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巨星从综艺主持人开始 > 第三百四十一章、我会拥抱他吧(求月票)
    真人秀综艺固然有他的魅力,但是洛一明作为前世一个先知者,他可明白,真人秀综艺不是把流量明星召集,就可以拍出想要的效果。

    洛一明为了极限挑战也准备了大半年之久,尤其是摄像跟拍团队的建设,这很考验拍摄技术。

    东方卫视的无限的挑战那是启用了娱艺影视电影制作团队的摄像,才勉强把节目拍出来。换做其他电视台,现在涉足这个领域,基本上都是完蛋。

    洛一明比较认可的综艺,跑男,向往的生活,芒果台第一季的偶像来了。

    不过现阶段,这三个综艺都不适合推出来。

    跑男的跟拍摄像技术太苛刻,在名牌大战中,跟拍摄像老师还得是体育健将,技术要求太高。

    向往的生活,这个综艺太过咸鱼,虽然有黄雷这个娱乐圈的好厨子,可是其他明星并没有合适人选。

    现阶段的娱乐圈,这样的真人秀综艺还不是时机。

    再就是芒果台的第一季偶像来了,大陆的那些小花都还没崛起,港台的艺人一些内地都不太感冒。

    真人秀综艺,洛一明决定这一年先不碰。

    也因为此,他才同意和芒果台合作蒙面歌王。

    继续备战蒙面歌王,与此同时,第二期,第三期的极限挑战继续轰炸娱乐圈。

    洛一明显然看出了,这个节目没有前世拍摄的精彩,但在这个糟糕的07年,这样的真人秀节目,还是体现了强大的生命力。

    6月11日,第四期的极限挑战在观众们的期待之中播出。

    比起前三期极限挑战的单薄,洛一明对于第四期的节目非常喜欢。

    而比起前三期的极限挑战,洛一明不光是其中一位MC,还是幕后导演,制作人。

    这一期的极限挑战,洛一明在第一个单元之中只是导演。

    这次参与录制拍摄的只有黄博,小猪,孙红雷和黄雷。

    这一期节目是拍摄的在新绛白哈巴边防站的战士薛文和她女朋友黄玲玲的故事。

    为了这一期的节目,洛一明还专门让央视的赵力永主任帮忙,联系到了远在新绛白哈巴边防站。

    他就是要拍出来边防战士的辛苦,以及边防战士们朴素的爱情。

    孙宏雷和小猪先赶赴了新绛,黄博和黄雷两个也顺利联系好了薛文的女朋友,黄玲玲。

    准备工作就绪之后,洛一明和极限挑战的两位成员,一起前往新绛白哈巴,开始“送惊喜”的拍摄任务。

    作为先行兵,孙红雷和小猪两人乘飞机,又转汽车,到达了美丽的白哈巴。

    白哈巴村位于北疆阿乐泰地区的哈吧河县,紧邻着喀纳斯景区,是一个哈萨克族和图瓦人聚居的小村庄。

    村中都是些古朴的小木屋建筑,村旁是河流和树木,背后则是连绵的几座季节性的小雪山,每到秋季时,村中的树叶金黄灿烂,好像童话世界一般。

    而傍晚日落时,对面的雪山泛红,呈现一片难得的自然壮观景象。

    白哈巴是“西北第一村”,紧邻着边界,而白哈巴边防站就在村落的一旁,驻扎在边防线上。

    白哈巴的冬日很长,从十一开始,晚上就会达到零度以上,出现冰冻现象。

    几乎从十月往后入冬,一直会绵延到四月,因为恶劣的冰冻环境,这里的边防战士们常年都是穿着棉衣棉裤,带着厚厚的棉帽。

    尽管如此,他们的脸上也都会出现被冻伤的疮疤。

    现在是五月,这里依然比较的冷,树木光秃秃的,似乎还没有从冬日的节奏中缓过来。

    而这里的春天也压根没有来过。

    孙宏雷穿着的是长裤长褂,但凉飕飕的风吹过来,他还是有点扛不住。

    “这里这么冷啊。我该带件棉衣来的。”

    小猪道:“我觉得还好啦。”

    小猪和孙宏雷的装备差不多,孙宏雷瞅了瞅他,笑了:“我忘记了,小猪,你是猪。猪比较扛冻。”

    “少来了…红雷,猪才不抗冻呢好吧。”

    “我们还是先找到薛文吧。”

    “哦?”孙宏雷没想到,小猪这么敬业起来,道:“你说得对,找薛文,前边我看有个岗亭,去问问。”

    站岗的边防战士,从亭子出来,热情地把两人带到了边防哨所。

    孙宏雷和小猪也如愿见到了薛文。

    薛文年纪不大,二十多岁,圆圆的脸,一米七三左右的身高,一副憨厚朴实样,笑起来特别温暖。

    而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和战士们一样,脸上被冻得有些高原红,不过,于他们来说,这种红就是勋章。

    因为时间紧迫,这次的任务是薛文要给黄玲玲准备惊喜。

    孙宏雷坐下来后,直插主题:“你也知道我们今天来的目的是什么了,我想先听听看,就是你想针对这次求婚的惊喜。你有什么想法和准备。”

    薛文想了想,道:“说实话,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对追女子的经验也不是很多,我这个女朋友还是我初中同学。”

    小猪问:“你谈了几年?”

    “四年。”

    “你大概每年和她见几次面啊。”

    “就一次。”薛文实话实说。

    这会,小猪的眼睛撑圆了,他表示不可思议。

    “就一次?”

    “瞧你那损样。”孙宏雷挖苦着,认真看去薛文:“就一次,那你平时下班了会跟他发信息吗?”

    薛文摇摇头:“部队上不让玩手机,一般都是拿着一个军线手机给她打个电话,有的时候我们出去到边境现场了,很多地方都没有信号。”

    “冬天的时候还可以,在连队的时候他有信号。”

    “夏天了因为要上山了,就没有信号,她也联系不到我。”

    孙宏雷和小猪都沉默了。

    半晌,小猪才道:“那这份感情真的很不容易,为你们边防的战士首先我要致敬下。”

    孙宏雷道:“请受我一拜。”

    孙宏雷深深的一拜,薛文忙拉住他:“应该的,这都是我们应该的。”

    孙宏雷和小猪点了点头,一句应该的说的何其轻松,就为了这份担当,孙宏雷和小猪都要帮薛文求婚成功。

    “好了,那接下来我们一定要好好准备一下,给她个惊喜,你有没有什么特长,会不会唱歌?”

    薛文又是摇头,他在部队没有什么发展业余爱好的机会。

    平素除了骑马巡逻,做俯卧撑,仰卧起坐这些增强身体抵抗力的运动,好像真的不会其他。

    “骑马算吗?”

    孙宏雷想了想,要是骑着马求婚,还挺酷的。

    “骑马可以,你这有马圈吗?”

    “有。”

    “你这边马有多少匹?”

    “三十多匹。”薛文汇报道。

    “好,带我们去看看。”

    一边去马圈,一边小猪在和薛文聊天。

    “玲玲不是在北惊打工吗?黄博,黄雷他们现在正在把她接过来的路上,你不要心急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见着前边有个圈,小猪上前。

    薛文一把拉住他:“我不急,小猪哥,这边都是羊。”

    孙宏雷笑道:“我看小猪,是你急吧,马羊都不分了。”

    小猪叉腰道:“我们,猪马羊都是一家,啊,怎么了?”

    “前边是马。小猪哥,咱们的马切记不能走马屁股后边。”

    小猪一下小心翼翼起来,也不认识刚才他说的一家人了。

    “我可以骑吗?”孙宏雷看到马,立刻来了精神。

    “可以。”

    “小猪,你不是会唱歌吗,给我来一首策马奔腾的那首歌。”孙宏雷豪情万丈说道。

    “好的。军哥,上马!”

    “啊。。。啊。。。。”

    还珠格格经典的歌曲《当》被小猪唱起来,薛文牵着马,孙宏雷一声“驾,吁”,煞像回事。

    三人遛马到了村委会,他们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在村委会,把音响设备调制好。

    ……

    新绛阿泰乐机场。

    洛一明坐在后边的车子里,前边的车子是黄雷,黄博和女主角黄玲玲。

    黄玲玲一直在北惊一家文化公司上班,坐着内勤的工作,工资不多,晚上的时候,她还会在网上兼职写短篇的小说。

    可以说,黄玲玲平素除了上班,就是个大宅女。

    她和薛文是初中同学,在初中时,就互生好感。

    薛文当兵之后,两人一次同学聚会上才决定相处,四年来,聚少离多,但是两人的感情却一直很好。

    车里,黄雷这个大哥哥,一直照顾着黄玲玲的心情。

    “这边冷啊。”

    “我们还要坐一段时间车。”

    黄博道:“这一路颠簸,不亚于西天取经了。”

    黄玲玲微笑着点了点头:“我一直知道这边都很冷,还好,我给他买了衣服。”

    “你给他买了衣服啊,这怎么还带了个耳机?”黄博好奇。

    “他们巡逻骑着马,只能是听听音乐,也没有别的娱乐了。所以这个应该有用!”黄玲玲温柔地说。

    黄雷感叹道:“真好。小玲啊,有个身边的男朋友啊,周末就可以逛逛街啊,吃吃饭啊,看场电影啊。”

    “小文离你又那么远,唯一联系的就只能是电话了。”

    “有的时候,他要是封山了,几个月可能都见不到,电话都联系不上。”

    黄玲玲被触动了内心,慢慢敞开了心扉:“其实我觉得特别委屈得也是这个。但是…我也理解他。”

    “所以,我很佩服你们。这么多年,你们两个人还能走在一起,挺难得的。”

    “我觉得这也是对你们两感情的一种磨练。”

    “正是有了这份爱和坚持,才会让你们更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感情。”

    黄雷老师的心灵鸡汤一喂,黄玲玲的心情果然好多了,而在黄玲玲的心中,为何她能坚持这份感情。

    就因为他觉得薛文很善良,对爱很纯碎。

    他的爱,是没有任何杂质在里边的,会全身心的为你投入,这样的人,她觉得值得托付一生。

    和洛一明那边沟通好晚上到达,这边,孙宏雷,小猪带领着战友们开始布置求婚场地。

    从市场上带来的道具这会派上了用场。

    气球悬挂在门口,蓝色的电管盘成一个外圈,绿色的电管依旧盘成一个圈,中间是两条红色电管组成的通道,女生走进来后,她在中央,就感觉她在宇宙的中心。

    现场布置稳妥后,孙宏雷用他演员的身份,开始指导军哥哥求婚,小猪用他的实战经验加以辅导,他们力求能感动女主角。

    “一明啊,我们这边准备的差不多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们还有多久到?”

    孙宏雷布置好了之后,给洛一明通电话。

    按照原计划,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但洛一明刚要回复,前边的车子出了问题。

    “洛导,车子陷进泥沟里了,晚上我们怕是赶不到了。”

    紧急情况,洛一明也不得不先跟孙宏雷那头挂断。

    夜路难行,尽管,花了半个小时从沟里顺利脱险,但为了确保安全,整个队伍的行车速度降下来了。

    这一降下来,只能是天亮了才能到达哨所。

    孙宏雷他们的计划泡汤了。

    在哨所,所有人都很失望。

    小猪沮丧道:“薛文,我们觉得对不起你,我准备的那些东西全部用不上了。”

    “本来,黄玲玲千里迢迢来看你,这个浪漫的求婚值得一辈子去记忆。”

    薛文也沉默。

    他希望给黄玲玲最好的。

    孙宏雷道:“没关系,不行我们还是用马阵。”

    “对,在马上求婚,那才浪漫,也更符合咱们军人的气质。……那咱们备马吧。”小猪道。

    “咱们能用的马屁有几只?”

    “八匹大马。”管马的军哥哥道。

    “够了。”

    “我们的马骑出来到哪里最美啊,找一个最美最好看的角度。”

    薛文道:“悬崖边,我觉得悬崖边特别美。”

    “好,那咱们就在那里。”

    ……

    经过一晚上的舟车劳顿,洛一明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新绛白哈巴边防哨所。

    黄博先下车和孙宏雷他们汇合,黄雷留在车上稳住黄玲玲。

    “你想过小文见过你的第一反应了吗?”黄雷问。

    “他应该很淡定吧。”

    “他会脸红吗?”

    黄玲玲说:“不会。”

    “他会眼睛里泛出了点点泪花吗?”

    “不会。”

    “他会拥抱你吗?”

    黄玲玲这会有点激动了,道:“我觉得我会拥抱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