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都市纹阴师 > 第77章 黑白巫术
    车子在纹身店面前停下之时,丁一仍然惊魂未定。

    丁二更是小脸煞白,也不知道是一路上吹风吹的,还是被吓到了。

    这些日子跟着丁一到处乱晃荡,所经历的这些绝对是这些年来最危险最难忘的一段经历。

    下了车之后,丁一和丁二同时看向了苗人庆。

    刚才在别墅的时候,他们看不到苗人庆脸上的表情,只能从他的言语之中,感觉他挺紧迫的。

    但此刻看清他的脸,似乎也跟往常一样,没啥变化,似乎他早就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

    也可能是他本来脸上密密麻麻都是刺青,压根就看不清表情。

    “师傅,刚才那是什么东西?”丁一这才开口问道。

    “开门。”苗人庆没有回答,而是让其打开纹身店的门。

    “哦。”丁一点了点头,赶紧打开了纹身店的大门,而后打开了灯,走了进去。

    苗人庆一屁股坐在藤椅之上,然后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整个人陷入了沉思。

    “师傅,那是什么东西?”丁一见苗人庆确实是脸色看着不对,继续问道:“那东西,您对付不了吗?”

    苗人庆这才抬头看看丁一,又看看丁二,想了想说道:“那个地方有人养尸。”

    “养尸?”丁一猛吃一惊,好像听过这个词,但具体是什么东西,他也不清楚。

    “一种很邪门的邪术。”苗人庆沉默了一会,说道:“有人养鬼,有人养蛊,有人养尸,有人养金蚕,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

    养鬼说的不就是他自己吗?老鬼和大妮二妮不就是鬼吗?

    其他的倒也听过,但丁一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丁一,你把门关上,我好好跟你说个大概。”苗人庆想了想说道。

    “好。”丁一便转身到门口,拉下了卷闸门。

    然后回到了桌子边上,拿出了以前刘一手泡茶的茶具,茶具上满是老茶垢。

    茶垢养到后面,直接往杯子里倒入开水,那都会有茶色和茶的味道。

    丁一边烧水泡茶,边看着苗人庆。

    “我们这一门叫阴阳绣,属于巫术中比较偏门的一种,巫术分为白巫术和黑巫术,我们这算是白巫术的一种,古老的时候叫祝由术,由部落里的巫师为族人消灾祈福所演化而来的一种术法,现在巫术的类别和小流派很多,阴阳绣,蛊术,降头,观落阴,找神,这些都是巫术的分支。”苗人庆想了想说道。

    丁一微微发愣,这些以前刘一手从来都不会跟他说的,听着好新鲜,他打起了精神。

    “其中阴阳绣和降头术,很多人都搞混杂了,认为阴阳绣也是降头术中的一种,其实事情完全不是这样的。”苗人庆摇摇头说道:“你也算是阴阳绣入门了,阴阳绣的特别之处是往身上纹图案,而后利用图案的特性来加强自己的力量,与敌人搏斗,这是很明显就是白巫术,对自己有增益,而不去害别人,叫利己不损人;然后你再看看降头术,别的不说,就那黑寡妇,明显就是害人的吧,那是损人利己了,这是黑巫术。”

    丁一和丁二连连点头,这么一说,他们就都明白了。

    “刚才跟你们说的养鬼术,传统意义上讲的是茅山术当中的养小鬼,这个刘道士应该会,但是他不会这么做的。”苗人庆微微皱眉说道:“至于老鬼,大妮小妮,他们则是属于阴牌,也就是传统的佛牌,只不过我与他们之间的关系,并非传统上的供养关系,老鬼生前是我很要好的朋友,而大妮二妮则是在去买洋娃娃的过程当中,被车给撞死的,属于是横祸,我可怜她们,所以就将她们养在了身边,当成自己的孩子,除此之外,我就没有做过其他阴牌了。”

    “原来如此。”丁一点了点头说道:“我听人家说,泰国有很多的降头师,叫做阿赞,好的叫白衣阿赞,坏的叫黑夜阿赞,而所做出来的阴牌,也会好坏,对吧?”

    苗人庆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是会不少的降术,也会制作阴牌,但是毕竟我做得少,也不怎么使用降术,这是以前与那些降头师斗法的过程当中,所学习而来的,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得了解他们的降术原理,才能够找到破解的办法,所以并非专业的降头师,却也会了很多专业的东西,我这个人大概就是这样了,你们现在应该了解了。”

    丁一点了点头,至少这个神秘的苗人庆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了。

    “至于今天晚上的养尸,你们可能也感觉到了我的紧张了。”苗人庆想了想说道:“是啊,这么多年了,这种紧张的感觉,今晚又重拾了,也不怕你们笑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说的还真是如此,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如此紧张吗?”

    “为什么?”丁一和丁二几乎同时出声。

    “那一年,我和刘道士,就是碰到这么一个东西,刘道士就是被这个东西给咬了手臂,当时整条手臂就黑了,我当时要是没有立即砍下他的手,刘道士只怕是当场毒发身亡。”苗人庆心有余悸的说道:“晚上我看到那些狗的伤口,伤口已经黑了,但那几条狗明明死亡不超过二十分钟,而且伤口上的那种黑色,与当年刘道士手臂上的黑色是一样的,所以勾起了我的回忆,也勾起了我的恐惧。”

    “原来如此。”丁一恍然大悟,现在这么一说,感觉一点也不奇怪了。

    “也幸亏及时带你们离开,要不然就危险了。”苗人庆说道:“当时听到那一声惨叫了吧,那只尸咬人了,那人肯定死了。”

    丁一想想那惨叫声,也一阵阵后怕,丁二身躯微微抖了一下。

    “要是我自个,即便是打不过,也随便可以脱身,但是带着你们两个,后果真不敢想。”苗人庆说完,掏出了一根烟,啪嗒就点上了。

    虽然他一直抽很猛,但似乎嗅觉依旧很厉害,只是丁一也有些疑惑,晚上嗅空气之时,他连空气中那么淡的血腥味都闻出来了,难道就没有闻到那只尸的味道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