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一剑归天 > 第177章 【起风了】
    漫天的雪花在飞舞着。

    那几道身影相互出招,便让人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

    龙虎山的第五名内门弟子,洛邵庄身陨的消息像是一座山那般压在所有人的心头。

    远在天边的一个小村庄里,无数村民百姓躲在屋子里瑟瑟发抖。

    他们根本不敢露面,因为外面正发生着这辈子都不曾见过的事情,那些人仿佛挥手之间就能移山倒海,引来狂风雪崩。

    太过可怕了,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楚六爷很是狼狈地弯着身子,眼神像财狼那般死死盯着眼前的两人。

    那两个家伙身披着黑色的披风,戴着一顶斗笠挡住了容貌,都是涅槃境六阶的修行者。

    最关键是,这两个人的实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可怕一些,不是等闲之辈。

    村庄根本没有受到袭击,自己是被人骗下山,这两个人守在这里就等着他出现。

    楚六爷的眼神越发的冷,这两个人像是自己的克星那般,对自己的攻击手段了如指掌,而且修为完全不落自己下风。

    哪怕再蠢,也知道这是局谋已久的杀局。

    数十个回合交手下来,他就慢慢落入了败势。

    楚六爷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死在这片雪地里。

    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逃走,可倘若自己逃了,整个村子的百姓都将会被屠杀殆尽。

    他能够看到有年幼的孩童一边哭泣,一边偷偷朝着自己看过来。

    村子里还有熟悉的面孔,是自己童年时期的玩伴。

    这让他如何能够狠心苟且偷生。

    “你可能很好奇,我们是怎么知道你的弱点,又为何能够一直压制着你!”

    一名戴着斗笠的男冷笑道:“不妨与你直说你,那是因为龙虎山上有我们的人,而且辈分比你高。”

    辈分比你高!

    这几个字赫然让人心惊胆战。

    楚六爷的脸色瞬间就青了,他手臂青筋暴起,指甲刺破了掌心的皮肤,怒不可遏的样子。

    另一名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笑道:“听说你能分辨出我们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那应该能明白我们没在忽悠你!”

    “是谁!”

    楚六爷的声音很是沙哑,仿佛这辈子都不曾那么愤怒过。

    他脑海里浮现出几名内门师兄的身影,却仍然没办法相信这里面居然有人出卖了自己。

    可偏偏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在告诉着他这就是事实。

    自己的秘密和弱点,没有几个人知道,除了龙虎山的同门师兄弟。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马上全天下都要知道了!”

    就当此人要开口的时候,另一人却拦住了对方,并且提醒道:“对一个将死之人,没必要多费口舌。”

    楚六爷嘴角微微抽搐,他眼底冒着怒火,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个叛徒给揪出来。

    他慢慢地从袖口处,掏出一枚丹药。

    这枚丹药是他一直以来藏得最深的底牌,而且从未跟任何人说过。

    果不其然。

    看到这枚丹药的同时,那两人的脸色全然大变,忍不住喊了出声道:“神血丹?”

    楚六爷毅然决然地咬碎了这枚丹药,然后吞了下去,然后气势便直接暴涨起来。

    他整个身体都是赤红一片,血管猛然绷紧,能够直接从皮肤外面看得清清楚楚。

    如此,他的气息便直接从涅槃境六阶上升到了涅槃境八阶,直接压过了那两人一头,简直恐怖到了极点。

    这般逆天的丹药自然极为稀少,虽然作用明显却也有着可怕的弊端。

    不仅是食用的时候有可能会爆体而亡,哪怕是活下来了也要面临痛苦的煎熬,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身上撕咬折磨,这根本不是人可以承受的。

    很多人甚至宁愿死,也不吃这种丹药。

    楚六爷起初也不愿意吃,可他如今却甘愿承受,非人的折磨,也要活下去!

    将那个背叛者给挖出来,否则即便是死,也死的不瞑目。

    ……

    龙虎山道观下。

    双方交战打得热火朝天。

    李疯子的那柄刀竟然崩缺了一个口,却仍然有无数人用佩服的神色看着他。

    修为境界落后那么多,居然还能跟对方僵持到现在,换做其他人早就败下阵来了。

    手握双刀的习钧可是涅槃境八阶的巅峰修为,比对方足足高出六阶,那是无法逾越的鸿沟。

    可他发现对方不仅仅是刀很重,而且还能卸掉自己的攻击。

    不可否认,作为一名意识流刀客。

    李疯子刀法意境已经到了超凡的地步,无论自己身处何方,都根本躲不开对方的刀。

    这让他没办法松懈下来,也没精力去注意其他的人。

    如今唯一的优势在于,他的真气比对方磅礴,他能够感受到李疯子的气势已经弱了下来。

    相比之下。

    让习钧感到最为吃惊的是,那个站在龙虎山顶上放箭的家伙,居然能够将阿飞逼到这般地步!

    当初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老大便下了死命令,一定要让阿飞跟着他们来。

    没想到如今就连阿飞,也没办法抽出身来,仿佛稍有分神就有人要被射中。

    没有任何人比他们要了解,阿飞的飞刀到底有多么恐怖,那可是连长生境的修行者都不敢小看的。

    如今却仍然被限制得死死的。

    龙虎山的执法人之一,澹时忆,果然名不虚传!

    然而这种僵持的局面终于被打破了。

    仿然地动山摇般的轰动。

    徐凤桓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破了,到了涅槃境九阶,他的气势直接压过了龙虎山的三弟子,徐谦平。

    “哈哈哈,果然还是要战个痛快,才有突破的机会!”

    徐凤桓的那一刀竟然砍出了十丈之远,在雪地里留下一道骇然的裂痕,能够看到底下的泥土深深地陷了下去。

    徐谦平的脸色越发难看,他也在突破的瓶颈,可他不是那种越战越勇的类型。

    他需要的是感悟天地,静心打坐。

    如今落了下风,恐怕要压不住这个家伙了。

    整个龙虎山除了大师兄之外,就只有二师兄单佟有着涅槃境九阶的修为,自己离那道门槛显然还有一段距离。

    徐凤桓狂笑一声,喊道:“习钧,我跟你对换!”

    说罢,两人便极有默契地互换对手。

    李疯子气息一沉,自己的对手换成了刀法霸道的家伙,而且修为比刚才那人更高,实力更强。

    两人对视一眼,什么都没说,就那样直截了当朝着彼此砍了过去。

    刀跟剑终究还是有着很多不一样。

    不仅仅是招式,更多的是用刀的人往往比较直接,粗暴得让人情不自禁窒息!

    这一刻,所有人都仰起头来,看着那两道刀气砍在一起,竟然连天边的云都被劈开成了两半!

    呲的吸气声!

    简直震撼人心的交手,过目难忘。

    李疯子死死咬着牙,两道刀气碰撞之后,便是两柄大刀磕碰在一起,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

    两柄大刀都在颤抖着,敌人似乎也在使用某种刀法,能够抵消他的冲击。

    徐凤桓眼底透着疯狂的神色,他就喜欢跟这样的人打,如此便将自身的修为彻底爆开。

    咔的一声!

    李疯子的那柄开山刀竟然再一次裂开了。

    这次裂开的位置竟然是中间。

    他的那柄刀终于还是没能经受住那样的冲击,最终断开了两半。

    李疯子死死地瞪着对方,脑海里浮现出四个字,终于知道对方的刀法是什么!

    “一刀两断!”

    徐凤桓的语气透着一丝激动和亢奋,便彻底地将李疯子砍了下去。

    李疯子被巨大的力量给掀飞了,整个人砸在雪地里,竟然像是镶入了土坑中那般。

    那柄被砍断的半截刀在空中转了好多圈,这才落了下来,插在地上。

    整个龙虎山都是死一般的寂静。

    众人都能看得出来,李疯子是败在了修为上,倘若修为不是差距那么大,必然还有再战之力。

    因为修为落了下风,所以那柄刀才会扛不住断掉。

    真正强大的修行者,哪怕是拿着一根树枝,也能削铁如泥。

    哒哒的声响!

    徐凤桓将自己的刀扛在肩膀上,嘴角微微掀起,忍不住夸奖道:“你是我见过除了我之外,最强的刀客。”

    “不过,到此为止了。”

    他慢慢地走上前,用刀指着躺在地上的李疯子,显然是要终结掉一段传奇。

    风慢慢地吹着,然后越来越大。

    天边像是刮来了风雪,将云都吹开了,吹的很远。

    顾初见嘴角挂着一抹弧线,他原本是要倒流时光,让李疯子避其锋芒,再来一次。

    可当他发现那道身影出现的时候,便释然地松了一口气。

    远处的那个人看模样也不过是二十三四,没有任何抢眼的感觉,仿佛丢进人群里都找不出来。

    可偏偏他有种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跟当初花语嫣给他的完全不一样。

    那个女人完全是俯视众生,根本瞧不起任何人。

    仿佛除了她之外,其他的都如同蝼蚁。

    而那名少年却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像是只要他来了,这世间就没什么摆不平的事。

    李疯子躺在地上的无法动弹,他看着那蔚蓝的天空,能够看到的是所有的云朵都被吹开了。

    便满是血腥味地道了一声。

    “起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