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侠客管理员 > 第四0五章 襄阳城的奸细
    眼前是一座巨大的城池,箭楼高耸,城墙宽达两丈有余,比长城还宽,只是多有破损,有些地方,还是刚刚搭建起来的。城内更是一片破败,到处可见断瓦残垣,隐隐地,似乎还传来阵阵啼哭之声。

    方当黎明,下面情景依稀可见,一队队兵丁,手持长矛,或在城头巡视,或在城内大街小巷巡逻。城外,是连绵不绝的军帐,战马长嘶,号角呜呜。城内城外,一片肃杀,金戈铁马、黑云压城之势跃然而出。

    “奶奶的,可千万别再来个雷给劈到城外去!”躲在时空通道内,毕晶嘴里喃喃自语,身体却一个小指头都不敢动,生怕一不小心落在城外,蒙古大军随便来个小队,自己就受不了,非得给射成筛子不可。话说这支大军,可不是当初草原大漠上那支了。现在的蒙古帝国,正值鼎盛时期,铁骑到处,欧亚大陆都在瑟瑟发抖。像自己这样的,估计连个做舌头问情报的价值都没有。

    红光一收,毕晶身体轻轻巧巧落在一个院子里,毕晶四周看了看,确认不是蒙古包,院子里也没什么羊膻味,四周花草繁盛,鸟雀鸣叫喧哗,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没落到城外!

    “什么人!”还没等毕晶把气儿喘匀实喽,一声断喝响起,院子外边蹭蹭蹭蹭窜进好几个人来。紧接着,院门一开,一小队十来号人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刀子,蜂拥而入,一边跑一边分成两个小队,乍分乍合,左右夹攻,片刻间将毕晶包围在中间,嗔目不语,手中刀锋虚指毕晶,煞气逼人。

    卧靠,这些人是打哪儿冒出来的?毕晶吓了一大跳,刚才可没见这么多人啊?但随即,他就感受到刀光中的煞气,心里莫名一抖,这就是郭靖练出来的襄阳精兵?果然行动迅速,进退有序,杀气逼人!再看看最初从墙头窜进来那些,一个个衣衫褴褛,有赤着脚的,有光着胳膊的,不用问,一定是丐帮人马了。

    不得不说,这帮人反应还真够快的,不过这几位丐帮大爷虽然武功很高——最起码跳得很高,可身上还是有那么几分懒散之气,怎么看都不如那几个兵,从里到外那么彪悍精神。

    这就是正规军和黑涩会的区别啊!毕晶撇撇嘴,他对丐帮可没那么多敬畏之心,再怎么说哥们儿也是跟你们祖师爷级别的萧峰称兄道弟的哈。抬抬手,牛哄哄道:“那什么,把你们手里家伙都收回去,别这么……”

    “别动!”毕晶这手一抬,周围一帮人立刻警觉起来,十几个正规军手一挥,“刷!”十几把长刀竟然发出同一个声响,明晃晃的刀身嗡嗡颤动,毕晶脖子不由就是一缩。那领头的中年乞丐绕着毕晶转了两圈,一张凹凸不平满是疮疤的丑脸伸在毕晶面前,满头乱发随风乱摆,上上下下打量,就在毕晶心里暗暗感觉不妙时,这乞丐焦黄的丑脸忽然变得阴森森道:“打扮得如此奇形怪状,莫非是奸细?那忽悠辣卤?说!”

    随着这丑乞丐一声断喝,周围几个乞丐手里棍子在地上梆梆梆一阵乱戳,敲得毕晶心里一阵急躁。

    这特么是夺命梵音?怎么这么让人心烦意乱的?毕晶心里着急,瞧几个花子那意思,显然是大起疑心,所谓“那忽悠辣卤”,也不知道是哪几个字,不过很明显是丐帮黑话,这可怎么回答?丐帮的“春点”倒是听萧峰说过几句,这回来之前其实也想到这种情况,也特意问过两句,可怎么没一句跟对得上的?更多的“叫春”业务哥们儿也不熟啊?哪怕您说两句天王盖地虎,我接一句小鸡炖蘑菇也成啊!

    毕晶心里这个委屈啊,妈的上回降落到蒙古兵大营被人当奸细也就算了,怎么降到宋兵堆里也一样被人当奸细了?老子就那么不招人待见?眼瞅着那乞丐面色越来越不善,几个兵手里的刀越握越紧,瞧那架势随时都可能砍下来,毕晶大急:“别动手别动手,我不是空子,我是个绺子啊!”心说也就这两句熟,别管他对不对的,先说了吧!

    “呦呵,连我们丐帮的切口都懂?”那臭乞丐上上下下看看毕晶,一阵冷笑,“还真是处心积虑啊,没少打听本帮的秘密啊?穿的还挺少,露胳膊露腿的,想假扮我丐帮弟子么?只可惜啊,虽然穿的少,可惜料子太好,衣服也太整齐了,漏了底啦……”

    毕晶直翻白眼,怎么突然变得跟个小混混似的了?而且这话有些不对劲啊,真么叫漏了底了?我也没走光啊?刚要说话,那乞丐脸色一沉,厉声喝道:“给我拿下!”

    “是!”

    十几号正规军外加四个黑涩会花子齐声答应,四根棍子,五柄钢刀刷一声就架在毕晶身上了,还有十来口钢刀对着四周,作出警戒围攻的样子。

    毕晶这才明白那句“漏了底了”是什么意思,感情是说自己假扮丐帮弟子不合格来着?我说你有这点聪明劲儿用在别的地方不好么?心里吐槽,身体却登时就一动不敢动,还别说那明晃晃的刀子,搁在身上就透着一股子锋利感,脖子上鸡皮疙瘩当时就起来了,就那四根棍子,随便敲一下自己也得晕过去。心里着急,嘴上却还急着分辨:“别别,别误会啊,我真不是奸细,我是来找郭靖……呃郭大侠的!”

    周围十大几号人脸色同时一变,那中年丑乞丐翻翻眼皮,奇道:“你认识郭大侠?”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话一出口,毕晶就觉得身上的武器——主要是那五把刀子,杀气立刻就没那么重了,登时松了口气道:“那还用说,我认识他有……恩……二十多年了,老熟人啦!”心下算了算,可不是二十多年了么,在草原大漠第一次见面那会儿郭靖才二十来岁,现在他闺女都快二十了。

    “哦,二十多年了?”那中年丑乞丐一愣,随即笑起来,“失敬失敬,原来是郭大侠故人,来人啊——”

    毕晶大喜,原来在中国古代办事,也是认识人才成啊,还以为就当代才这样呢。欢喜劲刚过,那中年乞丐脸色又是猛然一沉,厉声喝道:“给我拖下去,好好地打!”

    卧槽!毕晶还没反应过来,腿弯上就吃了一脚,噗通一声趴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