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三国之武魂通天 > 第二百三十五章约定
    秦不疑挥手一压,三十三层天轰隆一颤,如同三十三座大磨,一点一点的将无支邪的血肉精华彻底磨灭,只剩下一点本源念头和一点血肉无法磨灭。

    “小子,你骗我,你骗我!”无支邪张口咆哮,发泄心中的愤怒和不甘。

    秦不疑伸手轻轻一压,洛书内飞出无数的符文,将无支邪的这一丝念头直接压了下去。

    阿弥陀居士背后的佛光和暴猿虚影没入了这一丝念头内,化作了一尊巨大的七彩石头悬浮在凌霄宝殿深处。

    “秦不疑,你也将这头妖孽镇压了,现在就让我们再痛痛快快大战一场!”

    吕布挥动大戟,对着秦不疑暴喝道。

    秦不疑看着浑身鲜血,心腹一个大洞的吕布淡淡道:“我现在若是出手,你必败无疑,乱世中,豪杰辈出,温侯难道就愿意被我镇压下来?”

    吕布露出了沉思,他虽然是五重雷劫高手,但是无支邪也是同样强大的对手,身上的伤势充斥着妖气,极难炼化。

    若真的再大战一场,怕是无法挡住那凌霄宝殿。

    吕布抬头看了下秦不疑,眼眸内战意再次暴涨,低吼道:“只有战死的吕布,没有妥协的吕布!”

    秦不疑盯着战意冲霄的吕布,嘴角的冷笑渐渐化作了大笑:“哈哈,好!好,天下战神,你既然想战,那便一战吧!真正的一战,让我见识吕布的力量!”

    秦不疑说道的时候,武魂黄天化身、阿弥陀居士和蚩尤魔尊三者瞬间合一,化作了一尊身高百丈,三头六臂的大帝。

    三十三层天化作宝塔悬浮在头顶上,垂落道道瑞气。

    这尊大帝和吕布的刑天魔神隔空对立,两者的力量都催动到了极致。

    “杀!”吕布暴喝,手中大戟狠狠砸了下来。

    秦不疑目光阴冷,六尊手臂齐齐挥舞,无数的念头飞舞,一尊巨大的星辰大钟凌空而显。

    “咚!”

    星辰大钟和戟光轰杀在一起,轰然炸裂,当吕布挥动大戟再战的时候。

    四周出现了一尊尊巨大的星辰大钟,将四面八方都笼罩起来。

    吕布口中长啸,无数斧钺如同巨石激射,将四周的星辰大钟轰碎,这些斧钺轰击向秦不疑,被三十三层宝塔直接震碎。

    “吕布,一决胜负吧!”秦不疑眼中冷光暴涨,六个手臂齐齐高举。

    凌霄宝殿如同一个巨大的大印,雷光闪耀,轰隆隆的巨响,狠狠砸了下来。

    “战吧!”吕布长啸,身体往前一冲,大戟临空斩落下来。

    轰隆!

    凌霄宝殿和大戟碰撞的瞬间,强大的气浪横扫数十里,整个洛阳的残垣断壁瞬间被震成齑粉。

    四周的高手都被震飞出去。

    虚空中,吕布噗嗤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武魂刑天被震碎,化作一道乌光没入吕布的身躯内。

    吕布则一手杵着大戟,一膝跪拜在地,强撑着不倒。

    秦不疑周身的光华直接崩碎,三尊武魂几乎要被震碎,全都没入了三十三层拳意中。

    凌霄宝殿四周的光华被震碎,雷霆法阵的雷水被清空,一个巨大的凹痕出现在凌霄宝殿上。

    “我们愿意离开此地,不与你为敌!”貂蝉看到吕布的样子,立刻上前护住吕布,对着秦不疑喝道。

    高顺等人也上前护住吕布。

    典韦等人也上前将秦不疑团团护住。

    秦不疑哈哈一笑,摆手让典韦等人退下去,往前走了一步,对着吕布道:“温侯,你败了!”

    吕布看着秦不疑,眼神中渐渐露出了凝重,冷冷笑道:“你也未胜,待我夺了传国玉玺后,再破了你这乌龟壳。”

    吕布傲然喝道,扶着方天画戟缓缓的起身,傲然不屈。

    “温侯,我敬重你是英雄,也不欲和你拼死拼活,你只要离开洛阳,不侵犯我河内,便可以离开!”

    秦不疑缓缓道,目光望向了张辽和高顺,更是大笑:“我还可以赠送给你两万石粮草和三千战马,不过我要你麾下的张辽和高顺。”

    “休想!”吕布咧开嘴冷冷道。

    貂蝉却直接安抚住吕布:“张辽不过九品武者,可以让给他们,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战马和粮草!但是高顺的陷阵营不能让出去!”

    貂蝉说道这里,吕布摆手冷笑道:“一旦让出了大将,军心必然崩溃,我南征北战,靠的就是他们。”

    张辽和高顺也齐齐喝道:“吾等便是战死,也不会从你!”

    秦不疑目光微微一沉,又朝前走出一步,看着两人道:“我敬重两位将军,既然两位将军如此忠心,我也不强求。

    但是想和两位做一个约定,若是日后温侯战败被擒,两位侥幸走脱,便归顺与我,如何?”

    秦不疑说道这里,吕布眸子一闪,哈哈大笑:“这天下谁可以擒我?可笑!”

    “温侯和两位将军若是答应这个约定,我依然赠送粮草和战马!”

    秦不疑缓缓道,语气带着凌人的气魄。

    吕布哈哈一笑:“这天下若是有人能够擒拿我,那这几人就投靠了你,只是你的算计不会成功的。”

    秦不疑望着张辽和高顺道:“两位将军是否答应这个约定。”

    两人点了下头道:“吾等也答应!”

    “好!十日后到宜阳领取这些东西!”秦不疑淡淡道。

    貂蝉立刻拉着吕布上了赤兔马,也催动大军朝着远处逃走,生怕秦不疑后悔。

    “主公,为何要放走吕布?我们一拥而上,定可以斩杀了他!”典韦神色急促道。

    “我要利用吕布搅乱袁术、陶谦和曹操,暂时不能让他死,否则我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来休养生息。”

    说道这里,秦不疑看了下典韦低声道:“立刻带我回营,让吉祥天治疗我的伤势,你守住我的营寨,任何人都不能靠近我,否则杀无赦。”

    秦不疑噗嗤一声,压在胸口的鲜血吐了出来,浑身的气势瞬间崩碎,脸色苍白如纸。

    他刚才和吕布拼了一个两败俱伤,只是故作强大来恫吓吕布的大军,此时再也忍不住了。

    “主公!主公!”典韦看着晕倒的秦不疑,顿时大惊,同时怒吼起来:“铁蛮军、陌刀卫护住主公回营,任何人靠近三丈内,杀无赦!杀无赦!”

    典韦杀气腾腾的吼道,三千铁蛮军立刻将巨大的铁盾竖起来,形成钢铁堡垒。

    八百陌刀卫护持四周,于毒、白凤、史子眇等人全都被阻拦在外。

    秦不疑昏倒的时候,吉祥天立刻从凌霄殿飞出来,一颗颗念头融入秦不疑的身躯,修复秦不疑的伤势。

    与此同时,刚飞奔数十里的吕布噗通一声从赤兔马上倒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