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道鬼魔 > 第9章黑气附体
    在油灯的照耀下,王大彪倒在血泼当中,气息微弱。另外还有一个男子,倒在床边,脑袋出现了一个窟窿,鲜血直流。

    而不远处,站着一个衣裳凌乱的娇小女子,皮肤雪白,充满了诱人的气息,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要疼她。

    脑袋出现窟窿的男子,就是王大彪的手下,李铁。

    而那个娇小的女子,就是王大彪的老婆,马春娇。

    许扬本以为王大彪要把两人杀了,但是,哪想到,竟然是王大彪先倒下了。

    “啊,不可能的,老大的实力最强,李铁根本不是老大的对手,怎么会这样?”

    “李铁,你干的好事,竟然敢勾引大嫂,还打伤老大,你该死!”

    几个手下看到王大彪倒地不起,又是震惊,又是愤怒。

    “我,我没有。”

    李铁靠在床边,捂着脑袋,身体瑟瑟发抖,眼里满是恐惧。

    突然,流云站了出来,看着马春娇说道:“我看,打伤王大彪的,是她吧。”

    流云自从进来以后,就一直盯着马春娇。他的眼里,更是有深深的戒备。

    “不可能,大嫂乃是一个弱女子,根本不会一点功夫,怎么可能打伤老大!”

    几个手下听到之后,顿时反驳道。王大彪的实力,他们最清楚。就算眼前这一男一女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本来,许扬根本没有过多注意马春娇。但是,听到流云的话之后,许扬就顿时警惕起来。

    终于,许扬有了新的发现。

    马春娇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有一种呆滞感,没有神。

    而最关键的是,马春娇的指甲,竟然是黑色的,足有三四寸那么长。而指甲尖,还有鲜血在滴落。

    隐隐约约间,许扬竟然发现马春娇的身上散发着丝丝黑气。

    这,不是正常人!

    马春娇做了一个动作,她把指甲放到了嘴边,伸出细长的舌头开始舔上面的鲜血,脸上皆是满足的神色。

    “大嫂,你……”

    有个人想询问情况,但是看起来极其娇弱的马春娇竟然发出了一声嘶鸣,朝着那个开口的人扑了过去。

    “啊。”

    那人话还没说完,就发出一声惨叫,被马春娇给撞飞出去。

    他的衣服被撕碎,胸口位置,出现了可怕的抓痕,倒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

    马春娇突然行动,速度太快了,许扬都有些看不清楚。

    而马春娇本来呆滞的眼神,现在竟然活了一般,看向了许扬。

    许扬被吓了一大跳,一种很不妙的感觉袭来,而马春娇,已经扑向他了。

    “保护公子!”

    流云的反应最快,施展飞鸿步,第一时间闪了过来,挡在了许扬的身前。

    噼里啪啦!

    流云和异变的马春娇,已经打得不可开交。

    许扬的额头上有豆大的汗珠滑落,一阵后怕。如果流云的动作再慢一点,他就中招了。

    许扬惊了,其他人也惊了。谁也没想到,看起来弱不禁风的马春娇,竟然这么厉害,能和流云这样一个一流高手战斗到这种程度。

    “不,她不是大嫂!大嫂不可能这里厉害!”

    王大彪的几个手下脸色呆滞,无法理解这一切。

    许扬明显看到,马春娇的身上有黑气出现,那种黑气,连流云都忌惮不已。

    “一起上!”

    随着许扬的话音一落,一群护卫朝着马春娇扑了上去,帮助流云,联手出击。

    叮当!

    流云的长剑,碰到马春娇的指甲,竟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火星子四起。对方的指甲,竟然坚硬如斯!

    流云的身形灵动,密雨剑法施展到极致,对马春娇进行了无差别的猛烈攻击。

    马春娇身上散发的黑气很恐怖,几个护卫被伤到,皮肤瞬间变成了黑色,惨叫不已。

    而流云,也是一脸凝重,根本不敢触碰到那些黑气。

    那些黑气很恐怖,但是,马春娇的身体,实际上是脆弱的。

    在流云和一群护卫的联合攻击之下,马春娇的身体,出现了无数的伤口。特别是在流云施展的密雨剑法的攻击下,马春娇的身体已然支撑不住了。

    “真是脆弱的身体!”

    马春娇的嘴里,竟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随后一道黑气从她的身体飞了出来,竟然幻化成了一个人的模样,是一个身形修长的男子。

    哪怕是黑气幻化而成,但是模样很清晰。

    所有人震惊了,这是什么怪物,鬼吗?

    然后,黑气化成的人,竟然朝着一个十分健壮的护卫飞了过去。

    那是商涛!

    “滚!”

    商涛看到之后,脸色骤变,不断倒退。脏东西,谁也不想沾染!

    但是,根本来不及了。那怪物速度很快,而且十分诡异,竟然直接没入了商涛的身体里面。

    一声惨叫过后,商涛的眼神变了,气势变了,变得诡异。

    “小心!”流云大喊了一声。

    商涛,刚才还和众人并肩作战,这个时候,却突然调转手中的利剑,朝着身边的人狠狠地刺了过来。

    当!

    流云的反应最快,第一时间闪过去,挡住了商涛的利剑。

    但是,此刻的商涛,实力暴涨,力量变得无比巨大。

    流云和他碰撞在一起,竟然被震得倒退。

    “怎么会这样?”

    “那道黑气,到底是什么?”

    “啊,一定是脏东西!”

    所有人眼里充满了惊恐,同时也有畏惧和疑惑。

    许扬站在一边,也是一脸凝重,脸色很沉。

    怪不得马春娇会异变,原来都是那道黑气在作祟。黑气离体了,马春娇早已经倒了下去,不知死活。

    而商讨被黑气护体,变得更加恐怖。

    许扬心里震惊的同时,想到了王大彪曾经说过的话,一切的源头,似乎是那幅从古墓里带出来的画。

    画在床上,这是王大彪不久前说的。

    许扬当即行动,走到了床边。

    都不用寻找,许扬就看到一幅打开的画卷,长三尺,宽一尺,就放在床上。

    而画上,真的画着一个男子,黑衣黑袍的男子,栩栩如生,如同活得一样。那男子的形状,和刚才黑气幻化成的人形极其相似。

    据王大彪等人说,这幅画是从一座年代久远的孤坟里带出来的。但是,这幅画看起来像是新的一样,根本没有陈旧感。

    此时,周围的战斗越来越激烈了,商涛被黑气附身,变得极其狂暴,眼睛都冒着黑气,一群护卫都吃了亏,甚至连流云都不断倒退。

    许扬眉头大皱,情况不妙。

    许扬拿起古画,发现画的材质似乎不是纸,因为他用力撕扯,根本没把画弄坏。

    那一刻,许扬又惊了,这画是什么材料做的?

    摸起来,竟然异常柔软,滑滑的,就像是摸在人脸上一样。

    咯噔!

    许扬的心里一跳,想到前世的一些灵异事情,该不会是人皮画卷吧?

    许扬的身体抖了一下,情况越来越不妙,他心里一动,拿着画卷,直接放到了油灯上面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