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125章 埋葬古船
中午,我们三个男人正在商议事情,外边,白女无常急匆匆走进来,她是去洗肉做午餐的,一进来,丢下一串鱼骨,表情凝重道,“这片江域,可真不寻常,居然有三鬼鱼的踪迹。”

    三鬼鱼。

    是三种鱼,分别是买牛蛮、恐龙鱼、鳇,皆是凶狠无比的鱼类。

    其中,恐龙鱼也分青恐龙、金恐龙、黄金恐龙王、鳄鱼恐龙王等好几种,白女无常带回来的尸骨,属于是最弱小的青恐龙,却也足够骇然听闻了。

    传说中,青恐龙与食人鲳,并称两大杀人鱼!

    我惊道,“这些,都是被龙宫使者鱼残杀的?”昨夜,刚挣脱“貔貅雕像”的皇带鱼回归水中,大肆杀戮,岸边都铺满了鱼骨。

    白女无常道,“这是从河岸边尸骨发现的,十有八九,是皇带鱼的杰作。”

    皇带鱼,除了有诸多深海怪兽的神秘故事,还号称时鱼类中的“皇”!

    皇鱼当道,恶鱼退避。

    坐在地上,我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没想到,这附近的江流蕴藏这么多离奇古怪的水中鱼类?

    戈坟问道,“林三,你能不能确定,封印的皇带鱼,是否是一代奇人张扎纸生前布置的手段?”

    奇人张扎纸,生活在民国时期的人,属于古人了。

    我连人都没见过,怎么能熟悉他的性情?

    吃过午饭,一直在讨论,最后我们四个还是一致做出了决定,冒险一行,潜水入古船,张扎纸的沉底墓非探查不可。

    至于皇带鱼,只能自求多福,希望它不要为难活人。

    坐上渔船,到达那片岛礁,穿好潜水设备后,开始将一些猪牛血撒出去。

    “哗啦啦!”

    等待了三多秒,原本就湍急的江水,此时骇浪翻滚,一个个气泡咕噜冒起时,水底下,无数黑幽幽的鬼草钻出来,疯狂吸食鲜血。

    恐怖的景象,往下游飘去,与我们渐行渐远。

    我们四个对视一眼,趁这个机会,快速一一扎进水中。

    距离锈迹斑驳的古船,大约是三十米的深度,潜到一半时,旁边的老九突然在奋力挣扎,回头一看,他的脚踝上,被好些九幽草缠住。

    近距离观察,一条条九幽草好像是某种章鱼的触手?草叶躺着粘液,光滑反光。

    这次下水,为了保命,体格强壮的老九,直接扛了一把一米长的斧头,不过在水里,受到很大的阻力,挥舞的斧头,根本砍不断九幽草。

    见势不妙,戈坟连忙打开一个瓶子,倒出鲜血。

    嗅到血腥味,九幽草化为一群饥肠辘辘的恶狼,扑向后边的水域。

    随即,我们加快速度潜游,不一会,已经到达古船边上。

    这艘船,沉在江底估计有几十年了,岁月侵蚀,上边铺满了一层层烂泥,好些地方千疮百孔,昏暗中,简直就是一处代表死亡的“船墓”!

    “等等!”

    无线耳机里,传来戈坟的急促的声音,他也很瘦拦住我们,顺着手电筒望去,在甲板上,有一处红点,像是一颗硕大的“鱼头”?

    “皇带鱼?”白女无常惊道。

    我也看清了,确实是皇带鱼,它沉睡在古船甲板上,全身覆盖淤泥,只露出半颗头颅,它的头顶上,长着一条红冠,异常显眼。

    不过,它似乎在沉眠?

    老九说道,“从一侧绕过去,别惊醒它!”

    江底,很昏暗,好在我们拿的照明设备,能轻易照亮环境,四盏灯光能看清水底路。

    “林三,注意观察周围水势!”这时候,戈坟还不忘嘱咐一声。

    人都没站稳,看什么风水。

    堪舆风水,主天地,观阴阳,人都处在天地不稳,阴阳紊乱的环境中,不可能看出什么端倪。

    绕到古船另外一头,此时,水底波浪突然剧烈涌动。

    “是那些九幽草回归了!”

    “收起灯光!”

    “躲起来!”

    “快!”

    杂乱声中,我们只能躲在一块水底岩石后,奇怪的是,这次的九幽草,对我们并不感兴趣,化为一团黑乎乎的团型草物,直接躲入古船底部。

    惊动的水底浪,很快平静下来。

    皇带鱼,九幽草,以及看不见的水底怪物,这艘“埋葬”古船真不好勘探啊?

    “上船尾!”戈坟在指挥,可是此时,在我们身后,却绽放一阵诡异红光?

    像是一对对赤红眸子?

    在朝我们扫视而来,老九晦气道,“靠,倒霉透顶,这次又是什么死物?”

    红眸由远及近,速度很快,一圈圈扩散的涌动波浪扑面而来,光芒照射过去,居然是一群咧着锯齿的恐怖鱼类,每一只,约有半米长,头颅特别大,在急速摆动,上翻下跳,像极亚马逊森林中的食人鱼。

    “是猪头鱼!”白女无常说话,“老九,释放电流!”

    人在水中,也会被电击,不过这是没有办法之举,猪头鱼,天性凶戾,在水里根本无法抗衡。

    “嘶嘶!”

    突然间,一抹银红色闪烁,从我们头顶穿梭而过,居然是那只十米长的皇带鱼,它出动了。

    如一头蛟龙的皇带鱼,目标,直指同样不善的猪头鱼。

    刹那间,它们纠缠在一起,皇带鱼不愧是鱼类中的“皇”,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不到五秒钟,便有十几只猪头鱼惨死,血水扩散。

    “哐哐!”

    突然的震颤,吓了我们四人一大跳,整艘埋葬古船轻颤,随即一团九幽水草冲出,去抢食留在水中的鱼血,趁乱,我们赶紧登上船。

    从船尾上去,白女无常又道,“你们看,那是什么?”

    原本黑漆漆的水底,被一阵金光照亮,回头看去,更深处的水域,仿佛一尊黄金雕像在闪烁光芒,近了一些,发现居然是一条黄金鱼?

    “我的天啊!”我感叹道,“居然是一条成年巅峰的金恐龙鱼?”

    戈坟则道,“这一下,龙宫使者碰到硬茬子了!”

    老九道,“这么邪乎的事,被我们碰上,这条金恐龙鱼,不会是为青恐龙鱼报仇来了吧?”

    埋葬古船外的水域,乱成一片,彻底搅浑。

    猪头鱼、皇带鱼、金恐龙鱼皆在当中厮杀,来不及多感慨,我们钻进船舱,开始观察情况。

    “怎么回事?”

    一进入船舱内,我们四个皆目瞪口呆站在原地,惊讶得说不出声?

    只有一扇虚言铁门的船舱,外边的江水,居然渗透不进来?

    船舱里,空气很干燥?

    埋葬古船内部,在离江面三十多米的深处,居然有不渗水的空间,真是千古奇闻啊?简直违反了科学理论知识!

    太诡异了?

    白女无常说道,“这一切,是不是我们的幻觉?你们还记得,刚才一步走进来时,发觉什么意外吗?”

    戈坟说道,“我们三个,穿着潜水设备,不与江水直接接触,就算是有毒,应该影响不到我们的啊?或许,是这古船所在的特殊位置。”

    老九憋出一句,“好像走进来后,身体一下轻松了?”

    白女无常立即道,“废话,没有了水压,身体能不瞬间轻松吗?”

    争吵了一会,也没有讨论出什么子丑寅卯。

    为了印证,我决定以身试验,站在船舱内,脱下潜水服、氧气罩,然后顺着铁门游了出去,一到外边,三十米的水压,让人异常难受。

    很快游回船舱,我说道,“很奇怪,说不清楚是什么道理。”

    不一会,他们也脱下潜水服,只留下氧气罩,望向外边,一股股江水贴着铁门趟过,就是不贯冲进来,的确是很奇幻的诡异景象。

    “水压?”

    “气压?”白女无常眉宇一挑,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恐怕是船舱内,有什么东西,能释放出恐怖的气压,阻止江水冲刷进来?”

    这是唯一比较“合理”的解释了。

    船舱有两层,下边漆黑,我们在上层查看情况,这里的布局很奇怪,摆放着一个个木台。

    走了几步,我惊恐瞪大眼睛,旁边,一具骷髅从木台里缓缓站起,将手伸向了老九,“铿!”的一声重音,木台都被劈碎,骷髅手臂被斧头砍碎,骨碎洒了一地。

    同时,戈坟一脚将骷髅踹飞地上,惊起一阵晦涩尘土。

    这具骷髅,色泽鲜红,染着人血。

    一年红骨,十年白骨,百年黑骨。

    骨重岁短,骨轻岁长。

    很明显,这是一个刚死不久的人,白女无常大步过去,和戈坟左一右踩住蠢蠢欲动的骷髅,白女无常开口道,“青水堂失踪的人,怎么变成这副鬼样子了?”

    戈坟语出惊人道,“他……是被人活生生溶掉肌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