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帝皇演义 > 第八七六章 深入虎穴
    紧接着一道极为清脆的声音传来:“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诡计,你为什么要变换容貌,居然充起老前辈来,我现在问你,为什么你要诱他到云梦洞去。”

    又听到另一个声音道:“你管不着,我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

    萧逸听出第一个责骂的人,似乎是曲婉婷的声音,但一时又无法确定,不过她骂谁,倒使他大费猜疑。

    正在他尚未判出所以然来,那责骂的声音,又已传来:“老实告诉你,你以为自己的武功不错吗,哼,在我眼中,却还没有将你看上,我要人家到云梦洞去,你心痛吗?那样的话你就不妨去陪他,免得他一人寂寞。”

    “呸!不要脸的贱人,你以为你的计谋能得逞吗?你以为可以骗得过人吗?他也不一定被你激得去冒一次危险,哼!就算你真的将云梦洞布成了龙潭虎穴,又岂能奈何得了他?”

    萧逸听完,脸上也露着笑意。虽然他感激曲婉婷处处关怀,但他也同意曲婉婷的看法,云梦洞就真布成了龙潭虎穴,又岂能因得住自己。

    不过他猜不出那个欲骗自己来此的人是谁,她到底有何居心,自己却有查明的必要。

    但摆在面前的是,云梦洞如果不去,就显得自己太过胆小,也真成了他人讥讽的胆小如鼠。如果要去,又辜负了曲婉婷那片关怀之情。

    就在他去留未定之间,呼呼掌声,又已传来,跟着是一阵喝骂之声:“小贱人,你以为你突破到先天境界,就可以欺侮到老娘头上来了,你也不打听一下,老娘当初离开五毒教之时便是先天之境,如果我是这般好欺侮,岂能独个儿出来闯天下?”

    “哼!不要脸,你以为从教内偷学到一些不传之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要不是看在你当初服侍我的情份上,早就一掌劈了你。如果你再恶行不改,看我怎么处置你!”

    “小贱人,反正你已不要脸了,我今天就替五毒教做一件好事,免得你在外面,丢人现眼,凭白跌了五毒教的威名。想当初我五毒教风光一时,如今可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说完,竟传来一声震天清啸,呛啷啷,显是宝剑出鞘之声。

    萧逸心中虽然一紧,但是他对于云梦洞,并未放弃,而且欲予以毁去,以免它再为祸江湖,带来灾害。

    这时,他心情十分沉重,就在他略一失神之间,脚下倏地一软,竟向地面栽去。但见层层落叶中,竟现出一个丈来宽的陷坑来,一个身体,也疾如银丸飞泻一般降落。

    这是个深不见底的洞穴,萧逸的确吃惊不小,但因为他正欲尝试奸人诡计,且抱定了已入虎穴,便擒虎子的决心,故不退反进。

    一个身体,竟借那坠落之势,猛地向前扑去。蓦闻水声潺潺,他再不敢前扑,即微微提气,但洞中陡然一暗,一方巨石有如天崩地裂般滚落,洞口也跟着被人盖住。

    萧逸借势提身,向一侧闪过,巨石竟从身侧滑过。任是他武功高绝,也惊出一声冷汗,因为他此时停身空际,如被这数逾万斤的巨石击中,怕不连人带石打人洞底,就算不被压成肉泥,也好不到哪里去。

    就当他闪避之间,一手触及洞壁,便骤然发力,但听得轰然一声巨响,洞壁竟然裂出一个门来。萧逸也就不顾一切,闪身而人。

    他的脚尚未着地,陡觉一股凌厉劲风袭到。此际他早已提高戒心,并将护体真气施展开来,周遭早就撒下一道无形罡网。

    虽然他人在空中,倏然遇袭,乃将吞天噬地决的无上功力全般施出。他此际决不留有余地,因为他曾听见过云梦洞就是欲使他纳命之所,故此他料定凡此诸人,决无善类,必须予以剪除。

    但忒也作怪,那一股凌厉劲风也骤然失去。萧逸微微一惊,也跟着飘身造人,那里有什么人影。

    萧逸哪服这口恶气,况且他的武功,正如旭日之东升,他身躯疾转,施展出神行移步,闪晃之间,似飘风,也似飞鸟,直往里扑去。

    不消半盏热茶工夫,就奔走了里许,但这地穴,似是无穷无尽一般,愈走愈觉深远,寒气也愈觉加重。虽然他蓄势而御,却毫无异样,连人洞时的凌厉劲风,亦未再现。

    萧逸虽觉得事有蹊跷,但戒备则愈为提高,前扑之势,也就慢了许多,一声啸天龙吟,大夏龙雀刀已出得鞘来。

    蓦闻连声暴响,令人震耳欲聋。洞中,也似乎被震塌了一般。但见一片乱响,烟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

    萧逸心中微凛,暗忖道:“果然又是奸人使诈。”

    连忙运转先天罡气护住全身要害,人也微微提地约有寸许,以免误中奸人机关。

    响声愈袭,烟雾更浓,寒气也更重。当萧逸回过身来,但觉得一片黑茫茫,这山洞竟然崩裂。

    虽然呼吸也觉着窒息,但他却分外清醒,他深深地体验到奇与变的道理,尤其在这变生俄顷之际,如果一乱,定将不可收拾。

    他一面默念着心法口诀,并将罡气护住全身要害,这将是萧逸功力的严重考验,也是他生命的重要契机。

    这阵暴响过去后,并无人迹出现,萧逸见退路既已被堵死,只有向前,或者尚有一线生机。故又微微提气,身形疾射而走。

    还未奔出百丈左右,又听到一阵清啸之声传来,“贱婢!你居然也是这般心黑手毒,姑娘就更容你不得了。”

    她这说话之声,又被一片暴响所打断。萧逸已听出这是曲婉婷的声音,但他不知道她喝骂的是谁。

    他此际虽怨恨交并,但一时又找不到发泄的对象,唯有空白暴恨而已。

    他也深恨自己的犹柔寡断,甚至处处受人捉弄,或者都落在别人掌握之中,以他自己武功而论,若不是对他暗中下手,任怎么也不致如此。固然这是江湖中的奸诈阴谋,但个人的性格也是主要原因。

    尤其是萧逸那一味争强斗胜,那从不服于人的个性,更是他的重大缺点,几次吃亏,甚至几乎失去性命,也皆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