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不科学的原始人 > 第一百零八章 冲突(第四章,打滚卖萌撒娇学喵喵喵求首订)
    族人将几个装满肉汤的陶罐和几块烤肉交给桑天,然后没好气的说道:“肉汤给伤员喝的,烤肉你们几个没伤的吃。”

    说完了,丢下竹碗和筷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桑天是桑族留下来照看伤员中的一人,因为他最为强壮,所以其余的桑族人都听他的,桑天可不管送食物的人态度好不好,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拿到了烤肉,迫不及待的就先咬上了一口。

    他这种自私的行为虽然让其余的人很看不惯,但想了想大家都忍了下去,并没有多说什么。

    好在桑天吃了一口烤肉后,便不再多吃,笨拙的用竹舀和筷子将汤肉给受伤的战士们盛去。

    只不过,汤刚分完,竹族人便和桑天起了争执。

    “桑天,你是什么意思,凭什么我族伤员喝的汤中只有汤而没有肉,你们的汤中一半是汤一半是肉?”竹石木愤怒的说道。

    竹族人的名字通常都是三个字的,倒不是说竹族人衍生出了辈分。

    而是因为,竹族有一项传统,就是在小孩会爬的时候,会挑选一些东西让他抓。

    抓到了什么,那他的名字中,就会添加这个被他抓到的东西。

    这种情况,和地球上抓阄倒是有些相似,只不过一个是用来决定孩子的名字,一个用来预测孩子未来的命运。

    而竹石木也是这次留下来的竹族人中的领头人。

    听了竹石木的质问,桑天冷哼了一声道:“你们竹族战斗的时候躲在最后面,受的伤,比我们桑族的战士可要轻很多,受伤重,吃肉,受伤轻,自然要喝汤!”

    “你放屁,你看竹竹石他的整条腿都断了,不比你族的人受伤重吗?”竹石木怒道。

    “那怎么办,现在罐肉都分完了,大不了明天多给你们一点吃的吧。”桑天一脸满不在乎的说道。

    只不过,他的这种表情更是让竹石木恨的牙痒痒。

    竹石木本来还想和桑天理论的,不过却被一名族人给拉住了。

    “算了,他们人多,咱们暂时不要和他们吵,等明天干活的时候找机会阴他一下。”

    伤员的食物分完之后,轮到分他们的烤肉了。

    几分钟后,竹石木又爆炸了。

    “凭什么你们的烤肉比我们的大这么多?”竹石木拿着自己分到的烤肉怒斥道。

    他手上的烤肉和桑天的比起来,足足小了一半。

    不仅是他的,剩下两名族人的食物,都比桑族的小了许多,只不过他们两人的没有自己的那么明显罢了。

    如果说,只是小了少许的话,也许他还不会如此愤怒,忍忍就过去了,但是对比之下,瞎子也能看得出来,桑天是故意只给他分一点食物的,所以这下无论如何也忍不住了。

    “我有什么办法,这烤肉太硬,撕开之后,你的那一块只有这么大,要怪就怪天意!”桑天得意洋洋的一边吃肉一边说道。

    竹石木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道:“你这是故意的!”

    桑天看竹石木气得够呛,冷哼了一声道:“今天你扇我们巴掌的时候不是挺得意的么,打仗的时候躲在最后面,打自己人的时候拼了老命去打,你这种人,给你那么一点吃的就够了!”

    “那又不是我要扇的,是王伟让我们扇的,不扇他就不换陶罐,你有种找我们,有种去当着王伟的面不高兴啊!”竹石木道。

    “哼,他让你扇你就扇那么重啊,他让你吃屎你怎么不去吃呢?”桑天道。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对于他们来说,战斗不过是家常便饭。

    哪一年,桑竹二部落也得打个几十场。

    那么多场战斗,双方也从来没见谁怂过。

    所以,竹石木直接将分到自己的肉塞进嘴里,使劲嚼了两口便吞下,随后便朝着桑天冲了过去。

    今天能不能吃到肉,就得靠自己硬抢了。

    为了抢食,哪怕就是自己的族人也有拳脚相加的时候,更何况面对这种外人呢。

    而桑天,今天从被扇了耳光之后心中就一直憋着一股气,现在对他来说,总算是到了发泄的时候了。

    我们五个人,还怕你们区区三个人吗?

    所以将肉朝旁边干净的地方一扔,也冲了上去。

    那边打架的动静自然瞒不住王伟等人。

    看着打起来的两拨人,桐树一脸的敬佩。

    “王伟,你猜的真准,他们果然打起来了!”桐树晃了晃王伟的胳膊道。

    王伟回头看了一眼道:“好了,该你上场了,不管他们这次是真打,还是特意演戏给咱们看,咱们自己的计划不能该,今夜该你受累了!”

    桐树呵呵一笑,提起了石斧道:“那有什么,大不了待会我进山洞偷偷的去睡一会,我先去了,万一他们是真打,打死人了也比较麻烦。”

    王伟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认真对待自己食物。

    现在对于王伟来说,村子里面很缺人。

    正是因为缺人,他这次才会找机会将桑竹二部落的伤员们留下来。

    随着寒冷的天气在持续,每天从村子门口经过的野兽是越来越多。

    王伟估计,要不了多久,桑竹二部落就没有逆着兽潮的能力前来换人了。

    也就是说,桑竹二部落要想换人回去,也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情。

    可是短短的几天时间,他们根本不可能找到太多的铁细菌。

    等到交换的时候,王伟将那些受了重伤,缺胳膊少腿不能劳作的人交换过去,剩下的,对于村子来说就都是强壮的劳动力了。

    也就是说,王伟将这些伤员留下来,看上去很吃亏,但等到兽潮封村后,这些人,一直到兽潮消失前都无法出去的。

    这么长的时间,有了这么多的人手,那能做的事情就多了。

    更何况,人都是会变的。

    小部落最大的弱点在于什么,当然是在于人数太少了啊。

    经过这一个冬天的相处,如果这些被留下来的桑竹二部落的人,喜欢留在这里,那对于王伟来说,当真是一个人口的补充。

    但是留人也不是没有危险的。

    王伟留下来的这些人,都是处于十三到二十二岁的青壮年时期。

    如果等到伤员的伤势稍微好了一点,他们团结起来奋起反抗,那对于王伟来说,也是非常危险的。

    所以,王伟便略施小计,激发桑竹两个姓氏之间的矛盾,让他们无法团结起来。

    然后自己再居中调节,只要掌握好一个平衡点,那很容易就能将他们掌控起来的。

    当然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自己拥有碾压他们的实力,那根本就不用花费这么多心思了。

    历史上战胜国几个人看押几百甚至上千俘虏的事情比比皆是,换做是这也是一样。

    所以,想要劳动力,王伟就只能冒风险来留人了。

    虽然桑竹二部落的矛盾被桐树强压了下去,但是双方却是越发的看对方不顺眼,大冲突不敢来,但小冲突却不断。

    当深夜木棚搭建完成后,伤员被抬了进去。

    因为有伤员,守夜生火取暖是肯定少不了的。

    伤员身体本来就虚,第一夜对于伤员来说又是最难熬的一夜,如果没有火的话,恐怕没有几个伤员能够抗的过去。

    不过当后半夜的时候,双方又爆发了强烈的冲突。

    这次冲突,甚至将王伟都惊醒了过来。

    留下来守夜的桑天,选择性的将竹部落那边的火堆给遗忘了。

    被冻醒之后的竹石木,发现整条腿都断掉的竹竹石已经凉了。

    其实竹竹石在众人中,算是伤势最严重的一个。

    如果放在后世的医院,他的伤势肯定还有救,但是搁在这个时代,十个就有九个不可能挺得过来,竹竹石如果在夜晚死掉了,对于大家来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问题是,醒来的竹石木恰好发现自己这边的火堆熄灭了,而桑天那边的火堆,却燃烧的正旺。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竹石木认为,是桑天故意将竹竹石给害死的。

    一言不合,双方又打了起来。

    只可惜,桑族的人比竹族的人要多,哪怕怀着愤怒和替同伴报仇的心思出手,也不是桑天他们的对手。

    守夜的战士根本就拦不住,而躲在一旁听墙根的桐树,只能将王伟喊了起来。

    桐树听墙根是王伟安排的,他本来打算明天演一出竹部落告状的戏码,惩戒一下桑族人,让双方的矛盾更加激烈的。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是没有那个必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