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王的女人谁敢动 > 第316章 暧昧,辣眼睛!
 凤九儿觉得,今晚自己真的经历了一场打劫,现在坐在床上,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她竟然和九皇叔一起沐浴,也就是说,洗了个鸳鸯浴!虽

    然凭着她唯一一点骨气,最终并没有让他得逞,没让他将自己身上的肚兜和短裤脱下来。

    但,这些贴身衣服,泡水之后跟没穿有什么区别?总

    之,很尴尬,很暧昧,很……暴露,尤其是他!呜……辣眼睛!

    “九皇叔,你不生气了吗?”终于等到他眼底再没有寒气,凤九儿松了一口气,抬头看着坐在身边的男人。

    “躺下。”他淡淡道。

    “哦。”这次九儿没有任何迟疑,立即躺下,虽然身上的衣裳还是那么薄凉,但,好歹他不再生气了。

    很神奇的事情,事实上,九皇叔生气不生气都是一张脸一副表情,不,应该说是,没表情。

    但,她就是轻易可以知道,他什么时候是生气的,什么时候心情有好了起来。

    总之,就是轻易可以感觉到。

    战倾城没说什么,给她将纱布解开。刚

    才这条手臂并没有碰水,整个沐浴的过程,基本上都是他在给她擦身子。

    一想到那些暧昧的举动,九儿整张脸顿时又涨得通红。

    不过现在的她,安静乖巧躺在床上,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坐在身边的男人。这

    温顺得犹如小绵羊的模样,总算让战倾城心情平复了些。

    他将她的纱布解开,那道怵目惊心的伤疤顿时呈现在视线里,可怕的是,伤口还有点点渗血的迹象,很明显今天又有新伤。“

    从你第一日到达开始,便每夜给本王喝血?”他眸色低沉,眼眸眯了起来。凤

    九儿知道,九皇叔又想生气了,但,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现在生气,也来不及了不是吗?“

    九皇叔,为了你,我命都可以不要,真的,我是不是很乖?”卖

    萌行不行?别跟她计较了,其实这几天,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她真的很累。

    现在睡在他的身边,累得很想两眼一闭就睡过去了。

    九皇叔,可不可以也体谅些?她等会还要去找帝冀他们,商议进入南蛮之后的事情。

    真的好累哦……

    这装疯卖傻的模样,要是在半个时辰之前,战倾城看到了必然会生气。

    但现在,看到她眉宇间那份明显的疲惫气息,他的怒火腾地涨起之后,却又腾地被灭了。从

    来没试过,情绪可以大起大落到这地步。

    他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轻易不会动怒,动怒之后,轻易不会灭火。可

    当这丫头来到自己身边之后,很多事情,似乎都已经完全照着往常那般发展。很

    多时候,七情六欲,连自己都讶异的无法控制。

    从一旁的盒子取出金疮药,战倾城小心翼翼给她撒上药粉,再取来干净的纱布,给她一点一点缠上。手

    法是不怎么好,毕竟,活这么大,从来就没有照顾过任何人。

    所以,包扎出来的成品,确实不怎么好看,甚至,可以说得上有点丑。

    但,凤九儿看着自己小臂上的纱布,还有最后打的那个丑丑的结,心里却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

    九皇叔……这是第一次给姑娘包扎吗?”她问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心情就说不出的好。

    “是。”战倾城倒也不怕大方承认,反正,他从不在意这些小细节。至

    于,自己包扎出来的成品有那么点不好看,那也无所谓,能用就成。凤

    九儿轻抚手臂上的纱布,眼底染着愉悦的气息:“九皇叔,你真好。”“

    ……”男人有几分无语,只是给她包扎而已,这也叫好?

    更何况,这伤口难道不是为了他才折腾出来的?

    不过,她说自己好,那他接受便是,他也觉得自己挺好的。“

    以后不许再放血,你的血,本王先留着。”“

    意思是,以后还是会给我将血放光吗?”她只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九皇叔竟然脸色一沉,一脸不悦。“

    开玩笑也不成,九皇叔太专制了。”凤九儿嘟哝了下小嘴,瞅了他一眼。战

    倾城没说话,在她身边躺下,将她搂入怀中。“

    九皇叔,我还得要出去,找……”

    “你想知道什么,为何不问本王?”难道在她心里,别人比他知道的还多?“

    可是,九皇叔该休息了。”

    “你以为你走了,本王能睡得着?”难道不知道,她每次离开之后,他都会在睡不安稳中醒来?

    只是不想给她增加负担,才会佯装一整晚没醒过。

    事实上,总得要等她回来了之后,将她紧紧搂住,他才能真的安心睡过去。

    那种熟悉,安静,祥和的感觉,只有这丫头在身边的时候,他才能拥有。

    起初以为是她身上的味道,有助他入眠,现在才知道,不管她身上是什么气息什么味道,只有有她在,才能睡得安心。九

    儿看着他,好一会,才终于放弃了挣扎,安心睡在他的怀里。

    “九皇叔,你去过南蛮吗?能不能告诉我,你身上的蛊毒……是怎么被下的?”

    “很小的时候,去过南蛮,为了寻找……本王一位至亲。”很

    多事情,暂时还不能告诉这丫头,不过,能说的话,他基本上不会瞒着她。

    “这蛊是被一位夫人所下,当年年少,第二次来南蛮是,不慎被下了蛊。”

    “她为什么要给你下蛊,是你的仇家吗?”有个疑问,一直在凤九儿的心里。“九皇叔,是不是皇家的人?”“

    不知,但至少不是本王认识的人。”当时年少,才会一时大意。可

    至今,他依旧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给他下蛊,她给他下蛊的目的又是什么?

    凤九儿会怀疑是皇家的人,这一点,他自己也怀疑过,但,那女子从未在自己面前出现过,他能确定。

    若是那女子出现,他必然能认出来!当

    初二十余岁的女子,如今,应该已经是三十有余的妇人,可十多年来,从未见过。

    凤九儿还想说什么,不料,外头竟忽然传来女子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