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唐官 > 10.姊妹心殷殷
    “我受够这高三了!”说完,云和仰面倒在榻上,大声埋怨着。

    云韶也怅然若失,来来去去,不断看着“待续”两个大字,心神不宁地搓着手。

    这时姊妹俩隔着纱窗望去,赫然发觉外面早已是耿耿星河,夜深了。

    原来不知不觉,她俩已足足看了两个多时辰。

    云韶解去外衫,睡在了玉枕上,云和则在一旁,两人接着辗转难眠,满脑子都是艾简到底会如何,那罗王会有什么秘密,鬼叫声究竟因何而起。

    结果直到快鸡鸣时,这姊妹俩才得以入眠。

    日上三竿后,云韶、云和起来,各有心思地梳洗打扮,而后用完膳后去月堂庭院里荡会儿秋千,顿觉索然无味,两人又相对蹴了会儿鞠球,更觉意兴阑珊,便闷着各自坐在庭院的月牙凳上,良久云韶低声对云和说,“不然我们让婢女去求高三郎,将孤女传给续上?”

    “那高三郎好手段,现在把阿姊和我弄得心如蚁爬,阿姊你觉得区区两位青衣婢女,会让他动笔写下去吗?”云和又焦灼又生气,心中对高岳满满的复杂矛盾。

    “那怎么办呢?”云韶仰面看着庭院上空的流云,重重叹了口气,现在她一闭上眼,都是两个斗大的字——“待续”。

    “那,那我亲自去一趟升道坊五架房,去,去央求高郎君将行卷补齐,好不好。”最后云韶慷慨陈词。

    “阿姊你去,怕是羊入虎口。”云和大不以为然。

    云韶听到羊入虎口,不由得羞红了脸,但她毕竟开朗娇憨,很快握紧粉拳,“怕甚,大不了我出脂粉钱,让高郎君把这孤女传写完。”

    “哪有让阿姊独去的道理。”云和便牵住云韶浑圆洁白的手腕说道。

    下午,龙花寺北曲五架房前,云韶、云和二姊妹,浑身上下惨白到失却了颜色,呆呆仰面立在院门边,好像入定般。

    因为高岳,根本不在。

    “二位小娘子,真的没有瞒您,三郎今日带着全棚的生徒,去乐游原上郊射了。”对面,宋双文满脸抱歉的表情,笑着对远道而来的崔家姊妹解释说。

    “不好好写行卷,跑去射什么箭,简直游手好闲。”最后,崔云和按捺不住怨气,冲着双文说到。

    “三郎说,说射不但为君子六艺,并且还为开元礼当中最重要的一项,所以韬奋棚上下必须习之。”双文解释道。

    “进士考试,岂不是以行卷最为重要,哪能顾得上郊射呢?”云韶也帮腔说道。

    双文便说,这俗话说“槐花黄,举子忙”,距离十月投卷还有五个月时间呢,现在就准备行卷岂不是太早。

    姊妹俩无奈,便退后走到柳荫下,细细讨论了番,便又问双文,“那高三郎何时归来?”

    “也许快了吧,他们而后返归,还要绕着曲江健走呢!”

    言毕,双文便煮了瓯茶端出来,云韶与云和走也不甘,留下又害羞,便转到柳树后靠着曲江水的一块卧石上坐着。

    没过多久,北曲那端就传来阵阵爽朗的笑声,云韶望去,果然是高岳,穿着深衣,手举着弓,背着箭囊,在众人的簇拥下,看来已结束郊射,向着五架房而来。

    “啊,他来了。”云韶转过来,贴着柳树干,心慌意乱。

    “阿姊,我们不上前去,就在这等他,那双文会通报的。”云和情绪也有些不稳定。

    不一会儿,高岳果然自五架房那里走出来,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什么人似的。

    最后在曲江边,水光柳影下,云韶低着头缓缓步出......

    结果她还没开口,高岳就直接将一个同样粗壮的卷轴递给了她,然后深深拱手作揖,“如不嫌弃,高岳愿为小娘子独奏流水,引为知音。”

    “嗯。”崔云韶答得很干脆,接过了卷轴,接着对高岳笑起来。

    “快,快,快!”回月堂的钿车上,云韶与云和一起捧着卷轴,在车轮粼粼里,不断催促着车夫。

    等到了月堂,二姊妹迫不及待地将“啓宝”赶下了碧纱橱榻,而后坐上去,解开系扣,展开高岳所撰的《孤女传》下编。

    唐人所写传奇,大多篇幅短小,情节单薄,更类似于笔记逸话,怎比得上穿越前身为编剧的高岳之妙笔生花、情节曲折离奇?

    在这次的行卷当中,却还没说出鬼魂嚎叫的内情,因为艾简次日清晨刚准备登上楼宇一探究竟时,罗王回来了,艾简刚刚问他,罗王便顾左右而言他,接着整篇都在写艾简和罗王的互动,两人时而心灵相通,时而争执不下,“这罗王倒对艾小娘子真是好,若是寻常的家婢,怕是早被杖杀了。”云和看着,叹息道,同时又隐隐觉得卷中二人已互生情愫。

    可继续读下去:罗王很快又说,他准备迎娶南海节度使之女为妻,艾简虽大为悲恸,但也只能将爱意隐痛深埋心底。

    看到这,云韶、云和姊妹莫不感动落泪,觉得真是虐心。

    此后罗王喜怒无常,而王府那座楼宇也时不时传来阴森的号叫。罗王大婚之日即将到来时,艾简便请求罗王将其放出,二人对话时简直字字血泪、步步惊心——云韶、云和读着读着,几乎哭成个泪人。

    最后,艾简于罗王面前,歌舞一曲,决绝分别,准备次日出府。

    谁想入夜后,罗王寝内突然失火,艾简惊觉,前去扑灭,却见到一女鬼跑过,很快消失在楼宇梯道里。

    云韶、云和读到这,莫不用红绡被裹住躯体,觉得房间内寒气四溢、鬼气森森。

    二姊妹刚看到艾简追着那女鬼而去时,一切却戛然而止。

    翻过最后片卷页,又是两个斗大的字,“待续”。

    “砰!”云和愤怒的拳头再次砸在卷页上,差点将书案砸碎掉,“阿姊,这不是孤女传下编,只是中编,真的是急煞人也。”

    但云韶明显更急,她走下榻来,于闺阁里踱来踱去,看看云和,又看看打着盹儿的棨宝,最后拉住云和的手,蹙着蛾眉,低声切切,“霂娘怎么办,我怕是看不到下编了。”

    “阿姊......”

    “是,是的,因为已入夏,我要回父亲出镇的西川那里去,这下编,这下编,该怎么办!?”云韶六神无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