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湾区之王 > 173 子弹时间
    整个进攻锋线和整条防守锋线都散落了开来,几乎是一对一,一组一组完成分别对位之后,各自扭打成一团,保护口袋完全被扯碎,犹如一朵朵云彩般,分散开来,显露出后面的清澈蓝天——没有了阻挡视线之后,整个球场豁然开朗地呈现在了陆恪的眼前,无比清晰。

    传球,传球,传球。

    这是陆恪脑海里唯一的想法,也是唯一的念头。视野之中,迫切地寻找着传球对象,但……没有空档,完全没有空档。

    四名防守球员对阵四名接球球员,路线的跑动和扯动千变万化、眼花缭乱,在这短短的半秒钟之内,陆恪的视线扫过了两名球员,迈克尔-克拉布特里和凯尔-威廉姆斯,整个防守滴水不漏,而且防守球员已经卡住了位置,如果强行传球的话,很大几率就是一个抄截。

    泰德-吉恩!

    陆恪捕捉到了一丝空档,抬手就准备传球,但下一秒,视线余光就捕捉到了紧贴在半步远之外的肖恩-李,犹如响尾蛇一般,始终游弋着,伺机而动。他甚至可以预见,只要自己一传球,李就会主动出击,那么,吉恩就必须依靠自己的绝对能力,完成强力接球。

    “泰德-吉恩VS肖恩-李”?

    千分之一秒的迟疑,闪过脑海,但随即陆恪就意识到自己的犹豫错过了最佳传球时机,当机立断,他就调整了传球手势,依旧是瞄准着右侧,视线却越过了吉恩,而是瞄准了后方约莫五码之外的洛根-纽曼,迈克-詹金斯正在一对一地贴身防守。

    “洛根-纽曼VS迈克-詹金斯”?

    千分之一秒的思绪,陆恪就已经拍板做出了决定,准备传球。但手臂刚刚拉弓,视野之内就已经可以看到德马库斯-维尔那凶狠残暴的身影扑了过来,夹杂着一股腥风血雨,陆恪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拉响了警报。

    五码,四码,三码……

    进攻锋线和防守锋线都已经支离破碎,陆恪面前的整个场地完全敞开,而且,没有任何多余的球员能够分身保护陆恪。仅仅只是一个眨眼确认的间隙,甚至就连一毫秒都没有,维尔的身影就已经变得越来越高大。

    迫在眉睫之际,在思想开始转动之前,本/能的条件反射就已经开始快速移动。

    但移动起来之后,陆恪才发现,七十一分的持球移动能力,在防守球员的强力突袭面前,这一分数依旧不够,远远不够;更不要说六十三分的闪躲能力了。脚步才将将迈开两步,维尔的双手就已经近在咫尺,几乎就要碰触到陆恪的肩膀。

    德马库斯-维尔,这甚至比JJ-瓦特还要强势、还要疯狂!前者是六年老将,后者则是一年生新秀,差距,真实存在着。

    逃生!这就是陆恪脑海里唯一的想法,逃生。

    “子弹时间!”紧张到了极致,却也冷静到了极致,慌乱之中寻觅到了一线生机,于是,陆恪咆哮呐喊道。

    下一刻,世界似乎就放慢了,犹如电影世界里的慢镜头。不过,不是那种放慢十倍速的超级慢镜头,所有运动轨迹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更像是高山之上流淌而下的湍急溪水,经过了峻峭悬崖之后,渐渐进入了平原,缓缓的斜坡从三十度变成了十五度,奔腾而去的清澈溪水渐渐发出了潺潺声响。

    似乎速度没有放慢,却又似乎可以感受到空气流动的痕迹。

    第一秒。

    陆恪丝毫没有放松,因为他深刻地知道,子弹时间和绝对步伐不一样。绝对步伐,技能支配着他的身体,所有脚步都行云流水,自动完成;但子弹时间,仅仅只是相对放慢了一点二倍速而已,这赋予了他稍稍的优势,但所有动作都必须由自己完成。

    跨步,大跨步!

    朝着左侧的宽敞通道,迈开脚步!

    陆恪几乎已经感受到了维尔拍打在自己肩膀上的右手,心脏强力收缩起来,浑身肌肉都紧绷到了极致,但恰恰是这一瞬间,零点二秒的瞬间,视线余光捕捉到了那双宽厚结实的手掌从肩头滑落下去的轨迹;然后,陆恪的肩膀稍稍一滑,顺着狂风流动的轨迹,往前一冲。

    死里逃生。

    第二秒。

    右手边两步远之外,两名球员正在纠缠着,一名牛仔球员,一名49人球员。流光剪影之中,陆恪只来得及捕捉到一件白色球衣摆脱了红色火焰的纠缠,飞蛾扑火一般冲撞了过来,他看不到那名球员的脸孔和球衣号码,只看到一团白色晃动的轨迹。

    条件反射地,腰部朝着外侧一扭,连带着脚步也跳跃起来,身体每一个部分都完完全全紧绷起来,竭尽全力避开那一条白色流动曲线的捕捉,然后收腰、挺胸,闪躲开了对方志在必得的擒抱,持续朝着左侧边线方向推进。

    毫厘之差。

    第三秒。

    左侧又有一个白色身影扑了过来,但他的速度却受到了影响,一名红色球员正在纠缠不休,不断用肩膀撞击着对方。在高速奔跑之中,没有办法全速发力;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推搡,却打乱了彼此的跑动节奏。

    陆恪可以准确捕捉到那名球员飞身扑过来的动作,不是慢动作,而是快动作,仿佛画面开始加速一般;但陆恪的动作却更快了半拍,改变了自己的跑动方向,高高抬起双腿,踩着怪异而别扭的高抬腿,犹如康康舞一般,跳动、跳跃、前行。

    那个白色身影摆脱了红色身影的束缚,飞扑过去,双手试图擒抱住陆恪的小腿,以绊索的方式阻止进攻,他似乎已经可以感受到了那双小腿的力量,不由加大了双臂的力量,准备死死地完成封锁;可是,擒抱过去,却只抱住了一阵风。

    九死一生。

    第四秒。

    陆恪的脚尖甚至可以感受到那小小旋风所带来的气流,毫秒,仅仅只是毫秒的差距,他就要被擒杀了。但,幸运的是,他没有。

    问题就在于,陆恪不是跑动四分卫,跑球更加不是他所擅长的。整个跑动过程中,节奏连续三次被打断之后,双脚落地下来,膝盖居然有些发软,地心引力前所未有的沉重;可是,陆恪还是死死地咬紧了牙关,支撑着小腿的力量,朝着左侧边线的方向,以斜线方式持续推进。

    视线再次朝着右侧投射了过去,寻找着接球球员的身影。他不是跑动四分卫,传球才是他的武器。

    但,这一次,陆恪却失望了。他没有看到准确的传球路线,相反,却再次捕捉到了两个白色身影冲了上来;而大团大团的红色则如影随形,却落后了小半步,似乎跟不上节奏,如此场景就犹如龙卷风降临一般。

    没有时间也没有空档传球了。加速,加速,再加速,陆恪催促着自己的双腿,重新朝着左侧边线移动。

    第五秒。

    边线已经近在咫尺,左前方的安全卫迎面冲了过来,根本没有闪避的空间。高度紧张之中,陆恪的大脑变得越发清晰起来,朝着边线快速地推进,近了,更近了,他和那名安全卫犹如高速列车一般,几乎就要面对面相撞。

    毫无疑问,这一次撞击,受伤的绝对是陆恪。没有其他可能。

    十码,看起来那么近,却又那么远。陆恪只希望自己跑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就在正面相撞即将到来的时刻,陆恪上半身用力前倾,朝前冲刺,顺利地偏出了边界;同时,那名球员也迎面冲了上来,却只来得及撞了撞陆恪的肩膀,而且一个错位之下,没有撞结实,两个人的重心都仅仅只是晃了晃,没有彻底失去位置。

    子弹时间,结束。

    陆恪借着惯性转了一个圈,完成卸力之后,站在原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双腿的肌肉着实太过紧绷,几乎就要爆炸;但肾上腺素的炸裂却让所有的紧张和疼痛都消失殆尽,呐喊,此时陆恪只有唯一的一个想法,呐喊。

    于是,他就这样做了,紧紧地握住了双手,疯狂咆哮起来,“啊!”

    “陆恪!陆恪!陆恪!”特洛伊的解说开始变得简单起来,只是不断重复呼喊着同一个名字,眼前正在上演的一幕,即使用瞠目结舌来形容,即使用匪夷所思来形容,依旧无法准确表述内心的真实震撼。

    “进攻锋线和防守锋线双双锁定了彼此的情况下,陆恪选择了自己跑动,甩掉了一次擒抱,避开了第二次擒抱,上帝!上帝!第三次擒抱还是错失了!陆恪!陆恪!陆恪!陆恪完成冲球!耶稣基督,陆恪持球完成了一档冲球,十七码,上帝,十七码,我们到底见证了什么!”

    “正当所有人都忘记了,下半场第一波进攻之中,陆恪用自己的双脚跑出了一个空档,完成了五十码传球,彻底扭转了比赛局势;现在,在全场比赛最后一波进攻之中,陆恪再次用自己的双脚跑出了一条道路!十七码!陆恪不仅带领着球队拿到了首攻,而且他们现在已经来到了牛仔队端区前的二十七码位置!”

    特洛伊不敢相信地抓住了自己的头发,用力,再用力,即使亲眼见证了这一幕的发生,依旧不敢相信,心脏麻痹到了极致,他只觉得自己心脏比就要突发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与此同时,克里斯-威尔森已经彻底失声,张大着嘴巴,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但灵魂却在疯狂地嘶吼咆哮着,“啊!啊啊!奇迹!我们正在见证奇迹!上帝!上帝!”没有声音的喊叫,喊着喊着,克里斯的大脑就陷入了一片空白。

    全场,炸裂。