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逆世魔尊 > 第三百一十三章、爱恨痴狂
    远处的夜空之中,一个影子起起伏伏朝着天龙帝国帝都东郊的这片青松林中窜了过来。
    待得这影子近了,便会发现这是一只浑身染血,背生双翅的飞天虎,虎背之上驮着一个亦受了重伤,着异服的威猛青年,青年全身包括脸上都纹满了虎纹,看起来甚是吓人。
    蓦然间,一道璀璨如流星般的光芒从天空的尽头射了过来,一下将这黑毛金纹的飞天虎刺了个对穿。
    “轰”的一声,这飞天虎一声悲凉的吼叫,背着主人从空中坠落,撞倒几颗大青松之后猛然摔落于地面。
    “咕噜!”青年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奄奄一息,耷拉着眼皮,嘴角直吐血沫的飞天虎面前大叫,这是伴随他多年的伙伴,也是他的飞行魔宠。
    此时,空中一声雕鸣,一只金翎大雕转瞬出现,从大雕背上跳下一个身形曼妙的女子,落在青年的面前,此女亦是奇装异服,长相十分美丽,一头秀发扎成无数的辫子沉在腰间,她赤着晶莹如玉的双足,右足踝上戴着一只金色的铃铛,每走一步,便会发出悦耳的叮铛声。
    “王猛,你倒是跑得快,差点追不上你了。”女子嫣然笑着,望着王猛的目光却极其冰冷。
    “妖女,要杀就杀,我王猛若皱一下眉头就不是苗族汉子。”王猛艰难地挺直身子,如这松树般挺拔,当真是一条视死如归的好汉子。
    “你自然是要死的,不过死之前,最好将那地图交出来,否则,别怪本祭司屠尽你白族人。”女子淡淡道,原来她就是当今南泽神庙的祭司,南泽苗族各部族所信奉的烛阴大神派下的使者。
    王猛似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仰头低沉大笑,一边笑着嘴角鲜血不停地流出,然后猛然道:“屠吧,最好将整个南泽各部族通通屠尽,那地图你是绝对不可能得到的。”
    “早知道你王猛不怕死,说实话,本祭司十分欣赏,不过,先让你看场好戏再死,或许你会死不瞑目,咯咯……”南泽祭司说完,抬头看了看远方天空,似乎在等着什么。
    不多时,又是几只金翎大雕飞来,十名金甲武士押着一名长相清秀的南苗少女跃下。
    “秀儿?卑鄙!”王猛见得那少女,心中巨震,咬牙切齿骂道。
    “你都说我是妖女了,卑鄙一些又何妨?王猛,现在你说还是不说?”南泽祭司笑道。
    王猛冷哼一声,然后温柔望着那少女道:“秀儿,我王猛对不住你,今天你我共赴黄泉,你愿不愿意?”
    “猛哥,秀儿愿意,我们今天死在一起,这也是秀儿的幸福。”那名为秀儿的少女泣声道。
    “咯咯,想死在一起?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本祭司说过要让你看一场好戏的,现在,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南泽祭司一挥手,将王猛禁制住,让他动不了一根手指头。
    在南泽祭司眼神的示意下,其中一名金甲武士褪去身上金甲,露出一身横肉以及一张带着淫笑的丑陋脸庞。
    王猛很快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不由睚眦欲裂,都他却发不出哪怕一点声音。
    这名武士走到惊恐地拼命摇着脑袋的秀儿面前,两手抓住她的衣襟用力一撕,上半身便完全裸露在空气之中,一对坚挺的弧度跳了出来。
    “不……不要……”秀儿尖叫一声,面现决绝,便想咬舌自尽。
    但南泽祭司显然早有准备,手指轻点,秀儿便再也咬不下去了。
    “王猛,想眼睁睁看着你的女人受到侮辱吗?只要你愿意交出地图,本祭司可以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共赴黄泉,愿意的话就连眨三下眼睛。”南泽祭司淡淡笑道。
    王猛却是大睁着眼睛怒视着她,倘若眼神可以化为利刃,她已经变成筛子了。
    “好,有骨气,那就继续吧。”
    那武士得到命令,两手探向秀儿的饱满,大笑着又揉又捏,一道道青紫交加的痕迹迅速浮现出来。
    王猛,这个不惧千刀万剐的苗族汉子此时却流下了血泪,额头青筋爆烈开来,鲜血染红了他满头满脸。
    “还不打算说?嗯,那么再继续。”
    那金甲的武士却没有再继续,而是捏着嘴巴打了一个响哨,便见得地上沙沙一阵作响,数十条颜色各异的蛇出现在他面前。
    “不要……王猛,救救秀儿……”秀儿突然悲凄叫道,似乎精神完全崩溃了。
    王猛身上一根根血管爆裂开来,眨眼间变成了一个血人,那坚硬如铁的心开始动摇,这妖女的恶毒手段击溃了他的意志,若是无情之人,或许没什么,但他即有情,又岂能看到心爱的女人受到如此污辱?于是,他快速眨了三下眼睛。
    南泽祭司得意地娇笑起来,一挥手,那武士遗憾地移开了手中毒蛇。
    “那地图,就在……”
    “哈哈,好一出春宫虐戏,本少爷喜欢,不过刚才那条毒蛇实在太细了些,不如用这条吧。”正当王猛想要说出地图下落时,突然一个戏谑的声音突兀响起,然后便见空中一条足有水桶粗的巨大莽蛇砸了下来,砰的一声砸得蛇身卷缩在一起,盘得跟小山似的。
    用这大家伙!那还不得将人给撑得四分五裂啊。
    “谁?”南泽祭司心中一惊,来人看来隐藏了有一段时间了,她竟然一点都没察觉,这份实力实在骇人。
    夜寻欢的身影凭空出现,懒得管围着他的金甲武士,而是望向王猛道:“王猛兄弟,好久不见了,不知可还记得我?”
    王猛喷火的双目盯着夜寻欢,突然脑海里跳出一个身影,他道:“是你,阿达拉城那个帮我的牧师?”
    “看来王猛兄弟记忆很好,本少爷钦佩你是条汉子,何必为了这种贱人痛心,这一场戏根本就是演给你看的,可别上当了。”夜寻欢抛出惊人之语。
    王猛愣了一下,不由勃然大怒,一对血目喷火似的盯着夜寻欢,怒声道:“你虽曾帮过我王猛,但我王猛的女人也不是你能随便污辱的!”
    夜寻欢也不动气,手掌一伸,一个水晶球赫然闪现,慢悠悠地飘到王猛面前,而王猛也在刹那间觉得身上的禁制消失无踪,下意识地伸出手接住那水晶球。
    “这是留影玄力水晶,输入一点精神力便可启动。”夜寻欢道。
    留影玄力水晶,那可是奢侈之物,王猛也只是听说过却从末见过,他见得夜寻欢拿出这东西,虎目瞥了一眼那边神情紧张却不敢妄动的南泽祭司以及脸色苍白,双手抱胸的至爱女子秀儿,心直往下沉去,已经信了三分,他输出一丝精神力进入留影玄力水晶中,其中顿时一阵云雾幻化,出现了一队金翎大雕,大雕上驮着的便是十名金甲武士,而最前头一只金翎大雕上,却站立着一名清秀的少女。
    景像拉近,可以清晰地看清楚少女的容貌,正是王猛至爱的女人秀儿。
    秀儿立在大雕之背,神情高傲,而后面那十名金甲武士对她的态度极其恭敬。
    不一会儿,秀儿举起手,这一队金翎大雕便停止前进,而是悬浮在半空中。
    这时,便见得秀儿转身对那十名金甲武士说了些什么,然后弄乱自己的秀发,扯破自己的衣裳,往脸上抹了点灰尘和血迹,然后两名金甲武士飞掠过来,一人反制住她的一只手,队伍再度快速前进。
    看到这里,事情已经很明朗了,王猛双颊猛烈抽动着,手一握,那留影玄力水晶便碎成了齑粉。
    “哈哈哈,想我王猛英雄一世,却被一个娘们玩弄于股掌之中,我他娘的就是个傻帽,我对不起老族长,我是白族的罪人。”王猛仰头凄然狂笑,血泪再度滴落,如他千疮万孔的心。
    “贱人,在我王猛以死谢罪之前,老子先活剐了你。”王猛笑声戛然而止,满头满身都是刚才因秀儿受到污辱却无能为力的那种暴怒,自责而造成的血管破裂从皮肤渗出的鲜血,他冷然望向仍然赤着身子的秀儿,如一尊从地狱中爬出的血魔。
    秀儿被王猛这骇然的样子吓得直退几步,目光望向南泽祭司,却发现南泽祭司亦是脸色苍白,似乎在极力对抗着什么,根本无暇顾及她,而十名金甲武士也一动不动,如同变成了一座座雕塑。
    “猛哥,不要……”秀儿颤声道,松开了环抱着双峰的双手,两只坚挺的弧度也随之抖动起来,万分惑人。曾经,王猛是如此痴迷她的身体,他对她如此温柔,他不会这么心狠手辣的。
    王猛嘲讽地盯着秀儿,那曾经那么痴迷的身体如今看来却是如此恶心。
    “贱人,死来!”王猛大喝一声,手中厚背大刀闪过一道如电的寒芒朝着秀儿砍去,此时此刻,他已完全忘记了身上严重的伤势,速度以及攻击力比起身体完好时更盛三分。
    秀儿一咬牙,一个翻身闪开,随手就是一阵毒烟打出。
    但王猛的大刀所带起的气浪眨眼间就将这一阵毒烟给震散了,当刀芒就要将面无人色的秀儿劈开两半时,却猛然一定,在离秀儿额头三寸处闪烁不定,这份炉火纯青的控制力少有人能及。
    秀儿心中一喜,以为王猛终是念着旧情不舍得杀她。
    “贱人,你不是想这些大蛇亲热亲热吗?老子就满足了你。”王猛厉声大笑,恨意滔滔,手一抖,那刀芒便将秀儿整个带起悬于空中,两腿大张。
    而当王猛抓起刚才夜寻欢扔下来的那条水桶粗般的大蛇狞笑时,秀儿浑身冰冷,恐惧绝望将她笼罩,以前与王猛相处之时,她只感觉到他的似水温柔,却忘了他还是以冷血强悍著称的白族族长,南泽最凶猛嗜杀的第一武士。
    “哈哈,好好享受一下吧。”王猛大吼一声,手中庞大的三角蛇头朝着秀儿便扔了过去。
    夜寻欢嘴角抽搐了一下撇过头,将视线转移开来,很快便闻一声尖利直穿云霄的惨叫,持继了十息之后才停止,这场面这尖叫声,就连夜寻欢心中也泛起一丝寒意。
    爱恨一线间,爱时感天动地,恨时鬼泣神惊。爱得越是痴,恨起来便越是狂。
    没来由地,夜寻欢不由想起莫妮卡,那个丫头不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履行承诺而由爱生恨吗?倘若也像王猛这样……不行,自己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此时,王猛转过身,口中持续喷出数口鲜血,整个人如失去所有力气般瘫坐在地,喉咙里依然发出如受伤野兽般的低沉笑声。
    “老族长,我王猛有愧你的信任与托付,王猛这就来与你相见,当面向你请罪。”王猛朝天大吼着,手中厚背大刀便往自己脖子抹去。
    可是当刀刃触及肌肤之时,却怎么也动不了。
    “这世间,寻死容易,觅活难,如今南泽被居心叵测的势力把持着,你白族也将大难临头,你却因为一个女人想以死逃避,先前我夜寻欢还敬你是条汉子,却不想是个懦夫。”夜寻欢的声音很轻,却如同九天惊雷般在王猛耳边炸响。
    王猛混身颤抖,搁于脖子上的刀颓然垂下。良久,他才拄着大刀站起,道:“还请夜牧师教我。”
    “这是自然,其实不仅仅是南泽,整个东荒大陆都面临着这个神秘组织的威胁,等会儿再讲与你听。”夜寻欢淡淡道,轻轻打了个响指,那十名金甲武士如同木头般直挺挺地倒下,而南泽祭司却松了一口气,满身冷汗地望了过来,连逃跑的念头都起不了。
    “你想怎么样?”南泽祭司咬了咬银牙问道。
    夜寻欢却像看白痴似的看着南泽祭司,嘿嘿笑道:“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们灵月族想怎么样,对东荒大陆到底有何图谋?”
    “咦,不对,你不是灵月族人。”夜寻欢用上了庞大的精神意念在南泽祭司身上扫了一遍,突然惊咦一声道。
    南泽祭司冷哼一声,并末回答。
    夜寻欢蓦然暴起,浩瀚的能量压制住南泽祭司,一指点向她的眉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