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茅山鬼捕 > 第33章 山北水南,聚阴之地
    叶知秋知道柳烟的意思,指的是未来几天可能有大凶险,但是却故意贫嘴,说道:“怎么过不去?跟你们姐妹俩在一起过日子,到地老天荒海枯石烂都行!”

    “但愿如此。”柳烟破天荒地微微一笑,开始练功。

    叶知秋心情愉悦,心安理得地呆在一边,欣赏柳烟的各种诱人姿势,偶尔也会学着柳烟的动作,比划比划。

    柳烟练了半个小时,微微出汗以后才停止,卷起瑜伽垫子下楼。

    叶知秋跟在柳烟身后,没话找话:“烟儿,岳父大人叫我们过日子,你有没有什么规划?”

    “叫我柳烟,我也没有规划,就这么过。”柳烟也不回头,又说道:“今天已经是七月十二了,从明天开始,传说中鬼门关大开,世上鬼魂成群结队,一定会有来这里捣乱的。我看,你该规划规划,怎么确保姐姐的安全。”

    “你的意思是,会有鬼魂对雪儿图谋不轨?”叶知秋皱眉。

    “你是茅山弟子,有没有看过我家所处的地形?”柳烟反问。

    “早就看过了,山南水北谓之阳,双楼里南边有山,村后有湖,正是一个山北水南的聚阴之地。东侧有断岭,夜间煞气直来,西侧有河流,又回拢煞气,实在不是一个好地方。这里不闹鬼的话,那就真的见鬼了。”叶知秋说道。

    “既然知道得这么清楚,就想想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几天吧。”柳烟放下瑜伽垫子,下楼做早饭。

    叶知秋想了想,点头道:“好吧,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会添加一些材料,在咱家前后做一些布置。对了柳烟,港州市有没有卖朱砂符纸的地方?”

    柳烟拿出手机,编写了一个地址,发在叶知秋的手机上。

    叶知秋看看地址,却是港州城隍庙市场里面的一家古董店!

    早饭过后,叶知秋立刻离开柳家,在路上拦了一辆车,前往港州市。

    到了市区,叶知秋换乘出租车,直奔柳烟提供的那个地址。

    古董店在城隍庙的西南角,最阴暗的一个位置,就一间门面,狭窄逼仄。

    店铺连名字都没有,毫不起眼。

    上次叶知秋来这里闲逛,就没有注意到这家店,直接忽略过去了!

    叶知秋走进去,敲了敲柜台:“有人吗?”

    “有人,来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叔从楼上走来,打量着叶知秋,问道:“要买什么?”

    “上好的辰砂一斤,画符的符纸两百张……另外,桃木剑桑木刀和拷鬼棒,也来一些吧。有五帝铜钱,也可以来一些。”叶知秋说道。

    “都有。”老板嘿嘿一笑,转身取出货物,让叶知秋自己挑选。

    叶知秋选了一些东西,桃木剑三把,桑木刀一把,拷鬼棒两把,五帝铜钱二十枚,结账走人。这一点点东西,花了四千多,主要是五帝钱卖的贵,是真正清朝五帝时期的钱币。

    至于桃木剑桑木刀和拷鬼棒,叶知秋自己也可以做,只是时间来不及,也懒得动手。

    刚刚出门的时候,迎面遇上一个家伙,差点和叶知秋撞了个满怀。

    叶知秋闪身在一边,扫了那人一眼,不由得微微皱眉,光天化日的,这幅扮相,冒充黑无常啊?

    此人三十多岁,身材偏瘦,脸色阴暗。虽然是夏天,但是他却打摆子畏寒一样,身上穿着厚厚的黑色外罩,还把衣领上的帽子戴在头上,看起来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而且,此人身上一股阴寒之气,令人很不舒服!

    那人也扫了叶知秋一眼,随即进入店中,在柜台前东看西看。

    叶知秋知道此人必是邪道中人,有心进一步试探下,又担心无故招惹了此人,引来后患,耽误保护柳雪的正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叶知秋犹豫了两秒钟,转身而去。

    打车回到双楼里,已经是吃饭时间了。

    柳烟做好了饭菜,居然没动,正在等着叶知秋!

    叶知秋那个感动啊,急忙放下材料,洗手吃饭,一边说道:“柳烟,你对我太好了,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感受到了过日子的幸福……”

    “那就好好珍惜吧,别让这好日子断送在七月半中元节。”柳烟也不看叶知秋,拿起碗筷吃饭。

    叶知秋也开始吃饭,一边说道:“你就放心吧,我今天添购了一些东西,等我布置起来,保证万无一失!”

    “三把桃木剑,一把桑木刀,两根拷鬼棒,二十枚五帝铜钱,就可以做到万无一失?”柳烟微微摇头。

    “我去,你怎么知道我买了这些东西?!我没跟你说吧?”叶知秋吃惊,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在柳烟脸上。

    难道柳烟是千里眼顺风耳,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我还知道你买了多少钱,一共是四千一百七,实收四千一百五,对吧。”柳烟淡淡地说道。

    叶知秋眼珠子转了转,低头继续吃饭,一边说道:“我知道了,开店的是你家亲戚,他打电话告诉你的。”

    如果不是店主告诉柳烟的,那么柳烟就是神仙!

    柳烟果然没有否认,说道:“那本来就是我家的店……”

    “噗……!”叶知秋终究没忍住,把嘴里的饭喷了出来,满脸崩溃地看着柳烟:“柳烟,咱自家的店,你还要我花钱去买东西?那个店主是谁呀?咱家什么时候,多了一间古董店?”

    “店主叫谢阳帆,也是我爸爸的生死兄弟,也可以说是老管家,我叫他帆叔。那家古董店,只做明器和法器,是我爸爸出资的,帆叔负责打理。外人只知道帆叔是老板,不知道幕后还有我爸爸。”柳烟介绍了一下。

    原来是这样?叶知秋思索了一下:“你爸爸盗墓来的东西,就送在谢阳帆那里销赃?”

    “你觉得,我爸爸现在还缺钱,还会为了贪财而盗墓吗?”柳烟反问。

    叶知秋点点头,说道:“岳父大人现在盗墓,想必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你姐姐的病……看咱家的样子,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一定有大笔存款,对不对?”

    “还没结婚,就别打听财产的事了,反正饿不死你。”柳烟继续吃饭。

    叶知秋扯了扯嘴角,正要说笑两句,忽然想起了那个黑衣怪人,急忙说道:“对了,今天在谢阳帆的店里,我遇到一个黑衣人,绝对不是正道中人,浑身邪气!你问问老谢,那个黑衣人究竟买了什么东西?有什么目的?”

    柳烟似乎知道这事,抬头说道:“黑衣人买了几件老阴器,的确不是好人。”

    “什么老阴器?”叶知秋追问。

    “罗刹鬼骨。”柳烟平静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