄家老祖这么做自然是有原因的,他们看上的并不是赵青桐的容貌,而是她的实力和地位。

    所谓嫁狗随狗,嫁鸡随鸡,只要赵青桐进了他们黄家的门,以后自然就是黄家的人了,黄家的势力也会变得更加壮大。

    黄家老祖不去会理会旁人,望着赵青桐道:“小丫头,只要你答应嫁给我的重孙,之前的事情老夫保证既往不咎,黄家以后也会成为你的靠山,你觉得怎么样?”

    他的声音中隐隐透着威胁,拒绝的后果自然不言而喻。

    “我觉得吗?”

    赵青桐抬起头来。

    她的嘴角上扬,忽然露出一抹令人惊艳的笑容,如同盛开的天山雪莲,美不胜收。

    “我觉得……你这个老东西还是去死吧!”

    咻!咻!咻!

    机括扳动,银光乍现,二十七根暴雨梨花针自她袖口中倾泻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