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都市无敌剑仙 > 第257章 脱落
    天台上,云溪已经离开。

    夏封从剑界中取出那一把血红色的长剑,眼中满是疑惑和古怪之色。

    这把长剑的长度和问真剑差不多,宽度也相差无几。

    比问真剑略微厚重了一点。

    而且,问真剑虽然造就过无数的杀戮,但其中杀戮之气并没有多么浓,反而都是内敛了起来。

    但是这把长剑上面却是杀戮之气滔天,根本就内敛不了。

    或者说,这是长剑中内敛的剑气稍微渗透出来了一星半点……

    “这到底是不是问真剑……”

    用着很小的声音呢喃着,夏封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力量朝着长剑中涌去。

    嗡嗡

    随着夏封的力量顺着手掌心进入长剑的剑身中,长剑微微嗡鸣了起来。

    长剑上,血红色的光芒闪烁。

    一丝丝早已经干涸的血沫顺着长剑掉落在了地上。

    而长剑上面的血红色,看上去略微减少了一点。

    “不是……”

    看着这个细小的变化,夏封嘴角抽搐了起来。

    自己的问真剑可是非常干净。

    而这把长剑却是这么脏,鲜血都凝在了上面。

    怎么可能是自己的问真剑呢。

    可是,如果这真的不是自己的问真剑。

    那么自己的问真剑到底跑什么地方去了。

    而这把长剑又是通过什么方式进入自己剑界中的。

    要知道,自己的剑界虽然一直存在,可那都是虚幻的招式。

    除了问真剑意外,里面什么东西都是假的……

    想不通,夏封也不再去想。

    不过他的心里面还是多多少少有些失落和着急的。

    问真剑陪伴了自己二十来个年头,现在就这样消失了,心里面空落落的也是正常。

    毕竟在自己的眼中,问真剑并不是一把冰冷的兵器,而是自己的一个老友!!!

    叹息着,夏封的手指轻轻在长剑的剑身上面抚摸着,用着喃喃的语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咔咔

    随着夏封的询问声落下,问真剑剑柄下面的剑身微微闪烁了两下,随即那一层干涸哪怕用力量都震不开的鲜血脱落。

    随即两个字出现在了夏封的视线中。

    这两个字,是夏封完全不认识的字体,给了他一种浓浓的陌生感。

    但不知道为何,夏封又感觉这种文字自己又非常的熟悉。

    简直就好像烙印在了脑海里面。

    “一线……”

    低声轻轻的呢喃一声后,夏封双眼微微闪烁的看着长剑问道:“你叫一线?”

    嗡嗡

    长剑再次嗡鸣了一声,一道黑光从长剑中迸发了出来,在空中形成两行字。

    天地开一线。

    一线开天地。

    看着那在空中缓缓消散的两行字,夏封的脸上露出诧异之色,最后笑着说道:“呦呵,志向还不小嘛,你是不是已经有了剑灵?”

    剑灵为何物?

    夏封的话落下,长剑在夏封的手上抖动了两下,随即天空中再次出现了一行小字。

    虽然看上去是询问的口气,但夏封却是从其中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不屑感。

    似乎对这把长剑而言,酝酿出一个剑灵来是对它的一种侮辱。

    夏封一乐,随手抹掉了空中的那一行小字,笑呵呵的问道:“既然没剑灵,那我怎么感觉你有智商,别告诉我你天生不凡。”

    “主人,诸天最强!!!”

    夏封那笑呵呵的声音落下,长剑略微沉吟了一下,随即一行大字出现在了夏封的眼前。

    让夏封能够明显的感受到这一把长剑中酝酿着的高傲姿态。

    这一次,换做夏封沉吟了起来。

    就这样足足过去了一分多钟,夏封叹息的说道:“既然你主人诸天最强,你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赶紧走吧。”

    对于这一把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长剑,夏封心中还是有着丝丝警惕的。

    虽然自己从这把长剑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为强烈的熟悉感。

    但……不管如何自己这也是第一次见到它。

    要是不警惕一点,以后吃亏了就连倒苦水的地方都没有。

    夏封的话落下好一会儿后,那一把长剑再次震动了起来。

    但这一次空中并没有什么字出现。

    反而好像是那把长剑在着急一样。

    夏封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手中长剑。

    似乎他能够感受到长剑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一样。

    好一会儿后,夏封用着不紧不慢的语气说道:“如果,你能够在半个小时里面把自己打扮得干净一点,我可以考虑让你留下来。”

    夏封的话说完,长剑猛地从夏封的手上挣脱开,微微朝着就近的空间微微一划。

    下一刻,一条空间裂缝出现,长剑咻的一下出现在夏封的脚下,载着夏封猛地飞入那空间裂缝中。

    轰隆隆

    下一刻,夏封突然出现在了一个辽阔无比的海域上面。

    还不等他看清楚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天上顿时发出一道轰隆隆的声音。

    长剑咻的一下悬浮在夏封一百米之远的空中。

    长剑周身有着黑色的幽光出现,而那些幽光,被浓浓的血色雾气包裹着。

    天空中,一道璀璨无比的剑柱猛地从天空中落了下来,然后笼罩了长剑。

    长剑之下的大海猛地炸开,无数鱼虾悬浮在了海面上面,甚至就连海面都变成了血红之色。

    天地开一线。

    一线开天地。

    吾——一线!!!

    天空中,凭空三行大字出现,一股浓浓的藐视感扑面而来。

    在那剑柱中的长剑不停的嗡鸣。

    长剑上面那早已经变得干涸的鲜血在那强大的剑柱面前,缓缓变得有些稀稠了起来。

    似乎随时都可能从长剑上面脱落一样。

    “妖剑。”

    忽然,一道道冷哼声凭空响起,那把长剑染红的干涸鲜血忽然变得非常稀稠起来。

    然后化为无数滴鲜血悬浮在空中,最后微微蠕动,形成一个个血红色的人影。

    随着那些鲜血脱离,长剑也恢复了原貌。

    剑鞘是木鞘,在剑鞘上面勾画着一些粗鄙不堪的图案。

    但,那些图案看上去又非常的顺眼。

    长剑从剑鞘中缓缓出现,剑身幽黑无比,但却又给人一种雪白的感觉。

    就好像,黑到极致是白,白到极致是黑。

    让人根本搞不清楚这把长剑本来是什么颜色。

    长剑出鞘三寸后停止了下来,然后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夏封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