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嫁冠天下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后悔晚了
    刀剑交击声不绝于耳。

    周围亮起了火把,争斗却还没有结束。

    武人好冲动,尤其是唯一的儿子死在眼前,护国公林让的眼睛红起来,所有的郁愤全都加注在手中的一柄剑上,让对手败了一个又一个。

    太子的心越来越凉,立即吩咐身边的人去看林少英。

    下人不一会功夫来禀告:“身上都是血,已经被承恩公世子爷和冉家六爷带走了,说是要去求季氏救治。”

    “快,”太子吩咐道,“让周大人进宫去向父皇禀告,林少英是自己要跳城墙的,这可跟我无关。”

    “还有,护国公林让突然就发起疯来,我也在想方设法地阻止。”

    这时候在父皇面前一定要抢占先机。

    “太子爷。”

    下人慌乱地上前禀告:“不好了,杨姨娘那些衣物和首饰……不……不见了。”提起这件事他身上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什么叫不见了?”太子立即问过去。

    “方才放的好好的,本来要处置,结果……转眼的功夫就没了。”这样无声无息地丢了东西,他们先想到的是不是见鬼了,杨姨娘死了舍不得那些东西,所以……

    下人脸色煞白,眼睛中满是惊吓。

    “让人立即去找,”太子道,“那些东西定然是被人偷了。”眼前的事还没解决,家中就又出了乱子。

    “前后门都有人把手,”下人道,“如果真的是贼人必然跑不了。”

    太子看向幕僚:“快,带人去看看。”

    火已经烧得很旺,锅里的油不可避免的沸腾,事到如今谁也压制不住。

    冷静下来,太子开始心虚。

    一切皆由他而起,林少英最后一句话也不知道多少人听了清楚。

    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

    一命抵一命。

    这到底有多严重,一个世子爷来抵他的姬妾性命。

    想到这里,太子的衣衫就被汗湿透了,要不是那个冉六突然出现插了一脚,他可能已经让林少英从城墙上下来了。

    冉六呢?方才在他怒火中烧的时候在一旁扇风撩闲,现在发现大事不好就借口逃走了?

    太子刚想到这里,立即听到了声惨叫,又有人败下阵来。

    林让握着剑站在那里如同一个杀神。

    “还有谁来?”林让向前走去,所有人都纷纷后退,“怎么?方才敢说,现在不敢打了吗?”

    护国公林让没有老,就算他是一头被围攻的困兽,也会拼尽全力挣脱,这就是他的骄傲。

    ……

    季嫣然的马车进了城,一路上她都惴惴不安。

    不停地回想自己对林少英说的那些话,会不会她说的太严重了,林少英才会为了脱身而去拼命。

    “她在不在都是我的姐姐,只要是她的事就没有小事。”

    这样维护自己的家人。

    这小子还说自己没有本事,难道不知道,这就是最大的本事。

    “三奶奶。”马车还没停下来唐千的声音就传来。

    季嫣然心中一惊,撩起帘子:“怎么样?东西找到了吗?”

    唐千压低声音:“我们的人刚到太子的别院,就被宗长拦了下来,宗长已经安排人去做,让我们安心。”

    季嫣然不禁一怔,拿这些东西很关键,四叔是怕他们万一暴露了身份会被牵连吧。

    好像四叔都会将最难做的留给自己,有些事干脆背地里为他们安排好。

    马车停在了林家。

    林玉娇立即迎上来。

    “怎么样?”季嫣然问过去。

    林玉娇眼睛通红:“身上都是血,肩膀上划开一条长长的伤口,好像没有摔的太厉害,但是也动弹不得,回来的时候趁着别人不注意和我们说了几句话,太医过来看就装作晕厥过去……”

    “可是我瞧着……也不像是装给御医看的,是不是真的摔坏了,姐……我……好害怕,二哥不会出事吧?”

    林少英想到了要跳城墙,为的就是让大家觉得他被太子逼得以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顾珩带着人事先在城墙下准备好接应,又留了一条长长的绳索,就是要林少英落下来时扯拽绳索有个缓冲,然后那绳索就被扔下来让顾珩带走。

    可谁知林少英选择背后落地的方式,这样一来就不好抓拽绳索,所以她也不知道林少英到底有没有受伤。

    林夫人见到季嫣然立即伸手拉住了她:“嫣然,都……都靠你了……你快给英哥看看。”

    林夫人的手指冰凉。

    季嫣然顾不得安慰林夫人,立即进屋去查看。

    林少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身上染血的衣袍还没有换下,肩膀上的伤已经被包扎好。

    季嫣然道:“有我和胡愈在这里就行了,夫人您让旁人先退下。”

    林夫人带着众人走了出去。

    屋子里安静下来,季嫣然喊了两声,床上的林少英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看到这一幕,季嫣然不由地鼻子一酸,立即道:“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坦?”

    林少英点点头:“摔到了屁股和脚,恐怕……要一阵子不能走路。”

    “谁让你那样摔下来的?还动了利器……我们方才怎么说的?”

    林少英道:“这样更……更……像真的……我若是毫发未损……也许皇上就会怀疑……”

    真是要被他气死,本想骂他两句,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放心,你这苦头不能白受,我们会给你出气。”这傻小子,一心为他们考虑。

    林少英展颜笑起来。

    太子逼迫功臣子弟为姬妾偿命,这样的罪名就算是储君也背不起,而且她相信晋王必定会在背后推波助澜。

    否则晋王今天也不会出现在太子别院。

    甚至她觉得林少英今天发现太子的秘密,也是受人指引,那人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太子。

    嘱咐林少英休息,季嫣然走出屋子,在外面见到了冉六。

    冉六将嘴唇擦得红肿,还不停地“呸呸呸”地吐着。

    “怎么了?”

    听到季嫣然的声音,冉六一脸的倒霉样:“方才不小心碰到了那太子的耳朵,想一想就好恶心,就为了这个,爷就非得好好折腾他不可。”

    冉六和顾珩气势汹汹地走了。

    季嫣然见到林夫人:“现在看起来应该没有伤到内腑,不过还是不能大意,今晚是关键,我和胡愈两个人都留在这里。这样一来可以照顾林二爷,二来万一国公爷受了伤,也方便诊治。”

    林夫人点头:“我让人将旁边的院子收拾出来,”说着微微一顿,“不过,从前常宁偶尔会住在那里,不知你会不会觉得……”

    “没事,”季嫣然道,“我是来照应林二爷的,离这里越近越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