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系统之掌门要逆天 > 第318章 天星尺!
    强烈之极的热气流中,这三道人影一个个周身真气缭绕,化作罡气罩将其整个人都裹在其中,使得热气流对他们的影响大大减小。悠忽之间,三人便各自追上了两颗金光闪耀的丹药。

    而在上方,傅红衣紧握住那颗金色丹药后,身形一展,犹如凤翔九天般,直直地向上飙升而去!

    “小辈!留下虚神丹,否则你必死无疑!”紫薇阁阁主温如玉再次大喝,身形徒然加快,就要向上追去。

    另一边的青阳宗宗主孔深却是身形一闪,拦在了其前面,哈哈笑道:“温阁主得了两颗虚神丹还不满足吗,既然要跟一个女娃娃计较?”

    “滚开!”温如玉完全没有了之前那种温润如玉的样子,大喝一声,便一掌向孔深劈去。

    “哼!”孔深却是冷哼一声,在气流中硬接了这一掌。

    两人掌劲碰撞,气劲余波如波纹般横扫四周,竟然将下方狂猛无比的热气流都阻了一阻。

    沈奇被两人掌劲余波扫中,身形又是不稳,在横竖交替的混乱气流中一时间狼狈不堪。

    这让沈奇很是感叹。

    在蓬丘府他以先天四重的修为已经纵横无敌,可是此时竟然被其他人打斗的气劲余波弄得如此狼狈。由此可见,他的武功距离天下顶尖那些个人还有很大的差距。

    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沈奇便根据上升的气流炙热许多,下面喷涌而上的岩浆火光已经变得十分耀眼,似乎要追赶上他。

    沈奇心中一惊,体内真气按照龙跷飞行术运转,速度徒然飙升,向上直射而去。

    上升的过程中,他仰头一看,却见疑似紫薇阁阁主和青阳宗宗主的两人已经结束打斗,并头向上追去。

    原来,就在两人交手的那两三招间,一名白衣女子却是越过两人,以极快的速度追向了傅红衣。

    见此,沈奇又不由佩服傅红衣的胆色——这三人从深渊之中出来,一看就都是武功极高之辈,修为怕不是在先天七重以上,傅红衣却毫不犹豫的与他们抢夺宝物,当真是虎口拔牙,胆大之极。

    不过那被称作虚神丹的宝物确实诱人,当从他眼前掠过之时,他的第一念头不也是将其抓住么。

    紧接着,沈奇就注意到正好与他升到同等高度的那座巨大的三棱柱,更准确的说是注意到那三棱柱上闪烁着光芒的神秘咒文。

    “不知道系统演武阁能不能解读出这这些咒文。”

    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中,沈奇便有意控制着上升的速度,开始一个个的“读取”三棱柱上的神秘咒文。

    这时候,上面的碎石全都被热气流冲到了中部空间的边缘地带,沈奇并不需要注意那些碎石,只要注意别被下面的岩浆追上就行,所以,他很快就“读取”三棱柱一整面的咒文。

    同时,念头进入系统演武阁,秘籍名单列表中也赫然多了一个新的名字——《虚神丹诀》(残缺)!

    时间紧迫,沈奇顾不得探究《虚神丹诀》的内容,便转到另一面,再次读取其上面的神秘咒文来。

    等到三棱柱第二面的咒文“读取”完毕,系统演武阁中果然又出现了另一门秘籍——《无形剑罡》(残缺)!

    《虚神丹诀》听名字很可能就是虚神丹的炼制方法,而这《无形剑罡》名字听起来也十分不俗,这让沈奇对三棱柱最后一面咒文更加期待起来,当即转过去继续“读取”。

    三棱柱如此巨大,纵然又下面火山刚爆发时的那股助力,但此时在乱流中上升速度也是越来越慢。然而下方岩浆喷发的速度却并没有减缓多少,就在沈奇与三棱柱保持同等高度“读取”咒文的这一会儿功夫,岩浆涌到了三棱柱的底部!

    沈奇只是先天四重后期,并不能像之前那三人一般用罡气罩护体,好在他炼体之道到了炼骨后期,因此纵然感觉到身体如火如焚,暂时也还能忍受得住。

    不过,他能忍受,他身上的衣服却忍受不了了,再加上热气流向上飙升摩擦力,衣服竟然从下到上,燃烧起来!

    好在这时,沈奇终于也将三棱柱最后一面的咒文“读取”完,系统演武阁中再次多出了一门新的秘籍——《如意诀》(残缺)。

    来不及思考这《如意诀》是哪一类武功,沈奇便周身真气一转,先灭了身上的火,穿着几乎难以蔽体的衣服提速向上飙升。

    升到三棱柱上面时,沈奇又忽然心念一动,使用地眼侦查了这漆黑巨大的三棱柱一下,获得的信息却让他瞳孔猛地一缩!

    天星尺,在元武星又名三妙神碑,为先天至宝!

    中级地眼等级不足,其更加详细信息暂不可考!

    本次积分消耗:10万分!

    虽然这段信息只有短短的三句话,但每一句都让沈奇感到震惊。

    首先是先天至宝——沈奇只知道按照这个世界的法宝分级习惯,法宝之上是灵宝,至于在上面就不晓得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先天至宝必然在灵宝之上!

    其次,这还是系统开启地眼工具以来第一次给出等级不够,信息不可靠这种说法。这只能说明,天星尺的层次太高了,确实不是中级地眼可以查探的。

    最后,这次使用地眼竟然消耗了整整10万可用门派积分,简直不可思议!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沈奇便瞧见那巨大的三棱柱,或者说天星尺,距离自己越来越远,并且逐渐被下面的岩浆吞噬。

    这让沈奇感觉无比的遗憾——宝物虽好,可他却拿不了。只能期望日后他武道修为到了更高的境界,再来这里将其收取了。

    他又想到是否可以利用剩余的弥须芥子神符将天星尺变小带走,但紧接着就觉得这既这种想法太天真了。弥须芥子神符虽然玄妙,却也只能算是法宝,而天星尺不知比法宝玄妙多少倍,又岂是弥须芥子神符能变小的?

    况且,此时天星尺已经被岩浆吞噬,便是他想尝试也做不到了。

    随着沈奇向上飙升,通天塔中部空间越来越窄,很快沈奇便瞧见了通天塔的顶层。

    或许不应该叫做顶层,而是通天塔被上面建筑遮盖的断层。

    沈奇不知道原本这上面是个什么样子,但他此时所见,上面刻满神秘符文的漆黑岩石建筑已经出现了许多恐怖的裂痕,最中间更是有一个大洞。

    透过这个洞,可以看到上面还是其他地底建筑废墟,此时同样布满了裂痕,并迅速变成一块块碎石掉落下来,却有被猛烈地热气流掀向边缘。

    因为光线并不是很好,有比较乱,此时沈奇看不到傅红衣,却看到温如玉、孔深和之前那个白衣女子在上面一边争斗一边上升。

    沈奇又看了看下面涌来的岩浆,越来越近了,但他却不敢着急。

    他知道,想要逃出生天,只能抓住岩浆上空热气流将地面层层冲破的瞬间。若是太快太急,则容易被上面的乱石砸中,纵然不死也会极为危险;若是太慢而被后面的岩浆追上,恐怕即使以他现在炼体境界,也难逃被烧死的命运。

    若是他像前面三名顶级高手一般拥有罡气罩护体肯定要从容一些,但他毕竟只是先天四重,纵然肉身强横,却只是让他多出一两分逃生希望而已。

    所以,他必须小心计算着。

    此时,周围除了温如玉、孔深已经那不知名的白衣女子之外,还有别的十来个先天高手。有的人比沈奇还狼狈,有的人则比沈奇要从容,不用说,这应该就是之前传闻中进入第五层探索的三大七星门派先天高手了。

    至于是不是全部,沈奇并不晓得。

    越是向上,热气流囊括的空间越窄,但是这些个人都没有向别人出手。在这种环境中,估计也只有像温如玉、孔深这样的顶尖高手才有能力打斗。

    随着热气流转动,沈奇等人也顺势变换着方位,这让他看到了两个熟人,一个是九州镖局的贺兰总镖头,另一个则是青鸢门的一名长老。

    本应该与这两人通行其余人沈奇并没有看到,不用想,肯定是死在下面了。

    贺兰巅也看了沈奇一眼,但也仅仅是一眼而已,显然没有认出沈奇就是那个抢了四象至尊鼎的人。

    向上冲破了黑色岩石建筑层,进入了一层层破碎的废墟建筑层时,火山岩浆也涌到了身下十几丈处,硫磺的气味和火山灰呛得人几乎窒息,炙热的高温更是让人毛发枯卷。

    同时,热气流所占据的空间也被下面的岩浆和上面的废墟建筑压缩到了一个极致,或大或小的建筑石块更多的崩裂落下,热气流再也难以将它们掀向边缘,便迎头砸向了下面沈奇这些人!

    砰!

    前面的三名顶尖高手仍没有停止打斗,但却只是偶尔借势接招,更多的时候则是挥出一道道猛烈地罡气将上方的石块轰碎或者甩开。

    纵然有三大顶尖高手在上面开路,下方沈奇等人局面依旧危险之极,不得不在小心控制着速度上升的同时,去面对一块又一块砸向自己的石块,以及几乎遮盖眼帘的尘土。

    这个时候,沈奇炼气修为不足的劣势便越加显现出来,频繁的挥出真气轰击石块,竟然让他产生一种真气难以为继的感觉!

    这在沈奇晋级先天之后可是从未有过的!

    嘭!

    一块大石头没有被及时处理掉,或许是受其他人真气击打作用,从斜侧里猛地撞上了沈奇,然他一下子向下坠落好几丈!

    “不行!必须得换个方式应对这些落石了!”

    几丈的坠落便让沈奇再次体会到如火如焚的感觉,急迫之间,他心中一动,不再想着去让砸来的落石改变方向,而是通过周围的落石横向借力,施展万象森罗步躲避这些落石。

    很快,沈奇便将万象森罗步施展到极致,一时间周围尽是他的残影,最多时竟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36个之多!

    嘭!!

    又是一声闷响,却不同寻常,沈奇眯眼向上望去,只见无尽的灰尘以及数不清的碎石之中露出了蓝色的天幕!

    出来了!终于闯出来了!

    心中一阵狂喜的呐喊,沈奇便再次向旁边一大块碎石借力,在冲出去的瞬间,向斜侧里飚射而去!

    火山喷发的轰隆隆声中,沈奇不断向远离喷发中心的方向飞。他估算不出这个火山喷发后最终影响的范围是多少,自然是飞得越远越好。

    同时,沈奇也放松了许多——既然出来了,凭借龙跷飞行术,纵然火山喷发的在猛烈,他也是可以逃走的。

    然而沈奇不过刚松口气,一个十几丈见方的巨石就砸了过来,并且触碰点正好是他的后脑勺,狂暴的力量让他眼前一黑,跌落下去!

    “特么的!大意了!”

    这是沈奇最后的念头。

    ···

    砰。

    火山灰漫天扬起,一块石头突兀的向旁边滚落,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然后是另一只,很快周围的石头都被掀开,从里面爬出一个人。

    虽然这人身上沾满了灰,一闪头发都无比的凌乱,难辨面目,但依稀能从身形和残留的发型中看出是一个女子。

    爬出来后,女子坐在石块上,稍稍呆了呆,然后便伸手摸向自己的肚子。

    她的衣服已经难以遮蔽身体,隐约有点凸起的肚皮上灰尘被拍打下来,如同长在肚皮上的一个红黑光芒纠缠的神秘符文便显得无比醒目。

    感觉到肚子中那个小生命并没有什么异样,女子这才松口气,举目向四周望去。

    空中的火山灰并没有完全落下来,所以能看到的地方只有周围十几丈而已,天空、太阳都被遮蔽,只能通过火山灰的涌动来辨别方向——火山灰向哪里涌,哪里便是远离火山的方向。

    正当女子抬脚准备离开时,不远处又一块石头突兀的滚到一边。

    见状,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屏住气息,轻手轻脚的摸了过去。

    当辨别出那个出来一半的也是个女人时,女子毫不犹豫的闪身贴近,一把抓住那女人的头发,另一只手则扣住了其咽喉,冷声道:“郦大长老,你若敢再动一下,我立马捏碎你的喉咙!”

    被称作郦大长老的女人眼中露出惊愕和慌乱之色,讶然道:“李文曦?!”

    “不错,就是我。”李文曦道。

    “你想干什么?”郦大长老知道李文曦这样制住她必然是有原因的,便主动询问。

    李文曦稍稍犹豫,便紧盯着郦大长老,问道:“我问你,将《玄女荫符诀》修炼到一定境界后是否对胎儿有影响?”

    【谢谢订阅、投票支持的各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