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妖龙武帝 > 第317章 没兴趣 【第三更】
    “不是?”

    一声轻咦从二楼传出,瞬间,莫天感觉到周围空气仿佛都凝固了起来,一股惊天的力量从二楼隐隐传出,那是一种极强的锋锐之意。

    像是,剑意。

    “嗖!”

    莫天爆退而去,站在门外,冷冰冰地看着这间楼阁。

    只见楼阁的二楼上,一名满头白发,穿着一身紫色长袍的老者,正静静地注视着他,那股眼神,即便他什么都没做,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好恐怖的力量。”莫天心头一紧。

    而老者,也是微微皱起眉头来:“嗯?在神武宗,还有人能抵挡住我薛衣的气息。”

    老者的眉宇间透漏着一抹好奇之意。

    “你是谁?”

    莫天攥着妖血骨枪,清冷地问道。

    薛衣当时一笑,在他的地盘上,竟然有人问,他是谁。

    “小子,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才对。”薛衣从身边的大树上,抽下一根柳枝,攥在手中。

    “嗖!”

    一片树叶,随着薛衣手掌的抖动,猛地挥了出去。

    那一片青叶,竟是宛如一道剑芒,撕裂空气,直奔莫天袭来。

    莫天的瞳孔急剧缩小着。

    他没有想到,他猛地挥起妖血骨枪,施展战气,凝成了一层战气屏障。

    叮!

    树叶击打在妖血骨枪的枪头之上,竟是传出一声金属般的声音。

    一片树叶,竟有如此威力?

    “有点棘手。”莫天眼眸凝重起来,盯着不远处的老者,身上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力。

    “这一招都能接下来?”薛衣眼中的好奇之意,越发清晰。

    “小子,老夫今天陪你玩一玩!”

    咻咻咻!

    说话的瞬间,薛衣竟是从楼阁之上一跃而下,然而,他的双脚却是踏在空中,竟是踏着空气,向莫天袭来。

    “寂灭枪诀!”

    叮!叮!叮!叮!叮!

    薛衣,仅仅使用着一条柳枝,每一次挥动的时候,都有一股极其雄浑的力量注入柳枝当中。

    那原本脆弱无比的枝条,却是怎样都无法被莫天折断。

    “嗡嗡嗡!”

    莫天不断施展出自己的枪诀,然而,在薛衣的面前,莫天的招数,似乎根本起不到作用。

    莫天的双眸瞪着。

    即便混沌天眸开启,莫天可以捕捉到这位老者的身体,然而,让莫天无法理解的是,此时的混沌天眸,竟是无法看穿老者的战气。

    “这老头,是什么境界?”

    叮!

    莫天连连后退,一枪插在地面之上,脸色极其难看

    薛衣站在不远处,依旧是一副随意的模样,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一位武道强者。

    不过,薛衣此时的心里,却早已是翻江倒海。

    这小子什么来头,竟然比姬长乐和武凡的天赋还要高?

    “你不是神武宗的人吧。”盯着莫天半响,忽然,薛衣开口问道。

    莫天回答:“不是。”

    “怪不得。”薛衣点了点头,作为神武宗的弟子,怎么可能有人不认识他薛衣。

    薛衣没有继续发动攻击,而是遥遥地望着莫天,问道:“你来神武宗干什么?”

    “武凡带我前来,我只是路过而已。”莫天开口说道,将发麻的手掌活动了一下,他知道,眼前的这位老者,可能是远远超出他实力的存在。

    “武凡?原来是那小子,小子,你跟我进来吧。”薛衣丢掉了柳枝,对莫天招了招手。

    莫天的眼眸微微一凝,思索了一下,收起妖血骨枪,大步跟了进去。

    “小子,敢硬闯我的住处,还兵刃相向的,在神武宗,你是头一个。”

    莫天一直跟着薛衣来到了楼阁的二楼,在这里,可以看见外面云雾缭然的风景。

    薛衣示意莫天坐在他对面,开口说道。

    莫天眼眸凝重,想起薛衣刚刚的动作和战斗,大脑飞速运转着,忽然,莫天想到了什么,说道:“刚刚你所施展的,是一种剑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武凡和我提起过的,神武剑皇了吧。”

    神武剑皇,霸皇境强者!

    也只有霸皇境强者,才会给莫天如此之大的感觉了。

    薛衣怔了下,一拍手:“什么狗屁剑皇,那都是虚名,武凡这些小辈,就会给老夫起这些名号。”

    薛衣一脸不在意,那从容的动作中,可以看出,薛衣并不是在吹嘘自己的名号,而是,他真的不在意。

    真的是神武剑皇?

    莫天盯着薛衣,透着一股好奇。

    毕竟,这还是莫天第一次接触,霸皇境强者。

    要知道,在战天大陆,霸皇境强者何等少见,每一个霸皇境强者在国度之内,不是呼风唤雨,一呼百应的存在?

    “我叫莫天,来自雪龙郡国。”莫天简短地介绍自己。

    薛衣望向莫天,满意地点点头:“莫天,拜师的打算?”

    仅仅凭借刚刚那几招,薛衣就已经大概知道,莫天是怎样的一个人。

    薛衣是个爱才之人,所以一见莫天,便是无比喜欢。

    “没有。”莫天回答。

    薛衣眼睛一黯,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