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极道蛊魔 > 第一百八十六章 牧逍遥
    融合型蛊,如虎如狼,其进入人体的方式,往往都是吃掉蛊师的某个部位再取而代之。

    这其实不是真正的融合。

    沈炼有嬉命蛊相助,他真正做到了融合。

    也就是说,他从一开始就改变了与灾厄蛊,龙心蛊等融合型蛊的关系。

    当这六只融合型蛊进化到黄金段位,特效不断得以强化,自然成就神通。

    “此番恶战,收获太大了!”沈炼仰天长啸,喜笑颜开,痛快!

    他收起神通真身,吹散烟尘。

    遍地狼藉的战场,放眼看去,到处都是横尸……

    而当沈炼在环顾战场的时候,数里远外的树梢之上,那三道身影则都在微微颤动。

    从烟尘滚滚弥漫到散去,不过一会儿而已,可当他们再次看清楚时,地龙大王居然成了稀巴烂,这让他们不能不动容。

    “不是吧,地龙大王死了?!”银发孩童惊呼,一脸不能置信。

    “就算地龙大王杀不了沈炼,以他的速度,逃走肯定不成问题啊。”红发老者也是瞠目结舌,露出见鬼般的表情。

    而黑发银瞳的白衣男子则是默然一阵后,忽的足尖一点,便轻若无物地掠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冲向战场。

    见此一幕,红发老者表情一变,诧异道:“牧逍遥这是要干什么?”

    银发孩童眼珠子转了转,诡笑道:“想去捡便宜吧?”

    红发老者闻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沉声道:“牧逍遥向来孤傲,他这人虽然喜怒无常,不可捉摸,但是他从不会乘人之危,你觉得他会去捡地龙大王的便宜?”

    银发孩童想想也是,便岔开话题,问道:“我们过不过去?”指了指战场那边。

    红发老者沉吟了下,回道:“且看看牧逍遥想干什么再说。”

    ……

    沈炼猛地转过头,眯起了眼。

    呼的一声,白衣男子落在三丈开外,黑发银瞳,一道道犀利的光芒从他的银瞳中迸射出来,令人对视一眼便觉得眼花头晕。

    沈炼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心神微微一凛,开口道:“阁下是?”

    “我叫牧逍遥,鹿妖一族。”白衣男子回道,声音出乎意料的温和,给人一种许久未见的朋友突然登门的亲切之感。

    “鹿妖……应该不吃人吧……”

    沈炼莫名的冒出这样的想法,却丝毫不敢大意,龙爪悄然落在袖口里,蓄势以待,冷然道:“阁下突然现身,莫非是想为地龙大王报仇?”

    牧逍遥摇了摇头:“我的确是为了报仇而来,却不是为了地龙大王。”

    顿了下,“我之所以来此,是因为你下令四处搜集妖心,祸害了不少妖族,其中便有我的侄亲后辈,你的人猎杀了他。这很糟糕,你知道么,我的那个侄亲后辈,从不沾染血腥,他这辈子甚至从未伤害过任何一个人族。”

    沈炼露出一抹恍然之色,很显然,他下令猎杀妖心,招惹到了某些妖王。

    想了下,沈炼诚恳地道:“对于你那个侄亲后辈,我深感抱歉,不过请你理解,很多时候,在我们人族眼里,所有的妖族都该杀。”

    牧逍遥挑了下眉头,沉默一会儿,掷地有声地道:“妖族害人,多半是为了果腹,或自身受到威胁,但人杀妖,人杀人,则更多出于利益使然,或者是某些匪夷所思的原因。

    比如你,你为什么要猎杀那么多的妖心,出于什么目的才行此疯狂之举?你可知,今日这场大祸,皆因你而起?怒鲲帮死了那么多人,其实都是你害死的!”

    沈炼嘴角一歪:“没想到你如斯大义凛然,可惜的是,你错了。”

    牧逍遥眉头微蹙:“我错在何处?”

    沈炼:“我只问你一句,你想做盘中餐吗?妖族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存在,人族在妖族眼中不过是牲畜而已。”

    抬手指向白河城,“那儿有座白河城,城内居住着二十五万人口,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杀过人,更没有杀过妖,却在一夕间沦陷,满城百姓都成为妖怪的口粮,每天都有人被吃掉,依然活着的人绝望无助,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沈炼再指向满地鼠妖尸体,“就算我没有下令猎杀妖心,就算我人畜无害,你却不能否认,哪一天妖祸就会从天而降,我会被吃掉,我的家人会被吃掉,更惨的是,我可能要亲眼目睹我的家人被吃掉然后再被吃掉,你能体会到那是什么心情吗?”

    牧逍遥叹了口气:“这不能成为你杀害我的族人的理由。”

    沈炼呵呵冷笑,理直气壮:“这也不能成为你谴责我的理由。”

    牧逍遥深深凝视一眼沈炼:“你是个冥顽不灵的人,我为那些因你而死的人感到惋惜。”

    沈炼冷笑更甚:“听说虎妖一族喜食鹿肉,你会找每个虎妖理论一番吗?”

    牧逍遥微微眯眼:“原来你早就发现了。”

    沈炼嗤了声:“莫非你以为你掩饰的很好?一个妖怪跑到人面前来指责对方有罪,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我断定,这是你对我发动的攻击!”

    牧逍遥徐徐一叹:“近日我炼化了一只奇蛊,名为‘攻心蛊’,攻心为上,只要我能从精神或思想上瓦解对方,使其心服,那我便能将其收为己用,纵然不能收为己用,只要对方觉得自己理亏,那么对方在我面前,必然受到攻心蛊的影响,战力大打折扣。简单地说,就是无法狠下心来杀我,那我收拾对方自然事半功倍。”

    说到此处,牧逍遥瞥了眼地龙大王血肉模糊的尸体,“沈炼,你能斩杀地龙大王,非常不错,我很欣赏你,可惜不能将你收为己用,不然你会成为鹿妖一族的座上宾。”

    沈炼撇了撇嘴:“多谢你的美意,不过我更喜欢坐在餐桌前,享受鹿肉的芳香。”

    牧逍遥神色微寒:“既然我来了一趟,就不能空手而回。这样吧,你借我一招,如果你接的下,那你我恩怨两消,再无瓜葛。”

    沈炼摆开驾驶:“请。”

    不见牧逍遥做什么,他的头顶忽然浮现一头梅花鹿角,呈分枝状,珍珠盘好似王冠一般璀璨夺目,分枝峥嵘闪耀,顶部灰白如骨,迸放奇妙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