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一眼超越 > 第121章 社会我陈哥
    毫不夸张的说,凌悠这次,血赚了一波。

    首先,他把皇室一干人等,全部套路了一遍,大大出了一口恶气,顺了心意。此外,他的直接收获,也是相当可观——要知道,这一次凌悠进入的“异域”,是帝灵书院治下的一处地域,为了彰显书院强盛,里头一应天材地宝,都具有相当高的质量,甚至数量,也不少!

    这,并不是帝灵书院自愿充当冤大头,乱洒资源,而是因为,这些天材地宝都被安置在了“火赌石”内,而每一种“火赌石”,都必须由特定的“破石法门”破开,彼此,全不相同!这也就造成了一个局面,即,要想拿到天材地宝,就必须多学几种“破石法门”,而偏偏那法门极难,再天才,也不可能在有限时间里悟出多种……更别说还要应对求生,杀伐的危机压迫,哪里有那么多闲工夫去“领悟”?

    换句话说,这次帝灵书院等于是大摆假宴,东西虽多,但大多,都只是“看到吃不到”的“装饰”而已……

    嗯,讲道理的话,一切,就应该是这样发展的。

    然而……那些帝灵上使们却算漏了一个因素,那就是……凌悠!

    一如当初在海猎之时,他遍“超”众人之技巧,夺得好大彩头,如今,有几乎全东洲的顶尖天骄“抛砖在前”,凌悠当然可以再现当初的套路!

    再配合他那手风骚的“钓鱼套路”,杀人,报酬,两不误……

    于是,到手的东西,如同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经此一役,他的身家,至少翻了十倍!不但开元阶段的修炼资源基本不再是问题,便是再炼“无极宝器”,使“玄机”从“凝真宝器”进阶为“开元宝器”所需物资也绰绰有余,甚至,还得到了一枚相当于通法境那个层次的四品丹药,血灵天丹!

    真真是赚了个琳琅满盆!

    就算现在装完逼就跑,凌悠这波,也已经超神了!

    不过……

    做事做全套,按照他的“搞事计划”,他,可还有最后一份大礼,要“送给”皇室!

    所以现在,可还没到开溜的时候。

    一念至此,凌悠嘴角扬起弧度,心中冷笑:等着吧,最后的好戏,就要开场了!

    就在这时,灵国国主也注意到了凌悠等三人,当看出那位“最后出现”的陈礼的面容后,他阴沉到极点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点!

    陈礼……

    曾在翰林院修习过的天才,虽然不入他这位国主的眼,但在安排“自己人”名单的时候,总归是扫过名字的。

    当下一扫身份玉牌,便即认出。

    长长舒了口气,总算,总算这第一的位置,还是他这边的人!

    这场大会还没砸到家!

    虽然不知道陈礼究竟是“因何际遇”,才能这么离谱地夺得第一,但此刻灵国国主也无心去管了,他如今,可是迫切需要一个人出来,为这场大会“正名”!

    陈礼既是翰林院的人,翰林院又是他皇室的喉舌,肱骨……当然,就成了最佳人选。

    “看来,魁首已出。”

    顾不得许多,灵国国主病急乱投医,通法强者的威势散开,中气十足的声音阵阵传出,压下场间嘈杂!

    瞬间,众人目光刷刷向陈礼投去。

    而帝灵书院的上使们看着陈礼等三甲衣袖清水,身上干净,与之前出来者全不相同……也是面色稍霁。

    至少三甲是像样的。

    这个念头,也在灵国国主心中升起。他,唯恐再出什么幺蛾子,连忙看向陈礼,郑重道:“陈礼,朕听老翰林提过你,果然后起之秀,天纵英才……不错!”

    一句抬高话语落下,陈礼顿时激动万分!他不过区区小角色,何时受过这种表扬?就算明知人家是作秀,此刻也打心底兴奋!

    就听灵国国主继续道:“朕之前就说过,此次大会第一者,可入麒麟洞修行!现在,朕且问你,可愿入麒麟洞,追随太上皇修行数月?”

    “我……”

    闻声,陈礼兴奋至极,正要磕头谢恩,突然,一股香甜感觉涌了上来,身躯,凛然一震!

    本是低头作揖的姿态,瞬间一变,霍然间,抬头,露出无比不屑的表情,重重哼道:“我,拒绝!”

    “如此甚好,你这就……等等!你说什么?你拒绝?!”灵国国主下意识地说着,话到一半,陡然转醒,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不错!我拒绝!”

    陈礼昂首,腰杆笔直如竹,似乎任何强权,任何危险,都无法令他折腰!

    “君既不事民,民,何必事君!似你这等轻贤慢士、不识贤愚的暴君,昏君,也配,让我答应?”

    陈礼说话间,踏上一步,手指灵国国主,破口大骂:“我陈礼,翰林苦修三年,衣食短缺,你不闻;学有所成,圣道在心,你不问!到了现在,想起我了?呵呵,晚了!”

    “名士在列,偏用酒囊饭桶!贤臣在侧,偏用衣架肉袋!似你这等轻慢名士不见真贤的废物,对得起生你养你的华太后吗?对得起开疆远程公吗?对得起灵国列祖列宗吗!”

    狂喝到此处,陈礼扯下腰间玉牌,咣当一声砸在地上,痛骂道:“邬流光真特么生的好儿子!”

    最后一句落下,直接辱及先人,灵国国主就是有再好的涵养也根本顶不住,当即一声断喝:“拿下!”

    瞬间,那些早就听得心惊胆战的皇城卫士连忙刷刷冲了上来,一下按住了陈礼!

    “放开!放开!你们放开!啊啊啊!庙中土偶!你休要猖狂!我陈礼今天,就要在这青天白日,郎朗乾坤下,豁出命去,向你这庙中土偶,魑魅魍魉……宣战!”

    陈礼一面挣扎,一面不屈地昂首,双目通红,狂喝出声!

    简直正气凛然!

    “拖下去!给朕拖下去!”灵国国主简直要疯了,目中仿佛喷火!

    “哈哈哈哈!”

    “辣鸡!”

    “辣鸡!”

    “辣鸡!”

    似乎嫌不过瘾一般,陈礼一面疯狂挣扎,一面连嚎三遍,手指青天,大有问天三声狂啸不止的气势!

    狂士一啸,雷霆霹雳!

    全场都惊呆了!

    在死一般的寂静之后,无尽哗然响彻全场!

    几乎所有人都升起了同样的感觉……

    卧槽!

    卧槽!

    卧了个槽!!

    “这,这闹的到底是哪一出?”

    “……先是最被看好的皇室等人全部狼狈出局,再接着,第一名果断拒绝皇室邀请,还指名道姓,连骂他丫几代人……这……这……我没做梦吧?”

    “翰林院是皇室肱骨吧?是皇室喉舌吧?”

    “……今天所有人都疯了吗……”

    “我就想说,这办的……真是淘沙大会?真不是丢脸大会?”

    “哎,说得是啊。这么一次又一次……今天之后,皇室的脸,真真是一点都不剩了……”

    场间众人议论着,人人面露震惊,难以置信的神色……就连凌悠,也不例外!

    虽然陈礼的“第一”之位是他让的,眼前这一幕,也可以说大半是他设的套路……但即便是他,也完全没想到场面会这么“劲爆”啊!

    骂昏君,骂暴君,骂完老娘骂祖宗……上下三代问候完了,还要“宣战”,连吼三声“辣鸡”?

    卧槽这逼装的!

    是在下输了啊!

    “……我本是猜你们这些‘清流’心底一定对皇帝有十八般吐槽,这才让你出来搞点事情,没想到你居然这么生猛……”

    凌悠不禁咋舌。

    凭良心说,他真没想过让陈礼这么闹,他当时,是因为陈礼先套路的他,这才反过来套路一波——拿秋恋晚给的“暗香盈袖”,刺激陈礼的五感,之后让他一再战斗,促使暗香催发,到得如今,不过稍加催使,令其爆发,这才有了如今的一幕。

    说穿了,凌悠只是对陈礼先前行径,以牙还牙了一波而已。

    本以为,让这厮最后折腾两下,闹一波,折一折皇室的颜面,彼此,也就算两清了,谁曾想这位仁兄心底居然这么有故事……明明只是被闲置,不达上听,却积攒了这么多的腹诽怨怼……

    凌悠心中不禁无语至极,正在这时,突然,那头陈礼一声狂喝,潜力爆发,一口气挣开桎梏,双手微屈,以一往无前,荆轲刺秦王的气势,猛朝灵国皇帝扑去!

    “昏君,看招!猴子偷桃!——”

    声未落,凌悠差点跌倒!

    卧槽!

    社会我陈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