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是高手 > 第二百九十章 胜负已分
    台下的人看了一下,越看越像,当即就笑倒了一片。可不是?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灌铸出来的。
    “真是啊,一模一样!”
    “把自己做到兵器上,还真是自恋啊!”
    地下嬉笑不已。台上的童山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依旧沉静如水,一言不发,只是死死的盯着楮况飞。
    楮况飞看到这样的情景,顿时就警觉起来,这样沉稳的人是最可怕的,不会路出破绽,可见这样的人难缠。
    童山动了,以一种与外贸不符合的速度冲了过去,独脚铜人横扫向楮况飞的脑袋,楮况飞大惊,赶紧运起真气,生生的抗下了这一足以打碎一头牛的力道。但是楮况飞的手都麻了一下。
    “来的好!”楮况飞兴奋不已,碰见这样能让自己全力发挥的对手也是件快乐的事情。
     楮况飞不再什么保留,而是运起所有的真气,灌注在手上,“崩山击!”楮况飞使用了最强的招数,身子一扭,借助着腰力,打了出去。
    而童山看这招来势凶猛,当即也是认真起来,独脚铜人的轨迹画出了一个奇怪的路径,歪歪斜斜的,但是竟然有黑气冒出,最后与楮况飞的铜棍接触在一起。
    “当!”这声巨响犹如敲响了寺庙里面的铜钟,声浪传遍了整个昆仑派。
    台下的人下意识的捂住耳朵,再回过神来,楮况飞已经是汗如雨下,嘴角边有细细的血渍,显然刚才这一击让他受了点伤,还消耗了不少的体力和真气。
    童山那一边,没有多少的变化,只是呼吸急促了些。
    “好!痛快!再来!”楮况飞施展家传武学,就好似受伤的牛,伤越重越是厉害,渐渐地楮况飞忘记了身体的伤势,沉浸在交手中。
    每一次的碰撞都让楮况飞兴奋异常,兵器相互撞击的声音不断传进大家的耳朵里,声音越来越密集。
    突然响了一声后就安静了,原来楮况飞已经是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但是随即又站起来,全力攻向了童山。
    “慢着!再打你就力竭而死了!”出人意料的是童山竟然说话了,声音低沉得如同轮船的汽笛。
    “嗯?这样的人竟然会担心别人?奇怪。”林峰心中略微的差异。
     “武道就是这样,不经历这样的生死战斗,怎么能更上一层楼?”楮况飞的话让大家深感同意。
    “是条汉子,我成全你!”童山气势更上了一层楼,看来他要全力以赴了。
    “来了!”楮况飞丝毫不惧,哪怕童山的气息已经是先天的层次,楮况飞依旧不改初心。
    两个人依旧纠缠在了一起。过了几分钟,楮况飞力竭不支,被一拳打到脸上,飞了几米远,昏了过去。
    林峰赶紧把他背下来,神农真气输进体内,滋养着伤势。很快楮况飞就醒了过来。
    “哎呦!混身上下疼死了!”楮况飞尝试着动动手脚,但是无奈自己力竭而败,手上已经没有了多少的力气,而且肌肉还超负荷运转,已经没了行动力。
    “这个都是小问题,很快就没事了!”林峰已经检查过楮况飞的伤势,没什么问题。
    “诶?你又是这么快就把人给治好了!你究竟有什么办法?怎么比点穴还快?”古晨很早就看见了林峰上去救人,心想这家伙究竟要干嘛?
    结果才发现林峰没有用多长的时间就把人弄醒了,当下也是好生佩服。
    此时那几个军队里面的朋友们都来了,看看林峰,看看古晨,再看看玫瑰姐,都不怀好意的路出微笑。
    顾闻这个哑巴说了句精辟至极的话:“花若芬芳,蜂蝶自来。”原来这家伙是闷骚,难得骚出圈子了。
    这句话把眼下的情况述说得淋漓尽致。
    古晨哪里没听懂,大姑娘家的也就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确实太殷勤了些,可是自己就是感觉跟林峰一起总是有种快乐感和新鲜感。
    看到了古晨的不好意思,林峰赶紧打圆场:“别理他们,胡说八道。你比赛完了吗?”
    古晨赶紧顺杆子往下爬:“嗯嗯,比完了,晋级了。”
    “那就好。”林峰说完这句话,场面一度沉默,大家不知道该做什么。
    楮况飞还有事情做,装着很累的样子躺地上睡觉,其实眯着眼睛看这里的情况。
    但是别人呢?大眼瞪小眼,尴尬死了。
    古晨脸皮子有点薄,这么多人在就不好意思像之前那样跟林峰谈笑。没过多久就走了。
    林峰踢了一脚楮况飞,没好气的说:“行了,别装了!都看见眼睛里面的光了!就你最不老实。”
    “嘿嘿!这不是感觉怪怪的嘛,又不会说什么。”楮况飞憨笑到,这个体型,这种战斗方式,这家伙竟然是狙击手,也着实够奇葩的了。
    刘仕进坏笑着说:“什么时候又勾搭上一个了?还是古掌门的千金,你真是厉害啊!有了柳姑娘还不行吗?”
    “说话怎么难么难听?我没去找过她,茹宛,你倒是说句话啊!”林峰向玫瑰姐求助。
    “哼!”玫瑰姐早就一身的意见,哪里想理他,脸一转,就不说话了。
    “哈哈!你自己跟柳姑娘慢慢说去吧!我先走了!”楮况飞说完就和几个朋友走开了。
    而林峰只好坐在玫瑰姐的身边,等着她消气。趁这个机会好好捋一下刚才的事情。
    童山身上没有什么邪气,刚才的比赛也是堂堂正正的比,并没有什么古怪,可是为何他会这么仇视自己?自己从来没见过他。
    而且童山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可怕,竟然还会手下留情,出言提醒,可见不是个坏人,但不是坏人又为何会与另外一个人布下那些散发着邪气的小法阵,他究竟想干什么?
    林峰心不在焉的,哪怕到了比赛场上还是继续想着这些事情,总感觉有阴谋,但是就是不知道。这样的感觉非常的糟糕。
    心不在焉的林峰在场上犹如梦游,好几次都要被对手打到,好在本能反应,躲了过去。
    玫瑰姐心里很自责是不是自己乱发脾气搞得林峰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