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一套阵法闯南宋 > 第六十八章:骑牛大汉
    “属下自作主张替郎君大人收拾了这残废之人,还请大人勿怪!”元凡盯着成子布死不瞑目的双眼,将剑拔了出来,任由成子布尸首倒地,将剑上的血水在其衣服上擦了擦,这才单膝跪倒,以剑拄地,向乌野郎君说道。

    “元百户倒是够狠,不过你要记住,你的命是本郎君给的,你活一天,便是本郎君的狗,你是聪明人,记住本郎君的话!”乌野郎君看了看元凡和成子布瞪大了双目仰面栽倒的尸身,侧目冷笑一声后,将镗尖对元凡晃了晃。

    “属下知道,今后郎君大人让我咬谁,我就咬谁!”元凡将头一低,尽管内心中升起无比的屈辱,却还是紧咬牙关,一字一顿地说道,看着他这副模样,乌野郎君再次仰天长笑起来,笑声中,说不出的得意和嚣张。

    当下,乌野郎君让人将成子布的头颅割了下来,无头的尸身踢到了崖下,这才带着元凡等人回到了宝库之中,此时,沙铜铁已经清点了一大半,虽然满头大汗,却兴奋的眼眉都立了起来,乌野郎君见状,也不以为意,一面让元凡带人去找寻马车,一面派人去后山那边传令。

    “乌野,看来这黑风寨打的好,等我们将这些财物拉回,可就弥补了你被抢掠的损失了!”沙铜铁将几根金条扔到一边,粗略的让金兵记下一个数字,这才走到乌野郎君面前,兴致颇高地说道。

    “这件事,还不算完,哼!”乌野郎君闻言眼中杀机一闪,尽管现在已经可以向完颜宗弼交差,但那杨霸天给自己的羞辱却不是这么容易揭过去的,不过他有种预感,自己一定会再遇到那人,到时候,便是自己一雪前耻的时候了。

    乌龙山下,此时在两座山峰之间的小道上,一辆马车缓缓而行,在马车前面,还有一名铁塔般的壮汉,竟然骑在一匹头生双角黑得发亮的牛身之上。

    只见那壮汉便是坐在牛身之上,也显得比旁人要高出许多,尤其是那一双露出的手臂,竟有旁人大腿粗细,这一人一牛走在道上,令人为之侧目,偏偏那牛身上的壮汉又一副憨态,只是纵牛慢走,后方的马车慢慢跟随。

    那壮汉摆弄着牛身之上挂着的两柄硕大铁锤,座下的黑牛四蹄慢进,突然,哞的一声,左右晃动着脑袋,看到一片清翠欲滴的草丛后,竟然撒蹄走了过去。

    “你这夯货,怎么又要进食,真是比俺还能吃,快走,快走,莫要耽误了哥哥行程!”那壮汉拍了拍黑牛脑袋,喝骂起来,声音竟如滚雷一般震耳欲聋,骂完之后,竟然也从背后的包袱之中取出一个硕大的馒头吃了起来。

    “俺都吃完了,你还吃!”那匹黑牛又哞叫了一声,也不管主人的喝骂,竟然低头吃起了草,壮汉吃完馒头,见黑牛还是自顾自的吃着青草,顿时恼了,跳了下去,这一下来,身高竟差不多两米,远比普通男子魁梧得多,站在那里,犹如一堵墙般。

    “咦,这劳什子是啥,怎么是一具尸体,哥哥你来看看!”只见莽汉一把扯住牛角上拴的绳子,硕大的牛头立刻被扯向了自己那边,只是随着牛身一摆,里面的草间竟然露出一片血红出来,壮汉吓了一跳,上前拨弄了一下,突然分开草丛,看着地上躺着的一人,立刻冲身后的马车大声呼喝道。

    乌龙山后山山下,山风的吹拂中,喊杀声不绝于耳,黑风鹊喘着粗气,望着周围杀不胜杀的金兵,内心也升起了无力感,而此时,在她的面前,已经倒下了三十多具金兵的尸体,残肢断臂更是遍布山道,只是她身上的衣衫,也被血水染成了黑红之色,血水正顺着短刀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

    在黑风鹊看到成贝儿被欺负后,虽然第一时间冲向了金兵,起初凭着诡诈的刀法和暗器也确实起到了出其不意的效果,但这边的金兵足有二三百名,只是在起初的打杀时占了些便宜,等这些金兵回过神来,看到自己只是一名女子,激发了凶性后,便围了起来。

    到了现在黑风鹊已经明白过来,如果不是这些金人打着生擒自己的念头,只是射上一轮箭矢,凭自己的体力也无法逃脱了,只是现在任凭自己如何左冲右突,也无法再逃脱出去,想到成贝儿和自己那些女兵的下场,黑风鹊紧咬贝齿,心里打定了主意,哪怕是自我了断,也不能让这些金人欺辱。

    “让开,让我来!”黑风鹊想到这里,手里的短刀舞的更疾,将那些刺来的兵刃击偏,同时身子如穿花蝴蝶般在场上游走,不多时又击杀了两名金兵,就在这时,那从成贝儿身上起来的粘莫合先是狞笑着捏了捏成贝儿布满咬痕的胸脯,这才整好衣衫,让人拿来自己的狼牙棒,邪笑着分开围了的人群走了进来。

    “我若是将这女子生擒献给郎君大人,连上这次的功劳,应该会升上一阶,只是这女子身材这般好,可惜不能享用一番了。”粘莫合看着困兽一般的黑风鹊,那盈盈一握的纤腰和流线突起的翘臀,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淫猥的光芒,不过却又有些犹豫起来。

    先前黑风鹊的威势着实将他吓了一跳,也知道自己武力颇有不如,但现在耗了这么久,看她那模样显然也已经脱力,自己若是再不擒下她,任她再杀上一阵,乌野郎君那里不好交代,想到这里,粘莫合一声呼哨,提着狼牙棒便向黑风鹊奔了过去,到了近前,挥动狼牙棒,便呼啸着朝黑风鹊当头砸下。

    黑风鹊看到那名金兵将领亲自提着狼牙棒杀来,一双灵动的眸子中突然闪出骇人的精光,跟着跟着身形往边上一躲,等夹杂呼啸的狼牙棒险险擦身而过,手里的短刀略一翻转,竟如毒蛇一般的砍向了粘莫合握着狼牙棒的手臂。

    “好个女蛮子,倒有几分奸滑!”粘莫合见状出了一身冷汗,这才知道自己过于想当然了,只是狼牙棒势大力沉,那短刀如电般砍来,只能一咬牙关,松手将狼牙棒丢开,之后将手回撤,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刀,饶是如此,胳膊还是被划了一下,疼和他一咧嘴,顿时骂了起来。

    “上,给我拿下她!”粘莫合往后退了两步,另一只手握住腰刀刀柄,口中对周围金兵大喝一声,只是黑风鹊已经打定主意,在一刀无功之后,便挥手洒出一片银针,虽然多数被避了开来,却有两针刺中了粘莫合的手臂要穴。

    此时叶粘莫合才自拔出腰刀,手臂一软,腰刀掉落于地,黑风鹊往前一窜,身形刁钻,手里的短刀已经放在了的粘莫合脖子上,人也顺势躲在了他的身后,目光森然的盯着那些面面相觑的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