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历史背后有个鬼 > 第四十五章 登门
    第四十五章

    登门

    ————————————————————

    ......

    我贺兰敏之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恐怕连我贺兰敏之本人都未必了解。

    ————————————————————————《贺兰名敏之》

    ......

    贺兰府门前。

    陆安康静静的站在那里,瞧着这个荣华富贵,书香门第集合在一身的府院。

    脑海中想到的是:

    “长安甲第高入云、此坊居住贺兰生,莫言炙手手可热、须臾为烬灰亦灭,休道今日任汝欺、人生富贵自有时,一朝天子赐颜色、世人纷纷应始知。”

    ......

    倘若他没有死,或许世人压根就不知道。

    在大唐的天下。

    在这神都之城当中,竟然有这样一个存在。

    或许世人记下的只有那个才华横溢的贺兰敏之,出身高贵的贺兰敏之。

    却远远不会把他跟那个因少年乱伦阴影导致心理变态的大帅哥。

    《资治通鉴》称“敏之貌美”,《旧唐书》云其“年少色美”。

    这样的评价在历史当中是何其的鲜少。

    甚至连他贺兰家本身也是氏历史悠久,出身十分高贵,地位远高过出身寒微的武氏一门。贺兰敏之是武则天的外甥,武后亲姐姐韩国夫人的儿子,魏国夫人贺兰敏月的哥哥。

    唐高宗李治一度非常宠爱武后的姐姐韩国夫人和外甥女魏国夫人,武后因嫉妒毒杀贺兰敏月,高宗哭着对敏之说:“我早上见到她还好好的,怎么退朝后就身亡了”,敏之“号哭不对,后闻之,曰:“此儿疑我!”由是恶之。”

    贺兰敏之的母亲和妹妹都死在自己姨妈手下,因此对武氏暗怀怨恨。

    但在陆安康看来,真正导致贺兰敏之心理扭曲变化多半从他的母亲跟姐姐同时嫁给李治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

    那个时候,陆安康不在。或许他会想办法阻止李治的举动。

    然而,他是一国之君,最后的决策依旧在他手里面。

    但或许因为一个小小的改变,历史当中便可能多了一个名叫“贺兰敏之”的才子,而不是一个与外祖母乱伦的变态吧!

    贺兰敏之的才名远扬,在“弘文馆编《三十国春秋》一百卷“朝内士子交游甚众”都有提及过。

    甚至连一向谨慎的武则天将其选定为自己的继承人,将二十多岁的贺兰敏之袭爵周国公,赐姓武。

    将其余武姓人,连同武三思,太平公主全部排除在外。

    这样看来,武则天曾经也疼爱过这样的侄子。

    然后她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个侄子心中的扭曲,最终导致他走上了一个变态,并且无法扭转的道路。

    野史,甚至正史中都提及过贺兰敏之七八十多岁的外婆,武则天的母亲荣国夫人非常宠爱贺兰敏之,因贺兰敏之太过美貌而与其伦伦。

    很难想像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少人认为,贺兰敏之是被动的。

    倘若是被动,那么这样的一件事情对一位十几岁的少年来说,被外婆强暴,实在是一辈子抹不去的心理阴影。

    贺兰一门血统高贵,可敏之的母亲,妹妹,甚至贺兰敏之自己,都沦为武氏李氏的玩物,因此贺兰敏之恨透了武氏李氏,在仇恨的驱使下,他黑化了......

    他要向李氏和武氏报复。

    贺兰敏之本就“挟爱佻横”,桀骜不驯,恃宠而骄,因此报仇方式也极有个性,简单来讲,就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他反过来引诱所有李氏武氏的女人,与她们通奸,这其中包括勾引她表妹,当时还应该只有十三四岁的太平公主。

    贺兰敏之听闻太子李弘即将娶的未婚妻貌美,就在大婚前夜跑去勾引人家,结果,婚礼无法举行,李弘不得不娶别人做太子妃。

    十二岁到八十八岁,表妹到外婆到太子妃......

    陆安康叹息道:“敏之啊!你的爱好可真广泛啊!”

    但奇怪的是,武后当时都忍了,甚至非常偏袒他这位外甥,直至多年以后,她才指出贺兰敏之十条大罪。

    主要是生活作风问题,包括与外祖母通奸,强暴太平公主的侍女,强暴太子妃等等,将其流放岭南,并将其刺杀于流放途中。

    贺兰敏之获罪的根源,其实在于他与武后的矛盾、也是所谓的政治矛盾,而非单纯的生活做风问题,敏之死后,“朝士坐与敏之交游,流岭南者甚众”就可以看出,武则天要整的不是贺兰敏之一个人,而是一股政治势力。

    或许后人会对这乱伦关系太过惊恐,贺兰一门为鲜卑贵胄。

    从史料中记载的高鼻深目,碧瞳雪肤,即使已非纯种,也会有点像混血儿,怨不得他们一家子都如此美型,李唐王室也混入比例极大的鲜卑血统,对当时的北方胡族而言,乱伦算不得非常严重的过错。

    这一点,从后世的李隆基身上也得到了印证。

    有关贺兰敏之的生活作风问题,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唐朝宫廷风气极为开放,女性地位也高,究竟是强暴还是通奸大家见仁见智。反正傻子才会相信武则天说的十几岁少年去勾引自己八十来岁的外祖母。

    结论,要么他是个才华横溢牺牲于政治斗争中的鲜卑族杰出贵族青年,要么是个心理极端扭曲严重变态的美型妖孽。

    ......

    抬起脚,陆安康缓缓的朝着贺兰府的大门当中走过去。

    不晓得接下来,他所面对的贺兰敏之是否是一个全面的贺兰敏之。

    至少在自己准备搬倒他之前,陆安康想再度了解一下这个人。

    如果问自己非要解决贺兰敏之的话。

    陆安康的回答是——也是政治问题。

    抛开太平公主李令月和番邦公主绮丽雅的关系。

    最主要的关系还在于武媚娘跟李治那里。

    陆安康有一种直觉,倘若贺兰敏之活着,并且势力扩散过大的话。

    必然会对李治跟武媚娘造成威胁。

    李治对自己的尊重,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即便武媚娘处处防范自己,但也因为昔日的恩情,对自己有着另一种态度。

    于情于理。

    陆安康选择的立场是在她们那一边。

    总得有一个人是要牺牲掉的。

    那便只能是贺兰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