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我的冷艳总裁房客 > 第226章 山高路远,江湖再见!(三更)
    夜色渐深。

    一辆车,缓缓进入奉天境内。

    因为天色漆黑,地面打滑,行驶速度,异常缓慢。

    坐在车中的年轻男子,有着一张俊朗的五官,以及深邃的眸子。

    只是组合起来,给人一股非常冰冷的感觉。

    随行的几人,没敢主动说话,整个车厢,弥漫着极其凝重的氛围。

    也不知,过去多久。

    年轻男子临时起意,突然在某处杳无人烟的荒凉地段,停下了车。

    “先生,这是?”

    随行的一位老者,疑惑不解道。

    年轻人没做声。

    似乎,颇为废力的自己打开车门,这才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荒凉地段的中心。

    绒毛大雪,早已不在。

    被银白雪花,压弯了腰肢的芦苇,似乎不甘于向命运屈服,正在寒风的吹拂下,簌簌作响。

    走过这片芦苇荡,印入眼帘的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流。

    自东向西,逆流而上。

    因为结了一层冰,水流并不大。

    年轻人怔怔的望着这处故土,终年没有感情的眸底深处,终于有了一丝触动。

    良久。

    他就坐在干硬的土地上,拿出了一支口风琴,细长五指,轻轻摩擦,关于脑海中,某个人的记忆,逐次浮现。

    人生至此,风光荣耀。

    但,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

    ‘你用泥巴捏一座城

    说将来要娶我进门

    ……

    曾经模样小小的我们

    那年你搬小小的板凳

    为戏入迷我也一路跟

    我在等那个故事里的人’

    月色如墨,寒风如刀。

    年轻人,缓缓抬起双手,将口风琴放在颤颤抖抖的嘴唇边,吹起了一首,此生每每忆及,都注定痛苦万分的歌谣。

    这是她,最喜欢的歌。

    幼年时,她会靠着自己的肩膀静静打盹,也会捏着自己的鼻子,故意扰人清梦。

    小小的他们,曾许诺,此生此世注定要在一起。

    可,这些承诺,在他离开奉天,抵达帝都之后,彻底成为了泡影。

    他一夜之间,成为了负心人。

    而她,就睡在眼前的这条小河里。

    “梨落,我回来看你了。”

    正是苑南山的年轻男子,目光宁静,却有泪痕如雨,一点一滴,潸然而下。

    常言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此刻的他,岂止一句,心如刀绞?

    倘若没去帝都,倘若留在奉天,倘若有生之年,没遇见那个威风凛凛犹如神灵的中年男子。

    人生,是否会改写?

    “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万般愧疚,唯有一句,对不起。

    只是。

    这一切的一切,都有苦衷的。

    苑南山擦干眼泪,迎着冷风,哭哭笑笑道,“梨落,你最了解我的,对吧?我长这么大,就想干成一番大事,就想扬名立万。”

    “这样,等某天荣耀归来,也能让你骄傲,可我没想到,会这么艰难。”

    他垂下脑袋,呢喃自语道,“其实不后悔的。”

    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

    如果没那个中年男人,暗中发力,他哪里有机会进入帝都,又谈何入驻帝都大学?

    更不会在短短几年,成为帝都人尽皆知的风流士子。

    “他让我的人生,变得如此风光显赫,于南山而言,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这辈子,不能忘啊。”

    说到这里,苑南山哑然失笑道,“梨落,你知道吗,那个中年男人的儿子,其实,当年与我在奉天是同届同学。”

    “起初还意外,后来想想,冥冥之中自有天定的。”

    一个人,自言自语。

    无人答应。

    但,他有着满腔的话语,想要说给那个最爱的人听,哪怕,她在这条河流下,睡了一年又一年。

    而,与他一同回返奉天的几位随从,在他的授意下,早早离开。

    无人天地间。

    他就这么,枯坐一夜。

    直至第二天,清晨时分,朝阳初起,这才攀爬起身,站在河流边,表情一敛,再次恢复原状。

    “士为知己者死,此生无憾。”

    他昂起头,挺起胸。

    纵然身影消瘦,也是顶天立地。

    若干年后。

    正是他,以连横之术破合纵之策,一举将帝都的僵持格局,打得支离破碎,更让两个王族的联盟,临阵如大雪崩。

    他兑现了,对那个中年男人的报恩。

    再之后,也兑现了许给她的诺言。

    生不能在一起,死后必要同眠。

    那天,最有望成为第二个北境之王的寒门士子,就这么殉情了,年不到三十五,英年早逝。

    那天,楚轩为他,举行了族葬。

    规格之高,仅次于昔年离逝的镇南王,楚剑!

    那天。

    帝都上下,多少人陷入沉默。

    士子风流,笑对生死。

    除他苑南山,谁有资格一较高下?!

    ……

    这两天,奉天的气温,稍有回转。

    提前安排苏昭容离开奉天之后,楚轩去见了一面李若水。

    庆幸楚惜刀留了下来,李若水旗下掌管的生意,逐渐步入正轨,于这一点,楚轩非常满意。

    简单吃了顿便饭。

    接下来的多说无益。

    倒是李若水言辞凿凿的表示,等她年底歇息下来,一定会去帝都找他!

    再之后,偌大的别墅。

    重新回到了祁冬草,只身一人居住的状态。

    “我在奉天,应该也待不了多久,过段时间,会回妈妈那边过年,这之后,再做打算。”

    祁冬草如实道。

    那个地方,唤作北阳。

    一座比邻北方的巨大城市。

    楚轩清楚,祁冬草大概率会留在北阳市,因为,那里离他在的地方,很近很近。

    “我急着处理一些事情,哪天启程,这边会安排人接你。”

    楚轩揉揉鼻子,交代道,“还有,楚苍生还等着你,回家做客。”

    祁冬草脸颊一红,眸光渐亮。

    十二月。

    二十三。

    楚轩踏上了返回帝都的飞机,王九九兑现诺言,亲自送行。

    小姑娘依依不舍,临近进入登机口,一个拥抱,恨不得将楚轩勒死。

    最终。

    飞机带着巨大的轰鸣声,遁入苍穹。

    王九九遮住眉头,望向逐渐化为一个点的飞机,最后还是没忍住,站在原地,哭得梨花带雨。

    而,远在云端的楚轩。

    忽然想起一事,打开行李箱,从中拿出王九九前不久送给自己的礼物。

    一块刺绣。

    绣有他的音容笑貌。

    尾端,还别出心裁的留了一行字。

    楚轩默念几遍,顿时笑逐颜开。

    山高路远,我们,江湖再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